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以自由之名,出賣自由?現代歐洲啟示錄》


世界的《冷戰》時代在1989年結束後,世人似乎普遍地以為,從此不再有世界性的戰爭威脅了;意識型態對立的歷史已經終結了;從此之後,《自由民主》將成為人類社會的終極價值信仰。後冷戰時代,全世界主要是西方的強權國家,鼓勵各國拆除經濟的障礙和貿易的藩籬,實現《經濟全球化》的共同市場的理想。主流強權國家希望透過生產、貿易和市場的《去國界化》,讓全世界共享低生產成本,和市場極大化的規模利益。

經過二十餘年的實踐證明,《經濟全球化》形勢下的生存基礎是《競爭力》和《貿易制裁》兩項戰略武器;它們都屬於政治和經濟的強權國家所擁有;小國只能在縫隙中發展自身的有限優勢的戰術武器。本質上,《經濟全球化》是《不對稱》經貿戰爭的生死場域。貿易理想主義者對人類社會遠景的描述,讓世界上許多地區被納入了全球經貿版圖。當前,人類所面對的許多生存危機和金融危機也肇始於此。

《歐洲共同市場》的創始會員國家,在東歐的前《社會主義陣營》解體後,也積極地進行戰略性的擴張;從原先的西歐和中歐地區,增加了會員國數量和擴展了市場規模;而形成了目前的《歐盟》版圖。顯然地,對外《量大即是優勢》的思維,成為當前《經濟全球化》形勢下的《寡頭》支配格局。

事實上,當前世局下的各個《寡頭》強權的內部地區的結構性調整和部門統合的困境;和權力分配,以及決策機制,已逐漸形成了內外不均衡的矛盾;尤其當前的《歐元區》的《國債危機》,將也是作為寡頭強權的歐盟的致命性危機暴露於世人之前。歐元區,乃至於歐盟的生存危機和存續的可能性,正好可以作為當前《經濟全球化》和若干地區、國家汲汲營營於《政治統合》或《自由貿易協定(FTA)》形勢下的啟示錄。

《全球化市場》的經濟總量規模極大;關鍵是,誰才是版圖的支配者?也就是,市場極大化的過程中,是否已經形成了《獨占者》或《寡占者》?經濟學的《廠商理論》指出《獨占》或《寡占》的市場現象,會扭曲資源的最佳配置和導致較低的生產效率。這個問題本身,也正是作為理解近二十餘年世界現象的答案。

《歐盟》曾經是此一《經濟全球化》的大趨勢下,所形成的地區性的共同市場;它的長期目標是逐步邁向經濟、社會和政治聯盟,最後實現千年的歐洲統合的夢想。《歐盟》的發展,迄今仍是一個進行式;其中《歐元區》的成立是一個分水嶺,影響深遠;甚至顛覆了歐洲人千百年來追求和引以為傲的所有價值的基礎 -【自由】。《歐盟》的菁英們可能在《後冷戰》初期,抱持完全樂觀的理想主義,疏於價值的辨證,以致於將一切政策選擇的價值基礎 -【自由】地作為政策選項,草率地出賣了。

197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海耶克( 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 ),1899年5月8日~ 1992年3月23日 】,在所作的【《到奴役之路》;(Der Weg zur Knechtschaft );1943年】和【《自由的憲法》;(Die Verfassung der Freiheit ), 1960年】兩部世界名著中已提醒世人,人類有些自許的偉大的夢想和實驗,往往導致了通往奴役的社會。



他認為,文明社會的偉大成就和價值,事實證明是在人民的自由意志基礎上,以點點滴滴和涓涓細流的方式,逐步地進化匯流而成的。任何人為的意志構圖,以偉大的目的之名,意圖完成社會的改造,終將導致人類社會失去個人自由;而必須服從於集體的行動;那必然是通往集體被權力野心者奴役的道路;所有的人民將受支配於個別的權力意志者。

因此,偉大哲人的思慮和遠見,若放在歷史的軌跡上檢視人類自身的命運;則自1917年至今,人類社會在不足百年的近代歷史上,無論是社會主義或國家主義,二者的革命與意識型態的實踐,除了對個人的尊嚴和權利予以壓抑迫害之外;也是對全體人類福祉和文明的重大摧殘。

1990年,分裂45年的德國,在歷史機遇出現時,實現了民族與國家的統一。充滿信心的德國理想主義者,此時,向充滿疑懼的其他歐洲鄰邦,尤是共同市場的共他成員國發出了呼籲:《德國統一》是《歐洲統合》的基礎。此後,歐洲將邁向偉大的統合目標。

其實,從歐洲千年的歷史進程而論,歐洲大陸沒有任何統合的現實基礎;無論經濟、社會、宗教和文化,遑論政治了。作為歐洲大陸之心的瑞士,在1815年的【維也納會議 (Der Wiener Kongress;1814年9月18日 ~ 1815年6月9日)】中,強權國家承認了她享有《永久中立國》的地位;這種歐陸權力均衡的妥協現象,除了讓瑞士得以在雄峻連綿的【阿爾卑斯】山脈中,避開了此後近200年的歐洲的戰爭與破敗之外;瑞士也利用客觀形勢的機遇,發揮成為讓世人稱羨的《主人國家》。瑞士的《永久中立國》的客觀存在,其實在地緣政治上已確立了歐洲統合的不可能;最多僅能達到政治聯盟的形式;而且,它注定會是一個無效率的官僚機制。

悲觀地看待,現在的歐盟只是具有文明社會主義精神的【人民公社】而已;長期而論,歐陸的政治發展有可能是繼1989年東歐社會主義陣營解體後,再一次的【西方的沒落》;正如歐洲人描述自己文明所在的大陸,是《落日之國》一般。人類的歷史本質,表現在文明的現象上,就如同人類自身的生命起落一般;人類的文明有階段性的興起和衰敗;人類所能期待的努力是,超越文明的興衰起落,而讓人類的文化成為歷史自身發展的意志。這也正是德國哲學家【黑格爾( 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 ),1770年8月27日~1831年11月14日】所強調的《歷史》作為一種哲學;《歷史意識》是辯證理性的,也是獨立存在的精神。

任何時代,歐洲大陸的歷史所呈現的現象,僅是民族國家的《陸權》支配意志而已;在現代,主要是法國和德國兩國;其中又以德國最具有支配歐陸的意志和實力。然而,即使從1789年法國大革命後,後續所發生的歐洲統合的歷史進程;無論是【拿破崙 ( Napoléon Bonaparte ),1769年8月15日 ~ 1821年5月5日】或【希特勒 ( Adolf Hitler ),1889年4月20日~1945年4月30日】的武力征伐歐陸各地的行動,都是以失敗的悲劇結局而告終。即使長達千年的中世紀宗教神權時代,【羅馬教皇】也無能以宗教信仰支配歐洲;甚至還呈現歐洲宗教世界的四分五裂;甚至於讓千年宿敵的【伊斯蘭教】在東南歐埋下異教文化之根。

德國的猶太裔浪漫主義詩人【海涅 ( Christian Johann Heinrich Heine ),1797年12月13日~ 1856年2月17日】認為,信仰基督教是進入歐洲文化殿堂的入場券。然而,歐洲正因為強調宗教元素的文化風景,而導致了排他性;非基督教信仰者必為異端末流;自我宗教的聖化極端,不正是歷史上【十字軍東征( Cruciata );西元1096年 ~ 1291年】的原因嗎?不正是助長了《反閃主義》和滅絕猶太民族的局部原因嗎?



在1990年代,發生於【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Savezna Republika Jugoslavija,簡稱FRJ)】崩解後的種族淨化行動;和2011年初夏,發生於挪威的大屠殺,不都是對多元文化進程的反動嗎?多元文化作為歐洲統合進程中的《可欲價值》,應該值得鼓勵的。但是,作為存在歐洲諸國家基層中甚久的民族主義和種族優越論,甚至是帝國主義殖民時代殘留下來的支配非我族類的排外意識,卻是歐洲統合進程中的致命性病毒。

《歐元區》的弱勢國家發生的《國債危機》和2012年的【歐洲杯】足球賽,正是暴露出致命性病毒存在的事實。為了對《國債危機》的弱勢國家是否採取紓困的進程和方式,強勢國家所表現的心態是缺乏《同理心》的官僚作風;而不再強調大家都是《歐洲人》的理想主義了。【歐洲杯】足球賽作為歐洲的運動盛事,不過就是運動場上的球技和團隊精神的比賽而已;卻演變成參與賽事的歐洲各民族國家,爾虞我詐和新仇舊恨交加的征伐咒罵和街頭緊張。以往,以文明優雅的紳士、淑女風範文化自許的歐洲人,似乎早已成為美麗的傳說了。

《歐盟》,原來是一個美好的理想;然而,在實踐上存在著歷史、宗教和文化的禁區;在本質上,是政治權力和經濟利益的分配。當第一次發生內部危機時,即可能就是《歐盟》生存與否的考驗。世人可引以為啟示錄。

Photos Source: Wikipedia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