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故事筆記 -《流亡的鮭魚》

大約是距今二十多年前吧!我的中國同學「老朱同志」,有一次在和我談到,天安門六四鎮壓和整肅之後,幾乎有一代的中國菁英,將被迫從此流亡海外。當時,台灣剛解除長期戒嚴;列在黑名單上的許多流亡海外多年的台灣人,像鮭魚一樣,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返鄉潮。當然,同一時期,在台灣也有很多老兵,返回中國原生的故土探親。

時代的變局,經常讓人生的處境和抉擇成為無奈和困惑。「老朱同志」告訴我,"老張同志,你們台灣人還是等到這一天了!"。

我說:"「老朱同志」,你可曾想過;什麼樣的國家,會讓自己人民被迫流亡和放逐海外?更別說,還有監獄裡很多的政治犯呢!"。

老朱同志」說,"就是那種不聽話的國家吧!我指的是,不聽真話!"。

當時我們都在德國求學;彼此,在問學的路上相知相惜。只是,我不知如何界定「老朱同志」的適當身分。

記得當時,我們談到,納粹德國時期,為了躲避秘密警察的追捕,走投無路,而深感絕望;最後選擇自殺,亡命於「西班牙」的德國籍猶太裔知識人「華特‧班傑明」(Walter Benjamin,*1892年7月15日 ~ +1940年9月27日) ;和正在歐洲訪問的「藏傳佛教」的法王「達賴喇嘛」;他離開自己的故土和子民也已經許多年了。

「老朱同志」說:"流亡異國,寄人籬下的艱辛歲月,讓「達賴喇嘛」對人生,和思想有更深刻豐富的反省和遠見。"。

老朱同志」在來德國之前,以德語口譯的專業,多次陪德語國家的政學界外賓,參訪雪域高原。他對中國的民族,和宗教政策有許多不以為然的意見。

我告訴他,"獨裁專政國家不需要人民,只要領袖、武力、土地和謊言;配上鷹犬!"。

當時,「老朱同志」還告訴我,他的後輩,北大學弟;也就是學運領袖,歷史系學生「王丹」已被中國戒嚴當局逮捕。

老朱同志」說,以他經歷文革瘋狂的經驗;「王丹」具有一定的指標作用;美國一定會想辦法救他出來;中國政府也會拿「王丹」作人質談交易。

我說:"這是典型的綁匪勒索贖金的黑道作為;國家視自己的人民為肉票!"。

我們後來的結論是,「王丹」會有機會流亡海外,自我完善人格和思想;但是「老朱同志」的祖國和廣大的中國人民,將會忘記「王丹」的政治身分;如果,他能有幸渡過當下生死牢獄劫難;這是流亡者的宿命。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已經不知道「老朱同志」在天涯何處;不過當年,我們曾互相祝福對方;日後無論世事如何變幻,我們都要堅持「自由人」和「知識人」的尊嚴和光榮。

至於「王丹」本人,我和「老朱同志」當年的話題人物之一;在多年的牢獄劫難之後,被迫流亡於中國之外的自由天地,包括台灣。在許多領域,尤其是詩與文學的人文世界中,常可以見到他留下的足跡;流亡異國的孤獨和辛酸,大概只有自己最能理解;至於他的蛻變和成長,經歷過這段歷史的人,都會為「王丹」感到高興和祝福。

他在自己的專欄「洛杉磯傳真」上,發表的一篇文章「台灣給我的身分」中,他感性地寫出;他防止自己迷失在政治所衍生出來的各種相關身分和群眾之中;所以,他走入文學和寫作。只有在台灣,他才能在政治領域之外,讓他自己,以文化人的身分出現。

「王丹」的感性與感謝台灣,正是表現出一種知性深度和人文氣度;也讓我想到,許多年以前的好友「老朱同志」。我們曾經討論過 ,"當自己的祖國沒有自由時,如何抉擇身分?留下或流亡?"。還記得嗎?「老朱同志」,還在流亡吧?


相關文章: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