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精選文章

詩人之國筆記 - 《「武統方案」》

圖片
中國,"一向不承諾放棄「武統」台灣!"/ 
以客為尊,"應該如此!"/ 
「尊重台灣」,「貴方」內部有「高見」提出/ 
"憑什麼北京要放棄武統呢?"/ 
應客户期待,中國就更不應該放棄「武統」/ 
而且,早已納入北京推出,修改後的「2025中國製造」/ 
符合「有中國特色的社會市場經濟」:"客製化解決方案"/ 
"為客户量身訂製:消滅「中華民國」"/ 
據悉:"客户已活得不耐煩,想替「中華民國」找「出路」!"/ 
客户的心意,"中國知道了!"/ 
正積極準備中,以不負客户期望!/ 
-《「外來黨國」自己,抓人的罪名:「為匪張目」和「共匪同路人」》-

哲學人生筆記 -《從「吃不飽」到「飽脹撑」》

圖片
那頭想參選總統的金牛,繼痛責別人回答提問時,没有正視他之後,又搶「話語權」,發文指控台灣的政治是「假民主」和「民粹政治」,又“悲天憫人”地說:‘’目前,台灣每天有一百六十萬人吃不飽‘’。

去年,南台灣的高雄市長選舉,一位自稱「秃子」的參選人,定位高雄市‘’又老又窮‘’;似乎,台灣如同法國大文豪「雨果」筆下的「悲慘世界」。

同一段期間內,台灣被定位為‘’亞洲最幸福的國家‘’。同一個台灣,客觀地認知和各自表述,竟然有地獄和天堂的對比。哲人「柏拉圖」對於世界的定義如下:“世界對於你,就是你看到的樣子;世界對於我,就是我看到的樣子”;看待台灣,不必透過別人的視角和認知,自己的遊訪交往經驗,才是可靠的。

為台灣的苦情世界嗚聲,對於想參選的人只有選票的極大化計算;但是,必須以事實數據為基礎,否則只是自曝短拙,談不上「學問」的能力。

為何參選人會為苦情世界嗚聲?法律用語上有「不適格」一詞;當一頭位居首富的金牛為饑饉者叫苦,不是慈悲,而是矯情與偽善,形同對乞丐丢銅板,施捨小惠以博取愛心的虚名而已。最後,還是圖謀選票,豪無可貴和客觀的實證精神。

同樣地,金牛的大批資產在中國,利用中國的極權專制壓抑勞工的痛苦而低成本生產昂貴的「米國手機」,只賺微薄的「毛利率」,對於中國的「人民民主專政」體制不敢置話,只有惦惦地謀利,作為中國對台灣「以商逼政」的鷢犬工具;這也正是在中國的台商讓企盼自由尊嚴與經濟正義的台灣人和中國人不能苟同,也不予同情遭遇的主要原因。

台灣的民主,與民主先進的國家相似,民主仍不是完美的制度,却仍是最可行的制度;成長於威權專制的「外來黨國」體制下,當本土的台灣人受到不義政權的「戒嚴令」壓迫,金牛為參選總統,臨時獲他的黨頒發「榮譽證書」,不正是如同「納粹黨」的「希特勒」為血腥的「黨衛軍」頭子「希姆萊」頒獎章嗎?

金牛的榮譽證不正是表彰自己作為不民主又反動,實施戒嚴迫害的政黨的‘’榮譽同路人‘’嗎?一時權變之計的「榮譽證書」,對照金牛的拙見,反而向台灣人民呈現「中國黨」的「黑色笑話」。

在痛責別人不敢正視金牛的「精神病理」,其實,是短拙於學問能力者的自卑心理:“老子有錢,老子偉大!老子說話,爾等敢不正視!”;這種浮世現象的時代精神如何解釋?就是“飽脹撑”的官能強迫症:“打嗝”,一種原始的肉體囗腔反應,没有用上大腦。

園藝生活筆記 - 《「雜花生樹」》

圖片
「雜」,一種不討喜的狀態,在崇尚秩序價值的人看來,「雜」是‘’脱序‘’,甚至是“被突襲”。 

歷史上,知名的哲學家「柏拉圖」是‘’恨雜‘’的導師;在他所建構的「理想國」,容不下「詩人」和「不懂幾何的人」;這兩款人,前者不守語言和語境的秩序;後者不知「對稱之美」,應該被驅逐出「理想國」。

「柏拉圖」,兩千多年來,被獨裁專制或威權偏好的信仰者奉為精神導師。表面上,萬物依序,長幼有序,老賊管小賊,平水不生波,多好!?
但是,從美學的視角出發去理解有序的浮世,就會發現,秩序井然是人為造作,專制壓抑異狀和雜染以成就「唯一」。

記得,俺在中學以前,總統不是草民可以取而代之的,只能姓「蔣」;學校老師改作文,就怕有胸懷大志的「白目學子」,立志要當「蔣總統」。
如今,時代不同矣!阿貓、阿狗、痞子、金牛、昏君,各路人馬追逐「秦」之「失鹿」,連「媽祖」、「關公」都被金牛拿來玩「腹語」。民主多元,多好 !豈止是能當飯吃而已!還可以實現追逐權力的意志。

俺,始終反對‘’萬山不許一溪奔‘’的壓制。看四月「穀雨」節氣將至,想到以前讀過的寫景文句:“雜花生樹,群鶯亂飛”;在「威權主義」信徒的理解,恐怕是社會淪落至“又老又窮”,人民生活很苦,以致「流鶯滿街」,是這樣嗎?
事實上,俺回到闊別多日的「雜樹林」,看到雜花生樹,百花齊放,二月底雜播的各色波斯菊、多年生的紅棗樹又花開矣!時逢暮春;美,正得其時和其所。

哲學人生筆記 - 《「年號」》

圖片
日本政府在「初春令月」的四月一日,正式宣佈下一位天皇的年號為「令和」。代表耐過寒冬,迎來溫暖和諧的歲月。

從外國看去,日本國民,不分老少,聚集各地公共場所,關心等待公佈和搶「號外傳單」,急切地想知道新天皇的年號。俺覺得科技大國的日本,國民有些「不可思議」地守護自己的傳統。

全世界,目前僅剩日本,仍保存帝制的年號,隨著天皇更迭。年號是國家和國民依戀帝制傳統的精神遺緒,懷念天皇作為精神信仰中心的安定價值。就天皇作為君父的角色而言,期待在自己所統治的時代,能有一個符咒,具有凝聚全體國民心願和國運的隱喻。

本日,德國的新聞媒體也就此現象,以遥遠的異文化觀點去理解和評論:為何日本,這個曾經在「明治維新」時代,法政思想取法歐陸,也曾經鼓吹「脱亞入歐」的國家,仍然保存讓人費解的年號,而且還有可能因為改元而引來類似「千禧年」改制的系統錯亂危機。

跨文化的理解對方是不容易的!主要,在於語境轉換的落差。德語新聞的評論,很費力地去探索「令和」的德語對照語境,德語的解釋是「幸福和諧」( Das Glück mit der Harmonie)。大致上,意境相似。

俺在聽著德語的新聞評論時,就感覺到,對日本的年號改元,自己比較容易理解那個「令」字,想到「當令水果」,就是「正逢此時」。「令」字出自「和歌」的「萬葉集」所出的「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也正是在「春分」的三月二十一日剛過一旬,梅花耐寒之後交給樱花「當令」作「主角」。至於「和」字,有祥和溫暖之意,也隱喻日本國民自稱「大和民族」的主體意義。

另外,也許這是同理心的投射,台灣不也是有一種「國號正名」的呼聲嗎?那也是國民願望、意志的聚集,只是不知道何時能實現?也可以說,是對「維持現狀」的排斥。

當然,也有另外的心聲,想要回到從前的「黨國時代」,年號不是「本黨」,就是「黨外」。但是,俱往矣!時代川流,天皇會换人即位,總統要定期改選。想來想去,作為聖國草民,俺期待的年號,就是「自由」吧!

「年號」的改元,為何讓人既興奮又期待,有些類似歲末迎新年的心情?年號代表「時代」(Die Epoche);德國的大鬍子哲學家「卡爾‧馬克思」的名言:“一個舊時代的結束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總是讓人百感交集的。

最後,俺來聽一首新天皇的「阿公」那個「時代」的名曲演歌「昭和流れうた」!有些日本老人聽到「令和」的「和」字,喜極而泣,以為他們曾經悲苦喜樂的「昭和…

哲學人生筆記 -《「局部戒嚴」》

圖片
「戒嚴」?不是已經「解嚴」三十二年了?觀諸台灣的現實情况,俺不得不悲傷地提示,台灣社會又有「局部」的人口,替牆國在台灣「戒嚴自己」。

近年,隨著牆國自感貧乏虛無的思想能力,致國家神學陷入空洞和自欺,索性走回皇權專制的歷史黑洞,取消領導人的任期而成為「皇帝制」。對外,呈現對自卑感的逆反,就是自大狂妄,以「銳實力」一詞自況。

本質上,這種不顧文明的蠻横作為,為了增強國力,有不少科技是經由偷、佔、搶、奪、仿的壓迫手段到手的。劣行,不怕外界知道,就是要如此!十足反映傳統地痞流氓的惡劣文化。

當然,流氓也有若干剝削而來經濟實力,用於收買那些願作鷹犬勢力的幫閒買辦。正是如此,在台灣那些有圖於牆國的現實利益的人,奉牆國為「上國」,以流氓的意志為自己的意志。

觀察奴性可見,卑微低下,深恐引起流氓主子的不悦;奴才雖然坐享台灣自由民主的福祉,却日夜深自警惕有那些人“不顧北京反對”;有這些人的存在和呼應牆國的野蠻意志,實在是台灣的不幸。

這種現象就是「局部戒嚴」,奴才奉主子的意志,自個兒給自己上枷的;還矯情地以「兩岸一家親」和「你儂我儂」作賤自己。台灣社會的病態之一,就是經常可見‘’顧及北京反對‘’的奴才,每天說些奴才諂媚主子的話。

哲學人生筆記 - 《「飄然而落似吹雪」》

圖片
三月起,樱花的季節;「花見」是浪漫的美學,也是哲學智慧的追尋。俺有許多年的花見體驗,迄今依然;那是對親情的回憶,在樱花綻開的風景裡。

樱樹上,飽滿而狂放的樱花是許多人去花見的當下印象;然而,俺喜愛看到微風吹來,飄然而落的「樱吹雪」。樱花滿樹,落下而乾脆,留下花客的美好回憶 。
這般風景,俺的哲學理解在於,“曾經有過即已自足”。權力,正是如此,必須審時度勢,自己決定進退和取捨。也就是,較好的選擇是, 功成身退,其次,若時不予我,則急流勇退;再來,是較差的留戀不退。最低下的遭遇是不得不退。
審時度勢的基礎在於“客觀形勢的發展不以主觀意志而轉移”。樱花季節正逢“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總統大選的起跑;各路競逐者在主觀上,展現捨我其誰的意志。於是,有的人強調意志的勝利;不過,也有的人認為鹿向己奔來,不捉可惜。
客觀的波浪現象總有起落,逐鹿者大多捉到烏龜。尤其,大位只有一座;唯天時、地利、人和俱在,才有利於得鹿。究竟,如何逐鹿而不失鹿?先去花見,以俺的四種境界回味,即可得到自足,有没有鹿?已經不重要矣!

詩人之國筆記 - 《「另類接待」》

圖片
說要去,敲鑼打鼓!/ 
奇怪,對方沒有‘’千呼萬唤‘’?/ 
也没聽到,“歡迎光臨!”/ 
糟糕!出外靠「朋友」,怎麼「行」?/ 
總不能, ‘’千山萬水走著瞧‘’!/ 
那些‘’朋友‘’,怎麼啦?/ 
手頭緊?還是……?另結‘’新歡‘’?/ 
唉……!唉……!都說要‘’去‘’矣!/ 
没有「接待」,到時,只能在機場「席地而坐」/ 
「手機」,恐怕没電!要帶「鴿子」去放?/ 
‘’Mother‘’! 啥麼‘’鳥朋友‘’?/ 
没有「接待」,也不加上“恕不”,實在‘’不夠意思‘’!/ 
很奇怪!還“發聲明”,啥麼?……又啥麼嗎?/ 
還列出「九大罪狀」,這……算是,「另類接待」?/ 
怎麼辦?被‘’先下手為強‘’矣!還去得成‘’吃豆花‘’?/ 
- 《「君子之交在於義」;視人為「工具」的無情者,「無義」!必然淪為「被拒絕往來户」》-

園藝生活筆記 - 《「大地甦醒」》

圖片
三月六日,節氣「驚蟄」;前--晚夜歸,走在路上,俺感覺春寒細雨綿綿,空氣中聞到春天的「生意」;即將「變天」;「關節」和「呼吸道」的感應已經在預報。 

人,也是天地生物之一,無法超越「自然律」;「驚蟄」就是很有意境的‘’隱喻‘’,喚醒冬眠中的有機「生物」和「組件」。那是「天時」,好像「鬧鐘」的「喚醒」。 一夜過後,大地被春雨滋潤;清晨巡視雜樹林,「白頭翁」已在為求偶啼唱。東看西看,啊!太好矣!幾天前播下的「黄波斯」種籽,早苗已經「出土」矣!

「立春」時,被嫁接到「福爾摩沙白雪樱樹」的「加拿大樱桃果樹」的三枝「穗木」,也已經長出新綠的潤葉;再也没有此項實驗的初步成果更讓俺喜悦。「良率」百分之一百。 

再轉身,看到久經休眠不醒,而被俺以「剪定鋏」剝皮高壓的「波姬紅無花果樹」,意然不甘落後,也冒出葉芽,看來活矣!‘’置之死地而後生‘’,不磨不成器,有理!

當然,一年多前就嫁接成功的「晚生種秋可得酪梨」和「大實桑樹」不是來花噴出,就是結果豐碩;甚至「黄金茂谷柑」嫁接到「馬蜂橙樹」的「穗木」也有新葉突破「糯米薄包膜」,好像破繭而出的蛹,迎向初春的寒風細雨。 一切的新綠鮮意,讓俺賞心悦目,養眼極矣!「諸法啟動」,都歸於那一聲、那一刻的喚醒,「驚蟄」;「天時」促生機矣。

園藝生活筆記 - 《「枝垂與合掌」》

圖片
三月初,春的綠意愈來愈濃。

巡視桑樹的果實;今年豐收可期。前年的秋天,俺為一株多年來只開「雄花」而不結果的「桑樹」靠接「觀察十九號」品種的「大實桑樹」成功。

今年,終於看到桑樹的結果豐滿;「立春」以來的多日好天氣,加速桑樹「春實」的成長。

俺對於果樹「嫁接」的技術愈來愈熟能生巧,高接、切接、芽接、劈接、腹接、靠接都因樹種而施作,提高了果樹的「結實率」。當然,改良土壤肥力和在冬天修剪果樹更是必要。 

看著桑樹的「春實」日漸長大,重量增加,使「結果枝」下垂。此情此景,俺想起一句自勉的銘言;“稻穗愈飽滿愈垂穗‘’;好樣的!隱喻,內涵愈豐富的人,愈合掌謙虛自制。誠是也!

哲學人生筆記 - 《「大屠殺與團結」》

圖片
「以色列」,這個國家團結嗎?是因為‘’先人‘’有過「大屠殺」的受難而復國和人民團結嗎?

這種“因此團結”的說法,被「台北市的柯市長」作為「失言」:“……到「以色列」,他們官方都會安排去看那個「大屠殺紀念館」,因為對「猶太人」國際上最大的宣傳,還是這個「希特勒」時代屠殺六百萬人這件事情”的更正。

以「誤解」來‘’更正‘’先前的「失言」,更是「誤導」!自稱是「猶太人國家」的「以色列」,境內還有阿拉伯人、黑人,以及基督徒、穆斯林,來自不同語言地區的「猶太裔」,文化和世界觀也有差異。與其說「團結」,不如說「認同」,而「多元」是現象。

「團結」是一種專制主義的提倡;誰來團結?誰被誰「團結」?意思就是,精神與思想的一致,不能有異樣或例外,否則,就是「不團結」,也是政治的不正確。獨裁者最強調「團結」以支配「被團結者」。

以色列和台灣一樣,都是多黨共存的民主國家,價值信仰多元,即使同屬一個政黨,也有不同的「派系」;何況不同的政黨。關鍵在於,同一個國家的各種不同信仰和勢力都願意遵守一套遊戲規則,就是法律和道德底線。
多元而喧嘩是民主國家的熱鬧和常態;有威權心態者,對民主的本質反感,而常想要將「異議者」“抓起來!”,常用的口號就是以「團結」對付「不團結」而實施獨裁專制。

「以色列」國家的特色之一,在於「猶太民族」所信守的「猶太宗教」,幾千年來,因謹守宗教的啟示和教義而存在至今。民族與宗教,在久遠的歷史上,多次歷經「反猶運動」的迫害而遷徙,也啟蒙「錫安主義」,也就是「猶太復國主義」。

近代「納粹德國」犯下的「反人類罪」是迫害者;「猶太人」的出身血統,以及其他少數民族不能見容於「納粹黨國」而被以「大屠殺」作為「最終解決」。歷史該譴責的原兇,是極權專制的體制、崇拜和賦給暴力者權力的土壤,包括無知而貪婪的人民。

「以色列」的“小而強”,來自‘’不忘本‘’的「復國而建國」和「求生存」的意志;其國內的不同觀點、立場的現象,也是東西南北風。失言在先,後又想當然地,說以色列人「團結」,是「台北市長」的「鸚鵡話」。
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石榴與民族》

2017年3月1日
告別春雨二月,期待於陽光三月;大地生機即將展開,春天的氣息也將明顦許多。石榴,是我偏愛的果樹,除了花色鮮艷,結成果實,石榴果更是堅硬渾圓。至少,在春寒料峭中,我已發現石榴樹搶先冒出嫰葉。

一直有些困惑,石榴在人類久遠的「果樹植…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