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0日 星期三

詩人之國筆記 -《權力的自白》


承諾要保護你/
也沒有承諾/
不會迫害你/
權力的客體/
沒有記憶的人民/
也是權力的奴隸/
主人如此說/

權力,等待它的善良主人/
幻想的人民/
權力的遺失者/
那個愛它、用它的主人/
掌控它;享受它/
它是主人的客體/
主人已經承諾/
要善待它,和抓緊它/

順從主人的指示/
隨時聽從吩咐/
今天保護那個聽話的客體/
說!感謝主人/
明天強硬無情地,關起來/
想造反的奴隸!

對了,早已不記得了/
主人曾經迫害過那一個奴隸/
更不記得曾經發生過/
對了,沒有記憶的人民!何必在乎/
主人說;他只有意志,也沒有記憶/

服從主人的意志/
奴隸的天職/
落在客體之上/
掌控權力的意志/
也是,揮打在奴隸身上的皮鞭/
和主人一樣;沒有記憶的人民/
只有想作為奴隸的身軀/
主人正揮動他的皮鞭/
下一個需要保護的客體,是誰/


-《問自己,我是誰?》-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活著」》

鬥啊!爭啊!終於「到站」!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活著,該如何活著?為什麼活著?人生從「起站」出發,何時到站?當然,一定有「終站」! 近三年來,浮世多變;大致上,分為「鬥來鬥去」和「死去活來」兩類「活著」。 前者,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一犬吠影,眾犬吠聲,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逐漸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