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1日 星期四

人生故事筆記 -《男人的勇氣? 「自私」和「利他」的選擇!》

幾年前,南台灣海域「東港」到離島「小琉球」的客船航班,在海上航行途中,發生了火燒船的意外事件。

當時,我的一位友人正帶著年邁的老母親、妻子和國中年齡的女兒共四人在火燒的客船上。客船的火勢和濃煙愈來愈大,隨時有爆炸的危險;在附近海域的其他船隻,想要前來救援,卻為了避免被爆炸波及而不敢太靠近受災的客船。在慌亂之中,救援人員在安全距離外,呼喊受災的旅客儘快跳海逃生。

友人一家人,平常就沒有戲水的偏好和技能;更不曾想到過有朝一日,需要帶著家中的女眷婦幼面對客船火災和深不可測的大海,為生存作「倫理學」的抉擇。更嚴重的是,身旁的三位家人,都是他摯愛的女人。

結果,這位友人,自己先跳海逃生了;往下沈了一陣子後,他靠著求生本能浮上水面;慌亂中在水面掙扎;但是回過神,他急忙地呼叫仍在船上的三位家人跳海逃生。年近八十高齡的老母親搏著老命也跳海了,兒子趕快前去抓住她,游移了幾公尺之後,交給旁邊救生艇上的救援人員。

看著年邁的《老祖母》都敢跳海了;於是女兒和妻子也先後跟著跳海;幸好,趕到附近的幾位救難人員搶著將他們一個接一個拉上救生艇。大難餘生,一家人的感情更緊密了。

事後多日,談起危急時刻的情境,三位女眷不約而同地說,看著男人自己先跳海,她們更慌張了;"你!很奇怪耶!";不過更奇怪的是,她們也都顧不了那麼多了,也都敢跳海了。劫後餘生的喜悅,他們都認為自己是因為有勇氣跳海和「天公伯」的保佑,以及救難人員的勇敢盡責,才能讓悲劇變成喜劇。

在餐聚時,聽聞友人平靜地訴說這段故事,有一段時間,他有午夜醒來的現象;也似乎有不能說出來的內心困惑;當時,他先跳海逃生,究竟是「自私」還是「利他」;何以知道,他自己能存活?

否則,他的三位摯愛的女人將何以為繼,也都能存活嗎?或者三位女眷中有任何一位不能逃生,他將何以自處,面對人間世上的質疑?如果三位女眷同時跳海,他要先救那一位女人?婆媳矛盾,千古問題;又人子、人夫、人父角色的多重抉擇困境。想起來,當時的跳海存活是有些僥倖了。

聽了之後,同樣作為男人,深有同感;於是告訴友人,"你對我這位外人說出來是對的!在家人面前,就別再提起了!"。我又說:"男人常高估自己的德行,總是想要承擔道義和發揮勇氣,以護花為己任,怪不得會睡不著!"。又說,"難道你沒聽過嗎?「女人雖弱,為母則堅!」。你的三位女眷中,已有兩位是作「母親」了;她們為了救子女,必要時,不跳也敢跳了!。

更何況,你先跳海即使有自私的成分在內,但是那也要同時發揮勇氣;你先存活了,才能發揮「利他」的救人功能吧?這是符合「經濟學」的法則,「先求生存,次求發展」;「存在主義」哲學有一句格言:「存在先於本質」。

當時是否有自私的動機?其時,無關於你的道德層次的本質;沒有自私的動機,才奇怪耶!重要的是你們每個人當時都有自私求生的動機和勇氣而跳下海,然後再相互扶持救亡圖存!是本能讓人存活下來的;來吧!為你們的自私和勇氣乾一杯!"。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眼紅心酸去台化」》

「去台化」,此一「偽詞」突然在台灣浮現和被意有指涉地炒作,突顯的精神上之惡疾,乃是蒙昧無知的本質,以眼紅心酸為表象。 熱題,當然是晶圓代工產業的巨擘台積電到米國,在亞利桑納州投資新設先進製程的晶圓廠;也派出台灣籍的工程人力支援。 一件集國際投資、貿易和技術輸出的民營企業與客戶互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