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史話筆記 -《戀的隱喻 - 黃鼠狼、情婦、銀貂》

         
許多兒童,可能聽過偽善的大人所編的童話故事,是在想像中的世界存在一種對比,世間有美女與野獸(la Belle et la Bête)的危險組合;然後,英勇的年輕男生出現,前來搭救嬌柔的美女,擄獲芳心,得到以身相許,從此過著鴛鴦蝴蝶的日子。

然而,這一幅世界名畫所呈現的意象是:男人寵愛情婦;女人包養寵物;這是世間權力結構格局下的一種現實支配現象。男人或女人都在自我的世界中,存在著戀的不可思議的情結;它是戀的寄託和投射。

歐洲文藝復興時代的偉大畫家李奧納多‧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1452年4月15日 ~ †1519年5月2日)善用隱喻的畫面,以呈現畫中人物的潛意識和精神現象。他在西元1485年 ~ 1490年這幾年之中,為他的贊助者意大利米蘭公爵(Der Herzog von Mailand)盧多維科‧索佛札(Ludovico Maria Sforza;*1452年7月27日 ~ †1508年5月27日)的多位情婦(les maîtresses)之一的塞希里亞‧葛蘭妮(Cecilia Gallerani *1473 ~ +1536),所作的這一幅名畫《貴婦和銀貂》(Dame mit dem Hermelin);當時的葛蘭妮作為權貴的情婦(Die Mätresse ),應該是屬於初為女人的青色歲月。

貴婦的聯想詞之一是貂皮大衣,目的應該是炫耀稀有性,以顯示尊貴和受寵。這一幅名畫中的貴婦,她的眼神望向左方若有所思,而她那纖細的右手,以手背向前,指尖輕搭著懷中的寵物,似乎是隱喻撩撥愛撫的停格狀態,呈現安撫戀物和投射戀子的性慾暗示。畫家達文西為葛蘭妮搭配了一隻形象怪異的動物作為寵物,可能是想要藉著她的手的擺放位置和放眼的方向,流露出作為情婦的閒與盼。這兩種精神現象都源於權力關係中被支配的無奈和空虛。

長久以來,情婦懷中所抱的動物,因為不是嬰兒而無法顯現女人的母性之美;因為是寵物,而被導向是黃鼠狼(Das Mauswiesel)的誤解。直到二十世紀這隻寵物才被辨識出為銀貂(Das Hermelin)。

銀貂的希臘文發音是葛蘭(galée),近似葛蘭妮(Gallerani)作為權貴公爵寵愛的情慾伴侶(Die Geliebte eines Fürsten)的匿稱。畫家達文西作畫時應該也知道,米蘭公爵盧多維科‧索佛札曾經獲頒銀貂徽章(Der Hermelinorden),而被他的友人私下稱為Ermellino,意大利文的意思是銀貂。

在達文西作畫的同一時期,葛蘭妮已經為米蘭公爵懷了身孕;不久之後,將為她的男人生下兒子。因此情婦在兒子出生前,懷抱銀貂入畫也就有向外宣告銀貂徽章將要有繼承人,隱喻母將以子為貴。

這一幅有關情婦和寵物的世界名畫,在西元1880年以後被位於波蘭南部卡拉高(Krakau)的查拉托瑞斯基博物館(Das Czartoryski-Museum)收藏。但是到了西元1939年9月1日納粹德國入侵佔領波蘭後,希特勒指派他最寵信的納粹黨的最高法學家漢斯‧米歇勒‧法蘭克(Hans Michael Frank; *1900年5月23日 ~ †1946年10月16日),作為第三帝國的波蘭佔領區總督。

法蘭克對波蘭採取高壓殘暴的統治,屠殺波蘭佔領區的猶太人和反抗的波蘭人,而被稱為波蘭屠夫(Der Schlächter von Polen)。這一幅名畫也被納粹佔領當局當作戰利品沒收,並且被作為壁畫掛在位於波蘭瓦維爾城堡(Wawel-Schloss)的總督官邸以示炫耀。歐戰末期,納粹德國敗退時,法蘭克不忘帶回德國。戰後的紐倫堡戰犯審判,法蘭克被判處死刑,而名畫也被物歸原主。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