發表文章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知的信使」》

圖片
浮世人生,由黑暗進入光明,需要「燭火」照亮黑暗。「燭火」,也是跨過「無知鴻溝」到「啟蒙」的「橋樑」。帶來「知」的信息,在德文語境,使用"Die Botschaft";帶來"Botschaft"的人是"Der Botschafter",在漢語的語境裡,稱為「信使」;國與國交往的「特命全權代表」,稱為「大使」。

傳達「知」的信使,正是需要那些能掌握運用不同語境的人。歷史上,「大唐帝國」的大德高僧「玄奘」,譯介「天竺國」的大量「佛經」到「中土」而使偉大的正信宗教燦然。


德國十五世紀發動「宗教改革」的牧師「馬丁.路德」將「拉丁文」的「聖經」譯成「德文」的「聖經」,而使更多草民普及「基督宗教」的信仰,「因信稱義」,打破「天主教」神學士的釋經獨佔,使「基督新教」蔚為中、北歐陸的正信。 俺在苦悶的青年時代,或者,徬徨少年時,喜愛讀禁書。幸好,還有「志文出版社」的「新潮文庫」;以及「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出版的「世界經濟學名著譯作」,而能更加自勉於求知;從那時候起,修習多種外文。也因此,嚮往異域而西行歐陸德國投身於哲學聖殿。

人生初老,回首一路走來的歲月,也許多年了;生命中受到各路的良師益友鼓勵我往前,成為「愛智慧」的「精神貴族」和「獨立公民」。
曾經因緣,也受惠於「志文出版社」的「新潮文庫」;其出版幕後的諸君是可敬可佩的「知的信使」;他們在台灣實踐的理想,正是「台灣價值」之一。

相關索引:

【民報專欄】:《新潮文庫》五十年的回顧與展望──向張清吉先生致敬

哲學人生筆記 -《「窮而反智的神學」》

圖片
「窮」,會讓人失志,不去多想人生仍有其他可貴的價值可以追求;常見的現象是想賺錢和發大財;換成「政治神學」的用語,就是台灣特有的口號:「拼經濟」;而且,為此‘’不要有‘’「意識型態」;就是不可以有思想和訴說理念。很智障的「鸚鵡話」!

「意識型態」(Ideologie)的古典語義,來自「希臘文」的“言說自己的理念”,是「理想、想法」(Idea)和「言說」(Logo)的組合表述。即使中國古代反動的儒教宗師,「孔仲尼」還曾經鼓勵弟子:“盍各言爾志?”;就是“何不說出你們的理想?”。


然而,在台灣長期以來,不乏動輒有:“不要有意識型態”的禁言和阻礙。這種「政治神學」的現象,是典型的白癡與神棍的「專制」與「反智」。 
台灣自三十一年前「解除戒嚴」,開啟自由與民主的「啟蒙運動」後,各種被「黨國戒嚴」壓制的進步意識和社會力量如海嘯般地爆發出來。面對「進步價值」的追求與實踐,反動的既得利益勢力,呈現隱晦而伺機反撲,也表現在時代精神的退縮演化。

一個世代,三十年以來,進步與反動的拔河互有收穫,也互有折損。反動勢力,在台灣所建構的攻防戰略,正是自欺而不自知的「拼經濟」,這是一個不符經濟學理的反智口號,將「國民經濟」發展的自然力和「景氣循環」的供需調節現象,一概以「擺地攤」的市集現象表述。
上自各任總統、大官、企業決策者,都陷入取用方便的「囗號神學」的語境。可以說,「拼經濟」與佛教徒的「阿彌陀佛」,或基督教徒的「OMG」的符咒囗語相似。面對現實的國政問題與困境,似乎以為只要囗唸咒語即可紓困解圍;那是自欺而必自敗的。

「國民經濟」的正常與健康發展的基礎,在於國民維護自由,保障多元的價值,尊重市場自決和堅守法治,政府嚴守最少干預的原則。「拼經濟」,正好相反,是統合與集權於一個專制目標的「一神論」神學。

浮世現象,神學只能自我安慰與自欺,必然導致更大的挫折與失望。以哲學的語境來理解和詮釋:‘’客觀形勢的發展,不以主觀意志而改變‘’。浮世人生,求名求利是人性,却不能以只喊「發大財」的自欺囗號就可以讓‘’台灣錢淹足踝‘’。


俺經歷過漫長的「黨國戒嚴」,在那個時代,外來黨國政權壓制被統治者的自由、多元價值的思想、作為人的天賦權利和尊嚴,政權存在的唯一可能基礎,就是以經濟民生的‘’餵養‘’,來換得被統治者的順服。

這也是,此後反動勢力動輒引為攻防戰略的神學口號,也淪為社會上的「鸚鵡囗語」,社會上呈現怕窮而…

哲學人生筆記 - 《「日照」》

圖片
太陽光照射地球,以一日玩遍地球一圈;換言之,地球以二十四小時完成「自轉」一圈。事實上,地球有些「高緯度」的地區有「永畫」或「永夜」的現象。「日照」是精神症狀的原因之一。

目前是十二月初,台灣,在這幾天,都是陽光普照的好天氣;不熱而偏乾燥。這時候的歐洲,在「中北歐地區」,太陽光出現的時間愈來愈短;愈往北行,來到「北極圈」,已經是‘’白畫如夜‘’。 俺曾經在十二月初到「柏林」商旅,上午九點多才天亮,下午三點多又天黑了;加上畫夜溫差極大,又逢下雪;那種在白天裡却黑暗濕冷的感覺實在不好受。難怪,老德友人說,這種環境條件容易引起酗酒和憂鬱。說得也是,俺若非有公事,真是想趕快往南走。

陽光是自然財富,也是「天賦」。台灣有「北迴歸線」經過,日照富足,果樹移到台灣種植,不論是溫帶或熱帶的果樹,在台灣都有機會活力旺盛,台灣被譽為「寶島」,是有道理的。這也是俺多年來親炙「果樹植物學」的心得。 冬天的台灣,日照稍短,也有十個小時左右;有些場所是人們自己遮日而減少親炙陽光,實在可惜!植物,依賴「光合作用」,有些植物偏好「半日照」,反而長得較好。那些偏好「全日照」的植物,若供水不濟,很快就掛了。意思就是,太陽的盛情太長,難以消受。

「九重葛」是奇特的植物,比較偏好陽光,能耐貧瘠而陽光強烈的生長條件,反而長得野艷出色。有可能是,貧瘠的環境刺激植物求生存的意志;所謂‘’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相似地,男人追女人,也不能一廂情願地太熱情,會嚇跑女人的;以「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作比喻,男女各需要上演「半日照」,不宜「全日照」;如此,愛情才能持久。說清楚,講明白些,夏天抱著火爐終日不放手,誰受得了?在寒冷的冬天,稍微抱一陣子暖爐,幸福多了。 時下,有些男女熱戀,經常「全日照」,終於,「愛情花」兩三日就枯萎了。時間與空間是相對的觀念,却又合而為「時空一體」。經驗上,也是如此,若夜裡太陽不打烊,總是不正常,患失眠的人口必然增加。

哲學人生筆記 - 《「精神貴族」》

圖片
在俺的讀書求知生活中,常自勉,應該有一個難以形容的「目的」在等待。若以「基督徒」而言,那是「天國」;以「佛教徒」而言,那是「成佛」。 

換言之,這些「目的」都不在現在的「世俗」;那麼,不是教徒的人該如何活下去,而且有意義?

選舉結束後,俺有些各屬不同陣營的朋友;照常理說,應該「諸法皆空」,回到尋常草民的生活。可是,好像“回不去矣!”。

實際的情況是,「百思不解」或「耿耿於懷」的心情,掛在那裡七上八下的。也許是「非赢不可」,或「輸不得」也「輸不起」的壓力,讓俺的各路草民朋友,夫妻、情侣、同事、親戚,怎麼看對方,都是怪怪的耶!選舉前就一路怪怪地,到現在都「走精」矣!

真是鴻溝已深,樑子結大矣!俺,選後這幾天,只好強忍慈悲,見人就裝儍,鳥話少說些,以免被颱風尾掃到。

大致上,「百思不解」的一方,是“怎麼那麼容易就赢那麼多了?計票没錯吧?”。
「耿耿於懷」的一方,是“怎麼那麼容易就輸得奇慘無比,創「金氏世界記錄」。總之,都是你害的啦!計票没錯吧?”。

換言之,「一個選舉,各自表述,開心很虛,傷心不甘‘’。

俺到農業大縣「雲林」訪老農友和看果園;「老兄弟」問俺:“有料到這款「結果」嗎?”。俺說;“有啊!今年颱風少來,「結果豐收」,賣不到好市價矣”。

真是‘’雞同鴨講,答非所問‘’。如此也好!俺認為,諸法勿執,放下我執,就是自在。老農友的大哥,四年前競逐連任「里長伯」,竟然輸給那幾位「小朋友」。財力不足,認栽了!人生以「敗選」退場;經常躺在家裡喘!選舉也是精神病的源頭,也是另一種「性變態」。
以前,指導教授勉勵俺,讀書與求知,要時時期許自己,成為「精神貴族」;這四個字是對世俗中人有宗教使徒般的期許。

每日清晨,俺謹守母願,向祖上敬香,多年如常;久而久之,想到母親在世時有一個提醒,就是心情的「恆定」,來自內心的善願和反省。當時母親用的一個詞,來自日文語境的「自肅」。

「自肅」,的確是受用的「自勉」和「反省」;清晨上香敬祖祈願後,俺常回想到指導教授的期許:“「精神貴族」”。於是,生活如常,持善積善,不被外事挾持,心中自有定見。
這種草民的心情,以哲學的語境來說,就是“獨立公民的存在”。

哲學人生筆記 -《「蜜柑很圓」》

圖片
"方圓十公里",這是對空閰大小的描述。十公里是半徑。照「幾何學」的概念,以「中心」和「半徑」可以成就「圓」;這裡為何又多出一個「方」字?這應該是漢語中的贅字,有可能,約定成俗的「慣用語」;前人對於空間的「形」,不知是「方」或「圓」乾脆合在一起,以「方圓」敍述。

以「幾何學」的推論,「方」的空間受「長」、「寬」、「高」的「三維向度」相互制約,空間被限制;「圓」的空間決定於「半徑」的長短。以此推論,「圓」的空間可以從「無限小」到「無限大」。

俺,常在夜裡仰望星空,相信宇宙是圓的。這一點,「愛因斯坦」已經證明,光是「曲線」前進的。另外,星體為何是近似圓的?俺曾經想像,宇宙天體是正在向外膨脹的「泡沫」,類似吹大的「氣球」;從「大爆炸」的「原點」開始,迄今,仍在爆炸的膨脹進程中。

宇宙的「膨脹論」,推論上,空間應該是趨向「無限大」。「大爆炸」的「熱動能」造成「熱脹」,直到動能衰退反轉,呈現「冷縮」現象;終於回到出發的「原點」。

本日清晨,又是亮麗的晴空,俺很想摘下樹上的「蜜柑」,卻又剪刀下留柑;實在是太圓了,真美!

人生追求「圓滿」,「蜜柑」何嘗不也是如此?為何愈來愈圓?為何是圓的,不是方的?這是生命成長的意志使然嗎?這個哲學問題有意思,待俺想通了,再來採柑。就先烙影存證。

園藝生活筆記 -《「渡鳥與碩果」》

圖片
再過幾天,十二月七日,是「大雪」節氣;在台灣的平地,難得遇到下雪,更何況是大雪紛飛,積雪深及膝部。俺的大雪中行走的經驗是在「歐陸」;剛開始,有浪漫的空寂美感;但是見識和體驗多次之後,也有生活上的障礙。

大雪中行走,俺曾想到一首詩:“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唐.柳宗元),那般空靈意境,主角在於「雪」的“冰封”能力;這是北國山川的專有風景。

曾經,俺到日本東北的「秋田」訪友,在那一年底,十二月下旬,也是白茫茫的雪景當前,來到日本友人家,看見門前庭園的柿子樹,早已落葉殆盡,應該在秋天採收完成的「次郎」品種的「柿子」(Diospyros kaki)却還有幾顆餘果掛在樹上。

友人見俺有些疑惑,告知原委:原來是女兒「真紀小姐」要求留給「渡鳥」果腹。善心為懷的女兒,大慈同舟,為雪中無蟲可啄的可憐「渡鳥」提供迫切的充饑救援。

此情此景,俺在冬季的「歐陸紀行」,也常在「大學城」的「主教堂」前,遇到教會神職和慈善團體正在烹煮熱食為「無殼遊民」提供解饑去寒。不遠的地方,有「基督教救世軍」正在為慈善勸募。

在求學時期,俺只要仍有餘裕,身上總會多準備幾張大學食堂的餐券,贊助路上遇到索取,有些後援空乏的貧困學生,在寒冬能有熱食填腹。這大概就是「碩果保存」的哲學意義。

浮世人生,總有困頓低潮之恃,也有志得意滿的高峰;能夠保留餘裕的空間助人轉機,正是「渡鳥與碩果」的幸福。

「大雪」節氣將至,晴空萬里的清晨,俺來到多日未曾造訪的「雜樹林」;幾隻「白頭翁」和「麻雀」竟然與俺相敬如賓,也不胆怯飛走,而是各佔一方互唱鳥歌,有些類似「山歌對唱」。

奇怪矣!俺在多日前特意留在樹上,不套袋的無花果和蜜柑,本意是給「渡鳥」過冬作準備;鳥兒反而客氣和自律替俺看守著,不敢逾越。看來,人與鳥類是可以以「共和」與「共治」的。

俺也想到,日文語境中的わがし是指「和菓子」,是「日式點心」的概稱;那個「和」字是「大和民族」的專稱;點心是用於口福和提供品嚐的愉悦。這樣的民族美食語境放到園藝生活的情境比擬,幾近「渡鳥與碩果」的共存關係,也是「餘裕與備用」的心願。

――――――――――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浮世的冬景」》

2017年11月26日

又到寒冬,我想到人情的即景;多次在冬季的「歐陸」行走,漫步在蕭瑟的路街上;有時候,看到「行乞客」坐在路旁。也回想到,以前在德國求學的歲月,在「大學城…

哲學人生筆記 -《「愛文世代」》

圖片
以往,俺寫筆記文章,概以自己的哲學人生為範疇,自得其樂。多年以來,文章數量積存可觀;幸好,科技造福而有「雲端儲存」的管理功能,自己編製有效的「索引」,對文獻的檢索回顧甚為便捷。

近月以來,俺受資深教師友人之託,為她所負責的文教界「人民團體」建置網站,將會員歷年來的優秀文章整裡上網。這件事,實在是盛情難却;凡有助於數位典藏和普及文風的事,作為讀書人和獨立公民的俺,應該給予支持和助力。

自己多年來寫網路文章,俺以一己之力論述客觀世界,以實踐主觀意志,詮釋表象世界和直探本質,有得心應手的順暢。如今,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每日依進度,審閱莘莘學子的散文陳案。初步的心得是:‘’少年老成‘’。幸或不幸?

這個時代的青少年,生理早熟,筆下的世界已見成年人的浮世繁複。原因,不外來自家庭裡對成年人互動的印象,還有學校同儕之間的相互感染。更多的,是來自媒體對浮世表象的渲染。

青少年所寫的文章,尤其是散文,究竟應該要呈現何種風格?文以載道嗎?記得俺在青少年時代,身歷「黨國戒嚴」,文章能寫的面向不多,大多是愛國又没營養的氣息,有害人心的風花雪月文章也被禁止。

那個智障的時代已遠去;在這個民主自由開放的時代,願意寫散文投稿的青少年是難能可貴的;雖然,文章的筆法和文意多了些早熟的文風和氣息,也略帶學自成人的矯情句法,終究是文藝愛好的世代。比起網路上,許多「網軍」錯、別、白字連串,文句不通的存在感,已算可幸!

「知世代」的青少年而未淪落為網路上的「智障世代」。俺為他們的父母和師長慶幸;也要鼓勵「愛文世代」,得空多閱讀經典和古典的文庫;以及世界文學名著;先不求筆法和句法的成熟,而重在建立自己有世界觀和價值觀的論述抒情能力。

詩人之國筆記 - 《「求敗」》

圖片
敗的感覺,不是苦酒/ 

不錯的!是喜酒/ 

從此,可以恩愛/ 

也可以爭吵不休/ 

都是你害的!/ 

感謝老天!/ 

敗得不夠!/ 

這款好事,多來幾次/ 

讓更多人被責怪!/ 

像喝喜酒,怪怪的!/ 

還有誰?没被怪到?/ 

就像,喜宴未到/ 

可惜矣!/ 

敗的感覺,生的喜悦/ 

站立,是不想跌倒!/ 

從此,學會走路/ 

在虚假中,嚮往真實/ 

不問勝敗,自己過日子/ 

走上自己的路/ 
-《「敗者精神史」》-

人生故事筆記 - 《「俺也是高雄人」》

圖片
「選前之夜」,競争各方的戰略高地争奪戰以高雄為先。對於高雄,俺有很深的感情和「絆」;出生於台北市; 但是老家在二二八之前,位在高雄的「六合夜市」附近。

祖父創立的家業是營造業,日治時代,承包營建工程,也在今日的「愛河」附件,靠近「國賓飯店」的地區置產。

父親在戰後餘生歸來,承接家業,却想要有更大的作為,於是帶著家母和俺的兄姐來到台北市,落脚在今日的金華街,靠近新生南路,也就是越過「瑠公圳」,就是現在的「大安森林公園」附近。

家父發揚光大祖傳的家業,曾經南北奔波承包各地的營建工程,迄今有多處知名建築物是由俺家的營造業承建,包括蔣介石總統初到台灣的「士林官邸」早期房舍,以及「圓山飯店」早期的建築。

俺是在台北市「金華街」的老家出生的;至今,童年的家景印象猶存,附近的瑠公圳、清真寺、市立女中、青田街、昭和市場、周祖庴;兄姐說,俺是台北人;他們的童年印象是港都高雄。

看到「選前之夜」的南北大拚場,展現台灣人民實踐民主生活和價值,非常有活力和特色,既有激情也有自制,放眼世界上的民主國家的選舉,台灣的選舉風景正在向世界展示,偉大的台灣人國家是事實存在的。

即使各方有不同的觀點或黄鐘毁棄,瓦斧雷嗚,虛無用心地唱衰台灣,以取媚中國。面對台灣的艱難,俺始終以德國哲人尼采的哲語堅定自己的信仰:“打不垮我者使我更强大”(Was mich nicht umbringt macht mich stärker.)

從台北看高雄,俺心中已有定見,尼采的這句哲語同樣地適用。高雄的選情激烈,意義在於,高雄市民正在為故鄉的光榮和自尊,對虛無的法西斯勢力進行一場保衛戰。

俺深知高雄人的‘’氣口‘’,雖然是第二故鄉,但是,借用「米國」已故前總統「甘廼迪」造訪「圍城柏林」時的鼓勵話:“Ich bin Berliner”(俺是柏林人)。

觀戰高雄的「選前之夜」,俺聽到台灣的女兒,歌手「詹雅雯」呼唤市民鄉親,仰望故鄉美麗的星空月娘,深信老天會疼惜台灣人真誠實在的心願。

當下的語境,正是尼采這句哲語的力量在鼓勵台灣人的浴火重生,那是光榮保衛戰的參與和承擔:深感驕傲:“俺也是高雄人”!

人生故事筆記- 《「權力與生殖意志」》

圖片
權力,有保護作用,保護享有權力的人。可是,很奇怪!有競逐權力的人說;要“推倒…高牆”;而且自己又是現在享有權力的人;自己正躲在權力的高牆,而且是在厚牆之內,對著牆外說:“…,聽我的!”。

「牆」的作用,在區分「彼此」而有對立,除非放下「彼此」之別,站在同一邊,但是,為何有牆?這項論述,在佛教的理想是“無差別心”;可是,眾生平等,却偏有「教主」與「眾生」之別。

於是,“是以一切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關鍵在於「無為法」;相對於:“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有為法」的俗解,已接近「機關算盡」,「紅樓夢」裡的下一句是:“誤了卿卿的小命”,當然成就不了聖賢。

如此說來,「權力高牆」之內不容易出聖賢,大多是機關算盡之人,就是要與眾不同,俗義就是要赢。等赢了之後,再把牆加高砌厚些,讓另一邊的俗眾難以「達陣」。這是權力的世俗和可憎。

曾經,俺在德國求學時,有一位印度來讀醫學博士的同學,苦惱於學成後不打算回印度,想要留在德國行醫。俺疑惑,印度不是更需要他回去貢獻醫學專長嗎?

然而,同學告知,他的「種姓出身」和菁英家庭的背景是不可接觸印度社會的底層。他從青少年時期到德國求學,已經十四年,自己的生活和觀念已改變許多,回不去了。

又說,在他的祖國,有許多「聖人」到處遊走,披頭散髮,赤裸的全身沾塗上不同色彩的泥漿,向著「恆河」苦行前進,沿途在後面跟隨許多「賤民」大眾。

意義,主要是,讓貧苦大眾認為,生命雖苦却有所追隨,是有希望的,一心求聖的「無為法」,是與眾人同在一邊的。聽起來,印度歷史與文化中曾經長期存在的「種姓意識」和社會的分歧是複雜的,使印度是不易治理的。各階級之間有不易推倒的牆。

當年,俺正在閱讀德國哲人「尼采」的著作文獻,有關於「權力的意志」;還有「叔本華」的「作為意志與表象的世界」。那時候,印度同學所敘述的故事,有助於理解:尼采強調「超人」,‘’受苦難的人没有悲觀的權利‘’。

「叔本華」的哲學,則是‘’悲觀到底‘’,帶有佛教所揭示的,「人生是苦」的教義。「叔本華」認為,生命的目的,在於完成「生殖任務」即可結束;「鮭魚」的生命歷程正是如此。

俺看到牆在那裡,或聽到有人要「推倒高牆」,總覺得那個人將會是為自己「砌牆的人」。人生浮世,為何要有牆?從權力的角度看出去,民主的選舉是拆牆重建,也是權力的生殖意志的實踐。既然是生殖,就會有偽裝、求愛與陣痛。也有政治生命的結束。

―――――…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