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6日 星期日

世界小事筆記 -《有執照的黑道?!》

     
每年有許多人參加服務公職的國家考試;隨著經濟情勢日趨低迷;報考國家考試的人數也越來越多。難道,人民服務公職,以報效國家的愛國意識更高漲了嗎?非也!這反而是國家退步,和價值淪落的徵兆!

只為了想成為「公務員」,而參加國家考試,這是最傻瓜的一種途徑;何不「找關係」,另闢蹊徑呢?如果有心調查,那些「傻瓜人民」必然會發現,只有自己傻瓜?!傻裡傻氣地浪費寶貴的人生歲月,去準備考試;讀一些在公職歲月中,絕大部份都是無用的「三國演義」。

公職部門裡,早有許多來路不明的「幽靈同事」;然後更吃驚地是,「朝中有人好辦事」;親子、樁腳、黨棍、宗親、叔伯、姨舅、姑嫂、妯娌、故舊、師生、同學、牌搭子,甚至「性伴侶」、情夫、情婦;好大的一個「公職家族」,真是「門內一家親」;用人唯親,發揚光大。沒關係的弱者,誰理你家的國家和政府?!避之唯恐不及呢!

這是一個「講關係」的「反動社會」;怪不得司法只辦外人和草民、窮人;升遷福利永遠只顧自己人。這樣的國家,那樣的政府,怎麼可能為所有的人民服務?國家又如何進步呢?「國家」原來是「家國」;「有家才有國」;「我家是國家,不是你家」;「我家」和「你家」成不了「全家」;因為少了「他家」和「大家」!

「誰統治誰?」,或「誰被誰統治?」,這一句「黑手黨」向「意大利」人民提出的「大哉問」,才是理解「治理眾人之事」問題的核心!如果國家大事任由一群裙帶、近親、寵悻和同族之輩把持;考上公職國家考試後,不過是為無能循私,自私自利的統治階級「作小的」而已。看過黑道大哥們,吃喝嫖賭嗎?好威風!而「作小的」只能替大哥們打開血路,掩護逃生和看門或餵食貓狗;有時得替大哥們的「情婦」打陽傘和買點心。

別以為服務公職是為民服務的高尚行為;其實非也!國家是自認合法的最大的「黑道」;政府是自認最上道的「堂口」;所以,要「三不五時」地掃黑肅清其他的「黑道」!獅群地盤豈容野狗掠食;誰叫你們無照營生!不然,何不也辦公職考試?這就是「有執照」和「無執照」營業,差別很大的道理!想要「有執照」嗎?先向「有執照」的黑道「納稅稱小」!

當國家獨占、壟斷大多數的資源和市場通路,又讓「市場」氣息奄奄時;當然會有越來越多的「傻瓜人民」只好去混最大的「黑道」了;幫忙「打家劫舍」又有執照,分享不義之財又心安理得。

古代的「梁山泊」和現代的「西西里」,分屬東西方世界,古今對比,都是「山寨」國家和政府;但是效率優於「本尊」國家和政府。那些想加入其中任何一種組織的人民,雖然每個人的背景和原因都不盡相同;但是「找關係」和「靠關係」的原則大致上類似;「上面有關係,下面沒關係」。

否則,為何「梁山泊」的眾多「綠林好漢」中,就只算得出「一百零八」條好漢;其他人都是「作小的」而已!同樣地在國家和政府中,為何只有總統統率「文武百官」;其他人也都是「作小的」而已!

說來話長,我的經驗中,服務公職的國家考試,只是最大的「黑道」在假裝高尚而已!不然,以前來路不明的「僱員」竟然可以成為「黑官」,遮遮掩掩後,終於漂白成為「公務員」;而且還有兩個「堂口」的「黑道大哥」在假裝互摃,裝有義氣;真有夠偽善呢!


《圖片來源:Wikipedia;Scene from an Inquisition ( ca. 1812 ~1816 ) by Francisco José de Goya Lucientes (1746年3月30白 ~ 1828年4月16日)》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眼紅心酸去台化」》

「去台化」,此一「偽詞」突然在台灣浮現和被意有指涉地炒作,突顯的精神上之惡疾,乃是蒙昧無知的本質,以眼紅心酸為表象。 熱題,當然是晶圓代工產業的巨擘台積電到米國,在亞利桑納州投資新設先進製程的晶圓廠;也派出台灣籍的工程人力支援。 一件集國際投資、貿易和技術輸出的民營企業與客戶互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