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2的文章

詩人之國筆記 -《你說,應該或不應該?》

圖片
你說應該/ 就是我的不應該/
我說應該/ 就是你的不應該/
究竟應該或不應該/ 應該由誰來決定/ 才能算是應該或不應該/ 
什麼是不應該/  我目前應該不知道/
知道了什麼是不應該以後/ 應該,以後會做我應該做的事/  不應該做,我不應該做的事/
這種道理/  不應該,由你告訴我/ 我應該,早讓你知道/ 我應該早已知道的/
什麼是應該/ 竟然,我現在才知道/ 你會說,我不應該/
你應該不知道/ 應該,是我的不應該/ 實在不知道,什麼是不應該/
知道我自己的不應該後/  你應該,不會再責怪我了/ 做了你認為不應該做的事/
只怪我,應該早做的事/ 卻沒有早做應該的事/  真的,是我的不應該/
現在,我和你,應該都知道了/ 什麼是應該?什麼是不應該/
請問,「外遇」應該或不應該/  讓我和你,能夠最先知道/  才是應該/
-《秘密應該是靈魂的獨白!不應該說出來!?》-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圖片
對照當前的人類社會,在面對各種爭 議性議題時,對語言的濫用和情緒性的爭議此起彼落;對於解決問題,不僅沒有助益,而且還衍生出更多爭議。久而久之,社會不免就會出現「集體焦慮」的現象。

「思想是語言的囚徒」,這一句話,大致上,可以顯示,社會大眾是如何被教壞的;和如何造成社會失序和政治無能的。人類的社會,需要有對話的機能;那是溝通、理解、包容、妥協和接受的機制。

否則,國家和社會所呈現的,只有不同意見者的流動情緒和對立,以各自彰顯自我的立場;公民社會應有的良善進步的思想,反而被隱藏壓抑了。語言對思想的禁錮牢籠,也更加地強化了。我認為,人類的文明思想開化,是在語言的反動禁錮中辯證實踐的。理性必須解放思想!

正如哲學家「盧梭」,向世人所揭示的,"自然孕育人類,而社會污染人類";人類生來,應該是純潔的狀態;然後逐漸成為社會化的產物。歷史證明:人類的處境是無奈的;人類的期望,常與實際背道而馳。此種背離逆反的現象,最常表現在經濟的集體行動行為上。

社會上,在眾人語言宣嘩的集體催眠下,偏向同一方向的行動;以致集體陷入沉淪的困境。集體性的樂觀,或集體性的悲觀,已經成為人類揮之不去,如影隨形的宿命。「盧梭」曾說:"人類生而自由,卻無時不自由!"。人類應該如何超越宿命加在人生的悲劇?

我認為,套在人類身上的枷鎖是宿命;卻是人類自己造成的。人類用自己的語言,為自己製造了牢籠,用來關住自己的思想。一切生命體都有此種荒謬的現象。人類以外的動物,以嘶吼、啼叫、和鳴泣等溝通聲音,反映其內在的意識,進而喚起行動,卻暴露出自身的位置,而招來危機。

植物的靜寂無聲,卻被它們的定點位置取代,而決定了它們的榮枯。人類,是時代和環境的社會化產物,當制約人類心靈的條件和場域有所更迭變化,必然會對人性產生存在意義的沖擊。

如果說,人類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的結構性變化,不需付出代價,則今日的文明,將會是另一種低層次的面貌。人類社會中的偉大成就,皆來自於,人類自身對文明的不滿。因為不滿,而產生對立之矛盾,而賦與哲學家辯證思考的時空場域條件。文明進程中的各種價值偏好的可能實現,俱源於,應該穩固堅強地捍衛社會的基本價值信仰;否則,文明即可能退化和毀滅。

二十世紀初期,德國「威瑪共和」,在王權專制傳統深厚的「德意志民族」中出現,曾經為「國民主權」的實踐,開啟了一次契機;也曾經帶動了,公民社…

詩人之國筆記 -《願意走下去?!》

圖片
不要計較,我許過的諾言/ 先接受,現在的關心/  只屬於你/  我的堅持/  只為了,在身旁扶持你/ 
諾言,將兌現於那不可知的未來/  關心,不僅在未來;還有在此時此刻/  願意走下去/  我們,走向未來,找到諾言/  珍惜,現在的你和我/ 
陽光,不曾許諾花草和綠野/  只在乎,被照耀的大地/  所有的關心,只為暗路上的你/  願意走下去?讓我們牽著手/ 
日月與星辰,互相關注/  不必有諾言/  也不在乎未來/  永遠如此/ 
只珍惜,擁抱的彼此/  我在這裡;你在那裡/  驕陽過後,黑暗的大地/  交給皎月與燦星/ 
我,被關心,何止是幸福/  簡直就是,被溺愛/  你,那難以抗拒的母性/ 
我的疲累,像大地的夜晚/  靜待,星辰再現的撫慰/  在那漫漫長夜/ 
我必然感受,你那母性的溫柔/  直到陽光再現/  我們牽手,願意走下去/ 
-《送伊遠行!》-

美學史話筆記 -《紅顏戀曲終是夢!》

圖片
這幅被收藏於法國巴黎「卡納瓦勒博物館」(Carnavalet Museum in Paris)世界名畫中的女人,是法國「新古典主義」畫家「弗蘭索瓦‧帕思卡‧西蒙‧葛拉爾」(François Pascal Simon Gérard ;1770 ~1837 ) 筆下(1805年)的19世紀早期,活躍於法國社交界的貴婦「雷卡米埃夫人」(Mme de Récamier ) 。

私下,她被稱為「茱麗葉」(Juliette);對外,她的正式本名是「貞-弗蘭索瓦‧茱麗葉‧阿德萊德‧貝納‧雷卡米埃爾」(Jeanne-Françoise Julie Adélaïde Bernard Récamier; 1777年12月4日 ~ 1849年5月11日)。作為社交界沙龍的女主人,凡是足以尊貴地稱呼她為「名女人」的頭銜,在她的不同的人生階段,她都曾經擁有過;根據「德國國家圖書館」(Deutsche Nationalbibliothek)的記載,她的名字冠上尊貴的頭銜,至少有十三項之多。

作畫當時,她的氣質和容顏裝扮高雅出眾;典型的「高盧美女」容貌。很難想像,這位法國巴黎社交界當時最美的女人,在晚年的相貌是如何被歲月和病痛摧殘?自古有世間不許紅顏見白首的「美人禁忌」;更何況是一位患有「白內障」眼疾,而晚年已經雙眼失明的一代「名女人」呢?

這樣一位讓世間平凡女人羨慕或嫉妒的「鍍身佳人」,莫非出身於上流階級的貴族世家?不,人生的初期成長於修道院的經歷,是她難以說出口而必須隱藏的禁忌。只是,能不去回憶敘述孤獨不堪的過去,崇尚虛榮地位的男人應該是不會在意的。

事實上,在那個男性掌控「世俗」與「精神」世界的意義詮釋權力的時代;身為女人,除了要具有天生麗質的容顏身段;還需要學會操控庸俗而多金男人的手段;如此,才能為自己掙得一個浮誇社會裡的地位和頭銜;以伴隨那些做作的男人表現出上流的姿態。英雄不怕出身低;女人何嘗不是如此!況且,「茱麗葉」所交往的,也非泛泛之輩;有文學界、政治界和軍事界的知名人物。

這樣子的女人有真心真情嗎?男人們競相願意為紅顏佳人折腰,所圖為何?難道,世間多情之人非男人之類莫屬?這一幅世界名畫,作為畫中人物的女人,不免會讓我想去探索她的身世背景和結局;不為別的,我只是作為賞畫的男人,就會有那種意念浮現,想要去發掘表象之後的本質和時代精神;然後寫出我的美學印象。

其實,畫家「弗蘭索瓦」為名女…

詩人之國筆記 -《夜行之神》

圖片
生在暗夜裡/ 行走在孤獨中/ 沒有同行者/ 只有獨自征服的意志/
讓人間只有順從/ 心中無以化解的/ 依然是虛無的信仰/ 相信稱頌,就是美/
以傲慢面對懷疑/ 唯一,就是美/ 攻擊,就是辯解/ 找到了征服的愉悅/
信仰太深;心中還是虛無/ 野心太大;膨脹的自我/ 我就是神/ 相信極端,就是美/
意志的疆域/ 無法超越陽光普照的大地/ 強大的權力,擅於夜行的掠食者/ 比不過和煦的朝陽/
自戀與傲慢的意志/ 暗夜成為愉悅的世界/ 潛藏的陷井,充滿驚喜的期待/ 必然捕獲夜行的怪獸/
等待晨曦,晶瑩透明的朝露/ 黎明的陽光照見大地/ 緊握權力,正在掙扎的獵物/ 敗在暗夜/
-《權力不宜夜行!》-

哲學人生筆記 -《以自由之名,出賣自由?現代歐洲啟示錄》

圖片
世界的《冷戰》時代在1989年結束後,世人似乎普遍地以為,從此不再有世界性的戰爭威脅了;意識型態對立的歷史已經終結了;從此之後,《自由民主》將成為人類社會的終極價值信仰。後冷戰時代,全世界主要是西方的強權國家,鼓勵各國拆除經濟的障礙和貿易的藩籬,實現《經濟全球化》的共同市場的理想。主流強權國家希望透過生產、貿易和市場的《去國界化》,讓全世界共享低生產成本,和市場極大化的規模利益。

經過二十餘年的實踐證明,《經濟全球化》形勢下的生存基礎是《競爭力》和《貿易制裁》兩項戰略武器;它們都屬於政治和經濟的強權國家所擁有;小國只能在縫隙中發展自身的有限優勢的戰術武器。本質上,《經濟全球化》是《不對稱》經貿戰爭的生死場域。貿易理想主義者對人類社會遠景的描述,讓世界上許多地區被納入了全球經貿版圖。當前,人類所面對的許多生存危機和金融危機也肇始於此。

《歐洲共同市場》的創始會員國家,在東歐的前《社會主義陣營》解體後,也積極地進行戰略性的擴張;從原先的西歐和中歐地區,增加了會員國數量和擴展了市場規模;而形成了目前的《歐盟》版圖。顯然地,對外《量大即是優勢》的思維,成為當前《經濟全球化》形勢下的《寡頭》支配格局。

事實上,當前世局下的各個《寡頭》強權的內部地區的結構性調整和部門統合的困境;和權力分配,以及決策機制,已逐漸形成了內外不均衡的矛盾;尤其當前的《歐元區》的《國債危機》,將也是作為寡頭強權的歐盟的致命性危機暴露於世人之前。歐元區,乃至於歐盟的生存危機和存續的可能性,正好可以作為當前《經濟全球化》和若干地區、國家汲汲營營於《政治統合》或《自由貿易協定(FTA)》形勢下的啟示錄。

《全球化市場》的經濟總量規模極大;關鍵是,誰才是版圖的支配者?也就是,市場極大化的過程中,是否已經形成了《獨占者》或《寡占者》?經濟學的《廠商理論》指出《獨占》或《寡占》的市場現象,會扭曲資源的最佳配置和導致較低的生產效率。這個問題本身,也正是作為理解近二十餘年世界現象的答案。

《歐盟》曾經是此一《經濟全球化》的大趨勢下,所形成的地區性的共同市場;它的長期目標是逐步邁向經濟、社會和政治聯盟,最後實現千年的歐洲統合的夢想。《歐盟》的發展,迄今仍是一個進行式;其中《歐元區》的成立是一個分水嶺,影響深遠;甚至顛覆了歐洲人千百年來追求和引以為傲的所有價值的基礎 -【自由】。《歐盟》的菁英們可能在《後冷戰》初期,抱持完全樂觀…

園藝生活筆記 -《奇異,果樹,意境》

圖片
自從閱讀過各類水果的有關營養文獻資料後,《奇異果;(Kiwifruit) 》成為了我每日早餐必定攝食的水果。《奇異果》富含維生素C和E;和多種《胺基酸》的營養特性;讓喜愛果樹植物學的我,免不了要引進,在自家的雜樹林果園裡栽種。《奇異果 (Chinese gooseberry;Macaquepeach ) 》的結果條件比較特殊;《雌雄異株》的生理特性;其實,並不適合園藝栽植。

然而,我喜愛《奇異果》樹的落葉後,長出新葉的植物美學感受。尤其,它在經過漫長的冬天,和初春的寒冷氣候裡的落葉休眠期後;在每年的暮春季節,《奇異果》樹開始長出了金綠帶著黃棕色的葉芽。然後,到了初夏的梅雨季節,它享受了多水的洗禮;於是,六月份的新葉顯得生機活力十足;《奇異果》樹的軟性樹藤順著陽光的方向,不需要支撐木柱的支持,也要拉高自己出人頭地,和樹林裡的其他植物比較鮮綠。

《夏至》時分,除了《軟枝黃蟬(學名:Allamanda cathartica)》的黃色花朵,讓人賞心悅目外;從《奇異果》樹的葉叢光影分佈中,我找到了那份即使沒有開花,卻滲透於空間的鮮綠金黃氛圍。我喜愛在雨後,自書房望向窗外,沈浸在那份奇異的空靈意境中。此時,我靜觀萬物;生命的旺盛氣勢,依循它自身的季節規律,展現屬於它的季節之美。至於,它能否為我長出營養的果實,真的一點都不重要了!

詩人之國筆記 -《我的家在那裡?》

圖片
風,曾經想送我回家/  許諾我,那兒有溫暖和人情/ 還有人性的氣氛/  聽任風的意志/ 讓自己飄浮/  向著不可知的方向去/ 
浩瀚的滄海,翠綠的桑田/  走過眼前,卻不可能是我的家/  蒼穹夜空,星辰都有它們的家/  微笑地看著,飄浮的我/ 我的家在那裡/
讓我有到家的感覺,沒有圍牆/  更不需要門鎖// 我不是囚犯/  也不是被捕的流浪犬/ 更不是被安置的遊民/  野鴿是我的朋友/ 有時它們飛向我/  暗示我,別停下來/  這裡不是家/ 
看不到我的家/ 只看到怪手吊車/  卡車穿梭,運來建材;轟然巨響/  卸下一地的謊言/ 為我蓋一個美麗的家/  天真的夢想/ 美麗的誤會/  拆掉鴿舍改建監獄/ 那是誰的家/  野鴿的智慧/ 蒼穹好過地面/ 海洋勝過陸地/ 
飄浮的雲;不要停止/  寧可沒有家/ 也不要住在沒有尊嚴的國家/  野鴿還說:自由,才是我的家/  繼續追尋;永不停止/ 

-《旅行者,真理讓人自由!》-

詩人之國筆記 -《青苔》

圖片
多彩多色的誘惑/ 呼喚著!/ 人間世上流動的情緒/  晨曦,偶然照到的角落/ 青苔,成長的平原/ 陽光,似外遇的父親/ 偶而前來探訪/ 不可坦然於世間的結晶/ 情與慾的火花/
母與子的悲歡/ 思念,如斷線的風箏/ 只能享有短暫的情感牽絆/ 源於水的不安;落下的珠串/ 在固定的地方,展現了生命/ 以單純的綠意,光鮮而自信/ 面對那冷漠現實的世界/
源自生命延續的意志/ 單純的青綠本色/ 即使立足卑微之地/ 也要向天空控訴/ 世間的多彩多色/ 只是偽善世界的表象/ 長久的沈默,不是甘於現實的不公/
只想以古老樸實/ 取代浮華不實/ 千年百代的傳承/ 形成時間的烙印/ 藏有古老的文化,和美好的故事/ 人間世界的真情/ 源於樸實的人性/
-《即使卑微,也要堅持樸實和真誠!》-

詩人之國筆記 -《權力的自白》

圖片
承諾要保護你/ 也沒有承諾/ 不會迫害你/ 權力的客體/ 沒有記憶的人民/ 也是權力的奴隸/ 主人如此說/
權力,等待它的善良主人/ 幻想的人民/ 權力的遺失者/ 那個愛它、用它的主人/ 掌控它;享受它/ 它是主人的客體/ 主人已經承諾/ 要善待它,和抓緊它/
順從主人的指示/ 隨時聽從吩咐/ 今天保護那個聽話的客體/ 說!感謝主人/ 明天強硬無情地,關起來/ 想造反的奴隸!
對了,早已不記得了/ 主人曾經迫害過那一個奴隸/ 更不記得曾經發生過/ 對了,沒有記憶的人民!何必在乎/ 主人說;他只有意志,也沒有記憶/
服從主人的意志/ 奴隸的天職/ 落在客體之上/ 掌控權力的意志/ 也是,揮打在奴隸身上的皮鞭/ 和主人一樣;沒有記憶的人民/ 只有想作為奴隸的身軀/ 主人正揮動他的皮鞭/ 下一個需要保護的客體,是誰/

-《問自己,我是誰?》-

哲學人生筆記 -《近代商人的政治倫理和政商關係》

圖片
唐朝詩人《香山居士》白居易(生於西元772年~卒於西元846年),在敘事樂府詩《琵琶行》(西元816年)中,為淪落《潯陽江》頭的年老賣唱女抱不平。他寫出有經濟支配能力的商人的品味和德行,定調為《老大嫁作商人婦,商人重利輕別離》;傳統的《儒家社會》也輕視商人的地位,四大身份士、農、工、商中,商人竟然排在工匠之後。

商人貨暢其流,利通四海,福國利民,竟然會淪落到《無商不奸》的不堪境界。問題究竟出在那裡?這是一個研究商人歷史和文化的好題材。我看到的是另一個屬於《後現代性;( post-modernity )》的問題《近代商人的政治倫理和政商關係》。

時代已經改變,現在社會上經常出現《政商關係》一詞;商人的社會形像和地位改善了嗎?不,《政商關係》依我的看法,其實是更不堪的《指涉》,隱喻更卑劣的沈淪。《商人》和《政客》的結盟,已經造成政治和商業倫理秩序的崩壞;兩者互為其用。

《以權謀利,以利套權》的互通和互用《政商關係》的存在,是一個國家和社會的災難;更是人民的不幸。這幾年台灣的不少知名商人不僅發言的頻率增加了,音量也放大了;《指點江山》的動作也更粗魯了。在一個民主國家,有些人享有不成比例的話語權絕對是權力者的政治誠信崩潰的主要原因。

這種情況,非常類似1979 ~ 1997年之間決定香港前途的過渡期的社會和經濟現象的實況。1984年12月19日中國和英國簽訂《中英聯合聲明;(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英國決定,將對香港、九龍和新界殖民地的主權和治權,於1997年7月1日起移交給中國。在此期間,香港的商人逐漸形成的《傾中商團》,發言的次數和音量更密集了;大量《中資》、《港資》和像兀鷹一樣盤旋在上的《外資》介入了炒樓和炒股,形成了社會上的《貨幣幻覺》。

作為經濟櫥窗的香港股市指標,恆生指數 (HSI - Hang Seng Index ) ,甚至曾經在《主權》和《治權》移交中國10年後的2007年10月30日,被炒高到創下31,638.22點的歷史高峰。此後,香港的中產階級《消失》了;應該說《沈淪》了。香港特首的政治信任度和支持度也很低迷了。近年來,《高房價》讓許多年青世代在香港已無力負擔了。《高房價》現象對誰最有利?

台灣的社會經濟現象,這麼多年來,其實正走上類似香港的路徑和風景。台灣在早期創造了經濟奇蹟和政治解嚴;民主化後…

詩人之國筆記 -《初夏的玉蘭花》

圖片
初夏的暖熱/ 綻放的花朵/ 喚出你,那淡淡的清香氣息/ 世間的季節/ 豈能,只以氣溫來感受/ 還需要,我的花顏和香氣/
不能對抗/ 深秋的蕭瑟/ 也受不了,寒冬的冰冷/
更不羨慕/ 初春的多彩多姿/ 那時節,容不下我特有的氣質/
帶著南國的風采/ 初夏才有的顏色香氣/ 躲在飽滿的花苞裡/ 藏身在青綠的葉片中/ 淡黃色澤的花朵,散發清新的芳香/ 壓倒群芳/

-《寫給夏季的尋芳園丁》-

詩人之國筆記 -《形影》

圖片
有我才有你,跟著我/ 誰為我帶出了你;不論我的動與靜/ 以前,你藏在那裡/ 何時,有了你?始終伴著我/
你不是完全的我;缺少意志的你/ 殘缺的,是我;還是你/ 還有其他的部份,在那裡/ 難道,彼此都不是完整的/
誰在支配你和我/ 擺脫不去的彼此;何時解脫/ 你一直跟著我!?怕我孤獨/ 為何,你不願是你自已/
日落西山/ 在黑暗降臨時/ 又回復了孤獨的我/ 你終於告別了我/
月出東山/ 又照見了你/ 我無從逃出;你卻走進/ 日與月的天地/
黎明到黃昏/ 暗夜到白晝/ 我和你,何苦/ 糾葛於彼此/
-《生命中孤獨的時刻,仍有影子相伴!》-

詩人之國筆記 -《時空的饗宴!》

圖片
人生,也似浮雲/ 世界,流動而過的意象/ 雲積雲散,隨風飄浮隨意行走/ 無特定的方向,不必在意去留/ 我也不能帶走世界/ 盼,留下美的烙印/
心頭上的思戀/ 原來是為了尋找,人生走過的蹤影/ 浮雲稍等!讓我保留心中的美/ 我與世界的相聚,終有告別的時刻/ 時間,催我/ 在溫存的記憶片刻/ 四季的變化,移轉似水流/ 我只是那認真地追尋美的過客/
綠的大地,金的陽光、藍的天空/ 美的感受/ 留下了真實的世界/ 卻有即將變幻的離情/ 原來,那是浮雲的造化/ 傳來遙遠的鐘聲,催告陽光的腳步/ 分手的時刻已到/ 下一場的時空饗宴/ 正在,等待旅人過客的分享/
一切美的意象逝去/ 接續以一場沒有陽光的饗宴/ 我睜大眼界;望向夜的蒼穹/ 幸運的我,只是追尋美的時空旅人/ 滿天的星辰看到了/ 你找誰呢/ 《月娘》是邀請我的主人/ 願陪我共渡靜寂的夜晚/ 只在今宵/ 但願,時空不變/
-《寫給美的追尋者!》-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圖片
以前中學時代,我讀過「諸葛亮」的「出師表」,對於「孔明」自述,曾隱居躬耕於「南陽」,不求聞達於諸侯。當時,不知為什麼?我竟然也有些許的嚮往之心。或許,當年是「戒嚴時期」;外面的世界,充滿了禁制的障礙和告密與陷害;我才會認為,人的內心世界,比外在世界單純多了。
現在回想起來,社會上,至少有兩代人的心靈是受到「戒嚴時期」的壓抑而被扭曲的。因此,「解嚴」後,多年來,我在公餘時間也經營自己的「雜樹林」,和安居於書房,找尋自己的心靈世界。
我的理由,其實是很單純的;那就是,我想要為自己,在青少年階段,那應該是一段追求人生「真、善、美」的歲月;卻在謊言虛假的外在世界中,讓心靈和思想蒙塵了,完成自我的「救贖」?我的內心裡,究竟還有多少「威權」的思想行為,是受到「戒嚴時期」的影響和塑造,而不能自知和覺悟?甚至於已經內化成了「偏見」和「成見」?
「希臘」哲人「亞里斯多德」認為:"人是環境的產物";我既然無奈於,曾經在那個不堪的時代生活成長過。那麼,我會認為,我是完好無瑕的"環境的產物"嗎?
我常回想起,在德國求學的歲月,望著大學主講堂,或圖書館建築的外牆上,鐫刻著「拉丁文」的銘文:"真理使你們自由!",而這正是我鼓勵自己堅守的價值信仰,從「奴性」的世界中解放自己,回到「人性」的世界裡。
「基督教」的教義,強調人生而有「原罪」;想到這裡,我難道不會有「無奈」和「無辜」嗎?我受自於我摯愛的父母;他們,曾經走過比我更艱辛的時代;也有「失語」的苦痛!我,至少還能說、也能寫,來表達自我的意志;而這一切的可能性,卻是不斷地自我掙扎而爬上岸的。
現在,我對於出生在解嚴後年輕的「新生代」,我總是充滿了「祝福」與「期待」;每次看到他們,笑得好、吃得好、玩得好,也學得好。總覺得,這才是應該的;文明的進化程序,本來就應該「下一代」比「上一代」好。否則,那必然是我們這一代的「無能」。
所以,在面對「新世代」時,我一定經常提醒自己,不可以有「威權思想」作祟,而是要鼓勵「新世代」能夠有「自由而充裕地」學習的機會。至於,不論「得或失」,都將會是人生的資產。
現在的季節,應該是已進入炎熱的六月初夏了;之前,兩天的梅雨,滋潤了我的「雜樹林」;假日,坐在書桌旁的窗戶前,望著外面的窗景;一片鮮綠的意象,好像人生有了新意。
只是,想到書房外的世界;人間世上仍然有許多的擾嚷不安;我…

導遊故事筆記 -《披上紅色的領巾吧?!》

圖片
在近代歷史上,日本和德國都曾經強調自己是「單一民族國家」的特質;日本甚至於有意或無意地忽視北方少數的「阿伊努」民族客觀存在的事實。
在德國的近代史中,甚至還有過一段「反猶 」的不堪的歷史,和對少數民族實施「國家社會主義種族淨化」的錯誤政策。
因為對於近代歷史中錯誤的民族政策的勇於自我反省和羞恥感的自責;現代的德國人在國外旅行參訪時,也已經比較有自信和興趣瞭解,和尊重異國社會中的民族、文化和宗教的多元價值觀。

在我接待過的不同專業背景的德語系國家來賓中;大多數的來賓會主動地向我問到,台灣的族群結構和少數民族的文化、宗教和社會、經濟交往情形。他們普遍的認知為,作為民主國家的指標之一,少數民族的文化價值和傳統能否得到保存和尊重?
近期,我有機會接待德國訪客Prof. Dr. Karl-Heinz Hömig先生;他主動問我,台灣社會中的「多數民族」和「少數民族」在人口結構和空間分佈上的現狀。他問到一個比較嚴肅的學術性問題:"台灣的社會中,多數民族如何看待少數民族的價值和意義?"

他提出的問題,可能和他隔日即將進行的專題講演「城市和鄉村的夥伴關係」專題有關。當時,我建議他,晚餐後,我們可以步行到離餐廳不遠的「南京西路商圈」的「台灣好,店」參觀。
當時,店舖的樓上有以「建立美好鄉鎮文化」為宗旨的「台灣好基金會」正在舉行小型展覽,是有關於台灣原住民族之一「泰雅族」的染織藝術,和「泰雅時尚服裝秀」;以及不久前知名的「賽德克.巴萊」電影服裝同款布料手織製作的染織品。
在展覽現場,我向來賓解說,台灣目前有14個少數原住民民族,為台灣人口總數的2%左右;人口總數約49萬人;主要分佈於西部以外的台灣北、中南、東部的平地和山區;也有極少數無奈地《變成客居》在都會區。

來賓看到「賽德克.巴萊」電影的劇照和海報,他注意到「泰雅紋面」,於是要我解釋電影的背景故事。
當時我解說:"在1868年日本實施「明治維新」還政於天皇,在典章制度各方面,大多師法歐陸的殖民帝國列強,尤其是當年「普魯士帝國」的宰相「俾斯麥」採行的「鐵血政策」,給予新生的日本帝國很大的啟發,開始實施「對內鎮壓異己,對外殖民鄰國」的「軍國政策」。
尤其,效法「普魯士帝國」的「公務員國家」和「軍國主義」的國家特徵,使得日本帝國在對外擴張的戰爭中,連續打敗「清國」和「俄國」後,在不到50年的歷史中,「日本帝國」更加地自信於強…

導遊故事筆記 -《茶飲配鳳梨酥的愉悅滋味!》

圖片
德國貴賓Prof. Dr. Karl-Heinz Hömig先生,在五月底完成了包括台灣在內海外的講演,回到了他居住、工作的萊茵河(Der Rhein)畔的美麗小城波恩 (Bonn) 後,為我傳來了電子郵件,表達他的溫馨地致謝之意。台灣之旅的友善驚喜而豐富的充實感受,讓他暫時忘卻了長途旅行的疲乏,也要儘快地寫信向我這位導遊表達,他的感謝和難忘。

尤其,他在短促的三天兩夜的北台灣之旅,品嚐了味蕾的革命洗禮;那是他在德國絕對無法體驗到的滋味。

我回想為貴賓導遊時,得知他喜歡品嚐各種新奇古怪的食物,尤其他曾經受【聯合國開發評劃署( The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簡稱UNDP )】的邀請,以專家的身分在西非洲的奈及利亞( Federal Republic of Nigeria )主持過專案區域開發的研究計劃時,曾經受困於當地叛軍的包圍,被迫只好品嚐當地黑人提供的大地山珍野味,讓他得以體會在富裕的歐洲難以想像的稀奇古怪食物。

我在為他導遊時,曾經告訴他,我將帶他品嚐精緻的台灣風味美食;其中之一就是台灣的水果鳳梨和芒果;目前正好是初上市季節。

我向貴賓解說;我曾經接待過的德國來賓都喜愛吃台灣鳳梨;尤其歐洲人在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 1451年 ~ +1506年5月20日)自美洲帶回鳳梨,獻給西班牙的國王費迪南 (King Ferdinand,*1452年3月10日 ~ +1516年1月23日),和王后伊沙蓓拉 (Queen Isabella,*1451年4月22 日 ~ +1504年11月26 日) 品嚐後,鳳梨成為了皇室和貴族們的珍品;而鳳梨的古怪外貌和酸甜的香味與口感,也引起了歐洲人的重視,到了十七世紀甚至視它為【水果之后】。

台灣曾經在十九世紀時,是世界貿易市場上的鳳梨主要生產地之一;距今110年前的1902年,台灣已經設立了鳳梨罐頭的製罐工廠,行銷加工品到世界各地;因此,我想應証一下,此種經驗對他是否適用?

在接待來賓的第二天中午,我特別帶貴賓去吃芒果冰和【台農11號】的生鳳梨切片,果然收到讚不絕口的呼應。當天下午,我告訴來賓,台灣人已將鳳梨的原生在地滋味,改良製作成鳳梨酥,成為對土地的記憶和疼惜;同時,再配上品嚐烏龍茶,那種口感必須客人親自去品嚐,才能應證我的說明;我相信這道獨特的台…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