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事筆記 -《公務員和廟公的國家!》


  

國家和政府的施政,為何會引起民怨?以行銷學的觀點來理解;就是民主國家的政府的客戶服務有問題。然而,政府的存在有獨占性和排他性;所以,民怨其實是民願;人民自找的!就只能逆來順受了;人民難道自己沒有責任嗎?

有一位商場友人,向我說出,他和政府打交道的委曲求全和無奈;他受盡的折騰,都是商場成本和客戶的利益。但是,他無可奈何,只好請我為他向德國原廠,苦口解釋那個不是問題的問題的來龍去脈。

德不孤,必有鄰;以官僚不苟,不求變通的作風聞名於世的德國人,對方原廠的商人倒也頗能體諒官僚禍害的痛苦;終於願意依照我國官方衙門,出於無知和傲慢的無理要求,在德國重新來回奔波於台灣在德國商務代表處;取得必要的商務文件;這才符合了台灣衙門的意志。

荒謬劇的可笑,在於台灣人民在自己的國家,奉公守法卻過不了關的事;竟然要由外國人到台灣的駐外單位辦理,才行得通;德國原廠多年來行銷於全世界無障礙;首次得知後,不禁苦笑搖頭,竟然台灣衙門的公務員,會在不具任何必要條件的意義上,堅持要在雞蛋裡挑骨頭。然而,貨品在海關己經延誤商機多時了。政府為何而存在?這是我多年來的認知上的困惑。

我曾經在國營企業服務過,也理解這類自己政府的刁難案件,自古以來就有不可明說的規則;所謂,有關係就沒有關係;事情可大可小,就看你草民怎麼辨?

其實,國家是一個壓制的機器;政府是一個反動的部門;我勸友人,與黑暗勢力共存,是作為人的無奈和命運;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會形成什麼樣的國家;然後造就什麼樣的政府。一切,都是緣分;讓你和我,由人變成人民;再淪落為國民,然後滾到一邊,成為草民或庶民,也就是死老百姓。

現代人的困惑來源,有極大的部份來自對國家的依賴和國家對個人的如影隨形,不願失去掌控的權力。這種現象是近代民族主義興起後;促成了國家主義的神聖性和不可質疑的地位。自古以來,人類的所有好事和壞事的發生,都擺脫不了國家所扮演的角色。

在後現代,已經很少人會去質疑國家存在,對人民的意義;正如同,人生剛開始,也很少人會再去質疑婚姻的存在,對人的意義;認為婚姻是生命中的理所當然。作為人,失去思考的能力和獨立的意志,就失去了自由;也掌握不了自己的命運。

國家與婚姻,都是在政治和法律意識下,演化出來的一項人為創設的制度。不過,婚姻在後現代的社會,已出現去婚姻的趨勢;表現在幾種現象中;晚婚、不婚、離婚、同居;和同性戀的群體紛紛地浮現。然而,去國家化的理念,在當前的世事擾攘緊張的情勢下,必然被人視為大逆不道,荒誕不經。

如果那一天,世界上也浮現,不受國家管轄和支配的個人,可以遊走天下?我期待那種自由和風險之至!去國家化必然會涉及無政府主義;這些久遠以前的理念,在後現代的社會,可以讓人回味和期待,必然有時代的精神和意義。

國家強調治理,要求秩序和集體的馴服,然後呈現絕對美學意象;完全是自然律所呈現的相對美學意象的對立面;正因此,國家和政府的現實存在,讓我感覺到有被壓抑的苦悶。國家對人性的壓抑,和支配的強制性和絕對性,好像理所當然,而自我神聖化;個人反而渺小和微不足道,只有作為歸順於國家的人民的義務和工具性。

國家的存在和運作,必然需要一套《官僚體制》;放置在制度位置上的人,美其名為承辦公事,稱為公務員。當國家自我神聖化後,只是另一個世俗化的教會,公務員只是世俗化的神職人員;在人民或個人之上,存在雙重支配。所謂的政教分離原則,只是支配勢力的地盤劃分和就地分贓而已。國家支配物質和意志;教會支配精神和信仰;個人無所逃於天地之外。無奈之至!

當年,孔子尚可“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論語‧公冶長) ;現在,個人如同置身在國家和政府的天羅地網之中;承戴著避不開的義務;和耽心自己的權利,隨時可能會被侵害。

近年,經濟情勢惡化,失業率上升;想要成為公務員的人愈來愈多;婚姻擇偶的對像,也以公務員為最佳人選;表面上是職業穩定和前途的可預期性較佳;其實說不出來的潛意識,就是公務員從事的任務;公務是表象,支配才是本質。

台灣是一個既追求世俗,又依戀神性的怪異社會;身處後現代的物質文明;卻又陷溺在前現代的精神鄉愁裡,而不願啟蒙。在台灣城鄉各地,寺廟神壇林立;有一次,我隨緣參訪位在山林美景中的廟宇;一位年老的廟公告訴我,近年經濟情勢不好,但是信眾前來添香火,卻是絡繹於途;他只好召回正在台北補習,準備參加公務員國家考試的兒子,回來幫他輪班分擔廟務。

我很訝異地聽到,他的以下一番高見:"公務員雖然穩定有保障;但是當公務員,不如當廟公;又不用繳稅,賺多少自己知道;而且公務員無法解決大家的問題,大家生活不好過時,前來廟裡添的香火更旺!"。我恍然大悟了,聖俗兩界的統治,依然保存著穩定的封建本質。

怪不得,台灣有位大官虎曾說:"公務員絕對不等於一般的人民,…是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擔任公務人員呢?,…。所以國家要保障他們、穩定他們,不是說,每個人都可以當公務人員!"。有國家的大官虎對公務員的特殊化加持;也難怪,一般的人民當上公務員後,可以對多數一般的人民,擺官威和打官腔。也有官爺不經大腦,脫口就說:"我們是國家的公務員耶!";真是不同見識,展現不同於一般的人民;也就是死老百姓、刁民的視野。

其實,這一句話的真實而完整的意義是,"我們是為了擔任公務員,而成為公務員的!"。難怪,公務員和廟公是後現代最穩定和有保障的職業。只是國家成為公務員國家後,既不堪想像;那麼國家自我神聖化的淪落也就必然了。以後上衙門受氣;不如去拜廟消災!這是那位老年廟公的高見。在神明面前,他說的應該是實話!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