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1日 星期一

詩人之國筆記 -《動靜》



流過季節/

匆匆而去/ 

似乎太激動/ 

難道不願輕撫? /

錯失溫柔!/ 

又何必大小聲? /

日夜不停!/

何不靜下來? /

等待飄落的黃葉/ 

那是冬天的音符!/ 

此時,只要慢半拍/ 

急瀨! /


-《畫本故事:冬之急瀨》-

2012年12月30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感「時」,「花」濺淚!》



Leb, weiß nit wie lang 
Und stirb, weiß nit wann, 
muß fahren, 
weiß nit wohin, 
mich wundert, 
daß ich so fröhlich bin 

-Maximilian I. von HabsburgKaiser des Heiligen Römischen Reiches. - 

《活著,我不知多久 
離開人世,不知何時, 
我還是要出發, 
也不知往那裡去, 
奇妙的是, 
我感到很快樂。 

- 馬克西米里安一世 (1459年3月22日~1519年1月12日) ;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哈布斯堡王朝盛世的開創者 -》 

以上的短詩,很有坦然面對不可知的自得心境。然而,我也想到,「好花不常開,好景不長在!」,這是在台灣「戒嚴時期」被列為禁唱的著名歌曲「何日君再來」中的兩句膾炙人口的歌詞。「鄧麗君」和「天海佑希」都曾經分別唱過這首歌,各有餘韻;世間美好的事物,總會讓人回味和感嘆,而空留遺憾!

世人認為美好的事物,最怕重複再三;古代兵法家曹劌論戰守則,指出,「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 ,故逐之。」【左傳】。「兵貴神速」;主決國政大事者也應該如此,以免民心潰散,淪落敗局。其實這種想法,也值得世人在年終,回味自己在過往的日子裡,是否也曾經「歹戲拖棚」?

2012年,世界上有些國家重新推舉領導人;美國、中國、日本、韓國和台灣等,國繁不及備載;可以說,這一年是世界政治的「大選年」。從人民選擇和制度的不同角度來看,只有韓國人民選出新的領導人是值得肯定和期待的;難怪韓國的國力增長,在世界舞台上有耀眼的表現。其他的國家,都是人民陷溺在「歹戲拖棚」的情境中,戀舊又反動;自我欺騙;當然,人民只能自作自受,概括承受一切的後果。

記得以前,物質生活較匱乏的時代,有智慧的長者,在分享有限的美食給孩童時,總會提醒後輩;真正的美食,不在高貴和精緻;而是嚐過食物之後,會回味和期待,不知還有沒有下一次?也才會感到幸福!因此,「平日三餐,七分飽;既健康,又能幸福」。

只是,近年來,全世界各地的資源分配極為不均;富裕和貧窮的對比非常明顯;有吃到飽,叫不敢的;也有飢餓貧窮,滿腹心酸的。有些智慧的草民強調:「大魚大肉隔日餓;三日無食還在世;牙硬如石未及老;舌軟伴人到百年。」;人間世上的個人造化和遭遇,心境的覺悟很重要;想開了,也能苦中作樂;富貴名利和享樂如天上的浮雲。只是,不容易啊!富貴名利大家所欲,想不開呢!

日本在「泡沫經濟」破滅後,多年來不見真正的復元,即使仍然是世界第三大的經濟體,平均國民所得仍然名列前茅;但是社會和國民的精神與意志愈來愈趨於虛無。近年來,媒體和社會大眾流行票選年終有代表意義的「漢字」,以反映即將結束的一年,國民的普遍心境和感受。台灣亦步亦趨,隨之在後;似乎「漢字」在「數位時代」,也總算能稍為呈現自我表彰,和自我嘲諷的表意功能。

只是,無論「漢字」如何表意;表示現象已出現了,或正在持續進行中;「易經」是古人敘述世間現象變化的書,其中有「否極泰來」;也有「盛極而衰」的卦象。美好的現象為什麼不能持久?我從大自然的「花」得到一些感想,用來表彰我對時間過往的心境。

世間大眾在繁榮時期,總是「花」心思找快樂;不論是「獨樂」或「眾樂」;難免會自欺欺人;於是出現許多花形、花樣的人物和行業;其實那就是「吹泡沫」,製造虛幻。「花」開了,或財富「花」完了;美好的時代也結束了!

在男人主宰社會和經濟權力的時代,女人被「物化」;而不少女人也樂於自甘「被物化」;於是;在日本形容重視貌美、俊秀又誘人為條件的行業大為盛行;這些行業被稱為「花形行業」;表示行業像「花」一樣,有觀賞期限。可惜,好花不常開,也容易凋零;即使硬撐,觀賞者也會不忍卒睹,或充耳不聞。

關鍵在於,人心膩了;也就是「經濟學」所描述的現象:「邊際效用遞減」。難怪,這幾年,我對俊男美女的「花」邊新聞和偉大官爺的大話,視為「老狗玩老骨頭」;換個說法,就是國家和社會集體沉淪了。2012年,閱歷權勢和騙術橫行的世間,我自己也有兩個漢字代表心境:「花」和「膩」。

2012年12月28日 星期五

詩人之國筆記 -《冬天的世界》


無語的天地, /
以多彩的季節,/ 
進入世界;/ 
此時和彼時, /
以不一樣的心情; /
面對山野!/ 
靜與動,唯有直觀!/

冬天,/
只是時間移動的音符; /
寂靜寒冷,還有蕭瑟; /
滄茫,不是本色; /
卻是我的心情! /

《畫本故事:冬之山野

2012年12月26日 星期三

人生故事筆記 -《摸過啦?!》

     
一位南部的農友客戶手機來電找我,留下台語語音,問候我過得如何?也祝願我來年更好。 台語的語境中,有許多趣味的眉角;尤其是南台灣草民的問候語;些許無奈中又帶有些,該怎麼對人說呢?卻又應從何說起的草根味。

我回電給對方,那方卻傳來他的妻子的回答,一位隨著丈夫多年辛苦農作的「嬤級阿桑」;於是,我順道問候被我敬稱「嫂字級」的「阿桑」;她回問候我,過得如何?我說:"摸過啦!"。

田野間傳來,她那爽朗地大笑,又親切地回我:「是啦!是啦!查埔人四界摸,…哈…摸過啦!?真爽否?」;這…「張飛」打「岳飛」;「唐飛」來代打;時空不對嗎!完全走味了。她將天下的男人都視為像「電車癡漢」的「怪叔叔」。

本來是一句典型的「得過且過」的問候語;男女之間的對話,卻可以捉狹戲謔一場;也反映著「草根味」,但求溫飽和健康即可的卑微心願。反正苦中作樂自嘲一場,就這樣,「草民式」的「送舊迎新」吧!

約個把鐘頭後,德國友人「Karoline」小姐來電洽公;並且問候祝福一番:"Alfred, wie geht’s Ihnen? mir geht’s immer sehr gut! "(Alfred,您好嗎?我一向很好);我想到了前一場問候的"摸過啦!";只是德語對話語境的「下意識」驅使我,回答:”Naja; aber ja! aber nein! es geht, aber nicht immer sehr gut! "(不是也是;當然!絕不!還好,但不是一直非常好!)。

好一場跨文化的問候對話,以「太極拳法」對上「單刀直入」;這幾年的「歐債危機」,德國到處伸出援手,成了四處送禮的「聖誕老人」;經濟的表現在歐洲是一枝獨秀,鄰國愈貧窮,德國愈富裕;人民對國力的自信也表現出來了。

只是,遠自萬里之遙,在過年之前的問候,台灣的「王小二」要過年了,竟然連一句"摸過啦!"的德語也說得很氣虛呢!國運在隧道內和在陽光下,人民的話語自信就是不一樣!

" 真爽否?"就是"自我感覺良好?"!?是否?

2012年12月22日 星期六

詩人之國筆記 -《過客》



不安的人生旅途,/

怕來遲,也怕早到;/

錯過自己的世界!/

我是誰?/


再等待下一個循環;/ 

只是,有可能又錯過;/

也是不準時的理由,/

對時空的嚴重誤會!/


人生苦短;/ 

等待來世輪迴,/

總會遇上自己的世界;/

誰是我?/


-《畫本故事:世界再生》-

世界小事筆記 -《末日情懷,幸福重生!》

     
不去想,就還好!時間,總在去想它的時候,讓人發現它的老態龍鍾;「我還是我!」。年復一年,我始終認為自己還是「少年へ!」搭公車或捷運時,還讓位給那些顯然年紀比我小的「老少年人」,無論是男是女;我總覺得別人老得很快!我還沒有體會的人生苦澀,「老少年人」似乎已識愁玆味了。

我只想作我自己,不知老將於何時到;也許,就在我和世界互不相欠的時刻!臉書在年終將屆,建議會員推出自己「一年回顧」的選集。其實人生最好不要回顧,因為常會找到許多的無奈和遺憾,甚至於懊悔;而幸福的感覺,卻已是一種只能追憶的情懷了。時間,從我身旁悄悄地滑過,也帶走我的成功與失敗,那種感覺好像是資產的「折舊」,也是一種雲消雲散的蒸發。

冬至當日,世界各地有人傳言「世界末日」,而惶惶終日;如果理解「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或數學的「微分幾何」和「碎形理論」,就應該視人生當下的每一刻,為世界的重生;日月互換時空天地;有你也有我,一切都是理性和經驗,在支配人類的時空感受,包括恐懼和希望。

我一直認為:"世界為我而存在!"。 冬至的夜晚,溫暖的氣氛讓人感到,活在當下的幸福重生;也值得為「我還是我!」的青春永駐,來一場美食饗宴!

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詩人之國筆記 -《紅顏》



不多話,總讓人有一些冷淡/

偶然的一笑,卻又不多語 /

心中的想像,豈能一語道盡/ 

對著鏡子凝視/ 

心裡想著,遙遠又古老的故事/ 

紅顏,不為那遠去的戀人 /

只是時間到了/ 

今天想要裝扮 /

不一樣的自己/ 


-《畫本故事:冬至山巒》-

2012年12月19日 星期三

詩人之國筆記 -《慾望遺跡》



山林的傷痕/ 

就讓初雪來修補吧/ 

只要根留土地/ 

也許只剩一粒種子/ 

寒冬過後,殘雪退去/
 
總能等到新苗迎春/ 

大地的痛苦,誰能感受/ 

滄茫,只能留給孤獨的歲月/ 

當慾望取代白雪/ 

流淌大地/ 

明日復明日/ 

不見河山,只剩末日倒數/ 


-《畫本故事:山林初雪》-

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詩人之國筆記 -《在河之洲》



掙扎的生命無所不在/ 

在山野,在橋墩,在屋角/ 

在不受重視的角落/ 

漂泊的種子/ 

期待生生世世/ 

卑微的空間/ 

無限的希望/ 

在流動的急湍中/ 

還是有停滯的一刻/ 

讓鮭魚逆流而上/ 

卑微的草民,在河之洲/ 

些許生存的土壤/ 

也許沒有明天/

永不放棄希望/
 

-《畫本故事:在河之洲》-

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

哲學人生筆記 -《良人或狼人?》

      
「生命無常!」;「命在旦夕!」;「朝聞道,夕死可也!」;「怕有不測?有買保險嗎?」。以前,我在研習「風險理論」時,難免會胡思亂想,有的沒的,想多了!

以上這些敘述句,或疑問句,都是「天問」。生命只有一次的「存在」,不能重來!然而,這個世界每天都有生命面對不測。顯然地,「世界為每一個生命而存在!」,個人能存在,世界才有想像的意義;人類不必等待世界末日,那是沒有意義的集體弱智和恐懼;媒體患了智能貧乏,而窮極無聊地起哄。

近日,美國「又」發生殺手槍擊校園無辜童稚的事件;引發美國大眾再度爭論「槍枝管制」的議題。美國的民主和自由,源自於移民想要脫離母國,追尋生命自由和生存保障的立國基礎;包括人民擁有槍枝的自由,以保護身家財產;而且也受到憲法的保障。當然,軍火工業的販售集團包養了立法者,讓倫理學的價值判斷,成為憲法層次的議題;如同人民有無墮胎的權利,更是爭議不休。

在社會大眾中,支持「擁槍自由」的一方,強調:「槍不會殺人,而是人在殺人!」;對於想作惡者,殺人者除了用槍之外,還有更多的管道和工具可供使用。放大範圍來看,社會上每年死於其他意外不測的無辜生命,包括交通事故,酒駕肇事,火災意外和自殺式炸彈攻擊案件的受難者,也不遑枚舉。

每一個生命都是機遇,更是可貴的;沒有一個生命可以被任意地以不同的事由剝奪;包括為了宗教和政治訴求的屠殺和自殺;也包括國家以法律和正義之名,行使國家專有權力的死刑處決。剝奪生命是文明進化過程中的畸型變態現象;各個國家,現實上都存在政治上的困難和倫理學上的困境;甚至,國家往往是世間災難的起源。

除了美國的「擁槍自由」的爭議外;在德國的高速公路上,行車「不設速限」也曾引發爭論。德國面對世界;引以為傲而有學理根據的創舉是,高速公路上行車「不設速限」,而讓車禍發生的機率減少了。雖然如此,但是,德國卻有可恥的近代歷史,因為人類近代歷史上的系統性的大規模屠殺和戰爭摧殘人性,是「以德意志民族之名」而發生的!

生命無價;過快的車速和子彈不長眼睛,都會殃及無辜;但是,最可怕的是「莫測的人性」;在看似正常的表象之後,系統性的災難,來自於那些以各種理由,而自以為是的「狂人」。在民主制度下,人民會選出和自己過不去的政府;個人也會生活在不能保障生命安全的國家。這些現象正顯示了,人的存在其實是「倖存」!

更可怕的是,在事件發生前,誰也沒想到會發生災難;那些殺手可能是溫良恭儉讓的好人;然而,某一個時間和地點,卻成為「偏執狂」或「妄想者」。很讓人悲觀地,這樣子的多重性格的人物,是社會大眾失去警覺心的產物,無所不在;甚至還曾經是被人讚賞過的好人。

因此,人生在世,「生命自保」才是最高原則;「先求生存,次求發展」;再崇高的信念,也比不上「愛惜生命」。「良人」有「犬性」,就會成為「狼人」。

《圖片來源:《遇到好壞政府是運氣的隱喻》;Allegorien der guten und der schlechten Regierung - Wikipaedia》

2012年12月13日 星期四

詩人之國筆記 -《雲國之水》



有些困惑,來自何處/ 

看山有雲;水從何來/ 

逃避事實,無從面對真相/

謎的現象,走不出迷失的方向/ 

先從水看起,來自高低有別/

萬象,源自流動/

活水出自雲山;諸法由心動/ 

偏執之心,如水中之石/ 

水流大海日;頑石,依戀青山/ 

雲海,再湧現群山/
 
來了又走;也是流動/
 

- 《畫本故事:雲山活水》-

2012年12月12日 星期三

詩人之國筆記 -《冬草》



怎能忘記,伊人笑顏/ 

到那裡尋覓/
 
已化成蝶影/
 
隨著春天遠去/

還是,已在水之國境/

化成冬之草/
 
水影生姿/
 
撫慰此生的思念/
 
烙印草木之搖影/

只為難忘的笑顏/
 
戀已遠去/
 
幻影,還是伊人的笑顏/
 

-《畫本故事:水國冬草》-

2012年12月11日 星期二

人生故事筆記 -《侈言和莫言》

多年前,在「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後不到三年,我曾經在德國大學的學生自助餐廳,和一對中國出來的學者夫妻共桌午餐。表面上,這對夫妻和我,言談之間有說有笑;那位先生談興漸濃,於是問到我,當年台灣的一些政治和經濟情勢的變化和發展方向。

只是那位先生談到一些敏感的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和可能的前景;坐在一旁看似溫柔有些恬靜的妻子,面露不悅地,有些緊張;還要求他的丈夫別再說下去了;然後對著我說:"國家大事對我們夫妻,都是窗外的風雨;您也別說了!"。這是很無禮也無理的舉動。

她的丈夫,除了也給她不悅的表情外;還加上一句:"難道,女人只想要在窗內說風月?不懂?就閉嘴!別管男人的大事!"。

當時的氣氛,讓人很不以為然;我知道,這對夫妻有內部矛盾的禁區;而我奉行以「不干涉他國內政」和「不粗暴地傷害他們中國人民的感情」的原則。於是,我為他們打圓場;就說:"貴國的「毛主席」說:「女人半邊天」;「窗外風雨」或「窗內風月」,總是要夫妻一齊面對吧!何況,您不管「窗外風雨」;有一天,「窗外風雨」也會管到您;現在,我們就來說點別的事吧?對了!您們還習慣德國菜吧?"。

只是,那位先生,感到被她的妻子傷了顏面,表情一直鬆不下來,不再說話了!想到「話不投機半句多!」;我也站起來,打算趁早離桌,以免無辜地捲入中國的內戰。真是讓人掃興又破壞氣氛的婦人;她的丈夫沒說到嘴邊的話,我就不堪再想下去了。

孰知,這個女人氣焰上來了,就像火山爆發,她又趁機拿機關槍亂掃射;竟然,近乎歇斯底里地對我說:"老張!你坐下來,別想過趟混水,就溜了;你也給我閉嘴!你的「溫情主義」包袱太重了;我要指出你的嚴重的思想錯誤!"。

旁桌和附近的德國人受到驚擾,紛紛側目以對。我於是以德語,對著其他德國人說:"這個中國女人對我有意見;她想要指出我的思想錯誤!請大家聽她說話";於是,我又回頭以德語向女人說:"請您用德語大聲說:其他人受到驚擾了;大家應該也有權利和有興趣知道你的意見!"。只是,女人閉嘴「莫言」了。

我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從此,我對中國的良善想像破滅了;如果「半邊天」的女人在一個享有言論自由的文明和法治社會,都可以口無遮攔地,要一個願意和他們對話的人閉嘴,以「你死我活」的鬥爭心態,任意撒野;我不知道,自稱有五千年文明的民族,在拳頭硬了之後,會如何對待弱小民族?

形像也好,意象也好,甚至印象;我都曾經接觸交往過,許多彬彬有禮和質樸善良的中國人民大眾;他們有話語的禁區,也有無奈的人生現實;正如同我服「預官役」時,軍旅歲月中的同袍「老芋士官」。這麼多人都是「大國家,小人民」形勢和情境下的渺小,甚至於是微不足道的個人。

我一直奉行「同理心」的信念,與弱小者同在;我對於權勢極為反感排斥;無論權勢是「選來的」還是「買來的」;權勢危害人心,讓人淪落。

近日,有來自中國的「低腳官員」,狂聲妄言警告台灣「去中國化」的危險逆流;又適逢「2012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在瑞典為中國政府的思想審查制度辯護。

看到這些怪異的「共匪狂言」和「文人無行」的現象,我想到了多年前在德國的那場奇遇;我感到中國有一種「自大又自卑」的「羨憎交織」(Resentment)的氣氛,已迷漫在財大氣粗的民族的心靈,也擴散到經濟景氣低迷的世界和台灣。

「中國從來不是人類普世文明價值的主流!」;「山寨文化」盛行,斥資到德國購并企業,到法國大肆蒐購古老的酒莊,到烏克蘭買「航空母艦」。這一切構想和行動,只證明了現代的中國是不求創新,而是「有錢好辦事」;也不再是毛澤東時代的「人多好辦事」。

這些看似為經濟力量提昇的現象,卻是中國告別「後毛時代」的「精神異化」的面貌;「黨國資本家」、「權貴資本家」和「裙帶資本家」當道。至於「思想文明」和「普世價值」未見提昇,依然是陷溺在自我催眠的禁區裡;當然,表現在外的話語,只有「侈言和莫言」了。

詩人之國筆記 -《渡與悟》


如何是好/ 
去或不去/ 
來或不來/ 
站在那一岸/ 
此岸或彼岸/ 

霞光招引,黃昏最美/ 
花香誘人,凋零最傷/ 
千古艱難在去留/ 
渡者去兮/ 
悟者來兮/ 

此身有盡期/ 
何時能悟/ 
放下諸法,自由自在/ 
走在橋上,去來自如/ 

-《畫本故事:此岸彼岸》-

2012年12月10日 星期一

詩人之國筆記 -《水國》



卑微,無奈的宿命/ 

在水之國,依水而生/ 

草民,找尋自由的天空/ 

在季節的流轉中/

色彩,來自誠實的情感/ 

世界,只是我的想像/ 

不想依偎大樹而生/

但願,生生世世/ 

有自己的天空/ 


-《畫本故事:水鄉草民》-

2012年12月9日 星期日

詩人之國筆記 -《初雪殘紅》



姿意在金黃天地中/

放縱的紅彩/ 

狂野地撒向遠山/ 

初雪來相送/ 

掠空而過的塗鴉/ 

留下季節的蹤影/ 


即將卸下的妝容/

映照茫然的天地/ 

細雪中的紅顏/

枝條上的淚珠/ 

是悲,還是傷/ 

為身影的孤寂/ 


留下大地的殘紅/

隨後而來的冬雪/ 

更多的,只見滄茫/ 

妝彩沒入白雪/ 

化作來世之戀/ 

翌年,再見紅顏/ 


-《畫本故事:初雪溪畔》-

2012年12月8日 星期六

詩人之國筆記 -《唯心相對,唯識絕對!》




在真理之前,謙卑/ 

在理性之前,虛心/ 

在權力之前,懷疑/ 

形式的表達,是表象/ 

意義的追尋,是本質/ 


野蠻人/ 

以笑容,表現友誼/ 

以分享,表現好客/ 


文明人/

以自私,表現傲慢/ 

以禮貌,表現奴性/ 

穿上禮服,戴上禮帽/

佇立禮杖,遵守禮儀/ 

這是那個時代/ 


男人穿西裝,女人穿迷你裙/ 

男人對女人行注目禮;誰有禮貌/ 

有理也有禮;無禮也無理/ 

爾愛羔羊,吾愛其禮/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


汝欲以何服我/

白話文也是文言文/

如果守禮/

皇帝是天子/

教宗是上帝/ 

千年一系,共和無望/ 

革命無理/ 

溥儀有禮/ 

民國在那裡/ 

孫中山是叛亂犯?還是鈔票/ 

真理愈辯愈明/ 


一拜大人,二拜主人,三拜富人/

回到鐵籠;有禮貌的人猿/ 

請眾人也以禮貌善待人猿/ 

讓眾生平等自由吧/


斑剝了,就是掉漆/ 

大智若愚,大奸似忠/ 

話由人說;說文解字/

有禮就有理?奴隸是主人/ 

愚笨當然是智慧? 


Albert Einstein/

怎是愛因斯坦?他姓"一塊石頭"/

相對論必定是絕對論/

硬的是弱的/

微軟是過硬!硬體是軟體/

軟骨頭就是硬骨頭/ 

骨質疏鬆症就是骨質結實症/

迂腐也是進步/

2012年過後;就是史前時代/

三界唯心,萬法唯識/


-《畫本故事:鄉村街道漫步》-

2012年12月7日 星期五

詩人之國筆記 -《雜草人生》




浮萍似的流動/ 

隨波而追尋/ 

等待下一次/ 

戀的人生/ 

不知方向的啟程/ 


在天涯荒煙/ 

水澤之濱/ 

尋找生命的歸宿/ 

卑微而無所靠/ 

只能依戀無私的大地! 


草民的家園/ 

躲不過行者的足下/ 

路是人走出來的/ 

強盜的話語/ 


回首來時路/ 

被踐踏的弱者/ 

前程依舊茫然/ 

雜草人生,何有止期? 


留下不知名的小徑/ 

路是人走出來的/

這是恃強凌弱的世界。 


-《畫本故事:漫草小徑》-

2012年12月5日 星期三

詩人之國筆記 -《色之慾》




想要用各種顏色/ 

塗滿天地/

捕捉那一時一刻的意象/ 

看到的世界/ 

永恆的記憶/ 


每一種顏色都上場/ 

好大的野心/

世界本來已有彩色/ 

不是只有黑白/ 

塗色,只想湊熱鬧/ 


何時飄來的雲霧/ 

為山林大地披上薄紗/ 

雲,才是大地的塗鴉客/ 

色之慾,只留下影子/ 

等待下一個黎明/ 


-《畫本故事:雲海樹影》

2012年12月4日 星期二

人生故事筆記 -《雲端人生一身輕!》


又到一年的尾端了,記得跨年的煙火才觀賞過,好像是幾天前的情景;現在又到放煙火的年關交接時辰了。德國裔的古典音樂作曲家韓德爾(Georg Friedrich Händel,1685年2月23日 ~ 1759年4月14日)有名的「皇家煙火」( Die Feuerwerksmusik;HWV 351),既然是世界名曲,似乎政府或財團沒有理由不施放煙火了;否則豈不辜負名曲的配樂功能,也顯得太寒酸了。

當前經濟的現況是淒風苦雨,挫敗社會人心;年關的深夜又逢寒冬施放煙火,除了燦爛的夜空中好像有些什麼色彩花姿之外,剩下的就是觀賞煙火之後,關門躲進被窩XYZ之外;難不成還想去看日出?太理性的生活態度,就不容易擁有浪漫的人生;也許苦中作樂也是一種自嘲的人生態度。

許多為人父母的成年人,在年關將屆時,不免有焦慮和憂心;年終工作獎金也好,或退休年終慰問金,會縮水嗎?甚至於工作職位還有嗎?明年會有轉機嗎?傳統的觀念是「男有分,女有歸」;職業的保障和婚姻的取向,成為現代人的另一種精神焦慮的來源!對不少成年人而言,離開童稚「盼新年」的渴望後,迎來的是一種「怕新年」的無以明說的焦慮。

人究竟為什麼而「存在」?這是一個很沈重的哲學問題;不容易有明確的答案,然而化繁為簡,卻可以有簡單的答案,然後再由自己去推衍。那就是「幸福」和「意義」;可以擇一思考或二者搭配思考,得到的是,雖然不滿意而勉強可以接受的答案。

以前,我自己比較傾向於二者搭配思考;然而,卻發現「意義」是另一個困擾;於是,就儘量將「幸福」當作終極關懷;鼓勵自己要以「幸福」為念,也要和親人、好友分享。我相信「幸福」是有經濟效用的,尤其在整體大環境,或人生際遇困頓的時期;不要失意,更不要失志,永遠抱持著「我可以更幸福!」的信念。記得我的父母在世時,雖然晚年的身體有痛苦,但是父母常在微笑中,告訴我:"很幸福呢!"。因此,在父母走後,我知道要讓自己保持「幸福」善念的人生,才能領悟人生的「意義」。

多年來,因為工作所需,我為自己儲備和蒐集了許多專書、期刊和書本資料;已經多到泛濫了;也佔用不少居住和工作的活動空間。近期知名的房仲公司的經紀人,看上我的一處住宅,俱備優越便捷的座落位置,前來探詢我的換屋意願;並且善意地要為我進行估價供我參考。參訪房子過後,經紀人很訝異,我如此奢侈地將房子的大部分空間作為書刊資料的儲藏室;並且建議我到郊區換一處更大的房屋。隨後,我思考經紀人的建議;還是依據「幸福」的信念去推衍結論。

我的工作性質,重在專業知識的應用,平生珍愛的就是書;古人說:"文士不賣書,武士不離劍";不過在資訊泛濫的和平時代,「書」與「劍」都會過時和生銹。以往認為美好的信念,也要與時俱進;適時「放空」和「放下」身心的偏執。

多年前,我已展開數位計劃,將許多資訊轉存入「雲端空間」,儘量「無紙化」地開發自己的「腦能空間」;每年所費不多,卻存取方便。目前,正學習成為數位時代的「釋迦牟尼」;佛祖有智慧,一身行走四方;而我有「智慧手機」和「密碼」,足矣!

為了「幸福」人生,難捨能捨!重要的記憶就放到「雲端空間」吧!唯有幸福的情感留在我的心裡。好輕快的人生呢!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