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 《「雜花生樹」》

圖片
「雜」,一種不討喜的狀態,在崇尚秩序價值的人看來,「雜」是‘’脱序‘’,甚至是“被突襲”。 

歷史上,知名的哲學家「柏拉圖」是‘’恨雜‘’的導師;在他所建構的「理想國」,容不下「詩人」和「不懂幾何的人」;這兩款人,前者不守語言和語境的秩序;後者不知「對稱之美」,應該被驅逐出「理想國」。

「柏拉圖」,兩千多年來,被獨裁專制或威權偏好的信仰者奉為精神導師。表面上,萬物依序,長幼有序,老賊管小賊,平水不生波,多好!?
但是,從美學的視角出發去理解有序的浮世,就會發現,秩序井然是人為造作,專制壓抑異狀和雜染以成就「唯一」。

記得,俺在中學以前,總統不是草民可以取而代之的,只能姓「蔣」;學校老師改作文,就怕有胸懷大志的「白目學子」,立志要當「蔣總統」。
如今,時代不同矣!阿貓、阿狗、痞子、金牛、昏君,各路人馬追逐「秦」之「失鹿」,連「媽祖」、「關公」都被金牛拿來玩「腹語」。民主多元,多好 !豈止是能當飯吃而已!還可以實現追逐權力的意志。

俺,始終反對‘’萬山不許一溪奔‘’的壓制。看四月「穀雨」節氣將至,想到以前讀過的寫景文句:“雜花生樹,群鶯亂飛”;在「威權主義」信徒的理解,恐怕是社會淪落至“又老又窮”,人民生活很苦,以致「流鶯滿街」,是這樣嗎?
事實上,俺回到闊別多日的「雜樹林」,看到雜花生樹,百花齊放,二月底雜播的各色波斯菊、多年生的紅棗樹又花開矣!時逢暮春;美,正得其時和其所。

哲學人生筆記 - 《「年號」》

圖片
日本政府在「初春令月」的四月一日,正式宣佈下一位天皇的年號為「令和」。代表耐過寒冬,迎來溫暖和諧的歲月。

從外國看去,日本國民,不分老少,聚集各地公共場所,關心等待公佈和搶「號外傳單」,急切地想知道新天皇的年號。俺覺得科技大國的日本,國民有些「不可思議」地守護自己的傳統。

全世界,目前僅剩日本,仍保存帝制的年號,隨著天皇更迭。年號是國家和國民依戀帝制傳統的精神遺緒,懷念天皇作為精神信仰中心的安定價值。就天皇作為君父的角色而言,期待在自己所統治的時代,能有一個符咒,具有凝聚全體國民心願和國運的隱喻。

本日,德國的新聞媒體也就此現象,以遥遠的異文化觀點去理解和評論:為何日本,這個曾經在「明治維新」時代,法政思想取法歐陸,也曾經鼓吹「脱亞入歐」的國家,仍然保存讓人費解的年號,而且還有可能因為改元而引來類似「千禧年」改制的系統錯亂危機。

跨文化的理解對方是不容易的!主要,在於語境轉換的落差。德語新聞的評論,很費力地去探索「令和」的德語對照語境,德語的解釋是「幸福和諧」( Das Glück mit der Harmonie)。大致上,意境相似。

俺在聽著德語的新聞評論時,就感覺到,對日本的年號改元,自己比較容易理解那個「令」字,想到「當令水果」,就是「正逢此時」。「令」字出自「和歌」的「萬葉集」所出的「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也正是在「春分」的三月二十一日剛過一旬,梅花耐寒之後交給樱花「當令」作「主角」。至於「和」字,有祥和溫暖之意,也隱喻日本國民自稱「大和民族」的主體意義。

另外,也許這是同理心的投射,台灣不也是有一種「國號正名」的呼聲嗎?那也是國民願望、意志的聚集,只是不知道何時能實現?也可以說,是對「維持現狀」的排斥。

當然,也有另外的心聲,想要回到從前的「黨國時代」,年號不是「本黨」,就是「黨外」。但是,俱往矣!時代川流,天皇會换人即位,總統要定期改選。想來想去,作為聖國草民,俺期待的年號,就是「自由」吧!

「年號」的改元,為何讓人既興奮又期待,有些類似歲末迎新年的心情?年號代表「時代」(Die Epoche);德國的大鬍子哲學家「卡爾‧馬克思」的名言:“一個舊時代的結束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總是讓人百感交集的。

最後,俺來聽一首新天皇的「阿公」那個「時代」的名曲演歌「昭和流れうた」!有些日本老人聽到「令和」的「和」字,喜極而泣,以為他們曾經悲苦喜樂的「昭和…

哲學人生筆記 -《「局部戒嚴」》

圖片
「戒嚴」?不是已經「解嚴」三十二年了?觀諸台灣的現實情况,俺不得不悲傷地提示,台灣社會又有「局部」的人口,替牆國在台灣「戒嚴自己」。

近年,隨著牆國自感貧乏虛無的思想能力,致國家神學陷入空洞和自欺,索性走回皇權專制的歷史黑洞,取消領導人的任期而成為「皇帝制」。對外,呈現對自卑感的逆反,就是自大狂妄,以「銳實力」一詞自況。

本質上,這種不顧文明的蠻横作為,為了增強國力,有不少科技是經由偷、佔、搶、奪、仿的壓迫手段到手的。劣行,不怕外界知道,就是要如此!十足反映傳統地痞流氓的惡劣文化。

當然,流氓也有若干剝削而來經濟實力,用於收買那些願作鷹犬勢力的幫閒買辦。正是如此,在台灣那些有圖於牆國的現實利益的人,奉牆國為「上國」,以流氓的意志為自己的意志。

觀察奴性可見,卑微低下,深恐引起流氓主子的不悦;奴才雖然坐享台灣自由民主的福祉,却日夜深自警惕有那些人“不顧北京反對”;有這些人的存在和呼應牆國的野蠻意志,實在是台灣的不幸。

這種現象就是「局部戒嚴」,奴才奉主子的意志,自個兒給自己上枷的;還矯情地以「兩岸一家親」和「你儂我儂」作賤自己。台灣社會的病態之一,就是經常可見‘’顧及北京反對‘’的奴才,每天說些奴才諂媚主子的話。

哲學人生筆記 - 《「飄然而落似吹雪」》

圖片
三月起,樱花的季節;「花見」是浪漫的美學,也是哲學智慧的追尋。俺有許多年的花見體驗,迄今依然;那是對親情的回憶,在樱花綻開的風景裡。

樱樹上,飽滿而狂放的樱花是許多人去花見的當下印象;然而,俺喜愛看到微風吹來,飄然而落的「樱吹雪」。樱花滿樹,落下而乾脆,留下花客的美好回憶 。
這般風景,俺的哲學理解在於,“曾經有過即已自足”。權力,正是如此,必須審時度勢,自己決定進退和取捨。也就是,較好的選擇是, 功成身退,其次,若時不予我,則急流勇退;再來,是較差的留戀不退。最低下的遭遇是不得不退。
審時度勢的基礎在於“客觀形勢的發展不以主觀意志而轉移”。樱花季節正逢“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總統大選的起跑;各路競逐者在主觀上,展現捨我其誰的意志。於是,有的人強調意志的勝利;不過,也有的人認為鹿向己奔來,不捉可惜。
客觀的波浪現象總有起落,逐鹿者大多捉到烏龜。尤其,大位只有一座;唯天時、地利、人和俱在,才有利於得鹿。究竟,如何逐鹿而不失鹿?先去花見,以俺的四種境界回味,即可得到自足,有没有鹿?已經不重要矣!

詩人之國筆記 - 《「另類接待」》

圖片
說要去,敲鑼打鼓!/ 
奇怪,對方沒有‘’千呼萬唤‘’?/ 
也没聽到,“歡迎光臨!”/ 
糟糕!出外靠「朋友」,怎麼「行」?/ 
總不能, ‘’千山萬水走著瞧‘’!/ 
那些‘’朋友‘’,怎麼啦?/ 
手頭緊?還是……?另結‘’新歡‘’?/ 
唉……!唉……!都說要‘’去‘’矣!/ 
没有「接待」,到時,只能在機場「席地而坐」/ 
「手機」,恐怕没電!要帶「鴿子」去放?/ 
‘’Mother‘’! 啥麼‘’鳥朋友‘’?/ 
没有「接待」,也不加上“恕不”,實在‘’不夠意思‘’!/ 
很奇怪!還“發聲明”,啥麼?……又啥麼嗎?/ 
還列出「九大罪狀」,這……算是,「另類接待」?/ 
怎麼辦?被‘’先下手為強‘’矣!還去得成‘’吃豆花‘’?/ 
- 《「君子之交在於義」;視人為「工具」的無情者,「無義」!必然淪為「被拒絕往來户」》-

園藝生活筆記 - 《「大地甦醒」》

圖片
三月六日,節氣「驚蟄」;前--晚夜歸,走在路上,俺感覺春寒細雨綿綿,空氣中聞到春天的「生意」;即將「變天」;「關節」和「呼吸道」的感應已經在預報。 

人,也是天地生物之一,無法超越「自然律」;「驚蟄」就是很有意境的‘’隱喻‘’,喚醒冬眠中的有機「生物」和「組件」。那是「天時」,好像「鬧鐘」的「喚醒」。 一夜過後,大地被春雨滋潤;清晨巡視雜樹林,「白頭翁」已在為求偶啼唱。東看西看,啊!太好矣!幾天前播下的「黄波斯」種籽,早苗已經「出土」矣!

「立春」時,被嫁接到「福爾摩沙白雪樱樹」的「加拿大樱桃果樹」的三枝「穗木」,也已經長出新綠的潤葉;再也没有此項實驗的初步成果更讓俺喜悦。「良率」百分之一百。 

再轉身,看到久經休眠不醒,而被俺以「剪定鋏」剝皮高壓的「波姬紅無花果樹」,意然不甘落後,也冒出葉芽,看來活矣!‘’置之死地而後生‘’,不磨不成器,有理!

當然,一年多前就嫁接成功的「晚生種秋可得酪梨」和「大實桑樹」不是來花噴出,就是結果豐碩;甚至「黄金茂谷柑」嫁接到「馬蜂橙樹」的「穗木」也有新葉突破「糯米薄包膜」,好像破繭而出的蛹,迎向初春的寒風細雨。 一切的新綠鮮意,讓俺賞心悦目,養眼極矣!「諸法啟動」,都歸於那一聲、那一刻的喚醒,「驚蟄」;「天時」促生機矣。

園藝生活筆記 - 《「枝垂與合掌」》

圖片
三月初,春的綠意愈來愈濃。

巡視桑樹的果實;今年豐收可期。前年的秋天,俺為一株多年來只開「雄花」而不結果的「桑樹」靠接「觀察十九號」品種的「大實桑樹」成功。

今年,終於看到桑樹的結果豐滿;「立春」以來的多日好天氣,加速桑樹「春實」的成長。

俺對於果樹「嫁接」的技術愈來愈熟能生巧,高接、切接、芽接、劈接、腹接、靠接都因樹種而施作,提高了果樹的「結實率」。當然,改良土壤肥力和在冬天修剪果樹更是必要。 

看著桑樹的「春實」日漸長大,重量增加,使「結果枝」下垂。此情此景,俺想起一句自勉的銘言;“稻穗愈飽滿愈垂穗‘’;好樣的!隱喻,內涵愈豐富的人,愈合掌謙虛自制。誠是也!

哲學人生筆記 - 《「大屠殺與團結」》

圖片
「以色列」,這個國家團結嗎?是因為‘’先人‘’有過「大屠殺」的受難而復國和人民團結嗎?

這種“因此團結”的說法,被「台北市的柯市長」作為「失言」:“……到「以色列」,他們官方都會安排去看那個「大屠殺紀念館」,因為對「猶太人」國際上最大的宣傳,還是這個「希特勒」時代屠殺六百萬人這件事情”的更正。

以「誤解」來‘’更正‘’先前的「失言」,更是「誤導」!自稱是「猶太人國家」的「以色列」,境內還有阿拉伯人、黑人,以及基督徒、穆斯林,來自不同語言地區的「猶太裔」,文化和世界觀也有差異。與其說「團結」,不如說「認同」,而「多元」是現象。

「團結」是一種專制主義的提倡;誰來團結?誰被誰「團結」?意思就是,精神與思想的一致,不能有異樣或例外,否則,就是「不團結」,也是政治的不正確。獨裁者最強調「團結」以支配「被團結者」。

以色列和台灣一樣,都是多黨共存的民主國家,價值信仰多元,即使同屬一個政黨,也有不同的「派系」;何況不同的政黨。關鍵在於,同一個國家的各種不同信仰和勢力都願意遵守一套遊戲規則,就是法律和道德底線。
多元而喧嘩是民主國家的熱鬧和常態;有威權心態者,對民主的本質反感,而常想要將「異議者」“抓起來!”,常用的口號就是以「團結」對付「不團結」而實施獨裁專制。

「以色列」國家的特色之一,在於「猶太民族」所信守的「猶太宗教」,幾千年來,因謹守宗教的啟示和教義而存在至今。民族與宗教,在久遠的歷史上,多次歷經「反猶運動」的迫害而遷徙,也啟蒙「錫安主義」,也就是「猶太復國主義」。

近代「納粹德國」犯下的「反人類罪」是迫害者;「猶太人」的出身血統,以及其他少數民族不能見容於「納粹黨國」而被以「大屠殺」作為「最終解決」。歷史該譴責的原兇,是極權專制的體制、崇拜和賦給暴力者權力的土壤,包括無知而貪婪的人民。

「以色列」的“小而強”,來自‘’不忘本‘’的「復國而建國」和「求生存」的意志;其國內的不同觀點、立場的現象,也是東西南北風。失言在先,後又想當然地,說以色列人「團結」,是「台北市長」的「鸚鵡話」。
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石榴與民族》

2017年3月1日
告別春雨二月,期待於陽光三月;大地生機即將展開,春天的氣息也將明顦許多。石榴,是我偏愛的果樹,除了花色鮮艷,結成果實,石榴果更是堅硬渾圓。至少,在春寒料峭中,我已發現石榴樹搶先冒出嫰葉。

一直有些困惑,石榴在人類久遠的「果樹植…

園藝生活筆記 - 《「雜花生樹」》

圖片
春天已到,「名分」未足;「雨水」幾天,滋潤春耕,等待三月六日的「驚蟄」。「名分」充足,在三月二十一日的「春分」,才正式進入春天,「花季」也才算名正言順。
不過,循規蹈矩不吃香,至少,近幾天,俺發現,草木逢春,已經等不及矣!

「酪梨」已來花;那是一株被大修剪和矮化的「秋可得酪梨」(Choquette Avocado),曾經多次被“取穗”的「母株」,俺曾以為“没救了!”。

孰知,生存危機激起‘’來花繁衍‘’的傳種意志,就在「雨水」節氣後大量來花,樂壞了早起的蜜蜂,趁著蝴蝶仍在避寒氣,獨享花蜜。早來的蜜蜂有甜頭,俺見識矣!
每年二月底,接近長假「二二八和平紀念日」,也是台灣品種的「福爾摩沙白雪樱」來花的時間,雪白無瑕惹人惜。俺喜愛樱樹,在於那「風吹雪」和「殞落不戀」的轉化意境,帶有俺對父母親的思念。

每逢樱樹來花初始,總會想到,往昔陪伴母親在樱樹前的「花見」。如今,樱樹漸開,總覺得若有所失,那是「絆」,喚起俺對「雜花生樹」的「戀」。
初春二月將去,然後,花汛來潮,「春分」,……「清明」,繁花過目,樹木華實的季節風景如川流,應接不暇,多年來的園藝生活實踐,俺已有園丁的自娛心得,盡在生活筆記中。

詩人之國筆記 - 《「非核不可」》

圖片
太昏暗了!請開燈!/ 
不成!未核不可!/ 
才黃昏,撑著!/ 
能省則省!用電付費!/ 
不反對,點蠟燭!/ 
或者,直接入睡!/ 
不核,也可以撑到天亮!/ 
唉!唉!唉!天亮,就「無利可圖」/ 
拜託!行行好,來電;非核不可!/ 
- 《「黑暗,藏在核電」》- 
---------------------

相關文章:

《黑暗,總是有原因的!》

2013年3月6日

人生中能見識到歷史和人性的幽暗,而讓自己面對誘惑和勇氣的考驗;究竟是「幸」,還是「不幸」?許多年前的故事,又在近日浮現心頭;人生如浮萍,身在其境的閱歷和見識,讓我知道太多的不堪往事!

《核能四廠》的議題熾熱,台灣的社會大眾已難以心平氣和地處理爭議了!

政府一意孤行地要興建《核能四廠》,就是既傲慢又野蠻的公共決策。台灣,迄今所有的核能發電興建計劃和政策作為,都不是為了自身的能源需求;而是「內賊通外鬼」地,未以無辜的蒼生和安身的土地為念,被權貴集團挾持,而走上了絕路!所以,乾淨能源和成本優勢,只是美麗的託辭。

《非得要核能不可!》;說穿了,看透了!就是政商權貴集團相關的利益在其中;想要代代相傳。那裡是什麼「缺電」之類的鬼話;這個政商權貴集團,壓根兒連自己也不相信!

許多年前,我曾經任職在「台灣電力公司」。當年,我注意到存在多股很強的政商勢力,有些人的背景是權貴子女,和擁用外國籍的「貝勒爺」們,有很硬的後台支柱;用盡各種荒謬的理由和手段,編織出台灣有缺電的危機;無論如何,就是想要偷渡強建「核四工程」。

因為,從之前的各次第一、第二和第三「核能工程計劃」中,藉著威權專制的政治體制,巧取豪奪順利過手;演得太逼真,而吃得太過癮。至今回味再三,欲罷不能!這其中,還與更不可告人的外國政商勢力結盟。權貴集團的子女,為何多持有綠卡或擁有外國籍,而滯留在國外就業和定居?內外有接應,有事跑得快!

尤其,「核三計劃型工程」的預算追加,自三百多億元跳到六百多億元,又追加到九百七十三億元,嚇人的三級跳。現在的「核四計劃型工程」預算,自一千六百九十七億元起跳,往上追加至三千三百億元後,仍然無止境,等於是「核三計劃型工程」最初預算的十倍之多了;這麼多年來,一般台灣人民的薪水有增加十倍了嗎?

各項「核能發電計劃型工程」,在裝填核燃料試運轉後,又再列出許多的「改善工程」項目;還不包括核能電廠在未來除役後的「末端成本」;以及「核能廢料」何處去化的問題;「核能…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