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月娘的故事」》

圖片
「月」,台灣的本土用語稱呼「月娘」;為什麼是「陰性」?關鍵在「日」,或稱呼“太陽”;性情爆烈,普照大地,被歸為「陽性」。

「日頭」與「月娘」的「共事」,始於出場的時間,「日」在前,「月」在後,合稱「日月」,共用二十四「時」。

「日」,台灣的本土用語也稱呼「日頭」,排在前頭登場的「老大」。這麼說來,「月」的出埸時間只能等「頭家」或「老大」不在的時候,暗黑的天空才是「月」現身的主要埸子。

「月娘」想被看見,還必須向赤焰的「日頭老大」‘’借光‘’,才能反射自己。以哲學的理解, 「月娘」 缺乏「主體意義」,猶如「妾身不自在」;有「日頭」,「月娘」才能現「半身」;地表上的人,是看不見「月娘」不現身的「另一面」。

以詩境而論,「月娘」的身世滄桑,有些含羞又遮掩;詩人「白居易」以“猶抱琵琶半遮面”所形容的那位行走賣唱於船屋的無奈女人,簡直就是「月娘」的化身。

自從書桌上配備長鏡頭照相機和望遠鏡後,俺與「月娘」邂逅的機會變多了;書房臨窗望出去,東方有山丘;若正好逢時,可以看到「月出東山」。

那時候的「月娘」,逐漸地以全貌冉冉登場爬上山頭,愈來愈大;看得出來,「月娘」的心情不錯,很有自信的樣子。

此情此景,那位多情難捨俗緣的「六世達賴」,「羅桑瑞普‧倉央嘉措 」的「道詩」:「心頭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絕代容,恰似東山山上月,輕輕走出最高峰」,正是最佳意境。

詩人之國筆記 - 《「真的」》

圖片
以為來真的!/  竞然,一點也不真!/  想騙人,好歹要認真!/  假,也要假得很真!/  不然,俺怎麼知道真的「假」?/  其實,俺不在意真或假/  俺知道,你爹當假的/  你娘,不敢說真的/  你敢說,「你」,真的??/ 
- 《「不可當真!」》-

哲學人生筆記 - 《「飲食帖」》

圖片
「飲食」是文明,也是文化;也是「文化史」的一部分。前者是進化,人類從茹毛飲血、引火烹煮到飲食順序,講究禮儀,是文明進程,也是傳播和影響的成就。

後者是歲月的積沉,偏好、習慣,「形上學」的思考,例如:“民以食為天”;或者,哲學的辯證,例如德國哲人「費爾巴哈」(Ludwig Feuerbach )認為:“人,就是他所吃的。”( „Der Mensch ist, was er isst.“),也是「唯物主義」的思考。

以此推論,不同的民族文化都有傳說的「食人」;人,是可以吃人的,也是可以被吃的。飲食的文明與文化,在「食人」此一「食材」上,呈現「辯證統一」。

「食人」的存在,證明人類有「獸性」的野蠻;也能夠進化到文明,正如希臘哲人「亞里斯多德」所認為的:“人是最野蠻的動物,也是最高貴的動物”。

這也隱喻著,人是不穩定的動物;此時,文化的必要性就浮現了。文化,以文教化,培育人的幼苗,到啟蒙和教育,至「成人」而能獨立思想;先使知道;食材,有可吃的與不可吃的分際。

在「漢字」的文化語境中,對於人際的親疏之分;至今,仍以「生人」和「熟人」來界定,是可吃的與不可吃的「食材」,或好吃的與不好吃的「隱喻」。顯然地,「生人」,被人吃起來,有忌諱和怪異;若吃「熟人」?隱喻著較安全與可以放心;也可能是較可口的「食材」。「漢字」文化也是典型的「口腔偏好」的表現。此外,還有「熟男」、「熟女」的「性隱喻」可堪「性幻想」。

德國人自豪,已經超越「飲食民族」的階段,自認是「思想民族」。俺在德國多年的求學生活經驗,曾經考證此一「民族自豪感」的來源:德國人,在民族心態上和德語的語境上,是"懼生而排外的"。

在民族的語言使用上,對於"外來的"、"不理解的"人、事、物,常用的字是" fremd"(陌生的)。對於「外國人」(Ausländer),稱為“Fremde”,也是「陌生人」。

民族的懼生而排外的心理,成為社會衝突的隱憂;浮現「排外」或「恨外」(Fremdenhass),"視外國人為敵人"(Ausländerfeindlichkeit / Fremdenfeindlichkeit)的現象。尤其在經濟不景氣的時代,「排外」或「恨外」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和外交問題。

不過,有意思地,當人在饑荒缺糧的時代,若不想回…

詩人之國筆記 - 《「正義轉型」》

圖片
「正義」, 在那裡?/  「找」一下!/  眼晴放亮,檢查過去!/  曾經戀愛?/  務必交待以前的「愛人」!/  ?……?……?那一個?/  叫「正義」的那一個?/  蛤?蝦米?/  人家,已經「轉型」了!/  蛤?蝦米?/  那麼,「正義」,在那裡?/  道上!混兄弟!/ 
- 《「金剛經」:“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園藝生活筆記 -《「天時的花果」》

圖片
時序即將來到「中秋」,也是「西太平洋」的「東北亞地區」的颳風密集季節。不久之前,肆虐日本「關西地區」的颱風「燕子」,竟然名實不符,強大的威力造成嚴重的災害。

接著,又有一個強烈颱風「山竹」已生成,肆虐「關島」之後,繼續向西逼近;據預報的「中心」移動路綫,有可能從南台灣的「巴士海峽」掠過。

天災無情,尤其威脅脆弱的農產作物和園藝花果;若天時風調雨順,掛在樹上的花果,多彩多姿又豐富,俺有生活富足的感覺。「何日君再來」,這首膾炙人口的老歌,唱出‘’好花不長開,好景不長在‘’;其實,正是感嘆浮世無常態;這也是農業‘’看天吃飯‘’的原因。

俺每次看到果樹開花結果,二話不說,先烙影記錄,上傳「雲端硬碟」儲存,以供日後的回憶。也許,這種即時保全影像的措施,是因為浮世多變,掠奪者眾;能躲過天災,未必閃過鳥啄。

俺,不在意花果被鳥兒吃掉,反而歡迎烏兒的光臨啄食,代表自家雜樹林的生態既安全,又能照顧到鳥兒的食物鏈;也有利於俺「築林引鳥」的戰略目標。每次看到花果的成長欣欣向榮,沒多久,就被鳥兒啄食而掉地上;是有些可措了,暴殄天物。

同樣地,農業生產的果樹在結果豐產的時期,看了固然賞心悦目;但是,負面的經濟現象,很可能是「豐產敗市」。浮世的豐產花果,固然有富足的喜悦,俺也看到市埸的前景堪慮。

過幾天,可能影響台灣的「強烈颱風」來勢洶洶,以「山竹」,一種好吃的熱帶水果為名,實在有些黑色隱喻。正如以「燕子」,一種可愛的飛鳥命名的颱風,却肆虐日本的「關西機埸」,造成重大的災損。

浮世裏表不一;照片中,天時的花果,對於俺的意義,就是幸運和感恩。

哲學人生筆記 -《「遇人不淑」》

圖片
有一則人性牽扯而衍生出「化解俗結」的故事;背景,大致上,指山中佛寺,有一位開寺的和尚,吃喝勞動只能自己來,頗有‘’佛心來著‘’的「成佛感」。

後來,有另一位曾經同修的和尚前來歇脚,也想‘’成佛‘’,於是分擔吃喝勞動。兩名和尚的分擔各有多,也各有少。反正,為了「成佛」,無差別心,眾生平等,没啥好計較的。

佛寺在山中,暮鼓晨鐘,常有香客來遊訪;或多或少佈施;諸法順心。有一位民女佳人,遇人不淑,與人仳離,餘生茫然,無處解苦;於是每逢「初一」和「十五」,必前來禮佛唸經。

兩名和尚注意到了!佛心來著,想幫民女解心中的苦;「開寺和尚」開示民女,要多唸《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要義在:「諸法皆空,自由自在」。「歇脚和尚」開示民女,要常唸《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要義在:“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是以,衆生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民女,雖然禮佛和唸經勤快,却又心中‘’有所住法‘’,而且,“諸法不空”;兩位師父成了心中的牽掛,朝思暮念,愈來愈放不下兩位師父的身影,不知該掛心於那一位師父。兩位師父,為民女‘’解惑‘’,愈解愈惑;彼此還結下「心結」,都怪對方的開示,給了民女誤導,唸錯了經。糟糕地,凡心觸動,如小鹿奔跳。

正在三人的「俗緣心結」難分難解的困境;突然,有轉機了!兩位師父的「老師父」,聽說以前的弟子自立山頭,香火鼎盛,佛心大悦。

只是,弟子自立後,「老衲」禁不住俗眾民女的誘惑,犯了「色戒」,誘拐民女夜宿,被民女夫家找上山門討公道。道歉之後,在自己的山頭已混不去了。正在苦惱,要「還俗」或避人耳目,投靠以前的弟子,閉關自肅以待被俗眾遺忘「犯戒」的惡行。

由於出家已久,早已失去「還俗」自謀生活的能力;於是決定投靠兩位弟子的山門。兩位弟子,尚不知「老師父」已有「犯色戒」的前科;對於突然出現的老師,佛心大喜,果然,平日有唸經有保庇。

兩位年輕的和尚,趕緊向老師請益和主持公道,該如何解與那位民女的「俗結」?「老衲」心中喑喜:“爾等問對人矣!徒弟往日只知唸經,不知女人心,海底針,是男人亦難耐女色誘惑,何况爾等未歷俗刼。「老衲」有此解惑經驗,故能成爾等之師父。弟子聽著:老衲亦有失責,以往未身教爾等弟子。民女就交給老衲處理吧!諸事圓滿可期!”

兩位弟子於是如釋重擔,放下彼女之色緣,亦放下彼此的心結;師父來了,真好!可以接下吾等之「俗結」矣!可憐民女,所託非人始終被負心;如今恐又「羊如虎口」;此生莫非始終…

詩人之國筆記 -《「來!親親」》

圖片
國外回來的!/  ……,又是國外回來的!/  免費的!不親,白不親!/  何況,年輕貌美,秀色可親!/  人家,國外都親親!/  男男、女女、女男、男女/  就是要親親!/  Free charge! /  國外回來的!/  又是!真是?/  番邦禮儀/  想親就親/  還先吃大蒜!/ 
- 《「偷親」有理,好賊的「藉口」》-

哲學人生筆記 - 《「心意」,夠不夠?》

圖片
在化解對立,或服務不週的場合,經常用到的質疑是「心意」。說漢語的人口,不太相信證據,所以有「睁眼說瞎話」的「套裝語」。

俺注意到,社會缺乏互信在先,必有危機在後;於是「假新聞」和「謠言」泛濫。在精神醫學的診斷,可以形容為「腦殘」,不用頭腦或頭腦不管用。

近期,俺經常收到「腦殘新聞」,有些用語的語境逃不過俺的分析,出自客製加工訂製(News on Demand)的「假媒體」。很奇怪,傳給俺「腦殘新聞」的那些「鳥人」,不乏在學界打混的「蛋頭」。

看他們傳來分享的「心意」,實在真誠!俺不感動幾分也不行;不過,如此一來,又顯得俺自己「心意」不夠;豈能感動只有幾分?俺知道,「傳訊者」仍在等俺的「已讀」;豈能「不回」?那,俺豈不是傲慢?

至此,對於「訊息鏈」,俺有所理解矣!「傳訊者」信以為真,也帶有宗教般的信仰,以「傳教士」的「熱情」,務必要讓俺這個頑石受感化。援用「酒店小姐」的「拉客」用語:“哥哥,等你來喔!要來捏!”。

「心意」是浮世人生的困擾;俺認識的幾位日本友人,普遍表現出精神焦慮,就是拿捏人際互動問題,有不知輕重而恐怕失禮和內咎。俺對此現象,反而覺得:“何苦來哉!「心意」夠了!即可也!”。

問題,又回到,誰來衡量「心意」?夠不夠?俺,以哲學家的角度看待浮世人生的人際互動:“與人交往,真誠而且盡力而為!有不如意的地方,若還有下次,再努力些就是了”。

在此,俺回想到「全心全意」,應該是指‘’百分之百‘’的「心意」。在德文的成語中有相對應的表示:“mit Leib und Seele”;就是以「身體」和「靈魂」交付。

有這麼嚴重嗎?俺的理解,應該是來自宗教信仰的許諾;「基督宗教」的文明教化,左手按著「聖經」,舉起右手,手掌合併,對著「監誓人」複誦宣誓,忠於人民的委託;就是「身體」和「靈魂」的協同交付。

當然,儀式如此,不能僅有表面動作,還要在任內保持「熱情」;在此,德文語境裡,「監誓人」除了代表「上帝」祝福「上任者」成功外,還會多說一句話:“Den Erfolg mit Leidenschaft zu tun”!意思就是,‘’懷著「熱情」去創造成就‘’。以漢語的文言文來說:“任重道遠”矣!

有意思地,「熱情」(Leidenschaft),有一種可能,轉借自「基督受苦」的「動詞」“leiden”;意思就是“忍受,或耐住苦刑的煎熬”。確實地,浮世「苦行」,就是以「熱情」去實踐…

哲學人生筆記 - 《「老張,怪叔叔!」》

圖片
去年的本日,信手寫筆記:‘’哲學人生筆記 -《「老人異事」》‘’,替「老人權」實踐「轉型正義」。俺以「老人」的「年輕朋友」自居,心情也就,‘’一整年‘’下來,年輕不少;好像「老」是別人家的事。

這個「變通」,效果不錯!人生‘’初老‘’的安慰!也就是:‘’莫管自家屋上雪,園中枝頭又逢春‘’。

說真的,多想、多寫和多讀,就能文思泉湧,永保開明;成為有修養和文明的「怪叔叔」。‘’人老,從脚開始,能動、能走就是年輕。不要自己停下興趣!

另外,多注意自己的「書寫能力」;是否已經言不及義?是否錯別字連篇?句型錯亂?不知所云?若是,大概就是「老賊新兵」。一年來,幸好,俺依然「書寫」正常,行文如流水,下筆不能不停,是「好現象」!Well Done! Good Job!

行文的「書寫能力」,是「思想力」、「論述力」和「記憶力」的延伸。總地來說,是「心智」和「體力」的總體表現;如同國家的「綜合國力」的表現。

本日,是「白露」節氣;大雨後,「北方鋒面」南下台灣,氣溫將會下降,秋意涼快更明顯。

俺在白天完成三株「黄金大實枇杷」的「靠接」作業。期待來年,可以結果。當想到樹上結出「黄金大枇杷」,俺的心情就很幸福!

歲月又一年,又如何?俺,依然年輕;老人朋友却愈來愈少。這就是‘’浮世人生,老人異事‘’的現實吧!俺祝福浮世的老人朋友和各路的老朋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老人異事」》

2017年9月8日

法律上有「不適格」的用語,既然本文以「老人」為主角,我顯然不是「老人」,說我是「大哥」或「怪叔叔」、「老張」都可以;本文,就是以「老人」的「年輕朋友」立場來寫的。

唯有站在「老」的「遠距離」,才能客觀地看到「老」的問題。每個人,都會老,只是「生理時鐘」和「心理時間」不協調。有的人老得快,有的人不知老。比較糟糕地,是花銀子去「防老」和「養老」。

浮世有許多「老問題」,涉及「老」和「老人」;也許,社會上太重視物質和名利的現象,對於「老」和「死」有忌諱;可是,這兩項大事是「鄰居」,總是想和我們「毗鄰」成為「影子」。

人生的焦慮、不幸福,有一部份是恐懼這兩位「鄰居」找上自己。究竟,「老」有什麼問題?「老」,是一種「精神疾病」,會讓自己焦慮;什麼時候,那讓人恐懼的「鄰居」會找上來?

平常,我們總認為,「 死」是‘’他人的事‘’,自己只…

哲學人生筆記 - 《「難民心態」》

圖片
「浮世、……、浮世」;人生所在的世界是變動不定的!人生有得意,也有失意,不如意事,總有十之八、九。有時候,天災人禍踵至,危疑震駭讓遭逢變動者狼狽不堪,後悔已遲。

即使,每個人都有此可能,在此不幸的場域,就可看出個人的文明教養和家教的必要。在落難時期,依然要態度高尚,言行舉止優雅,在於保持作為文明人的自尊自重。

若有不可取的言行,則在於表現出「難民心態」;爭先恐後,責怪別人的服侍不週;行有餘力,還要數落部屬或親友,為何沒有提早預告有落難的可能。

浮世通行與遊歷,俺有機會商旅番邦,或兼任「遊番領隊」與「番語導遊」,對於浮世的國民或番民的素質高低和個人修養,自有評稱。

台灣的國民,或許長期的國家認同錯亂,被強權壓迫,內化成為自貶、自卑和自虐的國民人格;行走浮世,多有花錢是大爺或大娘的心態,不能吃些許的虧,否則「霸雞」、抗議、咒駡自己國家的同胞和政府官員代表;完全學自國內民意代表問政的惡形惡狀。

難民,自身不具番語能力,不敢向番邦抗爭,只能炮火對自己國家的官方代表;都是欺善怕惡的內賊。有些抗爭只是圖個人的優先利益,能白吃、白睡而已。

這些難民,在台灣都是有錢有閒,炫耀自己有能力出外休閒購物和找雞、玩鴨和牽牛,實在没有權利在番邦再差遣撥用國家全體人民的資源。

更何況,佔了便宜還要耍無賴。無良的惡質難民,難道不知道?夏秋季節,日本多颳風,平常也是火山爆發、地震密集的多自然災害的國家,還要在不適當的時期出去賭運氣;實在又貪又笨。

落難落魄,呼天搶地,嗆聲自己是偉大的爹娘,應該被優先侍候;對番邦的國難困境,完全没有高貴的同理心,只想逃難優先;台灣若有國難,大概也是這般急於逃難的心態。

有閒有錢却蠢蛋的難民,除了怪自己,風險必須自己承擔外,實在不該再讓樸實守土的台灣草民看笑話。那是對好人草民的再度傷害和不公不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出逃記》

2015年12月18日

那一年,1949,大勢已去,港口碼頭、機場地上,東一落,西一落歐洲的名牌皮箱堆放著;藍色黨國的權貴,鳥獸四散找出口,小脚包頭的元配,風騷媚艷的姨太,大包小箱伴著,重要的家當都在箱內,不知能否平安出逃?

沉悶、焦慮、緊張的氣氛中,《藍老爺》煙頭丢到地上,厲聲斥駡一旁嘀嘀咕咕的元配。姨太,冷著媚色臉,看好戲似地,興災樂禍。

看樣子,大勢已去,大家心情都不好…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