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6日 星期日

導遊故事筆記 -《望向東方,回首西方;跨文化的歷史對話》


在疾馳在西部走廊的高鐵列車上,我陪伴德國旅人Prof. Dr. Markus Bleitenbach,前往艷陽高照的南台灣,遊訪台灣的另一個意象世界。他要我忘記他過去尊榮的「Prof. Dr.」學術身份和頭銜;因為,他現在只是一位退休後,想回復平凡生活的德國人;他要求我僅稱他名字Markus就可以了。但是我知道,作為Bleitenbach先生的導遊,我不能如平常一樣地輕鬆談笑地,回答這位學者旅人稍早前對我的提問。因為,他問了我一個看似平常,卻必須要深思後才能同答的問題;我想,他一定有自己的看法和見解;更何況,我自己的答案也未必正確呢!

旅行途中,我感覺到他有些心事和不安,也許他出門在外旅行已經一個多月了,如果他有鄉愁,我也不意外;然而未完成的旅程仍然路途迢迢呢!在高鐵列車上,他看著窗外掠影而過的台灣西部的丘陵和平原的風景,突然地轉向我,問我:"Alfred,您對歐洲的前景;有何看法? "。他舉起了右手的大姆指,分別比了「朝上」、「水平」和「倒下」三種方向;要我三選一,然後,告訴他選擇的原因。真是的,這位德國老先生,連出來旅行,都放不下身外事! 

然而,他又說,"對了,您可以思考一下,再解釋您的長、短期的策略"。顯然,他雖然退休了,卻不改追根究底的問學態度。我只好認真地作答了!高鐵列車過了桃園後,我說,"這個世界的現有結構和秩序,無論西方或是東方,將會有讓人意外的變化和發展;現有的權力結構和格局無以為繼,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了。有可能是類似另一次的一九八九年的「崩解」和「重組」,會是地緣政治和經濟板塊的分解和撞擊。您如果關心世界大事的話,就先為自己的安危和利益作好應對策略"。只見他很有興趣地說,"Alfred,您有巫師的預言能力嗎?要說真心話!別嚇我!我現在是靠進休金和著作權的版稅生活呢!"。

於是,我就歐洲的前景問題,說出了我的看法。我告訴他,"對世界情勢或金融市場發展的預測是沒有意義的,猩猩或猴子也可以作預測;只有像【章魚保羅(Paul Oktopus) 】的趣味效果而已!所以,我傾向於提供「歷史現象學」的分析;那也是一種哲學見解。我不是想「改變」這個世界的「革命家」;我只想像「哲學家」一樣「解釋」這個世界!"。

我又說:"「歐元區(Euro-Währungsgebiet oder Euroraum)」最好的發展,就是「解散」,各自回復原來的貨幣,走自己的路;否則,德國將會是財政災難的「承擔者」,也會是全體德國人的財政負擔;除非德國人想要為自己的歷史道義責任而對歐洲救贖;或者想要再次成為歐洲的霸權,成為歐洲人怪罪怨憎的對像?"。 

我又說:"歷史上的帝國,無論以何種形式出現,包括貨幣聯盟或人民共和國,或加盟共和邦聯,都有歷史宿命;對外,固然可以「以大稱強」,卻無能力化解內部的權力傳承和社會經濟的結構性耗竭。當趨勢發展的「動能」和「時間」耗盡,就會發生方向的反轉。我認為今年「2012年」是歐洲的「選舉年」,許多國家的「執政黨」因為無能呼應改革,走出經濟發展和公平分配的兩難困境,而紛紛倒下一樣,現在和未來將陸續在各國發生。 

歐洲理想主義的動能已經在上一世紀末式微了,中國的「經濟崛起」也存在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的限制。許多國家內部的現實主義者和偏右派或偏左派的聲音,包括「鷹派勢力」將會抬頭。當前的世界經濟是,誰有發行印製世界通用貨幣的權力,才會是世界局勢的主宰者。在此之前,世局將持續擾嚷不安"。去年「2011年」發生在北歐挪威的大屠殺,正是對多元文化包容發展的反動;也是一個不祥的現代啟示錄。從「歷史現象學」的觀點而言,世間現象,凡是理想的,和虛無的,或是表演的,都是「表象」而已;歷史的發展必將回歸意志的本質!。 

我接著舉歷史上的「奧匈帝國(Österreich-Ungarn)」為例,"Markus,您知道,在奧匈帝國的「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首都維也納的歷史古蹟中,帝國皇宮建築大門上的國徽中有「雙頭鷹」的圖騰,分則「望向東方」和「望向西方」,隱喻複合式帝國的幅員廣大,分別統轄「東方」「匈牙利王國(Magyar Királyság)」和「西方」的「奧地利帝國(Kaisertum Österreich)」,和多元民族和文化,如同當前的歐盟「Union Européenne」。但是奧匈帝國最終走向解體,徒留貴族後裔的追憶而已。 

Markus聽完我的回答,似乎加深了憂慮,對我說,"Alfred,您的看法有受到德國哲學家「黑格爾」和「馬克思」的影響嗎?"。我只好告訴他:"您的問題太嚴肅了,我只好求助於您的老同胞們,先讓您吃德國菜,以解鄉愁了"。Markus說:"重要的是,我的退休金該怎麼辦?";我只好告訴他, "長期而言,我們都不在了!短期而言,我們都力不從心。您現在身在台灣;但是好像「望向東方,回首西方」。聽我的意見吧!何必憂慮呢?"。 

對話中,不覺時間飛逝,高鐵列車已過台南,快到終點左營站了。我告訴他, "Markus,傍晚我們入宿高雄市旅館後,晚上我帶您去「六合夜市」,來一節「腳底按摩」吧!讓台灣師傅好好修理您;然後,我們再去吃夜市美食,和喝「台灣啤酒」或喝「青草茶」降火;隔日到「三鳳宮」拜訪台灣的神明吧!我們先找到屬於在台灣的樂趣;何必去想遙遠的「世界大事」呢!"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活著」》

鬥啊!爭啊!終於「到站」!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活著,該如何活著?為什麼活著?人生從「起站」出發,何時到站?當然,一定有「終站」! 近三年來,浮世多變;大致上,分為「鬥來鬥去」和「死去活來」兩類「活著」。 前者,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一犬吠影,眾犬吠聲,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逐漸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