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精選文章

詩人之國筆記 - 《「假等特考」》

圖片
「考」,考鳥!/ 

眾鳥報名!/

雞、鴨也來!/

「鳥考官」質疑資格,不許可!/

投訴「上級鳥官」:“為何不許?”/

嗯……嗯??嗯……爾等,鳥的近親?遠親?/

「馬」,也要考!/

「鳥考官」請示:“可否?”/ 
「上級鳥官」:“嗯……嗯,有「靠山」在後!再想想!”/

「馬」:“俺會「馬殺雞」!雞可以考,馬有「特殊才能」,可以壓雞”/

「虎」,聞訊,也來報考/

「鳥考官」驚悚:“ 有何「鳥關係」?”

「虎」:“「馬馬虎虎」,虎在馬後‘’靠腰‘’,「馬殺雞」更有力!”/

「狐」,也來‘’趕考‘’:“俺是「虎」的「換帖」,「狐假虎威」,跟著「虎」走!”/

眾「鳥考生」齊呼不妙:“「四隻脚的」參加「兩隻脚的」考試,不公平!”/

「鳥上級」呈報「鳥皇」:“該當如何處置?”/

「鳥皇」英明,「下聖旨」:
“奉天承運,鳥皇詔曰:

爾等「鳥奴才」不知權變!何不分等取「奴才」?

「四隻脚的」有來頭,係考假的!就歸類「假等特考」;其他的“會飛的「鳥奴才」,高人一等,歸類「高等考試」;至於「雞」、「鴨」;平常在地上或水上混的,人類拜拜作獻祭的,就歸類「普通考試」。

眾奴才,皆可為联和大內所用,爾等著辦取奴才即是!欽此”。

「鳥試」辦矣!銀子豐收矣!/

「鳥考選部」呈報各等「入選榜單」,請「鳥皇」硃批「點榜」/

「鳥皇」先從「假等特考」點榜:“「馬」可以到「大內」,作朕的「座騎」;「虎」惹不得!可以出面當「門神」!「狐」可以作文胆機要,替朕欺騙「眾鳥民」”。

放榜矣!「眾鳥」嘩然!

「馬」高興極矣!“俺是「假等特考第一名」!皇上英明,識奴才犬馬之能!”

「犬」,聞訊,怨馬不夠意思,未相邀報考。
「馬」慰安「犬」:“天生爾才必有用,此際,豬流年不利,不可進京,爾等可先以編制外約僱,到海關找出「豬跡」”!/

榜前,「眾鳥」失望不已!譙聲不絕,…:“X奶奶的啥麼……啥麼……吹喇叭的「鳥考試」,考假的!Lonshigay!”。

「鳥皇」笑開懷:“Gadarnizarzei! 奴才可使由之,現在才知,遲矣!”

年復一年,鳥考生依然「進京趕考」,巴望不已,想到「大內」給「鳥皇」當奴才。此乃「候鳥現象」!

「金榜題名」者,後顧無憂,公的、母的,順便「辦鳥事」生蛋,傳宗接代。

哲學人生筆記 -《「夫婦善哉」》

圖片
「結婚」,是喜劇,卻有悲劇的背影!不是相戀而愛,互許終身,才生活在一起的嗎?

俺為企業服務,曾經有一位「美眉」心情秀在臉上,似「白雪公主」:"我要結婚耶!";被祝福找到「白馬王子」之後,不到一年,以「貓熊」的「悲劇萌」出現;戴著墨鏡、「漁夫帽」和「N95」進入公司。就是常在電視新聞中出現的「被家暴女人」的制式裝扮。

同事關心上前,探明究竟?不說還好;竟然是狂愛之後,必有悲悲;「被家暴女人」的受創,無週休二日,有附贈「宵夜」,被家暴不已。「白馬王子」與婚前完全異樣,變成「狼人」。

俺,知矣!我見猶憐,致以慰問和顧問:包括家暴鳥事的「解決方䅁」,附贈「精神分析」的善後。其他涉世未深的「美眉們」:"好可怕耶!"。

俺,以哲學家的先知慰安「美眉們」:"婚姻自由的時代;重點不在身逢的「時代」,而在「自由」,就是「選擇」;不要被花前月下的浪漫氣氛和「動情激素」衝昏而走上悲劇的坎坷人生道"。

選擇人生伴侶,本質上,也是選擇「另一半」的「家教」和「成長過程」。傳統的「門當戶對」觀念有參考價值,那是社會經濟地位的考量;重要地,還是在「家教」和最好有相似的「人生故事」和家庭的歷史背景;有助於相互理解和同理心。

男人擇妻,先看未來岳母的言行心態;女人擇夫,先看未來婆婆的言行心態。女人寵兒子或溺女兒,都在養成那款「變態者」。未來的「姻家」,有家教修養的家風;子女比較會心存厚道,與人為善;寬恕為善,以同理心處世,貼心自己的另一伴。

俺,常鼓勵「白雪公主們」和「白馬王子們」,戒掉以「老公」和「老婆」的「粗俗陋詞」互稱或外稱;才訂婚就未老先衰,「老公」、「老婆」不離口,怎能不又老又疲。不妨以咱本土的浪漫用詞:「牽手」相稱。

女人若志在「賢妻」的歷史地位,不妨自謙「家後」;對那個婚後變成「死鬼」的「白馬王子」就禮讓,尊稱「先生」,或「亭主」。那個「死鬼」會從此自尊自重,成為愛「家後」的「頭家」。 

相關「日文演歌」:「夫婦善哉」,由「石川小白合」小姐唄,頗有夫妻「為愛而活」的意境。
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男人,女人和獅子」》
2012年9月7日

本文,原先是我對朋友Maureen Kao小姐PO文的三則個別的回應;當時,我的本意,是想寫出我對《老虎被當作病貓》的感言;因為在現實的男女兩性的互動關係中,幾乎呈現著類似《大貓與老鼠》的賽局;有時候,老鼠未必會…

詩人之國筆記 - 《「口譯」》

圖片
拜託!聽嘸啦!/ 
說些蝦米鳥話?/ 
番人說番語?/ 
#@&$¥£€%,蛤???&@₩$£¥?蛤蝦米?/ 
聽懂否?/ 
莫宰羊?/ 
俺,來「口譯」!/ 
番人,正在駡ing你們,鳥不起!/ 
不懂番語,口才太差!只會忌妒!/ 
患「眼紅症」!去掛「精神眼科」,自費!/ 
-《老賊症候群之一,「眼紅狹心症」,見不得別人好運!》-

哲學人生筆記 - 《「自由廣場」》

圖片
牆國「土皇帝」,在新年方始,對不屬於「天朝皇權」所及的域外,在國際法權上「事實獨立」的台灣,發出「招降」歸附牆國,以成一國的「蛋頭聖旨」。否則,域外雖遠,牆國匪軍必征。牆國矚意的「過渡方案」,乃不知淺陋的「一國兩制」。

謬矣!台灣與牆國,在十九世紀末期的「馬關條約」生效後,法權上即已互不相涉,故不同制,何需強迫為「笨蛋一國」,而興攻伐台灣之併吞妄圖?必然地,「蛋頭土皇帝」起床踢到鐵板,出門撞石牆,自己貪吃而砸鍋矣!

「一國」所指,當然被預設為牆國;何以讓多數台灣人疑斥?觀牆國之歷史演進,是「前現代」的「極權專制」國家;精神內容迄今充斥「成王敗寇」又「反動」的國家神學,歷史的進程始終圍繞「皇權永固」的「天朝秩序觀」,呈現吞噬異議和進步的「歷史虛無主義」。

牆國的「天朝秩序觀」,以近代「帝國主義」的領土野心,摻入歐陸義大利為主的「法西斯主義」和德國為主的「納粹主義」;本質上,「國家性格」是壓迫的「排異主張」。當「天朝」妄想回復「歷史主權」的領土,則意味著,欲擴張和吞併野心所在的目標領土。

歐洲國家,歷經慘痛的數百年「歷史主權」的領土爭議和戰爭,對於擴張國家功能的政冶、經濟和社會的廣泛整合,所採取的程序,是「合約加盟」,視「強迫」為違反人權和自由意志的禁忌。英國與歐盟的合與分,均以民主的、法治的和社會的程序,尊重各個平等主體的自由意志;所彰顯的意義,是對高貴的、普世的進步價值的信仰和自信。

六年多前,俺為德國來台灣訪問的三位教授、學者「導遊說故事」;其中一位出身英國籍,任教於「柏林洪堡大學」的教授,在台灣的「自由廣場」上,面對被俺視為「法老王金字塔」的「中正紀念堂」,有他的典型英國式的風趣見識;俺迄今依然記得。

在英國即將完成「脫歐」(Brexit)程序,重返「世界國家」之前;在那些崇尚自由不受綁約的英國人心中,即使價值已屬人權的、進步的歐盟,依然是可疑的合作夥伴,不如「脫歐」拆夥,來得自由自在。

在「疑歐者」心中,歐陸的封建、反動的根底依然難除;仍然是孳生「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的肥沃土壤。證諸近年,歐陸的「民族主義」、「排外暴力」、「反伊斯蘭」和「反猶運動」再興得權,可見「疑歐」和警惕「惡的存在」,是必要的心理準備。

六年多前,英國籍的教授和同行的夥伴,兩位德國教授的互相挖苦說笑,俺以臨場的跨文化見證者,深有理解。似乎,本年英國的「脫歐」(Brexit),在那一…

人生故事筆記 - 《「文明紳士郎」》

圖片
「小寒」已過,「大寒」在前,冬天的太陽於本日照暖台灣。難得應邀搭便車往北海岸金山「獅頭山」一日遊。

藍天大海,美麗寶島的愉悦感受,讓新年方始立志作好人的俺,在「金包里」的「媽祖宫」虔誠地向「媽祖」和「眾神明」祈願:“台灣是寶地,請媽祖以慈愛庇佑我們的土地、國家和人民,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人和年豐、同胞互助,…”。

落落長的祈禱辭,似「拜拜達人」,讓旁邊的「上香客」也側目觀察:“真是好人!大公無私!不求名利財富?難得矣!”

俺,多年在德國「修道院」宗教生活的體驗,回國後,有緣與道上的各路的比丘、比丘尼、神學士的辯道明經,歸納出俺的「哲學人生」,在遊訪宗教場域時,唯虔誠與自肅以示尊重。

另一方面,也對於自己在宗教場域的面見神明,自有一套「說法」,就是「如在」與「奉公為先」,以成就多元社會的「包容」。在生長的土地上,俺先放下個人的哲學理解和批判,以實踐「共存」,這是「自信」的展現,也是俺在每年年初‘’立志作好人‘’的理論基礎。

在山海之間遊走,很抉地,天色已暗;在歸程台北途中,從車窗望出,皎潔的夜空中,繁星點點配著「上弦月」;想著白天的‘’艷遇‘’,就是冬天裡的陽光,來去匆匆,也許隔日又得歸隐。

在車上,想到隨遇自在,就在外‘’作好人‘’混過一天。正在回憶中,被車上的新聞報導拉回「笑場」。俺,聽到犬吠:“台獨份子有賊心有賊膽,但是他們沒有賊能力,……從中國的領土分割出去,……極少數的台獨份子也是必懲戰犯。”原來,犬吠之言乃是出自「牆國末將」的叫戰。惡犬的野蠻無下限!俺想到往事,山東來的武家師父,他的爺爺是「義和團」的「末將」,被洋槍給打掛了。

在返台北的「麥克阿瑟公路」上,回味牆國傳來的這套吠聲,俺也回憶白天在海岸山崖向北望去,曾想到「麥克阿瑟將軍」肯定‘’台灣是永不下沉的航空母艦‘’。其實,正是台灣在大國博弈中是極佳的「戰略高地」;高明的戰略家必然會善用台灣的扼海制陸的戰略優勢。 

俺也想到被關在屋內的犬,有亂吠的惡性,在無奈中,也只能吠天上的「月娘」。牆國主子才說:“不承諾放棄武力併吞台灣”,立即有惡犬知主子意出來狂吠。

據說,在米國的民俗,稱一月(January)的「月娘」與「狼嚎」有互相呼應的關係,民俗勸人在一月份的月夜,莫走在林野地,恐被狼襲,若曾被狼吻而倖存,也將成為「狼人」;平日外表正常,却在「滿月之夜」化身「狼人」出來咬人。

俺在少年時代,路過「黨國權貴」的「…

法哲學筆記 - 《「情勢變更」》

圖片
為了那‘’四字符咒‘’,「九二共識」,以此自欺欺人的族群,不許別人「面對事實」的否認;而且,尋死不活,有如「發瘾瘋」和「抗戒瘾」交錯的「痛苦症候群」。

看到或聽到「戒符咒」的各種惡形惡狀的難堪,以哲人「尼采」的用語,唯一能作為解釋的,就是“正視惡的存在!”;或者,以哲人「柏拉圖」的說法,就是:“世界對於你,就是你看到的樣子;世界對於我,就是我看到的樣子”。

現實上的偏執與爭議,在於台灣內部對於自身「主體意義」的認知和詮釋很混亂。本質上的疑問,就是“為何會對符咒上癮”?

可以說,這些「瘾患者」,在「精神病理」上,是屬於奴性未除的「虛無主義者」,深陷在奴主的「邏輯陷井」和論述中,以奴主的意志為自己的意志,隨著奴主的鞭子起舞,躭心與關心的事,是奴主的喜怒;恐懼的對象,是鞭子尾端的落點;隨時活在奴主的恐嚇陰影之下。

奴性偏重的人,將自己「異化」成為奴主可掌控的「客體」,很可悲地,已無能以「主體立場」去看出「情勢變更」正在進行中,不能藉著情勢的發展挣脱奴主強加的枷索,反而指責幫忙解放的力量。

對於想‘’尋死不活‘’的「符咒偏執者」,歷史終會給出「定位」;哲學上,已經先標誌這種「符咒奴癮者」為「歷史的虛無主義者」。

哲學人生筆記 - 《「開始好心情」》

圖片
日曆,開始於「元旦」,俺收到許多各路好友的賀年和祝福:“新年快樂!”。照理,收下祝福起,俺應該與時同樂。

然而,新年方始,俺忙其他有的、没的鳥事,包括駡「牆國土皇帝」,發揮俺台灣自由的優勢,讓來商旅的牆國友人羡慕不已。

俺,為了彰顯草民憂時憂國的苦心,找上「昏君」的臉書,留下幾句‘’高瞻遠矚‘’的「花言鳥語」; 讓「昏君」感動不已,特地又發文感謝許多「蛋頭草民」,包括俺在內的不吝指教。似乎,一言而天下動!眾多「蛋頭草民」,竟然被「昏君」奉為「國師」。

如此這般,為國徂勞,自以為,已為國家鳥事分憂;俺的心情可以趕快追上「新年快樂」的時程;也開始夜裡好眠不覺曉。

本日上午,元月已一週矣!俺出門辦鳥事,總覺得心情輕鬆,自勉:“從此要慈眉善目,好好作人!見人就笑”。言下之意,以前為非作歹乎?非也!以前是隨遇而混,從春天混到冬天;現在才有覺悟。

浮世人生,得過且過,自己何必以聖人為師?俺已年紀徒增,不得不同意,知天命、不逾矩和從心所欲,身體堪用,就是幸福。

上午,去談公務前,先去向俺的牙醫報到,定期回診;醫生的三位正妹助理,嬌美甜笑兮接待俺;:“張先生,有那裡不舒服嗎?”;俺,笑口常開:“當然没有,多年來,承李醫師的細心照顧,俺可以常吃芭啦!如今,看到眼前的各位小姐,俺豈能帶著痛苦而來!”。

隨後,俺被推上「醫療椅」,醫生動手檢查和助理隨侍在側,不再讓俺說鳥話矣!

約十分鐘,醫生恭禧俺:“張先生的尊牙情況甚佳,平常保養得宜;可以再吃芭啦!”。顯然,李醫師已先聽到俺的鳥話。

又約了下次回診的日期時間。下一位客人還未到,醫生挽留俺慢走,陪他開講浮世的鳥事。隨侍在側的三位正妹聽得也忘了自己應負責的善後工作。俺起身,欲趕下一行程;醫生和正妹萬般不捨,還動之以情說:“張先生,不必等到約定的日期時間,若尊牙有不測風雲,歡迎提前回來插隊”。謝矣!俺會善自珍重! 

隨之,到了其中三家往來的銀行;平常,俺多透過「網銀」和ATM,已一年多未進銀行店面。如今,銀行的人事已全非,裝潢設計也改矣。

正觀望打量空間設計,「分行經理」上前來打招呼:“張先生,好久不見!”;又遞來名片:“哇!您這蛋頭一年多不見,竟然混到升官了!貴行没人可升乎?”

經理趕緊笑臉相陪:“不好意思耶!去年的年金改革威脅,有些老同事搶退休矣!您看!第一線的菜鳥被當鴨子趕上架!”。經理,並向俺逐一介紹營業廳的幾位在二線的副理:“張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 《「充氣娃哇」》

圖片
中國的土皇帝對台灣推出單邊專斷的「一個中國原則的一國兩制統一聖旨」。本質上,這種宣示是「帝國主義式」的「納粹主張」,對虛構的「歷史主權」劃定勢力範圍。

顯然地,中國知道自己的「納粹主張」在台灣是没有國際法的「法權基礎」,却依然侵略性地宣示和羞辱台灣。正如「納綷德國」的「希特勒」,公然地,在地圖上將「日耳曼民族」在歐陸「北方蠻族」時代,遷徙過的路線地區指定為「德意志民族」未來「千年帝國」的生存空間。

先從「納粹德國」接壤的週邊小國開始,捷克、斯洛伐克、波蘭、匈牙利、…,更進一步地,烏克蘭、俄羅斯。西邊的,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北邊的,丹麥、挪威、瑞典,東南方的,遠至希臘;都陸續地被侵佔。向東,帝國的野心,甚至遠到「亞利安人」的先祖起源的印度西北部。

如此,「納粹德國」對外侵略和欲擴張的帝國版圖,成為後來發動戰争和屠殺的埸域。中國土皇帝的「聖旨」也是宣示擴張式的領土野心;既已頒下,然而,中國所聲索的歷史領土主權,在法權基礎上,對台灣,在國際法上是不適格的。當然,中國的治權更不及於台灣。為何中國偏執癡妄?如何實踐其土皇帝的「聖命」?

以往例回顧:中國的「一國兩制台灣版」只會淪為「魯迅」筆下的「阿Q式」的「山寨」。甚至,中國只能在自己可統治的土地上劃地,虛擬為「一國兩制台灣行政特區」。

在「台灣行政特區」裡面,找若干台灣的失意政客去擔任「特首」和‘’台灣的各政黨代表‘’、「偽台軍」、「偽台警」作傀儡,補發在台灣被删減的「退休金」,以吸引心嚮中國的「爺爺、奶奶,各業別的台賊們」;在‘’台灣行政特區‘’內可能使用「偽版新台幣」,比照早期「中國共產黨」建立的「蘇區」;或者,類似現代的「Disneyland遊樂區」。

中國的國家品位和文化上曾經偏好「女人纏小脚」、「納妾」、「閹割男人作太監」的惡習;現實上,不缺「比賽造假」,只缺「崇尚真實」;對於不屬於自己領土的台灣,以「山寨版」仿造是可能的。目的,在對外國宣傳:“統一的中國”已實現;即使,台灣與中國在法理上無涉。

在法理上和事實上,中國得不到的台灣,在土皇帝的「中國夢」中,一如以往,早已被虚構,揑造成精神變態的癡漢用於意淫的「充氣娃娃」。表象上,中國蠻横霸道,為所欲為;本質上,却流露出民族自卑變異成自大的可悲病態。

哲學人生筆記 - 《「騙道上失事」》

圖片
本來是一夥行騙的「詐騙集團」,日久互疑,竟然一套劇本有不同版本的內容,而且,互拆台詞。不甘被道友擺道的一方騙子,無顏回頭從良,既然已無法再欺人,只能改為自欺。

問題大矣!詐騙集團內鬨,此後彼此疑神疑鬼,內亂將起;主要在對詐騙劇本的詮釋莫明其妙;騙道上護身的符咒,究竟指涉的本意是啥麼?

以哲學的「現象學」分析浮世的表象,面對事實真相;「迷信符咒」,只求心安和通關;却是「虛無主義」。

曾有一位佛門師父,被佛道上的信徒供養,‘’以金錢見師父即見如來‘’,真是十方殊勝,佛法人間難聞。徒眾,人生每遇困難疑惑,一概教信徒口誦:“阿彌陀佛”。信徒皆大歡喜,如獲至寶。

終有一日,師父包養俗家情婦,被「狗仔」抓包揭露。信徒皆不信而幫師父解圍說事;“師父給民女俗家說法去已矣!”。草民莫誑語相傳!

遇刼歸來,師父感謝信徒伸援,不離不棄。信徒喜極而泣:“安矣!没有師父,即没有阿彌陀佛!徒眾恐難以茍活”。

換師父感動而泣:“阿彌陀佛,善哉!幸好有眾生善徒”。師父與信徒相安無事共誦:“阿彌陀佛,有你真好”!

那位俗家民女依然被師父包養雙修「AV法」,捐資亦不曾斷。數著鈔票,買著名牌包和穿著性感的「戰鬥內衣」,照著鏡子,自己欣賞自己的色身子,不禁笑出來:“阿彌陀佛,騙道上失事,是佛門法身的鳥事,臣妾乃俗門民女,色身本自在,拜託阿彌陀佛保佑阿彌陀佛,永保浮世衆生平安無鳥事”。

此一色僧養色身的故事,正好符合當前牆國土皇帝砸鍋騙道上的「九二共識」,自行擅改內容指涉為「一國兩制」;却讓「騙道之友」錯愕,應變不及;只好硬著蛋頭,自圓其說「九二共識」就是「阿彌陀佛」。

至於,「阿彌陀佛」為何?‘’佛,不可說‘’!阿彌陀佛!就別追究矣!不自欺,自己的法身就玩不下去。

俺,乃俗眾「蛋頭書生」草民,在故事案例中,站在鏡子前,欣賞民女情婦這邊,給讚:“色身了得!能看破騙道表象而能直探本質:色不迷人,乃人自迷也;色身自得,諸法皆空”。

騙道上失事又不能不騙下去,一年之計在於春,只好再自欺,實在讓騙子不開心!

世界小事筆記 - 《「流動性陷井」》

圖片
米國與牆國的「貿易戰」,顯然地,已經重創牆國的經濟,下行的勢趨動能正在加速;也就是,最壞的經濟情勢還未到底。這種情勢,可以由牆國的「人民銀行」在新年方始,就降低「存款準備率」,分兩階段實施,放出1.5兆人民幣到銀行體系得到證明。

因應國民經濟的「系統性危機」,就像米國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經濟「大蕭條」,當時米國政府所實施的是「凱因斯理論」所強調的「財政政策」。也就是,擴大政府的「公共支出」,減少失業人口,也可以藉此增加或改善國家的基礎設施。

財源,來自政府大規模發行公債,提前耗用後代的負擔。若公共建設不能產生預期的效益,反而使國家的財務結構惡化,不利國家的經濟活力。世界上,許多國家的政府,為了改善經濟弱勢,大多比照米國,也援用各類「財政政策」的工具。 
值得注意的,牆國為何在本年直接採用「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而不再實施政府擴大內需的「財政政策」?牆國不是自誇有龐大的市場潛力,可以創造巨大的需求嗎?

原因在於,十年前,米國發生「次貸風暴」,影響全世界,米國的「聯準會」(FED)改用多次的「寬鬆貨幣量」(QE-X)政策。當年,牆國自己採用規模四兆人民幣的「財政政策」,改善國內的「有效需求不足」的經濟形勢,以維持預設至少百分之七的經濟成長率。此舉,當年還被自吹為:「米國害世界經濟,牆國救世界經濟」。

實際上,當時龐大的財政支出,產生許多不具效益的投資,也造成後續的產能過剩和對外傾銷;也惡化對米國的「貿易出超」,種下當今米國以「貿易戰」反擊的惡果。 
為了消化國內的「供過於求」,牆國政府採用「一帶一路」的戰略,將過剩的產能和國內負債外銷給參加「一帶一路」的弱勢國家。

不幸地,債務的出口移轉,結果是使「債務國」揹上更沉重的財務負擔和官吏貪污、收賄,甚至被迫出賣國家的主權,淪為牆國的「財務殖民地」。 
如今,牆國的「人民銀行」,學米國「聯準會」(FED)的「寬鬆貨幣量」(QE-X)政策,實施寛鬆的「貨幣政策」,原意在紓解國內市場的「流動性不足」。後果,將掉入「流動性陷井」;也就是,更寛鬆的「貨幣供給」,將引導「銀行體系」的放款利率走低,以刺激「投資需求」。
然而,牆國的「國內資金」,先前已如滾雪球,大部份被套在過剩的房地產業;如今,寬鬆的資金只是流去償還舊債,對投資需求的助益有限。「人民銀行」降低「存款準備率」的政治意義,就是‘’死要面子‘’的牆國間接地承認,經濟已被米國的「貿易…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