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法哲學筆記 -《不同時代的想像!》


炎熱的夏天午後,我坐在書店的閱讀室選購書籍;冷氣和茶水的溫馨供應,讓我樂在閱讀。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走近,坐在我的對面了;我敬老尊賢,向老者微笑點頭致意。他看我選讀的書籍中,有一本《政府論導讀》;也許是受到近年來,重要職位的政治人物涉及《貪污》案件驚動社會。老先生有感而發,"唉!民主選舉?被選上了,一定要貪污;否則為何要花那麼多的資金,來參加選舉?以前,很少聽到貪污!還是以前的人重視清廉!";顯然地,老先生懷念舊的時代!

我笑一笑回說,"老先生身體好,高壽了!您見識過不同的時代,難得!"。其實,我自己和老先生一樣,也曾經在專制的時代出生和成長;我比較訝異的是,老先生說,他是一位退休的教授。此番高見,讓我有些毛骨悚然;我曾經碰過懷念獨裁者【史大林】( Josef Stalin;1878年12月21日~1953年3月5日)的俄國老人;也曾經遇到在我眼前,含淚稱讚獨裁者【希特勒】( Adolf Hitler,1889年4月20日~1945年4月30日)的德國老夫婦。這個世界看來很奇怪耶!

《貪污》,在法律和道德層次,是公共領域被禁止和譴責的行為。時代改變了,《貪污》的技術也進化了;《進階版》的《貪污》案例顯示,涉案者已經會應用《雲端數位》科技,進行全球化的操作。不過,我比較好奇的課題,是貪污的《本質》;那是屬於《認知的》和《人性的》辯證領域。本質上,在專制政治的時代,社會上所有的《自由權》,包括話語權、財產權和生命權,以及免於恐懼的權利,都被一個名為國家和政府體制的獨裁者掌控。

世界上的獨裁者,都以《國家之名》和《人民需要》,而掌控對社會全體的生殺予奪大權。《貪污》,作為被禁止和譴責的行為,在獨裁者的地盤,是一項《選擇性》操作下的《反價值》。有時候,獨裁者必須有所妥協以對內默認《貪污》,對外保護《貪污》,以換取抬轎徒眾的支持獨裁者的《竊國》和保障權力的《獨佔》或《寡佔》。因此,統治集團,包括《司法部門》形成的《共犯結構》,在認知上,並沒有《貪污》的想像;反而認為《貪污》是自家的特許自產利益,不取白不取。這種認知基礎上的所有《竊國》的統治行為,正是對《非我族類》的《異議者》和《無辜人民》的剝削和壓迫;這是邪惡的人性。

這個世界,依然存在民主和專制政治的對比;有些從專制過渡到民主的國家;在涉及《貪污》的議題時,政府和人民常有不自覺地出現認知,和對策行動上的觀望和困惑,然後衍生出更多的笑話。最普遍的笑話是,《民主不如專制!》;因為民主體制盛行利益交換,所以《貪污》事件特別多;好懷念以前美好的時代!那時候,幾乎沒有《貪污》。你看,【新加坡人民行動黨】、【北韓勞動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多乾淨,他們的政府很廉潔!專制來自民主的失能和失序;因此,還是專制比較好!這是多荒謬的論點!

歷史的教訓顯示:違反人性價值,踐踏人性尊嚴的反動思想和行為,是因為人對於現象認知,和價值判斷的能力,陷入了《蒙昧》的陷井之中。《啟蒙》是對於《蒙昧》的反抗與排斥;也是人性的自我昇華,進而實踐自己作自己的主人的意志。《貪污》,是人性的蒙昧陷井中的一項罪惡,也不僅限於對財貨的違法收取;在《權利意識》和《權力意志》的對抗中,專制政治的統治集團,為遂行權力意志,而擴張權力,以集團的意志綁架國家和政府,凌駕在人民的權利意識之上,侵犯人的尊嚴;那更是罪惡的,本質的《貪污》。

《貪污》是人性問題,不易消滅;而且歷史久遠,不分專制和民主時代;民主國家和社會可以透過思想的辯證和防貪制度來減少《貪污》。在民主時代,《鞏固自由》和《深化民主》是人民的最重要的任務;必須防止核心價值信仰,自由、民主和法治被顛覆,而誤以為獨裁專制是防止《貪污》的良藥。殊不知,獨裁專制剝奪了、限制了人民的最重要的資產,自由和尊嚴,民主和法治後;獨裁專制的權力者和他的統治集團,將以國家和政府的公權力之名,遂行壟斷公私領域的所有的自決權利,以謀集團的私利;屆時,《貪污》只是一個不知所云或微不足道的路邊笑話了。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眼紅心酸去台化」》

「去台化」,此一「偽詞」突然在台灣浮現和被意有指涉地炒作,突顯的精神上之惡疾,乃是蒙昧無知的本質,以眼紅心酸為表象。 熱題,當然是晶圓代工產業的巨擘台積電到米國,在亞利桑納州投資新設先進製程的晶圓廠;也派出台灣籍的工程人力支援。 一件集國際投資、貿易和技術輸出的民營企業與客戶互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