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1的文章

導遊故事筆記 -《到台灣,行為就像台灣人!》

圖片
作為導遊,我曾經向來自汽車工業強國,強調《秩序感》和《系統整合》的德語系國家的來賓,解釋他們的疑問:"即使台灣的道路上,有許多進口汽車在奔馳:也發展了便捷的大眾運輸系統和高鐵;為何卻依然有許多機車在路上,或大街小巷中疾駛;而且還任意停放,阻礙弱勢行人的用路權"。


真是很有感覺的異國文化初次體驗!我不能困窘,也不會困窘。 因為《知台灣者,莫若台灣人》;我以在地人的觀點告訴外賓,台灣人社會的移民性格,形塑了台灣社會的務實、便捷和功用的國民性格。人是環境的產物!這就是文化和土地的聯結。


正如同我們的宗教觀,也具有強烈的移民社會的國民性格。凡是能庇佑眾生平安吉祥,和大吉大利的諸神明們,必然有信眾香火鼎盛,《山不高,有仙則靈》。聖山名寺所在,朝山香客不辭辛勞,絡驛於途。宗教是社會的現象!這就是宗教和土地的聯結。


因此,在台灣的寺、廟、宮所在的眾神住所,諸佛和各方神明被供奉於各殿堂上;社會上多元的宗教和諧共存。所有的務實、便捷活動的外溢社會成本、生態負擔和景觀美學,都是《他者》的詮釋觀。但是,台灣的社會可以理解和包容。這就是可愛的台灣!

我曾經告知德語系國家的來賓,自己曾經在德國求學多年的生活經驗。我作為外國人,也會像德國人一樣地,入境問俗地尊重在地的《秩序感》和文化傳統。我也嚴守不批評的作客之禮。但是,來賓們有時在餐桌上,會有興趣聽取我在他們國家作客時的印象。


我坦誠地表示,強調《秩序感》;並且作為文化核心價值的社會,其實是限制了整個社會,和文化的自由與活力;也限制了務實和創意的空間。因此,以多如牛毛的法令來規範社會和個人,以成就《秩序感》的文化風貌,容易形成《自戀》與《排外》的情結;也不是一個我理想中的《自由社會》。 

我說,台灣雖然在空間景觀上失序,在美的意象上錯置;甚至有些畸型變異。我還是認為,台灣是我生活上、事業上,情感認同上,讓我感到最舒適自在的國家。不是因為我生於此;而是,因為這裡有不同於彼處的自由。這種自由是台灣的獨特價值基礎,只有在台灣長居,才能體會到的幸福。台灣在自由的基礎上,開放性地包容一切原生的,和外來的文化;在歷史時光的沈積中,形成多元並存的務實風貌。台灣,就是她自己;正如同,我就是我,作為我,就是目的。

詩人之國筆記 -《否認》

圖片
急促的話語,高亢的語調/ 否認,又否認/ 那不是事實!/
真相,就是說出口的否認/ 不要否認那個否認/ 否認,是不能說出來的真相!/
高聲疾呼,不要相信真相/ 那不是事實/ 已經有否認!/
事實,就是未說出口的真相/ 否認已經存在的事實/ 堅持否認!/
否認,就是真相!/ 真相就是事實/
憤怒的情緒,誇張的表情/ 真相在否認中/ 事實在虛無中!/
讓否認橫行/ 讓虛無主宰!/ 承認,就是事實真相。/
否認一切否認!/ 面對事實與真相/ 真理,讓人自由!/

-《寫給相信「否認」就是「事實與真相」的「虛無主義者」》 –

園藝生活筆記 -《不要怕!等我為你留影》

圖片
我喜愛生態和風景攝影,其中較困難的項目是野地的鳥類攝影;除了季節、天候、運氣和設備不夠齊全之外,主要還是因為鳥類對人類的恐懼,而易受驚嚇。但是,主動送上門來,和我親近的都市野鳥;我都以友善的態度,為它們營造出接近自然的生態環境。除了提供來訪的鳥類們,易於獵食昆蟲和花果之外;更是儘量不去庭園內驚擾它們的活動。雖然是家庭花園,但是庭園的生態保持愈原始自然愈好。一段時間的人跡罕至之後,偶然的探險之旅,進到庭園內,常有意外的驚喜和收穫。

就在近期的一個晴朗的黃昏,我聽到庭院裡樹林中的烏言鳥語,我知道那是一大群經常來我家庭院探訪的《綠繡眼》(學名:Zosterops japonicus,台語的俗稱"青啼仔";體長約11公分) 。我取出隨身的照相機,想要藉著攝影,和它們這一個鳥類族群對話,留下《綠繡眼》和花草樹木的共生姿態。因為《綠繡眼》小巧靈活,跳動和飛行的速度極快;於是我採用任意地掃瞄式攝影。事後,在眾多照片中,看到這一家《綠繡眼》的親子互動圖像。我很意外地發現,多年來第一次有《綠繡眼》在我家庭園的密林中築巢和撫育下一代幼鳥。

本來,每年的暮春初夏季節,習性強勢的 《白頭翁》 (學名:Pycnonotus sinensis;體長約19公分)延續多年的念舊習性,都飛到我家的庭院,在樹叢中繁衍下一代。現在到了秋冬的季節,《白頭翁》族群可能已經暫時遷居到別處去過冬了。這段空檔的季節就改由《綠繡眼》安心地築巢繁衍後代。顯然地,生命的繁衍任務;只要人類不要自作聰明地去干擾和操作,大自然自己有一套均衡的調節機制在運作,讓生命生生不息。

哲學人生筆記 -《獨白與對話》

圖片
— 在鵝鑾鼻燈塔眺望台灣海峽和巴士海峽和太平洋交匯之水域!
《獨白》與《對話》,一直是我多年來珍惜的智慧價值;它們都是非常正面的心智活動。《獨白》,讓我自得其樂,體會《我思故我在》的存在意義。

許多年以前,我閱讀德國精神醫學出身的哲學家卡爾‧雅思培 (Karl Theodor Jaspers;* 1883年2月23日 ~ † 1969年2月26日) 的著作;他認為獨自一人在自然荒野,山川草木靜默不語,讓人有孤獨之感;人唯有回到人類的社會,才能實踐《存在的意義》。但是,這一個領悟同類對話意義的思想歷程,必須是先有《獨白》的基礎,才能夠出現的。

《對話》,讓我與愛智的朋友們,分享知識和情感的樂趣,實踐《眾樂》的理想。不可否認地,每一個人的人生是有可能面對很多的問題和感觸,甚至是困境。《對話》可以讓參與者,在遭遇思想或感情,或是現實處境的問題時;有能力也有勇氣,去《面對它》、《理解它》、《接受它》和《放下它》。宗教的活動和多元的興趣,都是面對和療癒精神孤寂的途徑。

人真正的焦慮,在於找到《意義》;如同蜘蛛編織它認為生存所需要的蛛網。若有出現破損,蜘蛛會焦慮地,前去努力地去填補破網。一片經由自己的努力而編織完成的網,就是蜘蛛存在的意義。人也是如此,終其一生,在找尋和編織自己所認同的《意義之網》。

找到《幸福》,一直是我生活中渴望的目標;但是,對於《幸福》的定義,卻是非常分歧的。不論是東方陶淵明(約西元365年 ~ 西元427年),詩作中的《桃花源記》,或是西方湯瑪斯‧摩爾爵士(Sir Thomas More,*1478年2月7日 ~ +1535年7月6日),所描敘的《烏托邦》(1516年);都不存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而只存在於我們自己的心裡。生活中,讓我微笑寄託或珍惜思念,找到意義的人事、時間和地物,就是我的《桃花源》和《烏托邦》;我的幸福也在那裡!

現實上,現在的社會隨著經濟的發展,利益的分歧而日益分化。價值偏好的不同,社會的分化有增無減;個人的憂慮和無奈,甚至是孤獨無力感,在社會多元化的情境下也必然發生,也更不容易找到自己在社會中的意義。我們雖然都活在同一個時代,但是,我們所看到的世界,都不會是同一個世界。

古代希臘的哲學家柏拉圖 (Platon,生於西元前 428 / 427 年; 卒於西元前348 / 347 年) 就曾經說過:《世界對於你,就是你看到的樣子;世界對於我,就是…

詩人之國筆記 -《恰似流星》

圖片
靜寂的夜空,/ 
你是你;/ 
我依然是我。 /
我看不見你;/
你不知我在那裡。 /
這是星辰的夜空; /
我們的家。 /

誰關心我們? /
不連續的句子,/ 
破碎的語言, /
無法理解的意義; /
思想的波動; /
卻是現象的整體呈現。 /
這是語言的故鄉;/ 
詩的土地。 /

誰理解我們? /
將夜空關進犖籠,/ 
捕捉所有的星辰;/ 
禁錮所有的話語, /
讓思想成為語言的囚犯! /

可支配的,想誇大的, /
是權力的誘惑; /
抽象的,感受的, /
是意志的滿足。 /

從何處來? /
往那裡去? /
恰似流星。 /

話語的停止,消失; /
剩下的,/ 
是思想的寂靜!/ 
夜空如昔,星辰暗淡。 /
文明消失;恰似流星! /

- 《再不滿意聽到的言論,也不要去禁錮!-寫給權力者。》 -

人生故事筆記 -《我愛台北,登高必自卑!》

圖片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因此《欲登高,必自卑》;古人的智慧之言,是生活經驗的總結。無論是遠方或高處,必有誘人或迷人的神秘感,否則為何要行遠登高?

台北101金融大樓(TAIPEI 101,高度為509.2公尺),曾經是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樓。目前它的高度已被中東的杜拜哈里發塔(Burj Khalifa,高度為828公尺)超越,落居世界第二高。這裡曾經是台灣人民的驕傲,和想要昭告世界的地標建築,呼喚世界,看到台灣有世界之塔。

台北101是外國客人到台北時,經常被導遊參觀的景點。在國外的大都會中,高聳入雲端的摩天大樓非常普遍;只是台北101曾經是第一,現在居次。

因此,作為導遊,我在帶領外國客人參訪台北101時,內心其實有些矛盾和掙扎。我要向來賓介紹大樓建築本身的造型設計特點,和工程技術嗎?還是,帶領外國客人登高望遠?眺望台北盆地周邊的地形地物和都市景觀嗎?

我的內心掙扎的原因,是來自一位德國客人。在一次導遊台北101時,登高環視市景後,這位客人當著其他客人面前,對我說,"台北市的建築景觀很無序的;鐵窗很有特色,很像一座大的集中營,應該很安全"(Eine Stadt,wie eine große KZ,ihre Landschaft sehr chaotisch ist;und die Häuser mit den komischen Eisenfenster, sollte es sicher sein!)。

這是傲慢地嘲諷?還是羨慕地恭維?我當然知道是前者;這位客人不過說出了長久以來,許多人內心的認知。我們的住宅市景,其實只是一個大型的動物園或監獄,居民將自己關在自建的牢籠裡。唯一的差別是,前者防止外逃;而後者防止入侵。隱喻此地空間裡的所有生命,都是沒有安全感的生物。

對於德國客人的感想;我也當然知道,德國人是發明大型集中營;並且以工業工程方式加以管理的始祖。他們理解防止脫逃和防止入侵的系統管理。我只是不解,台灣人民以建成世界上數一數二高的摩天大樓為傲;參訪它的用意,如果不是登高望遠,看見很亂的建築景觀;難道是向外國客人展示炫耀,裡面的名牌精品專賣店的奢侈。

我們的國土景觀普遍地缺乏公共空間的美學;靈異、風水、磁場、電塔和鐵窗,都是空間秩序的必要元素和固定配置。也許這種矛盾的發展現象是台灣的宿命!

我無意認為台北101是資本主義的台北華爾街(Taipei Wall…

哲學人生筆記 -《人畜共生的風景 - 狗與豬的待人之道》

圖片
接近午夜時分,摸黑回家,走到巷角;突然從停在路旁的車輛後面,跑出一隻流浪狗,對我狂吠,暗巷裡回聲響亮,別處的家犬跟進附合,此起彼落,吠聲不停。真是「一犬吠影,百犬吠聲」。莫非我今晚走運,午夜遇煞星。今夕何夕?難道狗族已佔領和統治住家社區?此情此景,喚醒了我的人畜共生記憶。

因為工作的需要,多年來,經常有機會到畜產養殖農場探訪客戶。農場裡有豬舍雞舍,也有貓和狗。我的探訪經驗,讓我對這四類家畜和家禽留下了不同的接觸印象。雖然,「眾生平等」是「大乘佛教」所揭示的崇高價值;也已經成為社會的普遍信念。但是,這四類在農場最常見的動物,卻表現了不同的待人處事風格和態度。其中,我對狗和豬有特別不同的印象和評價。
記憶中,剛到農場門口,迎接我的是狗吠,接著好幾隻不同種的狗奔到車門前,既警戒又迎客。農場主人隨後出現,呼喚一聲,眾狗就不敢妄動,不甘不願地搖著尾巴回到主人身旁。顯然這些狗有被訓練過。有一回,一位同事在拜訪別的農場,打招呼時,抱過一隻母狗後;來到另一家農場後,竟然被當家的一頭大公狗「熱情伺候」,近乎「霸王硬上弓」。其他同行者,這才見識了何謂「狗急跳牆」的樣子。我的這位同事自此之後,被封作「色犬情聖」;不知從何訴說無辜。

以前,我對狗的立場是保持中立和戒心的;因為它們只效忠給予好處的主人,算是忠心。但是,它們缺少普世的平等觀念。記得有一回,我在德國的郵局,見到一個德國人帶著一隻黑亮的德國大狼狗。因為主人不耐煩排隊,而和前一位不停詢問客服的客人發生爭執;我就在三步之外,看見那隻忠狗立即作勢要攻擊主人的對手。最後,還是靠附近巡邏的警察,拔槍對著大狼狗,才遏止了主人的野蠻行徑。從此,我也見識了何謂「狗仗人勢,欺人太甚,在旁嗆聲,搖尾乞憐」的「狗之道」。

當我進到農場的豬舍後,看到眾多不同體型的大豬小豬,捲著豬尾巴,此起彼落低聲地「嗯‧‧」叫不停。偶而,傳來一聲較長的聲音,原來是在後槽的小豬玩興正高,彼此追撞成一堆。想到眾豬們,過些日子之後的命運;它們想開了嗎?為何如此坦然自若,是認命了嗎?當我和客戶靠近眾豬們,聽取主人向我反映食物的營養效果時,眾豬們只是平視前方,既不抬頭看我,也不低頭對著我。似乎它們一點也不感謝我正在關心它們的營養問題呢!

但是,我欣賞它們的平等待人態度,它們不趨炎附勢,也不必巴結主人。似乎它們早已看穿了人類的虛情假意。這種態度是對自己命運的抗議嗎?還是,它們這個族群與生俱…

哲學人生筆記 -《來世之戀? - 誰是我?我是誰?》

圖片
世間眾生的《戀與愛》是一個很重要的必修課題。《戀與愛》,對人生的少年、青年、壯年和老年的不同階段,各有不同的意義和體會;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已走到人生壯年,往前看去;老年在望。也許,我平日熱愛涉獵探索哲學和美學的領域;我也深愛親炙自然的山川植物,感受一切有情眾生的脈動韻律。因此,我對於生命歷程中,所觀察到的和親身體驗的《戀與愛》的《眾生情緣》現象,會有一些自己的美學詮釋和感想。我認為,《執著於緣》是生命中一切苦樂的根源。

人生的困惑和苦惱,不外乎想要超越《諸法實相》和《唯心緣起》的《法相》和《心緣》的辯證。我沒有皈依任何宗教,旅驛道中卻隨緣參訪不同宗教的名山宗寺或教堂聖殿。我認為,生命中有各種不同的緣,親緣、情緣、友緣、財緣、敵緣,. . . 等《眾緣》,也因此而生《諸法》;此生難免,否則無我。因此,我常自我提示,《坦然面對,事實真相》。此生迷失,那是《因緣而戀》;以致《無從圓滿》。期待《來世輪迴》?只是,若執著轉世之念,則《生我之前,誰是我?》;又《生我之後,我是誰?》。

《世世輪迴,法輪常轉,誰在其中?我在那裡?》。是以,大乘《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開示眾生,《諸法空相,不生不滅》;大乘《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也開示眾生,《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因此,我對於世間眾生的《戀與愛》的現象,惕勵自己能以美學的思考和實踐,來詮釋其中的本質和珍惜所開悟的意義。也因此,生活中我感到心安幸福!

我再引藏傳佛教六世達賴喇嘛的另一首道詩;這位有著悲慘身世和命運結局的法王,他藉著道詩開示眾生,理解和放下《執著於緣》的困惑:若能將人生的苦惱心事,化作佳人的絕代容顏;想到自然天象的落日升月,將會感受到美的意境。這也是《放下》和《超越》的意義。我的理解,轉世輪迴就是如此!

-《心頭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絕代容。恰似東山山上月,輕輕走出最高峰。》-
- 羅桑瑞普‧倉央嘉措 –

哲學人生筆記 -《「時間烙印」與「轉世輪迴」》

圖片
"結盡同心締盡緣,此生雖短意纏綿。與卿再世相逢日,玉樹臨風一少年。" - 六世「達賴喇嘛」 羅桑瑞普‧倉央嘉措 – 
每當我看到樹叢中,不同的樹葉,在季節流轉時,有的漸枯葉頑強地殘掛枝頭;也有的已枯葉飄然飛落大地;尚有一些青綠樹葉依然緊附枝條,望向藍天,我都會想到這首充滿生命離情不捨的情詩。
對於被迫捨棄俗世情緣的藏傳佛教六世法王倉央嘉措而言,應該說,這是一首道詩。多情難捨又依依,卻又坦然接受生命的緣起緣滅,又期待來世相會聚合。
記得我小時候,母親曾為我講述一個日本戀與愛的童話故事,「楓と樺の浪花戀」;青楓樹和白樺樹,因緣相鄰而生長在北國的山林;它們的樹枝相近而交錯。春綠秋黃的樹葉,舖陳了季節的顏色。秋天的時候,一對春梅竹馬的年少戀人,來到樹下,撿拾了一對互相堆疊的美麗的黃葉,許下心願。
男生取的是楓葉;女生取的是樺葉。當山的一方秋風吹起,兩人順著風放出手中的黃葉,看著葉片懸空飛舞,然後飄落大地。看哪!可以想像,那是多浪漫童心的一幕情景。兩人追上前去,想再拾起分別許過心願的那一片黃葉,卻發現它們已相距甚遠。兩人的心情有些悵然的失落感。
於是,戀人互相依偎傾訴所許下的心願;原來,他們許的心願都是,期望自己從此永遠和對方在一起。黃葉乘風放手,隨風飄落,是希望上天能見證和安置他們的永世同林;即使黃葉落地,也希望能生生世世相依相伴。然而,上天似乎有意讓他們以後,如果有來世,也有些距離了。如果隨風飄落的黃葉,依然互相靠近;表示他們的來世仍會聚合,成為戀人伴侶。
在秋天的落葉季節,我不禁想到童年時候,母親曾為我講述的這一個帶些許悲劇浪漫的童話故事。相戀的人以悲情分離收場,似乎是世間「戀與愛」的宿命。戀是迷失的,愛是理性的;讓「戀與愛」發生質變的關鍵,就是時間的烙印。一世的戀,無從蛻化成愛;於是期待來世的聚合,盼能羽化成蝶,變身為美麗的飛影。
如同我家的栗子樹,春天長出的綠葉,帶給我賞心悅目的青碧風姿。秋風來了,看著黃葉漸枯,它向我顯示時間的烙印,似乎有意向我告別今年的「秋之戀」。再過幾天,它終會隨風飄落大地;它將先化為泥土轉世輪迴,約我明年春天再聚合,共續「春之戀」。

哲學人生筆記 -《「悲劇的誕生」-希臘神話故事隱喻的現實感》

圖片
最近,我重新閱讀德國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年10月15日 ~ +1900年8月25日),所作的 《悲劇的誕生》 (Die Geburt der Tragödie aus dem Geiste der Musik)這部手稿。

其中,尼采論及古希臘人的偉大創見,是藉由劇場表演悲劇,以呈現人的命運觀,和宗教在《死亡和復活》裡的救贖意義。德國詩人歌德(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1749年8月28日 ~ +1832年3月22日),曾說,世間的《喜劇接近悲劇》。

從這裡,我想到現實意義上的希臘,這個國債信用破產的國家和人民,和最近的一些表現。基本上,歌德沒說錯;只是,這個時候的希臘,卻是《悲劇接近鬧劇》!

歐羅巴(Europa),歐洲大陸以她為名。在希臘神話中,歐羅巴(Europa)是北非腓尼基人的一位美麗的公主,被天神宙斯誘拐綁架到希臘的克里特島上。神話中,天神宙斯看上了歐羅巴(Europa) 公主的美色;結果以粗暴的方法,誘拐強娶她為妻。
這一幅由義大利文藝復興後期畫家維伽略 (Tiziano Vecellio,*1490年 ~ +1576年8月27日) , 所作的世界名畫《強暴歐羅巴》(The Rape of Europa,1562年),對照當前的希臘國家債信危機,極具現實性的隱喻(Metaphor) 和嘲諷。 
希臘文明曾經是歐洲文明的發源地之一。更何況,希臘在地緣戰略上,位在歐洲大陸東南方半爾幹(Balkan)半島的前端;也是基督教文明對抗上千年的宿敵伊斯蘭文明的戰略前線。也因為這一種文明臍帶的情結作祟;歐盟創始的六國,在早期歐洲經濟共同市場,向東進行戰略擴張時,即將希臘納入為第二梯次的加盟成員國。
當年(2001年),歐盟在進行歐元區貨幣聯盟成員國資格評鑑時,以希臘的經濟和財政表現,被政治運作勉強地成為歐元區的成員國。如今,德國和法國人民,以及他們的政治家們,正在為當年那些自稱有遠見的前輩的政策,付出極高的政治和經濟的代價。

當年主導歐洲邁向經濟和政治統合的德國和法國的政治家們,因為懷抱文化上的理想主義,想要藉著同源文化、共同市場和政治統合的階段性進程,最終消除歐洲內部各個民族國家之間的衝突,以達到永久和平的目的。
他們認為,羅馬文明也是歐洲文明的起源之一,它的繼承主體國家意大利,已…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