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2的文章

詩人之國筆記 -《公器的品味?》

圖片
誰,都不能夠期望/ 誰,都不應該要求/ 誰,都不可以批評/ 公器就是品味/ 強權就是真理/ 專制就是慈悲/ 決定一切價值/ 不許重估/
自成風格;高高在上/ 公器,代表真理/
公器,代表權威/ 公器,代表強權/ 公器,代表品味/ 自成文化;無人可及/
用欺騙;用併購/ 用謊言;用跟蹤/ 用奉承;用遮掩/ 用收買;用假造/
一切作為,不能說/ 沈淪的力量/ 只為了,公器/ 只為了,品味/
公器,專屬於黑暗/ 品味,專屬於虛無!
時代的無奈現象/ 歷史的悲哀烙印/ 公器,何來/ 品味,何在/ 權力,就是公器/ 謊言,就是品味/
虛無的時代/  無力的個人/ 不信任/ 就是必然/
-《沈淪的時代,不存在公器的品味!》-

詩人之國筆記 -《守燭》

圖片
還能怎麼辦/ 
禁不起利誘的人,何其多/ 
黑暗的力量,無比地大/ 
想說出口的真理/ 
竟然,被謊言取代/ 
力量就是權力/ 
利益就是真理?! 

原以為,睜開眼睛/ 
可以迎來光明/ 
竟然,黑暗之神/ 
氣勢凌人,徘徊不去/ 
天地、是非、善惡,完全地顛倒/ 
虛無就是真理!?/ 

孤獨的良知,仍在心裡/ 
永恆的真理相伴;不必恐懼!/ 
總會有辦法的!/ 
別忘了!還有,光明之神!/ 
只要堅持,守住內心的一線燭光。/ 
無奈之至,只剩忍耐和等待;/ 
隨波,絕非倖存;只是沈淪!/ 

等待又等待,漫漫長夜/ 
曙光,必然出現;/ 
在黑暗大地的遙遠盡頭/ 
真相;也許姍姍來遲?!/ 
正義,可能難以彰顯!?/ 

絕望,等於放棄/ 
黑暗之神,何其強大/ 
世界,本來就只讚美力量/ 
力量,就是美!無關善與惡/ 

真理與良知,只是信仰/ 
等待又等待/ 
無奈之至;謊言和虛無/ 
世界的表象/ 

顛覆世間的一切價值和色彩/ 
無可信任的世界/ 

生存,何其不幸/ 
蒼穹暗淡,不見星辰/ 
彩虹成為幻想/ 
吞噬一切的色彩/ 

黑暗之神的本質;/ 
展現主宰支配的意志!/ 
屈服,就是生存!?/ 
無奈之至,也不能放棄自己/ 
除了光明之神的印記/ 

必須不相信/ 
所聽到的和所看的/ 
外在的一切/ 

讓謊言歸於虛無! 
在此之前,只剩下/ 
良知也要堅定地,守在心裡/

詩人之國筆記 -《筆箭》

圖片
鹿群啊!/ 奔跑於原野,穿越山林、踏過溪流/ 福爾摩沙,生與死,相伴於斯土/ 寧願死於獵人的弓箭下/ 倒在我鍾愛的土地上/
獵人啊!/ 追尋於山林大地,蒼穹之下,白雲相隨/ 搭上箭、彎弓;射出/ 寧願害羞的鹿群四散逃生/ 也不要倒在我鍾愛的土地上/
我們/ 共同生活在福爾摩沙/ 生我、育我、埋我的土地/ 文化來自真誠的鍾愛/ 歷史來自記憶;有我,也有你/
遺忘、誤解,取代、消滅/ 權力者的傲慢與野蠻/ 讓我的筆/ 代替獵人的箭/ 啟蒙無知的世界/ 留給福爾摩沙大地/ 理解與包容/
-《傲慢與偏見者,是歷史文化的暴民!》-

詩人之國筆記 -《甜言蜜語》

圖片
悅耳動聽的話語/ 似天際的彩虹/ 美的片刻/ 不必在意真實/
驃悍威武的軍警/ 似莽原上的惡獸/ 力的強度/ 不必在意慈悲/
謊言,勝過鎮壓/ 麻醉,好過劇痛/ 螞蟻般的人民/ 傾聽甜言蜜語/ 卑躬屈膝地,哀求收斂暴力/ 有個人,詭異地,笑了!/
謊言,實在好用/ 暴力,備而不用/ 等待出動/ 那一天,螞蟻發現/ 糖蜜加了毒藥/ 那個人,踩下去了!/ 又自信地笑了!/ 一向,反對暴力/ 世界和平,人權至上/
-《寫給沒有歷史的人民!》-

詩人之國筆記 -《真的很愛你?!》

圖片
沒人說:"你是假的?"/ 因為,你演的都是真的/ 假的;竟然,也可以變成真的/ 你真的好讚/ 真的!看不出/ 你不是真的!?/
善惡、是非、對錯、好壞/ 你真的,會分辨/ 大家真的,可以相信你/ 你不會假裝吧/
你真的,有分辨的能力/ 或者,大家必須假裝/ 你真的會分辨!?/ 你是真的!?/
當你相信/ 自己是真的/ 必然,不會說自己是假的/ 真的喔/
既然,大家都要真的/ 你真的是假的/ 為何,沒人看出/ 你不是真的/ 除非,大家也都是假的/ 真的!假的,有時也是真的/
就讓大家不要再分,真的或假的/ 就讓大家假裝,自己都是真的/ 好嗎?如假包換/ 這是真的!?/
-《寫給美女;小心帥哥!真的!》-

詩人之國筆記 -《口紅,唇色》

圖片
挑選又猶豫,反覆照見/ 鏡中的自己;唇上的顏色/ 目光的焦點/
為在意,或不在意的/ 伊,怎麼看?徬徨不定/ 何不為自己?願意冒險就是美?!/ 
女人,生命中的自我決定/  為自己的愉悅?/  為身上的衣著?/  還是,想像的自己?/  究竟,伊想要讚美的自己/  在那裡?/ 
鮮紅,太刺激!/  桃紅,太引誘!/  粉紅,太可愛!/  銀紅,太溫柔!/  橘紅,太熱情!/  暗紅,太深沈!/ 
自己,顏色;穿著;/  何者是主人?/ 
上色的唇/  多餘的話語/ 
美的裝扮/  不合適的整體!?/  失去的自我/  愉悅的伊/  期待的讚美/  想像的彼此/ 
是否性感相隨?/  問,夜的氣氛/ 
-《寫給鏡子前的伊;美是自信的,也值得冒險的!》-

法哲學筆記 -《放棄,作為佔有慾的想像!》

圖片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 禪宗大師 神秀(606年-706年)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 禪宗六祖 惠能(638年-713年)
生逢世間的現象擾攘不安,人心動盪;這兩首《偈佗》開示了人心,有助於對於世事的現象和本質之間的辯證理解,和紓解人生的困惑。【中國禪宗五祖弘忍】年邁之時,想《傳付衣法》給門下徒眾,而出現這兩首互相競比禪意開悟和境界高遠的《偈佗》。當然,【弘忍】老師父最終認可了較年輕的小和尚【惠能】的悟性,認為他有慧根,而決定傳付他教派祖脈,成為【中國禪宗六祖】。【惠能】也沒有辜負【弘忍】老師父的慧眼;佛法自【天竺】向東來到中土,【中國禪宗】另為佛法開創了教派;傳到南派【惠能】一系,由他發揚光大,承先啟後。

【中國禪宗】的教義強調《不立文字》的《頓開悟空》,理想極高。然而,即使【中國禪宗】開示了【世尊】( Bhagavat )交付【摩訶迦葉】(Mahakassapa)的《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心法;然而,在山門面臨權力傳承時,仍然不能免俗地要來一場比試高下的競爭,才能佔有權力的法統;那更何況凡世俗界的愚夫愚婦了。《爭奪》,必然是因為名利實物為人之可欲,而資源匱乏;所以必須讓有意實權者一爭高下;鬥智、鬥力和鬥法皆無妨,無所不用其極;這是世間場域的現實;無所謂高尚與否。非洲莽原上的《掠食者》追逐獵物有斬獲;其他想分食的群獸,地上跑的、水中游的和天上飛的,無不想佔有或分紅。這是一個慾望支配意志,而佔有慾泛濫的世界。

德國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1788年2月22日 - 1860年9月21日)認為,《生殖的慾望》才是一切行為的源頭;只要生殖的目的得以實現,死了也值得。《鮭魚》歷經險阻,也要冒死回到原鄉的出生地河流場域;在那兒產卵和授精,以完成生殖繁衍的任務。因此,【叔本華】的觀點,是有實證性的。至於,人間世上的色男慾女充斥各個角落,燈紅酒綠的情色世界盼望華燈初上;只是資本主義的表象;色男慾女追逐激情,本質上,乃是生殖慾望的不能滿足;於是想要再啟動暗渡情慾的棧道,以得到扣擊扳機命中目標的快感。這才是真實的世界;也是慾望支配的場域。

世界既不高尚,也不卑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約公元前427年 - 前347年)認為,"世界,就是你看到的樣子!";因…

世界小事筆記 -《誰在治理?》

圖片
"人為何會為惡?";組織化的犯罪是社會進化的產物。在文明化的過程中,人性被道德、倫理和法律的規範逐漸馴化;通常單獨一人,有所顧忌,除非精神異常,不敢為惡;但是,集多人之勢,最容易因為互相競爭和學習,而形成集體暴虐之惡。

世間諸種惡行中,官僚之惡,常以法治正義之名而遂行公權力之壓制,或剝削人民的天賦權利;這正是容易讓人民失去警覺的體制為患的典型;而且冷漠又冷血。任何一個正常的人,進入體制內,都不可避免地會淪為共犯。
國家是古代的部落社會和王朝的《進化版》;官僚體制的《消極怠惰》和《去個人化》的特性,讓身在其中的成員失去個人意志和權利,而必須貫徹所屬階層的任務。官僚體制的特徵之一是《推卸責任》;一個無能的官僚體制必然有其源頭,而且直指最上層的《領導者》。
官僚體制的無效率化是必然的;官僚體制出現惡行,不可能只是個人問題;必然是因為各階層的領導無方和管理失敗。沒有領導能力的人,被賦與領導官僚體制的權力,必然會是災難;而且會助長集體暴虐之惡。歷史上的許多敗德失政的暴君和獨夫,正是這種組合的典型。

暴君和獨夫在上台之前,都是平庸而且懦弱之輩;而且人性中有潛藏的邪惡成份孑遺,然而卻在歷史發展的過程中,佔據了官僚體制的領導位置,而有機會觸動邪惡的動能扳機;終於讓其他無辜者承受痛苦。人性源自於獸性的進化;分析獸性的成份,包括狼、狐狸和獅子三種野獸;它們的特徵是欺騙、狡滑和無情。
人在失去理性的牽引時;在必要的時候和可行的地點,獸性就可能浮現。人性和獸性的差別何在?人性中有狡辯以推卸責任的特點;而獸性則是兇猛地以力量取而代之。人性之異於獸性;而且作惡更甚於獸性,在於人具備運用語言的能力,可在官僚體制中推卸責任;這一點,讓狼、狐狸和獅子三種野獸也自嘆不如。

無能的領導者最常使用的卸責藉口,就是客觀形勢的難以預料和掌握。這種看似無辜的藉口,是一種典型的體制暴虐;更是推卸自己的知人和用人的責任。人心本來就難測,正是因為人性中有獸性的成份;有能力的領導者,應該具有馬戲團馴獸師的技巧和眼光,懂得為官僚體制的成員,安排適當的表演角色和舞台的位置;否則,一味地推卸責任,不正彰顯了自己既知人不明,也不會用人;徒然為官僚體制的政治文化,鬧出笑話而已。
治理國家是官僚政治的終極任務;很不幸地,放眼世界上傑出的領導人如鳳毛麟角;納稅盡國民義務的各國人民,期待清明而廉能的政治績效;卻反而必須面對有集…

人生故事筆記 -《回憶美雲》

圖片
我喜愛雲,尤其在蔚藍的蒼穹襯底時,雲的形狀似棉花,呈現各式各樣的不同意象和對比。雲帶給我許多心靈的安慰和遐想;我羨慕天上飄浮的雲,它們好自由!不需要腳,也不需要翅膀,就能隨意遊走於蒼穹;它們更不需要護照和簽證,就能旅行於世界的海洋、陸地和山川原野之上。

當我搭機旅行時,有時從機艙的窗口看出去,只見座機在雲層裡,窗外一片迷離撲朔;總覺得這位機長好無趣,浩瀚的蒼穹讓你飛,竟然飛到雲堆裡,壞了我以往對雲朵的想像;似乎毀了我心中,對一個名為【美雲】的女人的美好意象。

以前,我住在南台灣【墾丁國家公園】內;並且在當地的《核能發電廠》任職時,在休假日我曾經約了一位小姐到【恆春半島】東面的太平洋岸【風吹砂】景觀去欣賞風景。當日上午,我倆望向太平洋,天空萬里無雲,一片蔚藍色;壯闊的風景,讓人陶醉忘我好一陣子。不知何時,右前方的天空飄來了一大朵的雲花;我不禁驚嘆:"啊!美雲!好美!"。說時遲,那時快,坐在左手邊的小姐,勾著我的左手臂,頭靠在我的左肩上了;嬌柔似水地說:"就知道,你會在荒郊野外,虛情假意!"。

我突然驚醒,小姐的芳名,正是【美雲】;我說出了讓她會錯意的意象了。本來,我是真心地說真話;竟然被她說虛情假意;這不是我的本意,我應該要在皎潔的月色下,用較感性的詞語來讚美這位小姐的!於是說:"女人,難道不喜愛聽真心話?只愛聽假話?"。請你告訴我:"你要聽真的?還是假的?";【美雲】小姐此刻,竟然羞答答地說:"我要聽有真的,也有假的"。唉!好奇怪耶!女人可以這樣出考題嗎?答案,也可以有真有假嗎?

不知何時,天上的那朵美雲散去了;於是,我說:"美雲是美雲,真的是美雲,假的是美雲;美雲非美雲"。那一天,《美的誤會》讓我倆牽著戀的小手,她依偎著我,走在太平洋之濱;一段日子後,直到真的瞭解出現了;戀曲也像天上的雲一樣地散去了。不過,彼此的心中,我們相信真的都留下了幸福的回憶!每次看到天上的雲,我不禁回想起許多年以前的那段故事。

詩人之國筆記 -《敗犬不敗!?》

圖片
誰說,命運是如此這般的安排?/
想要自由,不行嗎?當然不是無奈!/
別說,《勝犬》比我強?有歸宿又如何?/
早一些日子,找到《犬窩》,就有幸福!?/

想要流浪,不好嗎?/
別說,我會孤獨一生;/
野貓作伴;野鴿呢喃;/
各就各位。/

野地,是我們的流浪王國;/
這裡沒有主人!各憑本事。/
野貓抓鳥;野鴿啄穀;敗犬檢骨!/
天下為公,世界大同!聖人早逝!/

自由就是精神!/
誰也別想管我。走過《犬窩》,/
素顏臃腫的《勝犬》;只會吃罐頭食物。/
別向我炫耀!美在那裡?/

野性就是美!/
不要長期飯票;只要野食!/
別同情我;/
誰也不要為我作主,找到歸宿!/

難道,有《主人》比較安全?/
多嘴的《野貓》,/
已說出秘密;/
"《家貓》,已無老鼠可玩弄!";/
好不寂寞呢!愈來愈笨;/
只能終日打盹;勝利有何意義!/
《勝犬》,只能守在《犬窩》看門;/
還要被《節育》,多沒尊嚴!/

忘記吧!對《犬窩》的憧憬;/
那是鐵窗包圍的監獄;/
小心!主人的家暴;哭訴無門!/
無辜被打;辛酸向誰去說!/
卻還要說:"主人,別理其他的《敗犬》!";/
"我才是你的唯一《勝犬》!"。誰理你啊!/

-《寫給敗犬,我沒有嚇你吧!?》-

詩人之國筆記 -《那夜,一盞小燈!》

圖片
昏黃的光彩/  孤獨地,伴隨黑暗/  溫馨地,一盞小燈/  等待,夜歸的承諾/
今夜,有風又有雨/  凌駕,遲來的腳步聲/  盼望,聽到/  那開啟門的聲音/ 
伴隨著,"我回來了!"/  等待,在長途的奔波之後/  一盞小燈/  盼到,疲累的夜歸人/ 
"我回來了!"/  呼喚/  那熱情又親切的擁抱/
窗外,有風又有雨/  此刻,擁抱的,你和我/  回報,以溫柔注視的眼神/  "終於,回來了!"/
輕輕地說出/  感謝你,願意為我/  留了一盞小燈/ 
繼續,留著它吧! / 幸福,來自燈下的光影/ 坐飲,細訴相思的苦悶/ 美酒,淚珠/  溫柔地,等待這一刻!/  傾聽,屬於彼此的故事/ 
指尖輕觸安撫手背/ 光滑如玉的肌膚/  感觸漫長孤獨等待的不安/  "我回來了!"/  只為了你/ 
"終於回來了!"/  那一夜,一盞小燈/ 空酒瓶/  陪伴你和我;到天明/ 風已停,雨已止/  窗外,又見溫和的陽光/  美顏,依偎著我/ 
-《寫給伊;有時等待夜歸人,最美!》-

詩人之國筆記 -《鏡子前的笑顏》

圖片
早已不記得了,你為何而笑/  應該是,因為你在乎我/  也許,我想取悅你/  跟隨你的一舉一動/  你笑,我也跟著笑/  你舉手投足,我也跟你一樣,不敢怠慢/ 
戀的喜悅,寫在你的美顏上/  笑出來,讓我知道了/  我也跟隨你笑/  你的容顏更美了/  告訴你,我的心裡只容得下你/ 
讓你知道我的秘密/  戀的諾言,觸及了你的心扉/  也引出了你溫潤的淚水/  戀的期待,喚出了你的愉悅/  事過多年,我已不記得了/ 
當時,你和我悄悄地訴說的其他秘密/  我只記得,在最美的時刻/  對著我,烙下你的笑顏/  款款深情地訴說,要我永遠記得你!/ 
-《寫給伊,鏡子前的美人!》-

哲學人生筆記 -《權力之美,似春天的櫻雪!?》

圖片
【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到得還來別無事,廬山煙雨浙江潮。】 
-《廬山煙雨》;中國北宋 蘇軾(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 
許多年以前,我一直未能完整地理解這一首詩的意境。在商場行走多年後,見識過人性對權力的患得患失症狀表象後?我試著去理解權力本質的《精神病理》的問題。在一個自由的社會,每一個人對於自身的利益和尊嚴,有爭取和捍衛的權利;也就是《自我支配》的意志;基本上,這是正當的,具有排他性的《權利意識》。
但是,如果有人可以支配自身以外的人或物,使他人服從自己的主觀意志,以完成可欲的效果,則這種支配和操縱的力量,無論稱作《管理》或《領導》就是《權力》了;這是強制的,或說服的、收買的、威脅的,都具有從屬性的《權力關係》。當我坐在餐廳裡享用美食時,看著服務人員忙進忙出;我想到的是,人的愉悅和自由,有時候是來自於,同時有人被支配和可能被奴役,而形成的市場交換關係。

世間最大的權力場域,就是無所不在的《政治》了;那是一種強制性的統治和支配。近代民主國家的《法治 - 依法而治》型式,其實只是專制國家的《人治- 依人而治》型式的進步改良版而已;人《以法之名》,操控統治機器,實現掌握權力的慾望;真正不變的核心意義,是《慾望》的本質。
世間其他的權力場域有許多種不同的型式,企業、家庭、婚姻、學校、部落、政黨、宗族、宗教等各種不同的組織;法國哲人【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1712年6月28日 ~ 1778年7月2日)認為:"人生而自由,卻無時不自由!";人是生活在各式各樣的權力場域的;有時自己是有權力的支配者;同時又是權力從屬下的被支配者。

人對於權力的偏好,是隱藏在《潛意識》中的。當前的社會,在人性的試煉場域中所呈現的問題,和古代並無不同。《以權謀利》的慾望無法赤裸裸地流露出來,卻要以冠冕堂皇的說法加以包裝,來面對外界的目光;除了必須有《合法性》的基礎之外,還要取得《正當性》的充分條件;因此,整個客觀世界呈現在眾人目前的是真假交錯的表象。基本上,人生存的世界是由慾望幻影所形成的。因此,每個人是生活在謊言所支配的社會中;人對權力的偏執,才是慾望的本質;人性的危險在於,在每一個場域中,人都具有支配和奴役別人的慾望。

職位或名望愈高的人,在品嚐過慾望實現的果實後,永難忘懷享受權力時的甜美滋味;…

法哲學筆記 -《不同時代的想像!》

圖片
炎熱的夏天午後,我坐在書店的閱讀室選購書籍;冷氣和茶水的溫馨供應,讓我樂在閱讀。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走近,坐在我的對面了;我敬老尊賢,向老者微笑點頭致意。他看我選讀的書籍中,有一本《政府論導讀》;也許是受到近年來,重要職位的政治人物涉及《貪污》案件驚動社會。老先生有感而發,"唉!民主選舉?被選上了,一定要貪污;否則為何要花那麼多的資金,來參加選舉?以前,很少聽到貪污!還是以前的人重視清廉!";顯然地,老先生懷念舊的時代!

我笑一笑回說,"老先生身體好,高壽了!您見識過不同的時代,難得!"。其實,我自己和老先生一樣,也曾經在專制的時代出生和成長;我比較訝異的是,老先生說,他是一位退休的教授。此番高見,讓我有些毛骨悚然;我曾經碰過懷念獨裁者【史大林】( Josef Stalin;1878年12月21日~1953年3月5日)的俄國老人;也曾經遇到在我眼前,含淚稱讚獨裁者【希特勒】( Adolf Hitler,1889年4月20日~1945年4月30日)的德國老夫婦。這個世界看來很奇怪耶!

《貪污》,在法律和道德層次,是公共領域被禁止和譴責的行為。時代改變了,《貪污》的技術也進化了;《進階版》的《貪污》案例顯示,涉案者已經會應用《雲端數位》科技,進行全球化的操作。不過,我比較好奇的課題,是貪污的《本質》;那是屬於《認知的》和《人性的》辯證領域。本質上,在專制政治的時代,社會上所有的《自由權》,包括話語權、財產權和生命權,以及免於恐懼的權利,都被一個名為國家和政府體制的獨裁者掌控。

世界上的獨裁者,都以《國家之名》和《人民需要》,而掌控對社會全體的生殺予奪大權。《貪污》,作為被禁止和譴責的行為,在獨裁者的地盤,是一項《選擇性》操作下的《反價值》。有時候,獨裁者必須有所妥協以對內默認《貪污》,對外保護《貪污》,以換取抬轎徒眾的支持獨裁者的《竊國》和保障權力的《獨佔》或《寡佔》。因此,統治集團,包括《司法部門》形成的《共犯結構》,在認知上,並沒有《貪污》的想像;反而認為《貪污》是自家的特許自產利益,不取白不取。這種認知基礎上的所有《竊國》的統治行為,正是對《非我族類》的《異議者》和《無辜人民》的剝削和壓迫;這是邪惡的人性。

這個世界,依然存在民主和專制政治的對比;有些從專制過渡到民主的國家;在涉及《貪污》的議題時,政府和人民常有不自覺地出現認知,和…

詩人之國筆記 -《夏天,被誤會的季節?!》

圖片
你來得太早,也太強勢/ 只留給我小塊的樹蔭/  只為了趕在秋天之前/ 表現你不同的個性/  又不想被春天忘記/ 那可是善變的季節/  何苦緊追著不放/ 你就不能冷靜一點嗎/ 
冬天,靜悄悄地/ 還在後面排隊/ 他只說,不急!不急/  就讓不想多穿衣服的人/ 先高興一季/  好有風度的慈悲/
此時此地,你為何發威/ 讓大家都難過/ 你故意提高烘烤的溫度/ 秋天不會這樣/ 大地枯乾,只盼落雨/ 春天也不會這樣/ 花草和樹葉,沒有明天/ 此時,不再趾高氣揚/
烏雲密佈,好悶的日子/  雷公,又何必大小聲/ 只會幫著嚇人/ 想穿衣服;何錯之有/ 要為你活受罪/ 
穿上衣服,比較高尚/ 冬天的體貼說法/  看來,冬天比你文明/  夏天,你同意嗎/ 
- 《寫給季節的偏見者!?》-

人生故事筆記 -《燈塔附近有烏賊群》

圖片
魚群啊!往又深又廣的海洋游去吧!避開誘餌和魚網!

鳥群啊!飛向廣闊的蒼穹;森林留給狐群和猿猴吧!
鹿群啊!追逐那水澤芳草;離開屬於獅群和鬚狗的莽原吧!
人類建造的燈塔,不是為我們;
就讓他們;留給迷航的船,和鳥賊群吧! 
-【詩人之國筆記 -《新世界》】-
我喜愛看到燈塔,孤獨地矗立在海角一隅,尤其是那種忘世的境界,我會激動。我在台灣國境南疆的【墾丁國家公園】附近的核能電廠,工作和生活的多年歲月裡,我經常獨自跑步或騎車來到【鵝鑾鼻燈塔】,在附近眺望廣闊的【太平洋】和【巴士海峽】;蔚藍色的蒼穹下潔白色的燈塔,特別的顯目滄茫。


那時候,我會找一處地點,面向【太平洋】坐下來,感受天上白雲偶然飄浮而過的時空意象;或閱讀隨身帶來的德國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年10月15日~1900年8月25日)的《語錄》,別有一番超然清新的意境。有時候,我會在夜晚到此地觀看星空;也望向燈塔的頂端,看著那燈炬在夜裡照向海洋的放射角度。我想到幼年時,母親曾經告訴過我的《日本諺語》:《燈塔無法照到底座附近的船!》;那是她小時候在《公學校》求學時,《日本籍》老師教她的。她記下來了;作了母親後,她又傳給我記在心裡。


這句諺語提醒世人,尤其是作為《領導者》的人,《以身作則》很重要;就像燈塔一樣,為跟隨者指引方向,讓大家有所依循。但是,那還不夠!在《領導者》的近身區域,是一處光明照不到的禁地。倖進之人必然會想要躲進此地;他們通常自恃誇大,迷惑外界。這些人,通常是《領導者》的近衛、親族、愛將、情婦和親信。他們包覆在《領導者》的外圍底座,像洋蔥的構造一樣,製造模糊的空間,以循私為惡,和謀權藏利。古人的經驗:《嚴官府易成賊窩!》;《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領導者》要不定時地清理門戶,以正門風。


不幸地,歷史案例顯示:《領導者》常會迷失於自以為是《火炬》,或《燈塔》的自我想像之中而不自覺;只想要為遠方他處的船隻標點領航,或追求虛無的歷史地位,而忘了燈塔附近的水域有《烏賊群》。它們是逐光而靠近的《軟體動物》;烏賊【Sepien (Sepiida);或 Echten Tintenfische】的持色是會向天敵噴出有毒性的墨汁以求脫身。海洋中較高級的魚類,像智慧魚種鯨魚或海豚,喜愛清澈的海水,而不喜與烏賊為伍;反而敵視烏賊污染水域;見到烏賊群必先吞食飽腹,以除後患。…

人生故事筆記 -《全家一樣笨!?》

圖片
炎熱的夏天午後,腦袋熱昏了!我獨自坐在冰品店享用冰淇淋;同時翻閱手邊的雜誌。突然,有一位小男孩興沖沖地拿著一大盤各式冰淇淋和飲料,站到和我同一桌的對面;靦腆地先看著我,欲言又止。

我抬頭環顧冰品店內,生意不錯;在我進來後不到半個鐘頭,幾乎滿座了;只剩下我這一桌還有三個空位。我瞭解了!善意地表示:"弟弟,請一同坐吧!"。小男孩向著收銀櫃檯附近的一位三十餘歲的熟女招呼;指著我這一桌的空位,喊著:"這裡啦!"。

不多久,那一位穿著打扮入時,拿著名牌包的女人坐到同一桌了;我點頭致意;卻換來像冰品一樣冰冷的表情。這個社會似乎有些缺乏古樸禮儀了。小孩既不稱呼大人,就自顧自己吃冰了;大人似乎晚娘面孔;也許礙於不得已必須和我這位陌生人同桌,有些不自在吧!
但是,在公共空間裡,我先來到結帳消費,也沒礙著誰?相遇而主動善意願坐同一桌,只能算同在之緣吧!

約五分鐘後,一位看來約六十餘歲的老男人拿著發票,和一杯冰品也坐到同桌的最後一個位子上。我才想著,這位老先生,是誰?他們認識嗎?他大概很訝異,竟然有我這一位陌生男人也在場,又坐在那個女人對面;而他只能坐在小男孩的對面和我的旁邊。他表現有些狐疑和不自在;真是陌生而不友善的地球!
幾分鐘後,女人突然開口了,口氣不好地,嗆那個後來的男人:"動作慢吞吞,結帳那麼久,都沒位子了。"。

聽來,很不善意地,似乎必須與我同桌,是很不幸的事;一肚子脾氣只好向著後來到的老男人噴。怎麼啦!此刻,這一桌座落在不友善的地球的火山口上?怪不得,大家都要吃冰來消火;原來,他們是認識的,莫非是一家人?
看樣子,老夫、少妻、幼子的組合;人間悲劇的一種典型!或者,祖孫三代同堂嗎?好天倫而不快樂的一家人!社會行走的敏感度,我判定,這個女人不是《正室》,可能是《外室》;最多是《繼室》。

呈堂的供證如下:女人接著說:"既然都出來了,還要我們走前面!像放風箏?";好有故事的一句典型情婦造句呢!老男人說:"人多,又點了那麼多項,結帳花了大半天;好啦!別說了,吃吧!"。
低頭,翻我的雜誌,不想看火山噴發,以免傷了眼。女人接著說:"弟弟,你剛才點幾項?你爸爸算不清,你說幾項?他在意這點小錢呢!笨!"。這一句話,真的有夠意思;自古以來,情婦多生兒子!我此時刻,自我感覺良好;猜題…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