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1的文章

美學史話筆記 -《哥薩克人的祖國認同與命運》

圖片
這是一幅由俄羅斯偉大的現實主義畫家伊​里亞‧葉菲莫維奇‧列賓(ИльЯ ЕфИМОВИЧ РеПИН , 1844 ~ 1930年)在1891年所作的世界名畫《查波羅什人給土耳其蘇丹回信》。

它引起了我的注意,是在多年以前,我閱讀前蘇聯作家米哈伊爾‧亞歷山大羅維奇‧蕭洛霍夫《Михаи́л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Шо́лохов;生於1905年 ~ 卒於1984年;196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名著《靜靜的頓河》(Тихий Дон)時;對於書中的人物哥薩克青年葛利高里(Gregor Melekhov)和阿克西尼亞(Aksinia),以及他們的族群在帝俄時期徬徨於祖國認同和族群命運的選擇,而讓我對於哥薩克人有了同情與理解。

哥薩克人(Каза́ки́)不被承認是俄羅斯廣闊領土上多元民族的一個民族,而是被標誌為具有特殊文化傳統的自治族群組織。他們的祖先是源於十三世紀時逃避蒙古人西征的斯拉夫難民族群;後來,在帝俄時期,又加入了城市貧民和不願當奴隸的農人。

這些不同原因的落難族群逐漸匯流;大多數人定居在俄羅斯南部和東歐烏克蘭的平原大地上;而這裡是屬於頓河(Дон)、第聶伯河(Днепр)和伏爾佳河(Волга)的流域。

在歷史上,他們被稱為哥薩克人(Каза́ки́);在帝俄時代,沙皇祭出大斯拉夫民族主義收買了哥薩克人的上層領導人,鼓勵哥薩克人為帝俄領土的擴張而奮鬥。從此,在俄羅斯的歷史上,哥薩克人淪為驍勇善戰的帝國傭兵;哥薩克人也以堅守驍勇善戰的族群傳統為榮。

哥薩克人在帝俄的對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君主蘇丹的眼中,是值得爭取策反的族群;哥薩克人(Каза́ки́)在土耳其的突厥語意中,就是《自由人》的意思。如果他們起義歸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將有助於削弱帝俄的擴張勢力。

因此,伊​里亞‧葉菲莫維奇‧列賓(ИльЯ ЕфИМОВИЧ РеПИН , 1844—1930年)的這一幅晝,可能是以斯拉夫民族主義的觀點表彰或反諷哥薩克人?

他在畫作中描繪出,住在烏克蘭查波羅什雪契的武裝哥薩克人自治組織,被他們的領袖慫恿,而慷慨激昂地聚在寫信者週圍,生動地表達仍然願意忠於祖國俄羅斯的意志,回信拒絕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君主蘇丹的歸附利誘。

作為落難流亡的族群,哥薩克人雖然被稱為《自由人》,在歷史上重大抉擇的關頭,可悲的是,被自己的族群領導人出賣而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以致哥薩克人只能在…

美學史話筆記 -《既生我!為何又怨憎我?》

圖片
這一幅名畫中的女主角,宛如清純未出世的美女;她是締造英國成為《日不落國》豐功偉業的英明君主,大英帝國的《維多利亞》女王(1819年5月24日 ~ 1901年1月22日)。 其實,《維多利亞》女王的身材嬌小略胖;但是,宮廷畫家在型塑18歲即位的《維多利亞》女王君臨天下的威儀之外,更刻意畫出《維多利亞》女王獲取天下男人信任所需的聖潔無害感。我的認知,女人天生所具備的母性,應該可以包容天下的有情眾生;然而,事實上,女人的夢幻世界僅到初為人母為止。女人所面對的競爭將來自丈夫和子女,更多的將是來自兒子所戀的媳婦。

我注意到這一幅英國的宮廷名晝,最初,是因為《維多利亞》(Victoria)是一個源自於拉丁文女性的《勝利者》(vincere “siegen”)字義的名字;以及在古羅馬《維多利亞》被標誌為具有飛行趐膀的勝利女神(Der Name der altrömischen geflügelten Siegesgöttin Victorin)。然而,這一幅名畫的女主角,卻讓我除了讚賞她的聖潔清純之外;更好奇的是女王的個性。作為女王,她真的會是一個好勝者,或是掌控者嗎?。沒有錯!從歷史的現實情況而言,《維多利亞》女王確實是一位堪稱功業彪炳的女王,她的在位時期(1837年6月20日 ~ 1901年1月22日)被標誌為英國的《維多利亞時代》,迄今仍然被懷舊思古的英國人所稱頌。但是,每一個偉人,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痛苦;法蘭西的民族英雄拿破崙也說,“在僕人眼中,世間不存在偉人”。

我曾經以男人的觀點,欣賞《維多利亞》女王,處理她和夫婿亞伯特王子《Der Prinz Albert von Sachsen-Koburg》的夫妻關係時的謙恭和自制。一個傳頌於宮廷僕役中的佳話故事,就是在婚姻之初,女王最初是以“開門!我是大英帝國女王!”之尊的身份,想要進入夫婿的書房而被拒於門外。於是,她再次敲門時,改以謙恭溫柔的語氣告知書房內的丈夫,“我是你的妻子,維多利亞!可以進去嗎?”;一陣子的靜寞後,丈夫亞伯特王子開啟了房門。自此以後,女王夫妻所居住的溫莎古堡的花園,無論晨昏,僕役們常可見到這一對恩愛的女王夫妻走在一塊,或停駐在花草樹木前,似乎有永遠說不完的情話。

女王夫妻是歐洲王室政治聯姻文化下的造作之合,也是近親聯姻。亞伯特王子來自德國的薩克森公國;他和女王,事實上是表兄妹,甚至是由同一位產婆接生,…

哲學人生筆記 -《世界為我而存在!?-為Nous with Ray註解-》

圖片
如何認知世界的真實性?當人的意識存在時,這個世界是存在的!當人的意識不存在時,這個世界是被遺留下來?還是也消失了?

這個疑問,其實是一個難解的命題。這個疑問是個人中心主義下的主觀陳述,無關對錯;只是一種源於意識作用的自我感覺而發生的認知。

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說:“我只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另一位哲學家柏拉圖說:“世界對於你,就是你看到的那樣子;世界對於我,就是我看到的那樣子!”。

若將二人的陳述作對比:前者表述自我的無知;而後者表述自我的偏知。他們分別是“謙虛”和“傲慢”嗎?其實,價值面的標誌無助於解釋世界的真實性,反而讓我理解到哲學的批判工具性功能。

馬克思認為:“哲學家都是在解釋這個世界的各種現象;問題是,如何改變這個世界?”。以上各種陳述都有一個前提,就是在認知這個世界是存在的基礎上,這些陳述才有意義。

大乘佛學心經開示眾生:“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增不減,不淨不垢”。《金剛經》也開示:“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事實上,佛教的覺悟也是在相信輪迴的基礎上,承認這個世界的存在,只是期待跳脫輪迴進入涅槃。

人的意識是一種複雜的作用機構,人經由感官的認知,而察覺自我的存在。哲學家笛卡爾說:“我思故我在”;因此,認知是思想的一部分,也是思想的前提。

由個人到社會,諸多現象的呈現和糾葛,形成“自我的世界”和“自我以外的世界”。世界的真實性在此時是存在的;然而卻是不穩定的存在。因此,世界是流動的,也是虛浮的。

回到命題的起點,我必須承認,世界是否存在?只是人的意識的作用。至於世界是什麼?那是本質的問題。西方存在主義哲學的論述:“存在先於本質”;唯有先認知世界的存在,後才有本質的問題。

因此,“自我以外的世界”被稱為“客觀的世界”,個人只能予以解釋,無法如馬克思所期望的予以改變;也就是說:“客觀世界的變化,不因個人意志而改變”;但是集眾人之意志是可能的。只是被改變後的世界,恐怕已非個人主觀意識的世界。

歷史的發展證明,烏托邦的世界只存在個人的意識之中;甚至是如夢幻泡影那般不真實!大乘佛學金剛經也開示:“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應該就是此意。

我應該是意識決定論者;有時候,處在大自然的山河美景之中,心中仍不免浮現世界存在的真實性此一疑問;進而會浮現“我是誰?”的疑問。

我不喜歡人群聚集的社會,因為它是虛幻浮動的。我嚮往真實,我期許自己能勇敢地、認真地面對事實真相。我知道,這一個期望有如“…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