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插國旗,返祖的想像?!》


近代歷史上有幾幅有名的在地球上《插旗》,主要是「插國旗」的圖片;包括二戰末期【蘇聯紅軍】攻克德國首都「柏林」】,幾位【紅軍】士兵爬上代表德國人民的德國「帝國議會」(Dem Deutschen Volke)雄偉建築的頂端,先揮舞著和插上【蘇聯】的國旗,標誌【納粹德國】的滅亡。

另一張圖片,也是二戰末期在西太平洋戰場,美軍在浴血奮戰攻克「日本帝國」的「硫磺島」(Iwo Jima)後,幾位美軍士兵在高地上合力推舉旗杆,齊力插上美國的「星條國旗」。

在地球之外,竟然也有人跑去插國旗;那是1969年7月20日,美國的第一位登月太空人指揮官(Neil Armstrong;1930年8月5日生),在登上月球地表後表示:"這是個人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隨後,他和另一位登月的太空人Buzz Aldrin (1930年1月20日生)在試跳幾下測試月球引力後,也插上了美國的「星條國旗」。

在重要的場合、地點和時間「插國旗」;是人類的理性迷失,也是精神變態的表現。晚唐詩人「李商隱」(813年~約858年) 在「嫦娥」詩中,寫著:"雲母屏風燭影深, 長河漸落曉星沈。 嫦娥應悔偷靈藥, 碧海青天夜夜心。";說明「后羿」的妻子「嫦娥」實在是喜愛亂嗑藥嚐鮮的女人;她雖然是苦命孤單的仙女,卻也是背棄丈夫的「逃妻」;竟然躲到月球上;不過還好,她只是情感上背棄丈夫。

至少,她忘了插當時的國旗,讓月球少沾了人類的「國族政治」的習性;而多了文學與傳說的浪漫。然而,自從人類登陸月球,插上美國的「星條國旗」之後;月球失去了宇宙蒼穹莊嚴無私的孤寂浪漫之美;「國族政治」的氣息更濃厚;就像「奧運」奪牌後,場上要為得獎選手升上代表的「國旗」或「會旗」;還要為奪金牌的國家演奏國歌。既不再浪漫,也不高尚了;反而留下了許多污染。

想像一下,在生死爭奪的戰略高地上「插國旗」的人,和他們後面的一大群人,應該都會很興奮;"我們羸了!我們來了!我們征服了!"。真的嗎?有這麼重要嗎?世界上有千年不朽,永久屹立不倒的國旗和國家嗎?目前看來好像沒有!總是戰爭破壞和生靈塗炭,文明隨之倒退。

當然,戰敗或守土的實力不足,而被別人「插國旗」的那一方,和人民或土地,包括月球在內,實在有夠倒霉;精神上的挫敗感和自尊受損,實在不好受。有這麼嚴重嗎?精神醫學上有「創傷症候群」;應該有包括被「插國旗」後,所造成的民族心理傷害。否則,那來的部份激進群眾催戰,置文明和人道價值於不顧。

說來怪異,「插國旗」竟然是「哺乳類動物」(Mammalia)的「奶嘴殘餘」。尤其男人和女人的「戀母情結」和「戀父情結」,實際上都是轉化自幼年的「奶嘴殘餘」;也是長大後,精神上未完全斷奶的後遺症。

正常的情況下,嬰兒期對奶嘴的依戀,男人會隨著初次「夢遺」的到來後,和雄性象徵的突顯,逐漸地轉化成為父親的「男人對手」;對於「戀母情結」的表現會藏在潛意識中,形之於外的表現,日後會轉化為「插國旗」,爭勢力範圍和領域的情結。

女人在結束嬰兒期的被哺乳階段後,對奶嘴的依戀會隨著「初潮」的到來,和雌性象徵的突顯,逐漸地轉化成為母親的「女人對手」;對於「戀父情結」的表現,會藏在潛意識中,形之於外的表現,是透過衣物的選擇變化和化妝的包裝,展現對自己身體的支配意志。

對這種嬰兒哺乳期的殘餘,還包括了「尿床」或「偷吃零食」、「手淫」、「吸煙」、「偷情」、「偷窺」都是;尤其有些人物,在換了睡眠的地點後,竟然會「尿床」。我有機會經常旅行在外,住宿各地旅館後,如果要仔細地體會尋找,必然會發現前人在床墊上留下的「歷史古蹟」。

當然,世上的情侶或夫妻,有一方習慣性地劈腿或外遇;也都是奶嘴殘餘的「後發再現」;想要擴張勢力去征服和插國旗的意志;無論男人或女人,不乏想要剝奪別人合法正當的「戀之伴」,看似無意義的爭奪和非理性的堅持,這些男人和女人,愈是有彼可取而代之,取得精神勝利的愉悅,然後再表現出「反高潮」的空虛。其實,這是人性的「前現代」意識。

看一下人類生活裡最接近的家畜中,貓和狗也都是有奶嘴殘餘的「哺乳類動物」,它們有「競爭者」出現要爭寵,也會噴出自己的殘餘,以標誌自己的領域。更別說,它們在莽原上的「貓科」(Felidae)和「犬科」 (Canidae)的親戚,也是巡狩它們覓食和交配的領地荒野,然後留下自己的氣味和遺物,表示此地之內為歸屬自己支配的勢力範圍。

因此,「哺乳類動物」中的自許為智慧物種的「人類」(Homo sapiens),在看到自己人「插國旗」,其他人會很興奮嗎?那是當然的!其他也想「插國旗」的對方,當然是可惡的敵人了。只是,當海嘯地震大天災來襲時,大家不是搶救黃金72小時的倖存者,慷慨解囊,互相同舟共濟嗎?

家中有哺乳中的嬰兒;它們,為何會啼哭不停?不外乎身體不舒服;不是尿布濕了,就是需要奶嘴餵食。嬰兒想要奶嘴時,除了會啼哭之外,還會呈現四肢激動,手指和腳趾向內捲縮,猶如握拳向自己生命初到的世界抗議;可以說,這是人性的初期暴衝。

如果此時,大人將奶嘴放入嬰兒的小口中;它們大多不再啼哭了,而且會很滿足地吸吮奶嘴;這時候,大人是不是很像在「姜太公」的島上插國旗;也很興奮呢;終於擺平「小生命」了?人類的本性充滿了困惑的矛盾;人類何時可以稱得上「文明」呢?該忘記的仇恨,卻到死也忘不了;該記得的幸福,卻堅持要忘記;很奇怪呢!

「清朝」康熙時代的大學士兼禮部尚書「張英」(1637年~1708年)作官在外,家人寫信給他,訴說鄰居蓋屋,侵占了家族三尺的土地,而發生了爭議。家人想要藉他的官威,出面來施壓對方和地方的官府。「張英」不以為然地回信,附詩提醒家人,"千里修書為一牆,讓人三分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

「民族主義」,也是「國家主義」;歷史上多少戰禍,因自以為重要的尺寸領土爭執而起;文明的時代,人類需要拋棄民族和國家的「奶嘴殘餘」;以生態的保育價值來維護共同生活的地球,和捍衛作為人類,應有的自由與文明的價值。

「民族主義」在乎荒野或大海中的尺寸之地,想要擁有傳說中的資源,如同頂級的「掠食動物」想佔有勢力範圍內的獵物資源一樣,都是短視的和自私的野性生存意志;卻忽視守衛已經擁有的自由和各種進步的價值,以及地球生態,豈不是本末倒置?

北美新大陸的「十三洲」在建立美國之前,許多移民因為不滿英國殖民政府的徵稅而抗爭;然而,當時有一位啟蒙思想家「Thomas Paine」,(1737年1月29日-1809年6月8日) 寫了一本書,稱作「常識」傳播於新大陸,啟發移民;唯有重視自己的天賦權利,建立自己的國家,才能保障人民的權利。

以一人之智和遠見而啟發民眾,終能催生眾人之意志,而建立了他所建議作為國名的「美國」(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至今「美國」建國的理想廣泛地影響世界各地的人民追求文明進步。當今世界各國,只有沒自信的國家,才會終日主張領土主權;卻忘了進步思想,才是具有超越國界的影響力;也沒有信心主張自己的民族,對人類的文明發展有那些貢獻,豈不是「奶嘴殘餘」的「返祖現象」(Atavism) 的心態在作怪?

世界最大島「格陵蘭」(Greenland)的原住民人口不到六萬人,由北歐富裕的小國「丹麥王國; (The Kingdom of Denmark)」在十八世紀初期開始統治;到了1979年「丹麥王國」同意,除了接受委託代管國防和外交事務外,自2009年6月21日起生效,由「格陵蘭」原住民自己擁有對世界最大島的主權;和自己決定對「丹麥王國」的關係;這項決定讓「格陵蘭」(Greenland)成為了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國家。

以「丹麥王國」的富裕和「格陵蘭」(Greenland)所擁有豐富的天資資源,以及優越的戰略位置;「丹麥王國」何必放棄統治呢?世界上其他急著四處宣示主權和「插國旗」的民族可能難以理解;然而,這就是進步的價值,讓文明的國家表現出與眾不同的寬廣心胸和文明的高貴態度。切記!地球才是土地的真正的和共同的母親!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