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

人生故事筆記 -《那個時代,戀的人生!》

              
每當看到這張二十六歲時,在台灣最南端的鵝鑾鼻燈塔,當時的戀人為我拍下的相片;我都有一種歲月已去的感想,那是一種往日情懷;卻像遠去的浮雲。那時候的我,和那個時代;還是過去了;人還是會老的!

在那個時代,我的戀人;傳自她母親年輕時的美人外型和神韻。她的母親有一次私下感嘆地告訴我:"人總是會老的;美的女人比任何人更怕老;我真羨慕我女兒!但是,我也為她的未來憂心;她會變老;男人也會變心!"。當然,不必等待「未來」;在那個時代,我倆戀人就變成思念的人了;還是那位戀人比她的母親有自知之明;一直提醒我,她是很善變的女人。

戀,緣起緣滅;可以期待,不必遺憾;互相祝福。畢竟,茫茫人海;我們曾經萍水相逢;一切的悲傷或喜悅,就是那個時代的台上的場景和劇本。曲終人散去,但願心存餘韻;等待和追尋另一場又美又好的「戀的劇本」。記得,要互相鼓勵對方專心投入。

戀,其實就是「變」;就是「迷失」;戀人卻又要自我安慰,無情天地換日月,只有兩人的情感不變。戀的想像和意境,很美;也會很痛;也會很傷;更會很笨。

為何要有情緣的遭遇?我認為,是為了渡到「彼岸的愛」;只是,戀人能渡到彼岸的絕無僅有,卻是走上戀的歧途,通向「婚姻」;那只是一場表演相處藝術的舞臺。婚姻演不出「愛」;只能流露各種親情的關懷,和責任與義務,最終以「無奈」收場。然而,無怨無悔,甘之如飴,卻是另一種人生的高尚意境了。

夫妻不同於戀人;需要記得「牽手」,尤其在遇到難關的時候;需要「擁抱」,尤其在感到孤獨的時候;這裡面有「承諾」和「承擔」,更有「分享」。在戀的渡航中,誤入歧途;只能自我安慰說,在渡到彼岸的途中,至今還算一帆風順;期待無風無浪的航程,等來的卻是平淡和停滯,卻有可能以「乏味」自勉作結局。

戀,會讓人眩光,最後只剩下詩歌文學裡的「蝶戀」傳說。即使,戀的人生如此艱難;人生有過戀的階段,才會如「蛹之生」,羽化成蝶,換來色彩亮麗的智慧人生。

戀,也是人性;人生真正有過愛的時刻,是在剛脫離母體的那一刻;此後;就要,為戀而生。從剪斷臍帶起,人生就展開了屬於自己的「戀的追尋」;也是沒有安全感的孤獨之旅;在戀的旅途上,盼望、苦澀、幻想、謊言、虛偽、詐欺、傷痛、喜悅、背叛、拋棄、羞辱、失望會相伴相生,如影隨形;可能一無所得,卻是心靈的豐收;最後,仍以「孤獨」結束;這就是人生。

許多年後的我,看到這張相片,想到當年的我;只能想像戀的餘韻和彼此的身影,卻只剩下美學的印像了,這樣最好。其實,那個時代是很迷惘的;一個舊的時代過去了;在當時,可不也是一個新的時代嗎?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眼紅心酸去台化」》

「去台化」,此一「偽詞」突然在台灣浮現和被意有指涉地炒作,突顯的精神上之惡疾,乃是蒙昧無知的本質,以眼紅心酸為表象。 熱題,當然是晶圓代工產業的巨擘台積電到米國,在亞利桑納州投資新設先進製程的晶圓廠;也派出台灣籍的工程人力支援。 一件集國際投資、貿易和技術輸出的民營企業與客戶互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