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精選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 《「惡犬衝出,翻牆管事」》

圖片
經驗上,常見有惡犬竄出家門,見路人就咬,或狂吠作勢攻擊路人;俺就曾經遭逢「狗刼」。惡犬就怕當面棒遏和迎頭痛擊,附贈「香肉鍋」的祝福。 

回想當年的「狗刼」;幸好,少年歲月,俺曾追隨「義和團」的「末將」之後人,從中國隨軍來台灣的「山東武師」,學得矯健的「南拳北腿」,好幾種拳腿功夫:「鶴形拳」、「螳螂拳」、「鷢爪功」和「齊眉棍法」、「剌槍術」,以及「點穴法」。

師父身有教,弟子勤練步法和手形,健身又防身。在金門服「預官役」時,俺曾被「指揮官」指派,示範「剌槍術」,反覆多次示範教眾「混兵」,累壞俺矣!

俺覺得奇怪,有槍在手不射擊,「剌槍」有啥鳥用?師父的爺爺就是「剌槍術」了得,却敗給「洋鬼子」的子彈。後來,俺帶兵的心得就是:“兵不能閒,要多操勞,否則閒來喝酒、賭博和打架鬧事”。

當年,武家底子的功夫本能反應,給衝上來的惡犬迎頭一點一踹,俺的「少年腿」才倖免於成為惡犬的「小鮮肉」。

事後,說給師父知道,弟子倖未忝辱師門。師父大喜:“好徒弟,功夫了得!換作俺,那隻狗,肯定會成為俺下高梁酒的香肉”。師徒自得其樂,好像天下無敵的武林高手。 

師父說:“俺的爺爺,就是狗肉吃多了,跑不快,躲不過「洋鬼子」的子彈;才能掩護「老佛爺」帶著「光緒皇上」落跑到俺老家的鄰省「山西」……”。???歷史是醬汁麼?不過,師父交待俺:“徒弟,有空要多練「快跑」,打不過狗,就要快跑!”。

師父有教誨,俺,後來不再有機會謹守「師訓」;「快脚功夫」却用到足球場上;曾經射斷「門柱」。唉!好漢不提當年勇,又没參加「世界杯足球賽」,俱往矣!

許多年,過去矣!俺的武家底子還在,只是棄武從文,不點穴而改點平板電腦的觸控螢幕和鍵盤,發些五四三的鳥文。

俺,觀今思昔而有所感,乃一則新聞,「輔仁大學」為了「生意來源」,中國來台灣的學生不被中國方面删減,竟然自甘放棄大學的珍貴價值:「思想自由」,包括言論、學術、研究、講學……各種文明價值的基礎:「自由」,屈從於接受「中國國台辦」的來函威脅:“教師勿在課堂上灌輸、宣揚個人意識型態”。

僅以‘’該句‘’自以為「上國」的「聖旨」,就可看出中國沒希望了!「智障牆國」而已!

「意識型態」的本義,就是「言說理想」,源於古希臘的思想多元的語境典故。在俺的武家師父的山東,是「孔孟故國」,孔子在春遊時,還問弟子:“盍各言爾志?”,就是‘’何不說說你們每個人的理想?‘’。

有弟子之一,「子路」說:…

法哲學筆記 - 《「國家利益」》

圖片
「現實主義」的政策論述,核心在於「利益」;此又可分為「絕對利益」和「相對利益」。前者,常見於「國家利益」,不可被國內的「局部利益」僭越;後者,常見於「貿易利益」,互相比較利益的大小和找出互相合作或交换利益的方向,達成交易。

通常,「國家利益」被喊得震天響,例如,米國總統「川普君」揭示的國家戰略:“讓米國再偉大!”;於是,據此「絕對利益」的方向而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實際上,利益,必須歷經談判程序,援引「比較利益」的大小,希望達成互有最大所得和最小損失的貿易協議。

春節過後,「中華航空」的「機師罷工」和隨後的勞資雙方的談判,也是相似的情境,彼此先宣示各自的「絕對利益」,看似不可妥協;現實上,必須進入談判程序,找到各自一方最大的「比較利益」,互相妥協,達成共存的協議。
另有一例,就是「米國在台協會」(AIT)的「前任理事主席」Richard Bush,卸任多年仍不甘寂寞,發表「公開信」反對台灣的人民團體「喜樂島聯盟」推動的「台灣獨立公投」;所援引的理由竟然是,此事涉及米國的「國家利益」,事先未徵求米國的同意。

儼然地,此君,以前任米國的「台灣總督」心態自居,視台灣為米國的「殖民地」。誤謬者,在於,米國對於「台灣」的法律立場,僅限於其「國內法」位格的「台灣關係法」,只拘束「米國總統」的政府;米國對台灣無統治上的管轄權;其他的互動空間在於台灣政府和人民對米國國會立法通過的「台灣關係法」的認知、理解和尊重與否而已。
正如同,中國也經常陳腔濫調地反對台灣不順從其「國家統一」的意志。但是,那些主張美國、中國的「國家利益」,甚至是「絕對利益」,對台灣人那又如何?台灣人作為自己生存的土地上的主人,可與任何外國,包括米國、中國皆和平共存,却絕無服從任何外國「國家利益」的義務;所依據者,台灣人不是其他國家的國民,既未享有各外國的國民權利,豈有義務服從各個外國的國家意志。 
Richard Bush對台灣侈言米國的「國家利益」,是妄自尊大;台灣人見識外人無知矣!爾後不宜自卑而視米國、中國為「上國」;外人的見識不過如此這般水準!
此一論述,說明,台灣有不少人持有外國護照、居民證,正是混淆國家認同和傷害台灣國家利益的主要原因。台灣的國會有必要修「國籍法」,廢除對「雙重國籍」的承認;否則,對於歷經多年難辛,最後歸化台灣,成為「正港台灣人」的「烏克欗」出身的「名模」李瑞莎小姐,何其折磨和不公平。 

同…

詩人之國筆記 - 《「中風開刀」》

圖片
起風矣!/ 
天外,飛來刀子/ 
某人中刀!/ 
唉喲!唉喲!……好嚇人耶!/ 
那個瘋子?亂甩刀?/ 
順風飛刀,啥麼「鳥意思」嘛?/ 
別問矣!你們是懂的!/ 
中了「大位風邪」,不服「驅風散」/ 
就只能‘’開刀‘’,然後,「復建癒後」多年/ 
只剩瘋子們,抓狂,選總統/ 
走火入魔,勝之不武!/ 
- 《防彈不必,不可不防「流言小刀」》-

詩人之國筆記 - 《「有你媽在」》

圖片
没問題的!/ 
有問題?問你媽!/ 
智商?來自你媽!/ 
大小事,你媽作主!/ 
老子,當觀眾!/ 
看你媽,疼你、護你、誤你、害你!/ 
還好!有你媽在!「奶水」不斷/ 
老子,胸無大志,擠不出「點滴」/ 
你,愈看愈不像老子?/ 
當真,俺是你老子?/ 
没問題的!媽說:……!/ 
還好!啥?還好?太好了!/ 
老天保佑!你媽萬歲!萬萬歲!/ 
只是,你媽太厲害了!/ 
「外人」, 勿近!/ 
-《媽的「?」;男人的鬱卒!》- 
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全家一樣笨!?》

2012年7月1日

炎熱的夏天午後,腦袋熱昏了!我獨自坐在冰品店享用冰淇淋;同時翻閱手邊的雜誌。突然,有一位小男孩興沖沖地拿著一大盤各式冰淇淋和飲料,站到和我同一桌的對面;靦腆地先看著我,欲言又止。我抬頭環顧冰品店內,生意不錯;在我進來後不到半個鐘頭,幾乎滿座了;只剩下我這一桌還有三個空位。我瞭解了!善意地表示:"弟弟,請一同坐吧!"。小男孩向著收銀櫃檯附近的一位三十餘歲的熟女招呼;指著我這一桌的空位,喊著:"這裡啦!"。
不多久,那一位穿著打扮入時,左肩掛著名牌包的女人坐到同一桌了;我點頭致意;卻換來像冰品一樣冰冷的表情。這個社會似乎有些缺乏古樸禮儀了。小孩既不稱呼大人,就自顧自己吃冰了;大人似乎晚娘面孔;也許礙於不得已必須和我這位陌生人同桌,有些不自在吧!但是,在公共空間裡,我先來到結帳消費,也沒礙著誰?相遇而主動善意願坐同一桌,只能算同在之緣吧!

約五分鐘後,一位看來約六十餘歲的老男人拿著發票,和一杯冰品也坐到同桌的最後一個位子上。我才想著,這位老先生,是誰?他們認識嗎?他大概很訝異,竟然有我這一位陌生男人也在場,又坐在那個女人對面;而他只能坐在小男孩的對面和我的旁邊。他表現有些狐疑和不自在;真是陌生而不友善的地球!幾分鐘後,女人突然開口了,口氣不好地,嗆那個後來的男人:"動作慢吞吞,結帳那麼久,都沒位子了。"。

聽來,很不善意地,似乎必須與我同桌,是很不幸的事;一肚子脾氣只好向著後來到的老男人噴。怎麼啦!此刻,這一桌座落在不友善的地球的火山口上?怪不得,大家都要吃冰來消火;原來,他們是認識的,莫非是一家人?看樣子,老夫、少妻、幼子的組合;人間悲劇的一種典型!或者,祖孫三代同堂嗎?好天倫而不快樂的一家人!社會行走的敏感度,我判…

詩人之國筆記 - 《「此道可通」》

圖片
歹戲拖棚,有‘’玩‘’,没完??/ 
「罷工」!關俺,啥鳥事?/ 
俺,自給自足!/ 
「超時」太累!何不「退休」?/ 
加派「人手」?/ 
不如改用「無人機」!/ 
‘’搞飛機‘’?俺没有「扳手」/ 
找「空姐」?/ 
Coffee?Tea?Juice? 附贈「白眼」/ 
算俺“搭錯機”,找到「公主」/ 
又不會說「空中英語」/ 
罷矣!那麼,‘’Water‘’, PLS !/ 
「客倌」?你煩不煩?「阿扁」,不在本機上/ 
“相逢自是有緣!”,誰說有這款「鳥事」?/ 
‘’欠債‘’,就怕逢「債主」!/ 
「以客為尊!」;「罷工」給你看!/ 
再說,你,又不是「恩客」!/ 
煩不煩?你,沒事搭「本機」!/ 
「系統當機」!/ 
「本機」,Reset !/ 
罷矣!出門靠走路!/ 
俺,想見 あなた(anata),‘’這個‘’,靠得住!/ 
待命中,……!「飛鴿傳情」!/ 
- 《牛郎織女,相見不如懷念;「放鴿子」,可行!》-

園藝生活筆記 - 《「蘆薈」》

圖片
幾年前,在嫁接果樹時,難免失手,被鋒利的「切接刀」劃過手指或手背。一時找不到「小護士」,俺就‘’順刀‘’切下附近的一小段「蘆薈」,剝去外皮後,把看似蒟蒻的膠狀物抹在傷口上,既有消炎又有加速復元的效果。
隨著操刀嫁接的要領熟能生巧,蘆薈就如園中的「小護士」,待命準備中而已,不再被割肉上場。時日已久,蘆薈長大又開出花苞;就像樹身不容易親近的「刺蝟」。花苞也是「怪物」,有些像暴龍「酷吉拉」,包覆堅硬。

「立春」起的春節長假中,俺完成多項農忙:剪枝、整枝、翻土、施肥,和對「芸香科」果樹,檸檬、茂谷柑、佛利檬柑、瓦倫西亞橙,以及「鼠李科」的多株紅棗樹的嫁接。
現代園藝技術所需的材料愈來愈便捷和環保,嫁接所需的綁帶,俺採用日本研發出來,有機的「糯米膠膜帶」,一根「食指」長的「糯米膠膜帶」可以拉出展延八倍長,‘’結紮‘’手指粗的「接穗」部位,足足有餘;日後可以自然化作嫁接部位的樹皮。俺想到,取之於自然的素材,回歸於自然,就是「永續生態」。
曾在日本的「北陸」旅行途中,俺遊訪佛寺或古老的「武家部屋」,達人的能工巧思,不用一根釘子而能牢固地接合部位,借力使力,產生「應力支撑」,庶幾高招也!

如此相似的概念應用衍生,俺對於「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認知和應用,對於本年嫁接果樹的「存活率」也更有信心矣!想到此,對於蘆薈的多方利用,俺就在收工前,割取幾片葉肉,剝皮後刮出膠狀蒟蒻,蒐集入袋或裝罐,準備用於對抗夏日炎陽下的曬傷。

剩物利用,殘皮的膠液往自己的臉部和手部抹去,‘’純天然‘’的感覺真是舒暢!三分鐘之後,皮膚感覺光滑細嫰;應證了:“純天然的,尚厚!”。

詩人之國筆記 -《「師道」》

圖片
「大師」,玩那行?/ 

「搞飛機」;「機師」!/ 
「貴方」,何「仕事達人」?/ 
「馬殺雞」;「雞師」!/ 
“啊……啊……啊!”/ 
“啊……”,「阿雞師」?「阿機師」?/ 
幸會!幸會!/ 
真有你的!/ 
「雞師」:“貴方「罷工」,是為了「工時超度」?” 
「機師」:“「貴方」沒這個「鳥問題」?” 
「雞師」:“俺們,一節算「半小時」;客人舒服,「欲罷不能」!” 
「機師」:“「貴方」耐操!真「超人」也!” 
「雞師」:“俺同情「貴方」的「飛機」,常被「亂操」!” 
「機師」:“「大師」慈悲!” 
「雞師」:“Where😈?Where😂?” 
「機師」:“長途飛行,同事大多有「痔瘡」,難言之隐,苦不堪言!” 
「雞師」:“這……這,Government的問題!” 
「機師」:“Pardon……?Excuse me? 啥……門?防爆破?” 
「雞師」:“長遠的「治瘡之道」,Government正發展「無人機」取代「貴方」!” 
「機師」:“……?蛤?蝦米?” 
「雞師」:“相逢自是有緣,以客為尊!俺免費為「貴方」殺一節解勞!既然「在罷工中」,「貴方」躺著喘就好!” 
「機師」:“Where😡?Where(^_^;)😢?” 
「雞師」:“「八爪椅」或「氣墊床」,Where 😈you like!” 
-《「術業有專攻」》-

詩人之國筆記 - 《「借杯」》

圖片
千呼萬唤,不出來!/ 
失望矣! 
只能笑!真想‘’摔杯‘’…/ 
「笑杯」!笑……愈笑愈笨!/ 
「聖杯」?在那裡?/ 
「除夕夜」,「王爺們」相約‘’哈酒‘’,借杯!/ 
酒逢知己,笑!浮世蒼生,無人問/ 
乾啦!再來一杯!/ 
新年,那來的「國運」?/ 
「籖詩」不出,「聖杯」忘在醉裡/ 
來不及歸還,而已!/ 
-《俺,知天機!》-

園藝生活筆記 - 《「搶先的春意」》

圖片
「除夕」,逢節氣「立春」,似乎,大地即將從寒冷蕭瑟的「冷感」中解放。其實,「春寒料峭」更會讓人的體感,冷到‘’皮皮挫‘’。預期真正的「春暖」,應該自三月二十一日的「春分」節氣;「北半球」的「花季」,以‘’此日‘’為參考基準日。

不過,植物也有自身內在的‘’喚醒時鐘‘’,類似動物的「生理時鐘」,根據的基準是「氣温」的趨勢,自從「大寒」節氣之後,大地的「氣温」自谷底反轉回升,太陽逐漸偏北。雖然,北風仍然三不五時地來示威,但是,太陽才是「天王」。
俺的‘’園藝春節‘’是以「樱樹開花」為參考基準的;往年自家的樱樹開花始於三月十日前後三天。那時候,大地的「氣溫」在攝氏十八度上下三度;樱花漸開,至三月底全開,比「樱花國度」日本的「花見」早一個月。

在「春節」的長假期間,俺安排園藝農忙,利用「落葉果」的「休眠」期翻土、修剪、施肥。在親近植物的觀察中,發現植物也有「搶頭香」的焦慮,表現在不畏風寒,陸續出現春芽、新葉、花苞,甚至果實。尤其,早生的「八重樱」已經「搶頭香」矣!
天地,惦惦地依循「自然律」,那是「存量現象」;動物發春,植物發情,爭先恐後,不甘落後,那是「流量現象」;浮世的表象終會回歸,服從「本質」。
德國那位‘’怪老子‘’哲學家「叔本華」,早就「搶頭香」發佈高見:“生命的本質以完成繁殖任務後死亡為目的”!
這位「怪老子」,自幼年懂得「人事」起,就對自己的「老娘」‘’搶先‘’揮霍「老爹」的財富有偏見和成見。後來,自己未婚;然而,是否有「情婦」和春情播種的‘’非婚生子女‘’?無可知悉!也許,老人家更有深藏不露的智慧。

詩人之國筆記 - 《「加減」》

圖片
拋、出、減、去/
真夠本!以前,收太多矣!/
不到新年,不知除舊/
丢!這個不用,那個不要!/
以前,能要就要!積存不少!/
減了又減,還有不少!/
真希望,沒有過去!/
貪多!食古不化!/
以前,享受收藏/
現在,享受拋棄/
文士,不丢書/
武士,不離劍/
- 《「該放下,還是放不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