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精選文章

詩人之國筆記 -《「哈佛」》

圖片
「衆生平等」,我佛慈悲!/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諸法空相,自由自在」/ 
「佛」,「無神論」,「悟空」即是!/ 
哈!哈!蛤?……哈啥?「哈佛」上瘾/ 
WHY?Ha+Buddha?/ 
眾生,想去「大學」"哈佛"!/ 
「亞裔」,入學的門檻較高!/ 
為了讓更多‘’非「亞裔」‘’,也能來"哈佛"/ 
蛤……?有這款「法刼」? 
OMG!/ 
- 《「平等」的精義:本質上是「平等」的事,就不能以「不平等」對待!换言之,本質上是「不平等」的事,也不能以「平等」對待!》-

詩人之國筆記 - 《「空軍」vs.「陸軍」》

圖片
「掃射」、「轟炸」,…密集地/ 
打得「陸軍」先躲起來,哀爸叫母/ 
真過隱!唯我獨尊/ 
「空軍」有「空優」,好棒!/ 
怪不得!「飛機」好貴/ 
「高射炮」、「飛彈」,…密集地/ 
射得「空軍」,不敢來,躲得遠遠地/ 
好膽,「飛機」別下來!/ 
「空中加油」?油庫在地上/ 
想佔領,還得靠「陸軍」/ 
扣住「飛機」,想上天,別想!/ 
「飛機」,只能飛過天空/ 
「坦克」,霸住機場/ 
「陸軍」,守住陸地/ 
「空優」,不好意思耶!只能“賞鳥用”/ 
- 《選舉,靠「打空戰」只是「放煙火」,即看即忘》-

哲學人生筆記 - 《「去」學「化」學》

圖片
「化」,是一種趨勢和傾向;可以視為「移轉」,值得注意的概念,是去舊的「典範」和創新的「典範」。

日本的「明治維新」,「幕府將軍」奉還大政於「天皇」,就是國政制度和統治權的去舊和創新的「典範移轉」。另有「慶應大學」的創立者,思想家「福澤諭吉」的「脱亞論」,指出日本的文明開化的戰略方向,應該是以歐洲文明為典範。

「去」與「化」,是完成趨勢的必要力量,是「時間」的推移;在語言使用上,是"定格"「動詞」(verb)的語境,移轉成「名詞」的語境。

在不同的外語使用上,簡單地概括,英語中有「動名詞」,或"Verb + ing"。在德語中,類似地,"Verb +ierung"。顯然地,在不同語文的語境中都有相似的「化」的語意,以表述趨勢的方向。

有意思地,英語語境中的"Make"和"Making"的語境差異就有所不同,讓人自己去想像;前者泛指動作和意願,或者意指狀態和能力。

在德語語境中的動詞,"sanieren",指出一種「恢復」的「動作」和「意志」;若使這個「動作」付諸實現,可以用「化」中的名詞,"Sanierung",詞性是「陰性名詞」;指的是“復原中或整治中,使除舊迎新”。;通常用在法律的語境,企業在破產後的重整,使「法人再生」。

為何 "Verb +ierung"是「陰性名詞」?俺的想像和淺見,除了約定成俗之外,有可能隱喻母體的‘’孕育再生‘’的能力。

俺,觀賞「非洲獅群」的社會生態記錄片,一個獅群的「獅王」被外來的雄獅打敗驅逐後,「新獅王」對接管的獅群展開「整治」(Sanierung)。

一方面,「新獅王」先咬死「舊獅王」的「小雄獅」,只留下「母獅系」的母女,一方面使性成熟的「母獅」孕育再生「新獅王」的子嗣;這是(Sanierung)的兩面意義,「整治」與「復育」兼具的「化」學。

至於先「殺小雄獅」的殘酷,也可以解釋為「去勢」,先下手鏟除潛敵的奪位威脅。這是「化」的‘’反向‘’指涉,有「解鎖」的語意,英語用的字首,常見的是"de-",例如:「解碼」"decoding"。

德語用的字首,常見的是"ent-",例如:「反身動詞」的"sich e…

哲學人生筆記 - 《「獨立公民」》

圖片
生活中,有些口碑印象,是靠口耳相傳;尤其現代網路和「無線行動」的影音傳訊,加速也加深印象。旅行導遊的經驗,俺認為,身臨其境的現實體驗才是真正的印象,好與壞的口碑才有說服力。

可惜地,音量與影像的頻率可以花錢製造擴大的傳播效應,可視為有用心,被夾帶‘’傳播者‘’的主觀意志和價值設定。這種現象,在民主政治的選舉中,愈來愈受用,形成「隔空烙印」的錯覺,也鼓舞「丑角」搶先機的效果。

换言之,本來應該嚴肅面對的「公共議題」和信守的「公益價值」,被「丑角」貶抑和輕賤。

於是,現實的問題就回到「保守主義」的意義;也就是,「命運共同體」有基本的法則,過去相信是美好的價值,迄今依然值得信守,未來也依然會如此。

當「命運共同體」內,「丑角」的表演反而成為「主角」,多少有解悶和娱樂的笑話;在笑過之後,依然仍要面對現實的困難問題。

這種現象的提出,值得警惕;但是,「命運共同體」內必然有作為中流砥柱的知識力量,不為表象所惑,視笑聲為雜音。

浮世,必有珍貴而值得信守的價值:抱樸守拙,謙和相待,追求進步,公義恆在,…,命運才得以掌握在自己的手裡而不被「丑角」褻瀆。這也是讀書人澄清浮世的意志。

俺,記住德國哲人「尼采」的警語:“正視惡的存在而自求超越惡”;另有自勵的銘言:“打不垮俺者使俺更堅強”。

混淆不可怕,只要自己有主見和價值信仰,自勵成為「獨立公民」,人就是自己的主人,不是被人役用的工貝。

哲學人生筆記 - 《「心情不錯!」》

圖片
這裡所說的「心情」,先跳脱醫學所治療的「憂鬱」與「躁動」,而是從哲學的思考和遭遇的埸景或情境來「定格」一種「自我感覺良好」。

或許,浮世不知俺者,可能會認為「白目」或「自閉」。以上皆非也!俺以「數學語境」來形容,人的「心情」是「時間」的「函數」;假日之後的「上班日」,或「收假日」前的「夜班車」上,心情都不是理想的。何以如此?

俺多年的經驗,就是即將「身不由己」,那是即將面對未知的時間狀况。此種情形,常見於許多人都有的「焦慮」。因此,愉悦、輕鬆是‘’可欲的‘’心情,甚至可能還過度而有激越的表現,就是「高亢」。

至此,可以說,「心情」如「波浪」,不可能靜如鏡面,而是隨時有「波折」;在重要的時間點之前,是可能出現波濤暗潮的激盪。以上的分析,意旨在指出,何以浮世的改革或變易的舉措,總是引來抗拒。

理由,很明顯的,就是‘’打亂心情‘’,尤其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情。基本上,浮世眾人,大都是「反動派」,只要是涉及自身的利益損失,包括安逸的心惰。

换言之,「改革」,只要去改別人,革去別人的利益,自己都是旁觀的看戲路人,心情可能不差,還可以偽善地強調“支持改革,誰說不宜!”。唉!……唉!人的心情,哲學家的苦惱。

有一位曾經學多年德文而幾乎全還給老師的友人,本日相遇,「鳥話」說到半途,突然問俺:‘’如何以德文表述「幸災樂禍」”?俺知道,這個傢伙必然有「新仇舊恨」的「心結」(Komplex)放不下。八九不離十,與家中的「大內」在「冷戰」中。

只是,為何要用到「德文字」,難道漢語的「活該」不夠用?何況,「大內」又不是德國人,是台灣人;用「恁娘卡厚!」,既問候「岳飛」的母親「岳母」,又溫文有禮,盡到身為「半子」的禮數。

不過,俺還是與友人做了「交易」,必須先交待那檔「八卦鳥事」?才能換到德文字「幸災樂禍」。

終於,俺知道了,友人的「大內」不聽「老夫」勸阻,浪費銀子去整型兼打酸拉皮,結果成效不符預期,走樣矣!心情更差;總在鏡前怨來怪去,影響家人的「心情」。子女私下說:“家裡好像來了「後母」”。

老友,表面上旁觀不多說「鳥話」,內心「幸災樂禍」,「大內」要求「老夫」表述看法,虛情假意也好,就是不能惦惦。老友,突然想就以此情境,“重設”德文語境的能力,加強詞窠的印象。

俺,告知老友,也恭賀老友,‘’老婆換新娘‘’,賺到矣!至於,「幸災樂禍」(Schadenfreude)大可不必矣,而是「老漢新妻…

哲學人生筆記 - 《「飲水思源」》

圖片
「馬克思」哲學,用於解釋世界的客觀現象時,被「共產主義」的信徒,視為「先知」與「真理」,而意圖以主觀意志去改造世界。

殊不知,「共產主義」正依照客觀現象演化的規律,走上「自我虛無」的方向;正是應證:“客觀形勢的發展方向,不以主觀意志而改變”。

此項「無可力挽」的殘酷現實,見諸在「馬克思」自己的「世界觀」,就是“「下層建築」決定「上層建築」”此一規律。

經濟與社會的結構正是「下層建築」(Unterbau),政治結構正是「上層建築」(Überbau);「共產黨」自身的「上層結構」的組織強調「講政治」;以「黨意志」和「黨文化」支配「下層結構」的經濟與社會。

「中國共產黨」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以失敗收埸後,以「改革開放」向西方「偷學」,再包裝成「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以掩飾自身的「宗教殿堂」的虛無和破敗。

經過四十年的歷史實踐,「偷渡」與「竊取」西方先進技術所打造成「偷學」的「山寨大國」,仍不改本質上,「無神論」的「虛無化」和「黨國化」。

以「現象學」分析:“凡虛假的必然面向真實”;結果當然是「無以為繼」。世界,正是來到此一客觀形勢發展的進程:「米國」以「川普總統」的「有神論」信仰,對走回「皇權專制」的「權力黑洞」的「共產中國」展開「剿共」的對抗。

在戰略對抗的實踐,「米國」對「牆國」的「下層建築」結構,展開「海嘯式」的「波浪攻擊」,對困守「上層建築」結構的「共產中國」的「統治集團」,展開以軍事實力為後盾的「剿共」;意在從經濟上的要害「刨根」,以捲起「社會意識」的海嘯,動摇集權與反動的「政治堡壘」。

「資本主義」鼓勵追求進步以致富;作為配套的「法治主義」鼓勵守法和公平;法律(Jura / Law)也是規則(Gesetz / Rule)。

換言之,國家舆社會的進步,應該來自光明磊落的競争;必須遵守規矩,不可「偷渡」與「竊取」,否則即是犯了「有神論」的禁忌,引來「十字軍」的討伐,也就不意外了。

在「基督教文明」的歐洲城鄉,常見宏偉的教堂;考據建築的時間,有的跨越百年以上;漫長歲月中,有些資金取自經商致富的商賈的奉獻。有的移民到「米國」後,也捐輸給教會興辦大學,讚助文教與慈善義行。奉獻的本意,在崇榮神的恩典;以漢語語境之喻:“飲水思源”。

回顧歷史的文明進程;若無「米國」為首的西方文明的價值和「資本主義」的成就,也大方地分享先進的技術與知識,「牆國」何需展開「改革…

詩人之國筆記 - 《「生氣道」》

圖片
資源,「想像力」算其中之一/ 
來自「人力」/ 
人的獸性大發,發火的「力氣」大!/ 
善用,也可以「發電」/ 
駡來駡去,打來打去,再苦勸「熄火」和「消氣」/ 
浪費資源,可惜矣!/ 
徵求「愛生氣的人」/ 
配置到「發電廠」就業!/ 
輪流「生氣」,推動「氣輪發電機」/ 
來矣!電來矣!/ 
「氣人」愈多,「生氣」愈多/ 
送電到「開關場」/ 
三四五KV,再降壓到一六一KV/ 
「變電站」,再降到二萬五KV,……/ 
二百二KV, 一百一KV,各取所需/ 
鐵路電氣化、工業用電,商業、家庭/ 
來矣!電來矣!/ 
「發電廠」的食物需求大增/ 
吃飽矣!去輪班再「生氣」!/ 
再生能源,有「氣人」就有電/ 
「充分就業」矣!/ 
醫院,生意興隆/ 
「心臟」外科,「心血管科」/ 
醫生,累到「没氣」/ 
「葉克膜」缺矣!/ 
-《「氣人」折損率高,別「生氣」矣!》

世界小事筆記 - 《「有事不妙」?》

圖片
浮世多變,表裏不一;「牆國」,不久前才自誇:“強了!我的國”,孰知,“衰了!”。

「米國」,也是不久前,還醉在“米國再偉大!”的夢境裡,孰知狂風暴雨來自東南方的「大西洋」,順風推倒牆;另一埸「股市颶風」也横掃「牆街」(Wall Street)的金融市場。進而,影響歐洲和亞洲的金融市場‘’一面倒‘’;‘’慘了!俺的世界‘’。

浮世表裹不一的表象,本質是「心理作用」;國家,因此可自強也可自衰,就看人民如何被國家洗腦而自吹自唱?吹破唱衰,眾人樂觀或悲觀,表現在金融市場的價格指數的走勢,有上有下。

希臘哲人「柏拉圖」的古典高見:“世界,對於你,就是你所看到的!世界,對於俺,就是俺所看到的!”。

相對於古典,現代的國家,建立金融市場的交易制度,讓貨幣在那裡跑來跑去,市場的交易競價讓商品的價格波動,創造虛擬的交易量,以創造國家虚擬的財富,和讓窮人有翻身的美夢,保障富人更有「金權」。

“金錢讓世界轉動!”;既真實又虛擬;你的國,忽然強了;俺的國,奇怪耶,怎麼就衰了?“。浮世表象,究竟何者為真?

俺的淺見,強與衰皆非真的,「騙子」才是真的。許多國家設有「宣傳部」,或美女「發言人」,負責對外說大話、假話和謊話。久而久之,對內,人民也相信,“假如俺是真的!就是真的!”。

其實,俺不喜愛用“其實”這個「鳥話語助詞」,那好像平常不說的都是假的;說了,就是要掀人的底,拆人的臺;漢語多隱誨和藏詐可見。

怎麼辦?不過,聽說有一位番人指控的Liar開示:“事情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其實」,“說真的”,‘’實在‘’,“再想想!”,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唉!沒的事,反正,浮世就是騙來騙去,騙到不知誰騙誰?

“強了!你的國!”,那又如何?忽然,“慘了!你的國!”;那又與俺何關?反正,浮世只是像鳥兒正常起降而已。

「有事不妙」的驚慌,對於俺,永遠只是「小事」。俺在青年時期,早就被‘’黨國內建‘’「處變不驚」的「勇敢晶片」。‘’說真的‘’,“其實”,這款「心理建設」的「勇敢晶片」,俺是給予肯定的!

反而,那些「黨國」的徒子徒孫,現在流行玩「自己嚇自己」的「假新聞」和「自己捧自己」的「假民調」。‘’實在‘’,‘’說真的‘’,“宅門沒落,子孫不肖,對不起黨國祖靈,讓人見笑”。

浮世還有啥大不了的「大事」?太陽和月娘都正常上班!平常,浮雲過眼和季節流轉,今天又逢秋風秋雨。

哲學人生筆記 - 《「光的遊戲」》

圖片
「黑暗」,無所不在,包括在人的心裡角落;「黑暗」,也恆古存在,宇宙從其中「大爆炸」(Big Bang);於是有了「光」。

人們,習慣「光明世界」,總認為「黑暗」可惡;然而,「光明」來自「黑暗」而有了「時間」與「空間」。痛恨「黑暗」,如同嫌棄自己的「出身」;別忘了,「抹黑」與「挖黑」或「掃黑」,是人們樂此不疲的「季節遊戲」;「黑暗」都是指向「別人」。

哲學的理解,不是要還「黑暗」公道,而是要直指人們的「偽善」,或氣噗噗地自認「高尚」。看穿了,就是自己標榜「光明」,不容被「抹黑」、「沾黑」。

尤其在「選舉季節」,表面上是與「別人」比「光明」的戰爭;實則,是與「別人」比較「黑暗」的競爭。民主國家,有定期舉行的「比黑季節」。

這也是「民主」的優點;藉此「比賽」,讓人們正視「黑」、「黑暗」的存在和「惡」的積極意義;就是人們要自勉,超越「黑暗」與「惡」,包括自己的內心角落,迎向光明和高遠的目標。

於是,為「大爆炸」歡呼吧!有「光明」真好!「光明」可以與「黑暗」對比,看清彼此的不同。至於探究「黑暗」的本質,哲學已交給科學,正在研究宇宙「暗黑物質」,究竟存不存在?

人們,喜愛「賞光」,「光」也就得寵,在地球的南與北兩個「極區」,每年有各自的「永夜季節」,「黑暗」主宰時空;此時,也是「光的遊戲」季節。

那是「太陽系之父」發怒,吹出的「太陽風」,來到地球的「極區」,與地球「大氣層」的表層接觸,「氧分子」與「氮分子」的化學結合,激發光的興緻,在黑暗的時空,出現「極光」(Polarlichter)的舞姿,戲弄黑暗,以各種變幻顏色的形狀表演給人們「賞光」。

人們,除了在北歐的「芬蘭」北部「拉普蘭」(Lapland),可以拜訪「聖誕老公公」外;每年的八月中到次年的四月初,還可以到「洛凡尼米」(Rovanimi)「賞光」,那裡正是「光的遊戲」季節。

影片:「極光」(Polarlichter)

來源:「ZDF heute」和「All About Lapland

法哲學筆記 - 《「問答的技巧」》

圖片
浮世人生,若想以名歸實,容易誤會徒生!浮世聽「名」,尤其「番語」,未入說者所理解的「語境」,只知梗概, 就喜怒哀樂皆有;却未必能「究實」。

"理未易察,事也難明",是也!以下法律的攻防案例,可供浮世草民改進對話的「高度」:

“某國”,以「騙道立國」,「騙子」出超;却有"某人",因被一位「外國人」在回答疑問句:"「某人」是不是「liar」?",給出了"yes !"的回答,“某人”,聽說後,就氣噗噗地,具狀去告這位「外國人」。

這,……,太"膝蓋式"的反應,也缺乏"幽默感"!可能,"某人"的內心焦慮於那位「外國人」說出不利於自己的"事實"。這種心理素質,在法律攻防的實務場域,是呈現典型的「嫌疑人」所表現的「心虛」,急於脱困。

當然,原來"問話"的那個人,也不夠嚴謹和高明。當時,「提問人」若改用「否定式問句」:“您認為,某人不是「liar」吧?"

「外國人」,當時只要說:" You can not say that again! "。結果,好像"樹上掉下的桃子,砸死路過的鴨子"。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