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複製,精神的病理現象》



    
《創新》,是可貴的精神價值;可遇而難求!《創新》,除了帶來新鮮感外;也會形成思想的激盪。《創新》更帶來《複製》的風潮;逐漸地,《世俗化》的現象會帶來對《原味》的背棄。很慶幸地,作為人,每一個生命的出現,都是《唯一的》或《獨特的》;如何在生命的進程中塑造出自己的獨特性;堅持住自己的與眾不同,就成為生活和生命智慧的抉擇問題了。

《自由》,作為一切價值的基礎;因此,《自由》的社會有助於實現個人獨特化和特殊化的意志;而不致於像專制社會強求一致性,強迫塑造一體化的秩序感,而欠缺個人的存在感。《複製》沒有個性的個體;形成《單一化》的群體,是專制社會的致命性危機;正如《單一化》的生物群必然會近親繁衍,而形成基因的缺陷和免疫機能的弱化,而缺少對環境變化和疾病的應變抵抗能力。生活在恐懼中和抗拒改變,已成為專制社會的宿命。

社會是由《創新》引導前進,卻在前進中淪落。那是因為在《後創新時代》,《社會意識》以《複製》作為精神;進而形成《普及化》和《庸俗化》的現象,最後讓人形成《自我厭棄》的精神面貌!說來悲哀,正是因為在《複製》的反覆過程中,讓《原味》一再地流失了!以【經濟學】的《效用理論》作比喻;《邊際效用遞減》的趨勢一旦形成,等於宣告一項《創新》,無論是觀念或技術,乃至於風格,所帶來的時代風潮進入尾聲;也必然走向衰敗沒落的結局了。

如此比喻吧!在自由的社會裡,媒體興盛的時代,盛行《造神運動》,以致在各行各業中經常冒出一些新興的人物,晉身成為《英雄豪傑》或《教父》等級的諸神。這些人物可能也很意外,自己突然出名的現象,而忘了自己的本質。人物的出名不等於真正有實力;只是媒體時代的精神庸俗化的隨機結果。風潮帶來的繁華榮景,如同名流盛裝出席的宴會,最怕掌聲停止和歡宴的結束;因為那代表虛無、落寞和孤單即將登場。榮景不再的想像是下場淒涼!

亞洲的經濟和社會的發展過程中,很少有《創新》的精神,而是以《複製》作為發展的精神;所呈現的不是技術生產力的革命性創新;而是以豐沛的勞動力和廣大的土地供應,而形成的低廉的生產成本,和對環境生態的破壞,以及對自然資源的耗用浪費。從過去的日本、南韓、台灣,到中國的經濟發展歷史顯示:這些國家都是一路走來,採用抄襲、模仿和複製來自西方的創新成果,乃至中國建國以來的《山寨》運動大行其道;意識型態上的《共產主義》,建國早期的全面學習《蘇聯模式》,乃至《改革開放》的發展戰略,無一不是複製;即使《山寨》本身,也成為了後來者《複製》的發展模式。

仔細檢視國家、社會和經濟興衰的歷史;昨天的日本,今天的台灣和南韓;明天的中國,莫不在走在相同的失去《原味》的趨勢方向上;衰敗沒落也是可預見的結局。過去幾年,在台灣的社會中,一種《虛無化》的發展趨勢正在逐漸地浮現和明顯。台灣的發展過程中,本來就缺乏《創新》的文化和環境;過去長期的《戒嚴體制》,壓抑自由社會的形成,也扭曲了人性的正義、是非的價值觀;文化上的偽善和精神上的蒙昧,讓《複製》的精神墮落成為一種價值取向;就直接加入了【東亞】的《複製化》進程中,也得到《假性成功》的果實。

殊不知,即使進步文明社會所堅持的自由、民主、正義和人權的價值;都是西方社會歷經漫長歷史的啟蒙辯證和革命時代的流血奮鬥犧牲,所追求得來的可貴的價值;沒有一樣曾經在東亞的文明中是《原生的》。即使近代,東亞各個國家在複製化的進程中,也牽強地要加上所謂的自己的《民族特色》;實在既虛偽又無趣,既自卑又自戀!近年,西方的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路線交相融合的市場經濟,出現了過度舉債和消費的債務危機;基本上,這是經濟的問題和經濟活力消退的症候群;東亞國家也一併複製過來了。然而,似乎自身已忘記了症狀也在自身的危機,反而浮現了見獵心喜的自大心態,而倡言東亞解救世界的《夜郎》心態。

現實生活中的經驗可以得知;幾個溺水者想要寄望彼此的救援,極可能造成一同滅頂。《複製》的本質是缺乏《主體性》和《獨特性》,行動上是《跟隨者》和《模仿者》;在道德上,甚至是有犯罪傾向的《詐欺者》。以《複製》作為精神價值的社會,在短暫的虛幻榮景後,經常出現的症候群就是《大頭妄想症》(Molemmorbo,Sakomerktamade);那是一種典型的自卑變自大;在精神上經常感受被迫害和被拋棄的孤寂後,而併發出《濫情》的《自戀》和《花癡》的雙重精神異常症狀。

最常見之於社會的現象,就是迷信和沈溺在《造神運動》和《好為人師》的精神亢奮中,很像走火入魔,中了邪的《乩童》,相信自己具有《無所不能》的功力;進而出現無法自制的《指點江山》和《改變世界》,尋求歷史地位的妄想和衝動;也很像【西班牙】的鬥牛,見到鬥牛士舞動紅色的披風就發狂一樣。很奇怪的是,這種《大頭妄想症》的症候群在台灣很普遍;很值得【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專家,或學者前來進行田野調查和臨床的病理的研究。

如果聽取《在地人》的近身觀察,應該有一些觀點值得參考;就是這裡的人民曾經被洗腦過,時間序列中只有《過去》和《未來》的印象,而不承認有《現在》的事實;在空間方位上,沒有《自我》的座標位置,而只有《四極》的方向;堅持《虛幻》,拒絕《真實》;貪財、好利又喜好作官的權威,恐懼失敗和死亡,勇於內鬥,怯於公戰;嘴上的功夫永遠多於執行力。所以,這裡有許多道德上的《假聖人》和《教主》,和想讓世界看得見的《台灣之光》,意圖《救中國》和《救世界》。

更怪異的症狀是,許多人想像自己是富裕階級,誤認為自己的財富多到可以淹過腳踝;可以不需要認真工作;有些現象很像破產的希臘!另外,此地富裕的商人喜好干涉政府施政和包養情婦;一旦自己的企業經營不當;政府就會出面要求乞丐,出來協助那些患了《大頭妄想症》的富商;包括買她們製造的智慧型手機。正是如此,這裡的人民都拚命地,也要想像自己是富人,而怕被政府課徵《乞丐稅》以劫貧濟富;這種現象,造成了政府施政上的錯覺,認為人民都是肥羊,只要政府浪費、亂花錢或國營企業發生經營不善,就可以向人民變相漲價斂財以彌補虧損;在複製精神成為主流的社會中,這反而是本地原生的,獨特的,唯一非複製的;讓人稍感欣慰卻又無奈的現象。

在民主化過程中,讓庸俗化當道的媒體造出了幾位政商界明星級的《假神仙》或《假聖人》;也同時捧紅了幾家擅長於《複製》與《代工》的企業,和所謂的《教父級》企業家;這些《假神仙》或《假聖人》或《無良企業》,經常不忘訓誡社會大眾;也迷惑了社會裡的癡迷大眾。【論語‧陽貨第十七】記載孔子,「惡紫之奪朱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惡利口之覆邦家者。」;這句聖人之言,指出了《複製》而不《創新》,沒有《獨特》的困窘心態,作為社會的精神現象,必然會導向社會群體的精神瘋狂和人格墮落,最後必然出現價值的虛無和文明的衰敗。可以改變嗎?當然有,就是認清一項價值,作為人,本身就是目的,不是讓任何外力來強求塑造的複製品;作為真正的自己;保持自己是唯一的和有獨特性,更是值得堅持的理想!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