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2的文章

詩人之國筆記 -《河岸楓狩》

圖片
色彩,就是情緒!  紅色,激怒;也是熱情;  請不要在牛群前面揮舞紅布!  那會讓它們憤怒,  它們喜愛吃綠草! 

綠色,和平;也是生態; 
請不要在資本家前面綁綠巾!  那是他的忌諱!  他活在金錢的世界! 

藍色,代表自由;也是平等; 
請不要在獨裁者前面, 望著蔚藍的天空!  那是他的痛處!  權力是他的最愛! 

這是一個多彩的世界, 
卻有各種動物的專屬禁忌!  有吃草的動物,  有貪財的勳物,  有專權的動物。  怪不得,世界有對立! 

老天難為;這樣子分配,好嗎? 
一年四季,各有風姿,各擁色彩;  世界有不同膚色的人種;  塗鴉客,看著辦吧! 想像一下,畫在一起!  不要讓牛群看到;  不要讓資本家收藏;  不要被獨裁者沒收。 

為自由、為平等、為博愛而塗鴉; 
這是我從童年時代就有的願望! 

-《畫本故事:河岸楓狩》-

詩人之國筆記 -《故鄉的呼喚!》

圖片
山野的澗水/  流過自然的大地/ 
季節的流轉/  碧草紅楓/ 
隨著節奏/  唱出深秋的色彩/ 
滄茫和孤獨/  浮現心頭的鄉愁/ 
國之草民/  卑微地,長在水川之野/  故鄉;季節的印象/  也是遊子的記憶/ 
擁抱大地的幸福/  回到心靈的故鄉/  深秋的水川碧草/  生我,育我的自然/ 
-《秋天的畫本故事:水川碧草》-

詩人之國筆記 -《是我?》

圖片
曾經,見過你!/ 總是,跟著我! / 很像我?/  所以,似我? / 就是我!/ 
只能說, 似曾相識; / 不知,何時,何地? /
我不如意;落魄的日子;/ 你還會,是我?/  還是,不要似我!? /
我只想,是我! / 真正的我! /
-《冬天畫本故事:似曾相識的老張》-

詩人之國筆記 -《世界》

圖片
初次的烙印/  竟然成了心中的世界/  身影的浮現, 
不是幻想;  必然,來自記憶/ 歲月急促/  風雨無情/  世界跟著我/  直到老去/ 
戀的追尋/  我的世界/ 
-《冬天畫本故事:山野人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記憶》

圖片
相似的想像/  老是浮現心中/ 不是緣分/ 難道,是記憶/
多久以前/ 我曾在,森之野/ 童話的地方/
只是偶然路過/ 原來是心靈的故鄉/ 回到我的世界/
-《冬天畫本故事:森之野》-

詩人之國筆記 -《印象》

圖片
記得相識的時刻/ 你,是我的前世印象/ 說不上來的故事/ 卻烙印在心裡/ 恬靜和自信/ 正是秋天的風景/
冬天了/  畫出,我對秋天的回憶/ 自然,浮出你的印象/ 你,就在我心中/ 秋天的美人/
-《畫本故事;秋之印象》-

世界小事筆記 –《獅子,也是大貓?!》

圖片
2012年中,我在國外遇到一位來自中國的經濟學教授;我們曾經相識於在德國大學城的求學歲月;久別重逢後;在對話中,自然地談到了我們的本行專業,世界的經濟問題和現象,以及對未來發展的預期。

因為話題的起源是,2012年正逢美國和中國的國家領導人替換的時刻。當時,美國總統大選的辯論主要議題是「振興經濟、促進就業和改善分配」。我對這位老同學說:"君自中國來,應知中國事!?貴國的國家領導人和政府也要更迭了,可有重大的經濟議題需要辯論?"。

孰知,這位老兄竟然告訴我:"老張同志,當前的重大議題是政治議題,維持權力的穩定交接,和權力的分配才是正事;"中國的「政治」一向是「下層建築」;「經濟」才是「上層建築」。坦白地說,中國的許多問題,我還是到了國外才能回頭看清楚些,究竟是怎麼回事?!"。

西方有些野史,誤傳法國第一共和的皇帝和民族英雄「拿破崙‧波拿巴」(Napoléon Bonaparte,1769年8月15日~1821年5月5日),曾經提醒英國人,"清帝國是一隻酣睡的獅子,當它醒來時,全世界將會被它震動!";這段話語應該是以訛傳訛;後來的事實是:「清帝國」積弱不振而滅亡了。

歷史現象的辯證,呈現的規律,是一切的客觀現象,都不以個體意志而改變。每一個現象,都在「成、住、壞、空」的軌道程序上,自我完成生命。「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一直以「新中國」自稱,以有別於革命對象的「舊中國」,意圖跳脫中國歷史的封建王朝興衰更替的宿命。

自從在1978年開始實施「改革開放」的戰略以來,歷經三十餘年的實踐,目前已經是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總合國力和全球影響力的躍升,讓世界各國側目;也讓周邊的鄰國警覺到地緣政治和經濟勢力的擠壓和牽引。

我的老友當然知道,「馬克思」(Karl Heinrich Marx,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的「歷史唯物論」觀點:「經濟」才是「下層建築」,將會決定「上層建築」的「政治」。當前的中國久已不提「馬克思主義」了;「改革開放」的戰略,就是經濟上向「資本主義」靠攏,再稱作「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和「科學的社會主義」,這些自我催眠的符咒。

實踐的結果顯示:再高明的機關算盡,終究還是逃脫不了,必須接受客觀規律的制約;「經濟」終究還是「下層建築」;「寡頭政治」作為「…

詩人之國筆記 -《存念》

圖片
等待奔向我的身影/  時空天地/  任你炫耀姿色/  金黃色的薄紗/ 

卻拋向水澤芳草/  孤獨,依然留給我/  對身影的存念/  只是戀的想像/ 
-《畫本故事:銀杏冬景》-

詩人之國筆記 -《如是我聞!》

圖片
跟隨眾人的喧嘩?/
陷入依賴的枷鎖?/ 放棄自我?/ 期待萬能的神?!/
擺脫盲目的牽引?/ 
跳出絕望的深淵?/ 重建自我?/ 等待獨立的人!?/
如是我聞, 善哉!/
-《冬之畫本:山溪農舍》-

詩人之國筆記 -《流動》

圖片
在靜與動之中, 有看不見的局部; 只能用感覺去捕捉!
在戀與愛之中;  有感覺不到的差異, 是不可捕捉的流動!
誤以為身在其境;  卻始終無從進入! 只能等待下一次的季節。
-《冬之畫本:牽手來到水澤》-

園藝生活筆記 -《金黃色的世事感懷!》

圖片
「立冬」後的第一個週末,典型的初冬氣候;我來到心靈獨白的「雜樹林」,享受充足的陽光和「柳丁」樹茂密的綠葉叢中,那些泛著金黃色澤果實的形影。當然,讓人快樂的景觀,還有散著清甜氣息的「桂花」,和白色的「人心果」的小花。

茂密的綠樹中,在陽光照射下,金黃色而圓滿的「柳丁」果實特別地醒目。想到這幾株「柳丁」樹,伴著我的人生成長,四季流轉;我就很感動。

「柳丁」樹,在春天開出「芸香科」植物特有的香甜小花;經歷多颳風的夏秋季節;進入初冬後;當我對季節的變化,明顯地感受到又涼又冷的時候;心中也浮現金黃色果實的形影;我知道,豐碩的「柳丁」果實在召喚我了;今年的收成季節到了。真是忠實的果樹呢!

忙碌的生活中;有人將感情寄託於寵物;我自己比較喜愛將情感,依附在自然的任性和季節的川流中。生命在變化中,一年又一年;看到忠實的花果,我自己好像誨人不倦的老師;每學期總有新的學生前來報到修課。

其實,我沒有去學校教書;主要是我受自父母的「慈悲為懷」,對後輩都是慈眉善目相待;不願意「當掉」學生;也許,我生性就是「反權威」;老師豈能有權威呢?「一枝草、一點露」;我對於自己栽種的果樹也都順其自然了;更何況,是對後輩的可愛學生呢!

然而,善良的老師,比較會「誤人子弟」;「教不嚴,師之惰」;在當前的教育制度下,這個社會不允許,也不會放過我的。

算了吧!可憐的孩子們,就讓那些崇尚「十八大」教育的家長,和老師去逞權威吧!反正,這個國家要的是「訓練」,而不是「教育」;政府要的是無能的奴性,而不是會思考的人性。就大量地製造吧!

也許,正是這個原因,我的「雜樹林」裡的植物和花果,都顯得自然;鳥兒也喜愛逗留於此覓食。看到植物的眾生相,我想到自己的思想言行的方向,應該是屬於那種不迎合「儒家」的「老莊」吧!

但是,我自認又有學到「日耳曼精神」的「實事求是」的細心穩重和精緻踏實。想到人生世情,多屬事與願違,而不可作為和寄望;還是任我閒雲野鶴去吧!處江湖之遠,隱於「雜樹林」;也不效法「南陽諸葛」,鞠躬盡瘁於廟堂;「阿斗」的帝力於我,何有哉!

世界小事筆記 -《戰爭與和平;裸體吧!》

圖片
在冰寒的雪域地區作戰,士兵要穿什麼式樣的野戰制服和制式配備呢?才可以免於冷死或戰死呢?

「TV5MONDE」上傳的這一張相片,是在俄羅斯「莫斯科」《紅場》閱兵式中,受閱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蘇聯」的雪地作戰部隊的制服和制式配備。

俄羅斯人民很自豪:「俄羅斯是不可征服的!」;法國的「拿破崙」和德國的「希特勒」,這些來自溫帶國家的侵略者,攻打俄羅斯都失敗了!

俄羅斯的領土遼闊,廣大的戰略縱深和較長的冰寒冬天,形成了自然的天險。但是,中古世紀來自東方蒙古人的草原騎兵的西征,卻統治了俄羅斯二百四十餘年。

1905年的「日俄戰爭」,俄羅斯也敗給了東亞新興的島國強權「大日本帝國」;俄羅斯人民的潛意識中,可能對來自東方的強權,有難以說出口的恐懼吧! 

漫長的冬天,大地的積雪太深,韃靼人的騎兵或日耳曼人的機械化步兵都無用武之地。所以,作戰的天時和地利是重要的因素。

人類的服裝設計概念,其實是戰爭「獸性思維」的延續和衍生!

想像一下,裸體與戰爭的相關場景;是「肉搏戰」嗎?

相片來源:《TV5MONDE》

詩人之國筆記 -《立冬的回憶》

圖片
背上的我,隱約地/ 聽到您的安慰/ 快到家了呢/
背下的我,不斷地/  安慰您的痛苦/ 再忍耐一下/
走過人生/  始終不忘的/ 擁抱與微笑/ 幸福的緣分/
您曾經背著我/ 以前;我的童稚/ 後來;您的垂老/ 換我能背著您/ 愛如川流/
這一年,立冬/  白天的河景/ 愛如川流;依然/ 無盡的,思念/
望向夜裡的星空/ 如今;您在那裡/

-《立冬思母》-

導遊故事筆記 -《法老王,自西徂東!?》

圖片
作為德語導遊,國內有兩處景點,我在為外國訪客導遊時,必須保持戒慎恐懼的心理狀態;分別是《國立故宮博物院》和《國立中正紀念堂》。但是,在真理之前,歷史人物的是非功過和評價,以及文化的延續與發展,是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切入解說的。人生如戲,在舞臺上下,每一個「言說者」和「觀賞者」,不妨以坦然謙虛的態度客觀地面對即可。

應我國政府的邀請,來台灣參加學術研討會的德國柏林研究機構的四位大學教授,在選擇參訪景點時,相片中的女團長和副團長分別選了《國立故宮博物院》和《國立中正紀念堂》。這兩處景點的參訪人氣現況,明顯的反差對比,正好呈現了,當今台灣和中國文化交流的不正常,和中國旅客來台灣旅遊活動;被人為扭曲的異樣。

作為一位歷史的見證者;我懷疑當前這類政策會達到想要達到的真正目的;《大乘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開示:「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這種現象也正好是德國訪客對我提出的一項問題:何以致此?

訪客在《國立故宮博物院》曾被不文明的舉動衝撞打斷多次,以致一頭霧水;其中一位教授,寧願自己去逛街購物了;而三位教授隨我來到了《國立中正紀念堂》,感覺到悠遊自在,反而以問學的認真態度,對於兩位「蔣總統」的歷史功過有較詳細的詢問和瞭解。

這三位教授中,有出生於德國戰敗之後的「去納粹化」( Die Entnazifizierung )年代的德國人;另有一位是出生於女王登基年代的英國人,分別在英國和德國取得博士學位後,又娶了德國籍妻子,任教於「柏林洪堡大學」(Humboldt-Universität zu Berlin,HU Berlin)。

在上世紀的七十年代,西方世界的學生運動時期,他們正是躬逢其盛的大學生。當時,中國的「文化大革命」(1966 ~ 1976)如火如荼地進行;西方世界的大學生奉「毛澤東思想」,為反「資本主義」制度的標竿;都經歷過思想激進的狂飆歲月。

團長說:他們曾經於十年前造訪過中國北京,也參觀過《毛主席紀念堂》( Mao Mausoleum ) 。在我解說「蔣」與「毛」兩人既合作又鬥爭的歷史時,團長問我:"他們兩人究竟是敵人?還是朋友?"。我說:"比較像「法老王」家族;兄弟成仇;只好各自找禁地建「金字塔」。中國歷史有「成王敗寇」的惡習;他們兩人到了人生末期,應該沒有力氣再恨對方了;而比較希望後人稱他們為「哲學家」。

有這種想法,其實…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