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事筆記 -《鏡子裡的假寶玉!?》

      
世間有自戀的精神現象,表現在看問題時,總是流於先看鏡子,再從鏡中找答案;以致問題惡化無解;所有的期望,淪落為鏡花水月夢一場。不願面對事實真相的心態,往住會看錯問題,找錯答案。

台灣解除戒嚴,迄今已經25年了;自由化和民主化之後的台灣,在國民意識和精神面貌上,究竟到達何種層次了?人是環境造化下的產物,思想是語言的囚犯;因此,國民對現實問題的認知能力和解決方案,所反映的是國民的思想領域和想像力。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幾年來,台灣社會出現一個現象;就是台灣的創意人才在國際發明展和設計能力競比中,屢創下佳績;台灣的發明家和設計師,在國外經常得到出類拔萃的獎項和佳評。

然而,台灣的政府部門的效能,所獲得的評價卻是每況愈下;就連不知人間疾苦的「蔣家」權貴公子,也要出來參一票,當眾批評:"台灣最近四十年來的政府是最落後的品牌"。這句話,「近四十年來」,很有意思;「蔣公子」出生於1976年,至今未滿「不惑之年」;他只貶抑到祖父「小蔣」自1972年出任行政院長,開始掌權以來的台灣政府;而他的曾祖父「老蔣」在台灣專斷掌權的時代,為1949年到1975年;當時的政府品牌如何?

當時的政府對外自稱「自由中國」;但是,當時的台灣在長期的「戒嚴令」下;「既沒有自由,又不是中國」;名不正,言不順;政府的品牌,真是情何以堪?否則,何致於在1971年被逐出「聯合國」?「蔣公子」,顯然地對他出生前的世事歷史,作了無知和粗糙的選擇;莫非,這是另一種形式的頌揚獨裁專制;而貶抑自他的祖父「小蔣」掌權以後的政府?

說到品牌,就很有意思了。古人說:「半部論語治天下";孔子說:「必也正名乎!」【論語‧子路篇第十三】;又說:「惡紫之奪朱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惡利口之覆邦家者。」【論语 陽貨篇第十七】。

顯然地,孔子應該是歷史上最早有現代市場品牌意識,和「商標權」觀念的古人。品牌問題,反映了「符號」的意義;也是「所有權人」想透過價值和信仰的定型,以確立自身存在的獨到和特別。品牌在精神深處是源於自戀;更是一種市場競爭形勢下的變異。

自戀的精神症狀,表現在《面對鏡子》時的想像;現代的美顏技術和產品的行銷策略,基本上是奉行,源自法國時尚造型文化的核心價值;讓人,尤其是女人,產生一種幻覺:「上帝給女人面貌,女人給面貌意義。」;流行就是在創造意義。但是,女人的自戀表現於「愛美」;而在男人主宰的社會,男人的自戀表現於「愛權」;透過權力伸張生殖繁衍的意志。

自戀,其實也是一種停滯和抗拒變化,更是不安全感的表現;執著於原始和原味;不相信「時間」是世間最公平的敵人;迷信複製和近親繁殖;寄望自我的永世不朽。殊不知,自我經過鏡像投射,所產出的複製品分身,會形成「效用遞減」的現象。

自戀的「本尊」;無論近親繁殖多少「分身」;其實呈現在人間世上的意義,是以「線性規律」呈現原味遞減的俗不可耐品味。「本尊」和「分身」之間的訊息傳輸模式,更是一種荒謬的黑色幽默感;就像「狼來了!」;經過「邊際效用遞減法則」和「乘數擴張效果」的作用後,必然會出現「恐龍來了!」;或堅持「紅樓夢」是一齣講述「賈寶玉」販賣「假寶玉」的歷史公案故事,諸如此類的笑話。

當今國事如麻,聖朝「陸委會主委」等高官日理萬機,夙夜匪懈,以致不認識或不記得中國的高層領導之一,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賈慶林」,應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主委」年紀還輕,生於1969年,略長於「蔣公子」;如果年紀能夠再大一些,體會過在台灣「戒嚴時期」的苦悶、恐怖、荒謬和無奈;稍為有些歷史常識,應該知道權貴「蔣公子」的兩位先祖,一概以「共匪」的品牌「賤視」中國的官員,那是多麼省事啊!何必去記「匪酋」的大名?

歷史事件,發生第一次是悲劇;事件若重演,則是鬧劇。若依照權貴「蔣公子」的評價中,「台灣最近四十年來的最落後的品牌」,政府的權貴大官的腦海中,「共匪賈慶林」(1940年3月~),是有可能被當今聖上的「本尊」和諸位「分身」,誤認為是美國前「第一夫人賈桂林」( Jacqueline Lee Bouvier Kennedy Onassis,1929年7月28日 ~ 1994年5月19日) ,她在少女時代,可能有一位走失到了中國,而自此未曾謀面的弟弟。果真如此,恐怕美國政府和「白宮」真要出來跳腳了!

相片來源:Wikipaedia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