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3的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慢活,十分之九的人生!》

圖片
近期,一位應邀來台灣訪問的德國資深教授Prof. Dr. Mommsen先生,作了一份有關空間秩序的專題報告《全球化、緩慢與慢活的社會》。這是一個很有創意的概念和研究專題。

在「台灣高鐵」的列車上,我聽取教授的高見後,覺得我們的當下作為,有些「後現代」的反諷和黑色幽默。詩人李白在《下江陵》詩中:《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盡,輕舟已過萬重山。》;我們在疾行列車上,竟然,想的和談的內容,是如何來讓人類生活的節奏慢下來!當時,想到歷史時空的相互對映,符合「愛因斯坦」的「相對論」。

我告訴來賓,我倆當下很像想要戒煙的「癮君子」,吸著煙在討論應該如何戒煙。這種現象,也正是現實和理想之間的不協調。不過,我很欣賞這位學者老先生的知性想像和推論;雖然有些「唐吉訶德」的超現實,卻可能是文明進化的必要陣痛。

Mommsen教授的科學根據是,已開發國家的人民,平均的生命年數是80年,換成時數為700,800小時;而工作年數,若以40年達到退休,換成法定的工作時數,大約為70,000小時。也就是,工作年數是生命年數的二分之一;工作時數大約是生命時數的十分之一。

但是,人類的生活重心,和生命的困擾,卻集中在那個奉獻給工作的,是二分之一年數和十分之一時數不到的人生局部。如果想到另外的二分之一年數和十分之九時數的人生;那麼生命的意義,應該是已經被不成比重地扭曲了。教授問我:"台灣人民如何處理工作以外的那二分之一和十分之九的人生?"。其實,我先想到的,是人生的幸福或意義,來自於那一部份?

看著鄰近座位上的客人正在翻著手上的報紙,幾個標題是「親信被收押」、「美人控家暴」,「堅持選黨主席」、「台灣人一年讀不到兩本書」等…,那些我視力可及的議題。頓時,我有些困惑和迷惘!「家暴」和「政治」、「匱乏」、「飢渴」是屬於人生的十分之一,還是十分之九?我的奔波,是為那一部份的人生?

當然,人生無法主觀地只以理性去計算局部的意義和價值;必須全面地去重估一切價值。不過,不可否認地,現代社會的許多作為,高鐵、捷運、飛機、手機、電腦和機器人的建置配備,都是為了加快速度,縮短時間和壓縮空間,以追求工作的效率;似乎,那就是生活的目的和生命的意義了。因此,十分之一主宰十分之九的人生。合理嗎?…

哲學人生筆記 -《燈塔下的失樂園》

圖片
「烏賊」,一定感到憤憤不平;難道,大海廣闊,卻無容身之處?名字,早就被冠上污濁了,連人間美食「烤烏賊」,都要先去除「墨汁」,才能被料理成下酒的佳餚!

其實,「烏賊」還是有用途的;只是去除墨汁後,被稱為《白烏賊》;還是有《烏》字,音同「污》。那麼,被稱為「白賊」,反而更不堪了!然而,「賊」字和「賊」性才是真正的關鍵;無論白天或黑夜;「賊」都想要「哈」一下!

認清事實的本質吧!「烏賊」的價值,在於它們會「嘖墨汁」;尤其對著冒犯或得罪它們族群的外敵,大量噴墨汁後,就躲回它們的「失樂園」禁區,偽裝成「軟肢動物」,好溫馴又憂時憂國的樣子。

當然,「烏賊」作案後,就躲到燈塔附近,讓漁夫看到燈炬,就以為前景平順,光明在望。殊不知,經常讓漁船撞到暗礁;以致船破人亡。

歷史上的「偽君子」,為了奪權,都會圈養一群《烏賊》;納粹德國「希特勒」的「黨衛軍」和「蓋世太保」;中國「毛澤東」的「四人幫」和「紅衛兵」;都是歷史上的黑暗組合。

然而,在當時,這種陰險的組合,卻被無知而瘋狂的多數人民讚為「偉大的太陽」、「英明的舵手」或「元首」(Der Führer);就是人民在黑暗中的燈塔;非他們不可。

只是,「烏賊」何以能存在?必然是靠著燈塔所營造的「失樂園」。問題的本質,在於燈塔的光,不是真正的光明,而只是虛晃一下的眩光表象;在掃過海面後,時空的本質仍是一遍漆黑可怕!

附記:

在2012年7月3日,我曾寫了以下的文章《燈塔附近有烏賊群!?》。前後兩篇論述,是題材相近的文章;可以互相參閱。




《燈塔附近有烏賊群!?》
魚群啊!往又深又廣的海洋游去吧!避開誘餌和魚網!
鳥群啊!飛向廣闊的蒼穹;森林留給狐群和猿猴吧!
鹿群啊!追逐那水澤芳草;離開屬於獅群和鬚狗的莽原吧!
人類建造的燈塔,不是為我們;
就讓他們;留給迷航的船,和鳥賊群吧!
- 【詩人之國筆記 -《新世界》】
我喜愛看到燈塔,孤獨地矗立在海角一隅,尤其是那種忘世的境界,我會激動。我在台灣國境南疆的【墾丁國家公園】附近的核能電廠,工作和生活的多年歲月裡,我經常獨自跑步或騎車來到【鵝鑾鼻燈塔】,在附近眺望廣闊的【太平洋】和【巴士海峽】;蔚藍色的蒼穹下潔白色的燈塔,特別的顯目滄茫。

那時候,我會找一處地點,面向【太平洋】坐下來,感受天上白雲偶然飄浮而過的時空意象;或閱讀隨身帶來的德國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年10月1…

世界小事筆記 -《命運與選擇的自由》

圖片
浪費,除了經濟上的無效率外,還有道德上的負面指涉;尤其在一個認為「節儉是美德」的社會中;經常有浪費和節儉的虛浮議題出現。 
生活的經驗顯示:指責他人「浪費」的人,多半是走過貧困匱乏人生歲月的長輩、或自認事業有成的優勢者;還有,就是講究成本管理的「小器財神」,和政治上權力在手的官爺,為了表現道德正確,必須在口頭上表態:「以後不許浪費了!」。

浪費,必然是對可用資源的錯置或虛擲,包括有形的財貨,和無形的勞務;更不可避免的,是時光歲月的流失。

從「不浪費」的角度來看,那些被浪費的可用資源,究竟應該如何正確地被配置?這就涉及「經濟學」所探討的「機會效益」,或「機會成本」的考量了。然而,既然是機會,通常是只有一次;人生中,誰知道真正的「機會」到來的「時機」?但是,有的人從心所願,有的人反而「諸事不宜」。現實上,「最佳的」選擇不會出現,只有「次佳的」選擇!所以,「次佳」就是「最佳」。

所謂的「機遇」,其實一切選擇的好壞,只能決定於「運氣」和「勇氣」。然而,選擇的基礎,在於個人是否具備實力或能力;否則,身逢「機遇」,大概也只能仰天長嘯,當「事後諸葛亮」了。

現實的人間,還是有先天的立足點不平等和弱勢者,需要有能力者,以及社會的關懷和鼓勵;在自由的基礎上,尊重每一個人的選擇!既追求和諧發展,又能實踐正義關懷。「生不逢時」是大多數人的無奈和不甘心;有人生在瑞士,也有生在撒哈拉沙漠。

德國的聯邦副總理兼聯邦經濟部長「Philipp Rösler」先生,是被養父母收養的「越戰孤兒」;法國中央政府內閣中,負責「中小企業、創新和數位經濟」的部長代表,「Fleur Pellerin」女士是被養父母收養的韓國棄嬰。人道而無私的博愛,「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是人間世上的崇高的價值!

「經濟學」的理論指出:「競爭」,尤其是「完全競爭」有助於資源的合理配置;而「獨占」或「寡占」是對資源的浪費。當前,許多企業的「資本家」,擁有政商人脈和社經地位;除了不斷尋求「異業結盟」外,還要經營政商關係,期望得到市場上的特許的「獨占」或「寡占」地位,或搶先取得最大的市場占有率。其實,這是對資源的浪費。

奇怪地是,有一位有名的「代工大亨」,一邊在進行「合縱連橫」的企業并購佈局,侵…

世界小事筆記 -《夫人,請您唱中音!》

圖片
「妻以夫為貴!」,對女人很不公平;換個說法,「夫以妻為貴!」,如何?男人除了很挫敗之外,女人也很洩氣和不甘心!「良人者,所仰望而終身也。今若此!」【孟子‧離婁篇‧齊人章】;怎麼會陰陽顛倒,配了一個「靠妻族」?真是「遇人不淑」!人間的大不幸!

男人選妻,以前,以「傳宗接代」為必要條件;現代,生得少,或不生育是常態;另外,「女權」提升了;化妝技術也進步了,塑身美容的花招更多了;男人心裡還是有一項不能出口的「鐵律」,就是,「妻子要能帶得出場!」。

男人挑女人,有「虛榮心」作祟;最好是「含苞待放」,否則,也要「如花似玉」;讓其他的男人又嫉妒,又羨慕!如果妻子是「選美」出身,只能是「選美皇后」;也就是「叫伊,第一名」;否則,名列「第一名以後」,總是人生憾事!當然,很不幸地,碰到「羞花閉月」的女人;男人也只好仰天長嘯了!

當然,男人自己要爭氣,學歷低?沒關係!「多金」最好!帥不帥?看女人從那個角度看男人!

有的女人喜愛「電火球」;也有的女人欣賞「鬍鬚張」;更有的女人偏愛「黑面蔡」或「黑鮪魚」。但是,這些男人如果不是「孫中山」的信徒;而只是「打鐵匠」黑手;那麼,會愛上這款男人的女人,最偉大!世界上的"Mrs. Blacksmith "最有母性!

女人,自己難道不必「自強不息」嗎?「女強人」挑上「弱男子」或「老夫子」,若女人不想忍氣吞聲,則太過高調,只會嚇退有志氣的男人。若女人太過矯情像「林黛玉」,則也會讓男人想到「妹妹背著洋娃娃」。若女人太過低調?又不近人情,好像「冰宮仙女」!當然,「啐啐唸不停」的女人,只會讓男人寧可愛聽RAP!

女人,會唱歌,好嗎?這就對了!照目前的國際現況,好像是「流行」!也是「政治正確!」。北韓的元首「金正恩」小弟弟,他的「牽手」女人是歌唱表演者出身;北韓的大哥哥中國,新任的元首「習近平」,他的「牽手」女人,也是歌唱表演者出身。這兩國真是「東方的奧地利」。女人會唱歌,總比「啐啐唸不停」好!

過去的封建社會,強調「女人無才;男人有財」是絕配。在人類兩性關係的實踐中顯示,「無才被人欺,有財愛搞怪!」;男女相處的真實關係是一種權力場域;既然是權力,就涉及「支配」和「被支配」的從屬位置。在權力場域的操作,就是「互動調節」的藝術。

所謂的「才子佳人」美事,只是浪漫的幻想,必以悲劇收場。世間的正常配偶現象,就是「凡夫俗女」而已!人…

哲學人生筆記 -《成為有意義的自己!》

圖片
「學歷」,究竟能對文明的進化有多大的貢獻?東亞儒家文化強調「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菁英價值;又倡導「學而優則仕!」的權力意志,和「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的階級統治;這個社會長久受到這種菁英威權文化的挾持;以致「學歷」低的人不是「認命」,就是「自卑」;「學歷」高的人,空有清談虛無,眼高手低的低能弱智;整個社會呈現「鸚鵡學舌」和「嫌貧羨富」的病態。

最近,台灣有兩位名人,分別對「學歷」的想像,表達了價值偏好;其中一位「代工大亨」,認為「博士賣雞排」是浪費教育資源;另一位「麵包達人」想進台灣的大學攻讀「EMBA」學位,卻被各大學以資格不符而拒絕。其實,這些名人的「名」與「利」都已經俱備了,為何依然認為高學歷是很珍貴的象徵?學歷高級,未必代表人品高尚和學識淵博!卻有可能是生活經驗偏狹,常識貧乏的生活低手。

長期以來,我們的社會一直強調高等教育的價值,國家要培養更多的菁英,也偏重高學歷的價值;卻變相地讓社會走向「學閥階級」的「寡頭專斷」現象。政府的任官也喜愛自高等教育機構找高學歷的人才。實證顯示,我們國家和社會珍貴的多元價值沈淪了;「威權復辟」日益明顯;而官學界近親繁衍,形成派閥壟斷和官學勾結嚴重。國家、社會和經濟沒有更進步;卻出現權力的傲慢!

有些學者,在大學任教職,心裡想的是從政府的委託研究計劃中撈錢致富;招收的研究生成為廉價的「學奴」;更有些學者,自己無能研究指導的計劃,又轉包給社會上的專才達人作知識代工。又有些學閥有奴性,平日熱衷交遊達官顯貴,殷切地等待官場權位的召喚;卻又鄙視選舉出身的正當性和合法性。另有些學閥好色,不乏美貌的女學生知道老師的門路和口味,自動獻身,先淪為小妾,再成為候補的師母。權力讓人腐化,不分官場和學界。

我一直很期望古典的「尚智」的文化,包括品味和人格俱佳;也就是哲學的社會和國家;也期待「大商無算,經世濟民」的商場文化。現實上,人心很容易向下沈淪,「小商計較」的文化,必然會讓國家和社會出現唯「小器是上,謹小慎微」的「官員」和權力者。

國家和企業的各級領導人和經理人,不應該只重學歷,而應該強調人文思想和科學專業的養成過程。「眾生有情,眾生平等」,是一種社會分工,又合作的高尚價值;無論是「代工大亨」或「麵包達人」都適用;「業精於勤」,若對於高學歷有迷思,會引來自…

世界小事筆記 -《「小確幸」與"Wonderful"》

圖片
「語言是生物!」;「外來語」移入本土後,從水土不服的一知半解現象,到成為近似信仰的宗教現象;必然仍有誤解和困惑的存在。還好,只要是停在現象描述的階段,縱然如此,也只是「浮雲遮日月」,依然無礙於日月本質的存在。

這幾年,日本作家「春上村樹」的文句風格,在作品被翻譯成中文後,有些自認屬於「小資」的年輕男女,在口語和文章中,不乏斷章取義地引用「春上村樹」的「名詞」或「形容詞」的套件。當然,許多人對真正的文句原義,恐怕依然是一知半解。

旅居台灣的日本人「木下諄一」先生,在《隨筆台灣日子》的專欄中,敘述:他不能理解,時下台灣流行的用語「小確幸」一詞,為何會被台灣人認定是出自日文?換言之, 「木下」先生不認為「小確幸」一詞是源自日本文化。

然而,這不重要;原來,「小確幸」可能出自「春上村樹」的文句,指「從生活中的一個動作,一件小事,體會幸福感的時刻」。台灣人自取所知,和自取所需,自《「小」さいけど「確」かな「幸」せ》的陳述字意中,取出「漢字」,加以組合而成「小確幸」一詞;難怪日本人很困惑。

記得幾年前,我有外國客戶來台灣開會,會前和會中也喝了不少水;而會議上的主講人正在進行重要的專案報告;客人在水喝多之後,有了「內急」的現象,坐立不安又不好離席;那種困窘,又必須重禮的情境,應該是可以體會的。

坐在客人旁邊的我,察覺到客人傳來字條:上面潦草地寫到"Please give me a Wonderful Choice! - WC!? Help !";不失文雅又富有哲理。

將心比心,我舉手向「主講人」建議,暫時休息一下,讓大家紓解負荷?! 隨後,來賓直奔「解放區」要塞。稍後,貴賓,一派輕鬆自在地微笑進場坐下;竟然問我「Wonderful」的中文用語和寫法?我在剛才的字條上,寫下「萬得福」三個字。我說:緊張之後,喜獲自由的時刻和感想,就是近似「萬得福」的意思!您現在的心情就是如此!

「小確幸」,是否也近似「萬得福」?「萬一得福」!中文字義,可以各自表述;雖然不夠精確,卻有各自想像的空間。

世界小事筆記 -《心情,總是寫在臉上!?》

圖片
天主教的新任教宗「方濟」「是」阿根廷人;接替前任教宗「本篤十六世」,他是德國人。他們出身的兩個國家的人民,卻有不堪的「心結」;主要來自歷屆「的世界杯足球賽」,「阿根廷隊」和「德國隊」;這兩支國家代表隊分屬「南美」和「歐陸」的雄獅勁旅,彼此視對方為晉級奪冠之路上的障礙;那種民族情緒引燃的「看不得對方好」的酸味,是另一種意義的「世仇」;而不是競技場上「可敬的對手」。


本來是體現「普世價值」信仰的「天主教」教宗的推選,也變質異味了;教宗的國籍出身,成為全世界十億天主教徒心情起落的另一場民族角力賽。德國籍的教宗「本篤十六世」以力不從心而退位的聲明,讓德國人有「失戀」的感傷,無奈接替者「方濟」「是」阿根廷人;真是造化戲弄人間。也許,這一切起落轉折是「上帝」的旨意吧!?

德文報紙的編輯向來嚴謹,只是「失戀」的心情也會讓「總編輯」等人的拼字功力衰退,在報導《新任教宗「是」阿根廷人》的重大標題上,寫成《新任教宗「吃」阿根廷人》;德國人應該都知道「拼字」錯了;阿根廷人用"Google"翻譯後,恐怕不會感覺到德國人的「善意」和「祝福」!

德文造句的動詞變化,尤其是「同音不同字」的「強變化」動詞的「變格」,經常讓初學德文的聽者不易掌握精確的口語意思;因此必須藉著書面文字的表述,閱聽者才可以理解對方的意思。

在這一句「陳述句」中,「不定式動詞」"sein"(「是」) 的「第三人稱單數」的動詞形式,應該寫成"ist"(「是」);而"essen"(「吃」) 的的「第三人稱單數」的動詞形式,應該寫成"isst"(「吃」) 。二者是「同音不同字」;拼寫的錯誤,在於前者多了一個"s"的小寫字母。

德文字母"ss"的變形寫法是"ß";若是大寫字母"SS",則經常被閱聽者當作惡名昭彰的「第三帝國」時期納粹「黨衛軍」(Schutzstaffel)的縮寫字母標識;是一個不堪回首的想像!也是語文符號的禁區。

語文是意思的載具,自古以來有「一言興邦」,也有「一言喪邦」的後果;更有「將軍一怒為紅顏」(吳梅村‧圓圓曲)的浪漫錯誤。世事多變,有…

人生故事筆記 -《"瞧!那些逃跑的人!"》

圖片
年輕時,我總認為作為國民,有納稅和服兵役的義務;我也很快樂,又坦然地接受義務;我未曾逃避國民的義務。面對這個已經不三不四的國家(如果還是的話?);我認為迄今,自己坦蕩蕩地,對得起這塊土地和國家了。

我的童年玩伴,至今依然留在台灣生活和工作的人,不多了;五根手指湊不滿!都當「外國人」去了;不是「美國」就是「天國」。有時候,我會被迫突然地接待那些活著回來的「外國人」;他們主要是回來享用台灣的健保;健檢、修牙和治病;順便飽嚐台灣的美食。

當然,由我盡「地主之誼」招待他們吃喝一場!通常,我會問他們:"貴國的月亮是不是更大更圓了呢?";當然,這些「外國人鬼子」,知道我在挖苦他們;不外乎長嘆回答:"唉!敝國雖然好,不如貴國親!"。

我的青少年時代,是台灣的「逃亡潮」時代;那個時代,我的同學和玩伴中,不少人是打算「一定」要去美國的!聽說,那兒的車子大、房子大,連月亮,都是又圓又大!當然,這些人的家境,都是父母想辦法在台灣撈錢的官商,足以到那兒置產的。說穿了,那些逃跑的人!一直認為:台灣非久留之地!

許多年以後,我的那些"外國人鬼子"朋友和同學,他們的下一代中,有的人當「美軍」,被派去「伊拉克」和「阿富汗」和「伊斯蘭」的「聖戰士」作戰。有些人參戰陣亡或帶著傷殘退役;這些下場,是我的友人在"逃去"美國時不曾想到的。

其實,我不喜歡"逃跑"這個詞;因為代表「懦弱」和「投機」,不敢面對「挑戰」。直到我讀過「新英文法」作者「柯旗化」先生的著作「台灣監獄島」之後;對照之前,我在解除戒嚴不久後,我出國求學,出境登機前,查核證件的官員,將我交付的一張證件掉到地上;我讓他自己拾起來;那位官員有些慍怒,竟然自圓其說:"你別想輕易地「逃」出去!"。

記得當時,我對這個國家和政府鄙視極了!國家的公僕,竟然自貶為「集中營」的「獄卒」,連狗都不如!一個盡義務、不犯法的公民要合法地出國,竟然被視為「逃出監獄」。

時間再往前回憶,…。服「預備軍官」義務兵役時,我在金門前線任職少尉排長,有一天晚上,「戰情通報」傳來林毅夫(正誼)失蹤的情報;這位「黨國」刻意栽培的樣板青年,自「台灣大學」志願轉學「陸軍官校」,被編入正科班44期;也刻意地被安排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再讓他去「政治大學企業…

哲學人生筆記 -《讀書的人生與啟蒙》

圖片
日本近代與現代作家中,讓我有知性共存的,是「島崎藤村」(1872 ~ 1943)和「大江健三郎」(1935 ~ )的作品。

「 島崎」先生是「明治」、「大正」、「昭和」三個時期的知識人,生逢日本近代史上的啟蒙、開化和軍國的激動歲月。「島崎」先生的作品流露著,想要作為「人」的渴望和掙扎。

至於「大江」先生,是「昭和」與「平成」兩個時期的知識人;尤其,他生於軍國日本的末期,成長於日本「原爆」戰敗之後的經濟起飛、邁向經濟大國,享有「諾貝爾文學獎」盛名於泡沫經濟的失落時代。

這兩位讓我有知性共存的先生,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追求知性的啟蒙過程中,都和西歐的文學思想,發生時代精神的聯結;尤其是歐陸的「自然主義」思潮。

在「島崎」先生的作品中,《千曲川のスケツチ》(千曲川風情) 〔岩波文庫〕堪稱經典之作。在通過閱讀「島崎」先生一系列的「千曲川」畔的短篇故事;我找到了曾經存在於不同時空場域的「自然主義」者;原來,人是「自然之子」;我不孤獨!

「大江」先生是一位自少年時代,不甘受困於出生的「四國愛媛縣」的鄉野,而困知勉行,專心於知識的追尋。 在年輕歲月與歐洲古典文學和近代西方文學的邂逅;尤其是在《フランス‧ルネサスの人タ》(法國 文藝復興的人們) 、《Iliad》(伊利亞圍城記)和「馬克‧吐溫」(Mark Twain) 的《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哈克貝利‧費恩歷險記) ,都有年少時期的一見傾心;而多年以後,再度相逢的知性喜悅,而讓大江先生自己有感而發;因為讀過那些書,受到了影響,而生活過來的。

「島崎藤村」和「大江健三郎」的作品,讓我有閱讀的喜悅和親切;而兩位知識人讀書求知的人生,多年來也鼓勵著我,在語言能力的精進過程中,要「聽說讀寫」;而在思想能力的表達過程中,要「讀寫聽說」。

因為典型在前,我用一句「大江」先生的說法:讀書,是「全身運動」;"人生中邂逅的第一本書,吸引著你;就要在一生中「重新解讀」和「再度閱讀」"。 讀書的人生,是一種情感的追尋,和精神的寄託。在文明開化的進程中,讀書扮演著啟蒙的角色;讀書也是精神的呼吸!

世界小事筆記 -《想開,放下!》

圖片
世界上,無論是以前的「王室」,或現代歷任總統的「第一家庭」,總理的「顯要家庭」,都是「讓人嫌」的家庭!若有得到稱讚;恐怕是意圖奉承者的立場表白。

家庭就是家庭,無所謂的「王室」或「第一」的必然尊貴的地位和排名;因為這些家庭裡的成員也是很平常的人;跟社會大眾一樣,也是阿貓、阿狗之輩。強調「尊貴」和「排名」的重要程度,其實是昧於一人當權,而雞犬升天的僥倖。

然而,回到「讓人嫌」的指涉意思上;就是,這些家庭裡的成員,都很庸俗而偏要「做作」和「矯情」;表現得遮遮掩掩。如此,反而自認與眾不同,而不知如何是好!自陷於「名器」所限制的身分屬性,常會忘了作為人的自然本性。

在一個現代意識的社會,「人」與「國家」的關係,先是「國民」,然後是「公民」;與族群、性別、職業、年齡、貧富無關;只要是「國民」,就有對國家的「義務」;只要又是「公民」,就有應有的「權利」。說到底,就是要表現「人」的自然態度。

因此,不幸生在「帝王家庭」,或是被家人所害,而成為「第一家庭」或「顯要家庭」的成員;在專制時代,那是命運的造化;在民主時代,卻是家族溝通和選擇的問題。更不幸的,卻是社會大眾,必須被迫去接受「做作」和「矯情」的「權力者」家庭,客觀存在的事實。「隱私」,本身就是「矯情」!無論是「強人」或「平民」,都適用!

世事有辯證的規律,當客觀現象出現時,就開啟了辯證的演化;「被奉承」和「讓人嫌」,就是演化進階後的選擇。如何讓一件正當的好事,有始有終?「想開,放下!」;如此就好!

《相片來源:petcoo.com》

哲學人生筆記 -《核心價值與光影》

圖片
《核》與《心》,都是內在,而顯然地至關重要的位置;中文語境的漢字,將《核》作為《原子》能發電的表意。以《原子》能來發電的電廠,在英文中被稱為"Nuclear Power Plant";漢語譯作"核能發電廠"。核能的威力有多大?可作為軍事用途,也可以作為和平用途。

前者,核能被用於發展出核子武器,簡稱"核武";世界上,懷有強國夢想的,或想要報復敵國的國家,"核武"是讓人畏懼的毀滅性質的武器。至於,後者,核能用於發電,也有毀滅的力量;但是迄今,仍被一些能源專家推崇不已。

核能,來自會產生放射線的元素U-235和PU-239的原子核的裂解,產生連鎖反應而釋放出巨大的熱能量,直到元素衰變到穩定而不再放射;所以,在分裂的過程中,必須加以控制反應的規模,以達到有限的程度和範圍。

正因為,放射性元素的受撞擊分裂而產生連鎖的反應,也有失控的可能,而造成高溫爆炸,和反應器的爐心熔解,以致有毒的輻射線外洩與污染物質的大規模擴散;有良知的科學家,發現人類利用原子能,無論是軍事用途或和平用途,都如同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以為是天使,卻是魔鬼跑出來了!


可惜,也可怕的是,人類不可能只想選擇接受天使,而拒絕魔鬼到訪。因此,在天使與魔鬼都出現之前;最好的決定,不是學會如何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而是,自始就不要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人類的愚笨之舉,就是「偏執心態」,然後,再來後悔地收拾善後。

近期,東亞有兩件事幾乎在相近的時間發生:北韓的「核試」和台灣的「核四」。這兩國,平常沒有頻繁的接觸;兩國的領導人和政府,卻有很相似的權力心態:「好大喜功」和「自以為是」的偏執!

前者,招致「聯合國」的最強硬的制裁,而依然不悔,也要蠻幹到底;其實,這怪不得北韓,世界上與魔鬼共舞的國家前有典範;多一個北韓又何妨?

後者,引來台灣國內的重大爭議和人民遊行反對續建「核四」;而政府也是依然無動於衷,企圖矇騙過關;理由是「缺電」和「核電便宜」。更何況,台灣早已有「三座核能發電廠」在運轉了,多加入一座「核四」,也無妨。

然而,擁抱「核試」和「核四」;而且相信一切的後果都可以控制,不是「自大」就是「無知」;也都是自卑而…

園藝生活筆記 –《心靈獨白的空間》

圖片
小時候,父母給我很自由的生活方式,只給我愛和支持!任憑我和年紀相近的鄰居朋友們,在外玩得昏天暗地;然後,總是記得回家。

那個時代已遠去了;現代的孩子們沒那麼幸運了!父母過度地關心和照護,幾近監控和遙控。尤其,許多的孩子被關在公寓的鴿子籠內,學了一大堆將來起不了作用的才藝;結果反而成了草莓族一群,普遍欠缺生活和工作的抗壓能力。

說來可憐,現在的孩子們似乎是父母餵養的賽鴿,一切為了現實人生的比賽而生。其實,競爭是一種「虛無主義」的呈現。人生的意義有各種版本,但是,可能就是只缺少自己的版本。

我是一個反對權威,而重視自我,又不會自私的人;一直想實踐作為人的意義,只想作我自己。我認為,人生可以大而化之;時間到了就會有結果;何必壓迫自己,更何況去要求別人。

所以,我在企業裡當主管,部屬都像在天堂,工作愉快,又有自信。因為,我將每一個有緣的眾生視為合作的「人」;而不是「工具」。這樣子的信念,源自於,我對「自然主義」的信仰;熱愛大自然的原貌與真誠;植物的生命表現,就是盡一己之力,然後交給天地。競爭,只是人類的主觀而庸俗的看法。

在我的理解裡,大自然不言不語,各種生命以自己的獨特方式,表現生存的意義。寒冬過去了,春天喚起草木的生命知覺,向世界呈現生命之美。
初春三月,陽光下,我走進「雜樹林」;這裡是我心靈獨白的空間!放下一切屬於人的想像,與自然同在,能夠過著親炙花草植物和昆虫的生活,真好!







































世界小事筆記 -《保證》

圖片
社會上的爭議,理虧詞窮一方的口頭反應,最常聽到「心虛」的一方說出:"我保證,…,一定…!"。這是一句病態社會中,人格分裂者的標準口語。

這種口頭表述的「保證」,是一種「罐頭語言」;好像零食乾糧;在精神飢餓和思想貧乏的當下,拿出來暫時充飢;以時間換取空間。

「語言」是個人表意的工具,也是以對話和社會溝通的「意義之網」。一個當下有能力解決問題的人,不會將"我保證,…,一定…!"說出口;既然說出來了,其實,正好顯示了思想的信用度不及格;就好像財務上的現金支付能力不足,必須以信用貸款的途徑,來提高自己的財務流動能力。

沒想到,才剛上任不久的「行政院長」,為何會出現能力透支,以致在面對重大政策的爭議時,竟然會輕易地向人民脫口說出「保證」。顯然地,當下的理性論辯能力,已經無力可為了,只好將希望轉化成向虛無飄渺的未來作保證。

貴為國家的最高行政機關的首長,上任尚未滿月,在沒有任何政績的情況下,竟然得先透支信用;如同「流浪者」走進銀行借款欲購買豪宅;並且撂下大話:"我保證,豪宅賣掉以後,一定會償還貸款!"。

「行政院長」的權位,依照憲法,是總統私下給的。「大哥」不敢出面解決問題,而讓「小弟」出來保證;不是很奇怪嗎?「江湖」有道義嗎?更何況,「大哥」在以往「多言無信」的惡行罄竹難書。

別忘了!「小弟」通常是會被大哥犧牲掉的無足輕重的小卒仔。這個時代愈來愈虛無了!「權力者」有實權,卻要「小弟」出來,從事買空賣空的信用交易;只能說,愚笨到不知權力何用。只想攬權,而不知用權!這是典型的「權力偏執狂」!

世界小事筆記 -《鸚鵡的問題!》

圖片
聽收音機得和天下事的時代,聽眾看不到的那一端;無論男人和女人的基本配備,就是剩一張嘴。那個時代,只要不是播報「靈異事件」;聽過就算了。反正,聽眾也沒有閒功夫去扣應傳播;主要是「言多必失」,會被送到「火燒島」去深造。

但是,到了多媒體影音和動畫的閱聽時代;「多邊互動」和「觀眾主動」與參與,可以呈現出節目的客觀收視率;主持人或主播的基本條件就很重要了。既然是多媒體影音場域,賞心悅目就是製作節目的目的,至於內容的真實度,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這個時代,年輕的勝過年老的;一代新人換舊人;型男、美女贏過OGiSan和OBaSan。孰知,現代彩粧技術大躍進,化粧之後,看電視時,各個頻道轉來轉去,好像都是「同卵多胞胎」的年輕美眉,坐在主播檯上,嗲聲嗲氣地裝可愛。

那些上了年紀的大哥、大姐或大叔、阿姨都被發配到邊疆,罰站主持節目了,熟女秀「蘿蔔腿」,熟男秀「鮪魚肚」。

說來不幸,不想要晉身到「22K俱樂部」的「宗人府」當「包衣」,只能辛酸往肚裡吞;短裙下拉,肚子內縮;上陣唬人去了。

至於,運動節目的主播,還好不是主角;卻不甘寂寞地搶焦點;故意激動地拉長尾音,扯開喉嚨對著「麥克風」大叫不停:"球打出去了………啊!過去了,,,,,,,xxxxx^^^^^*******,球是圓的!……%%%%%%%"。

農曆「七月半」還早,以後看球賽得靠自己。然而,主播不想要拿22K,實在沒天理!專業在那裡?想當主播?有空,多學「北韓」退休的第一主播「李春姬」阿嬤;那才是「真資深地」在播報新聞!在氣勢上先嚇人再說!

《圖片來源:Wikimedia》

人生故事筆記 -《黑暗,總是有原因的!》

圖片
人生中能見識到歷史和人性的幽暗,而讓自己面對誘惑和勇氣的考驗;究竟是「幸」還不是「不幸」?許多年前的故事,又在近日浮現心頭;人生如浮萍,身在其境的閱歷和見識,讓我知道太多的不堪往事!

《核能四廠》的議題熾熱,台灣的社會大眾已難以心平氣和地處理爭議了!

政府一意孤行地要興建《核能四廠》,就是既傲慢又野蠻的公共決策。台灣,迄今所有的核能發電興建計劃和政策作為,都不是為了自身的能源需求;而是「內神通外鬼」地,未以無辜的蒼生和安身的土地為念,被權貴集團挾持,而走上了絕路!所以,乾淨能源和成本優勢,只是美麗的託辭。

《非得要核能不可!》;說穿了,看透了!就是政商權貴集團相關的利益在其中;想要代代相傳。那裡是什麼「缺電」之類的鬼話;這個政商權貴集團,壓根兒連自己也不相信!

許多年前,我曾經任職在「台灣電力公司」。當年,我注意到存在多股很強的政商勢力,有些人的背景是權貴子女,和擁用外國籍的「貝勒爺」們,有很硬的後台支柱;用盡各種荒謬的理由和手段,編織出台灣有缺電的危機;無論如何,就是想要偷渡強建「核四工程」。

因為,從之前的各次第一、第二和第三「核能工程計劃」中,藉著威權專制的政治體制,巧取豪奪順利過手;演得太逼真,而吃得太過癮。至今回味再三,欲罷不能!這其中,還與更不可告人的外國政商勢力結盟。權貴集團的子女,為何多持有綠卡或擁有外國籍,而滯留在國外就業和定居?內外有接應,有事跑得快!

尤其,「核三計劃型工程」的預算追加,自三百多億元跳到六百多億元,又追加到九百七十三億元,嚇人的三級跳。現在的「核四計劃型工程」預算,自一千六百九十七億元起跳,往上追加至三千三百億元後,仍然無止境,等於是「核三計劃型工程」最初預算的十倍之多了;這麼多年來,一般台灣人民的薪水有增加十倍了嗎?

各項「核能發電計劃型工程」,在裝填核燃料試運轉後,又再列出許多的「改善工程」項目;還不包括核能電廠在未來除役後的「末端成本」;以及「核能廢料」何處去化的問題;「核能電廠」用過的土地,在千萬年內都無法再生;外部的負面生態效應,物種的生存變異危機,更是難以估算!台灣的美好河山,南北相繼地淪陷。

因為,各種有形和無形成本,加總之後,仍然沒有全部,而是天文數字,無底洞和社會人心的不安全感!每個人的身體和後代子孫的健康會如何?這已經不是成本和效益的精算議題了。

從《核能計劃》預算的屢次暴增,就已經說明了核能發電的不可行;…

法哲學筆記 –《正反與反正》

圖片
「虛心」是為自己留下反省,和追求進步的空間;「心虛」是犯了難以公諸於眾的錯,而遮遮掩掩,言不及「義」。「義」就是「宜」,也就是「適當」的意思。

記得,幾年前我曾經在國外讀過一則新聞報導:一架在高空飛行中的客機;機長突然向全體機組乘員與乘客廣播;大意是,在起飛後,機長和副機長,因為發現兩人都和同機的一位空姐有「不倫」的男女關係,而成了情敵,兩人互相敵視;彼此心情很激動;還發生了爭吵,很想打鬥決出勝負。

因此,兩人為了找一處「平坦的」地方,公平地決鬥。機長請大家諒解;同時,請「座艙長」進行機上全體乘員的公投表決,要「續飛」還是「停飛」?當然,想也知道,乘客被兩個惡棍飛行員挾持了;大家都要求停飛,也就是不要「續飛」了,只想平安著陸再說。

這則飛航安全的「啟示錄」,有「專業倫理」和「社會倫理」的意義。機長和副機長為了個人,而且是男人的「動情激素」和「睪丸激素」的火山作用,無視乘客的安危,硬是將危機帶到高空上演。再飛下去,誰也不知道命運如何?

更離譜地是,機長和副機長竟然主動發動「當事人不適格」的全機公投;而且是為自己的利益,而脅迫全體乘客順從他們兩人的意志。機長和副機長既然承擔飛航任務,就不應該犯下違背職責的惡行;這就違背專業倫理了。

倫理的規範,是界定人與人,和人與事的適當關係;也就是「作為」和「不作為」的明確意義。公務員的「作為」和「不作為」涉及公眾利益福祉;公務員是提供公共服務的當事人,有為自己的利益而迴避的義務,和面對不法,而不作為的法律和道德的義務。這就是法律上的「適格」的基本規範。

想像一下,如果我國的兩大公務員巨頭,竟然向人民提出公投建議:「你是否同意公務員加薪?」;當然,公務員終於還是加薪了!很高興!人民即使不同意,也莫可奈何!因為公投的制度已經保證政府可以遂行意志,卻違背了「當事人不適格」的倫理和法律的規範。

政府不得為自己、或委託他人提出政策「作為」或「不作為」的公投案。民主國家,政府的各項施政必須接受各級議會的監督;否則,政府必須下台;如同「文人領軍」,是鐵的原則。

古人說:「惡僕欺主」就是這種現象。多年前的那一則讓人背部發冷的外電消息,如今,改編後正以「你是否同意停建核四?」的公投案,將在台灣上演。政府已經有非建核四不可的…

詩人之國筆記 -《征服》

圖片
沒有土地的人民,流民 /  失去領土的政府,流亡 /  看著沃土荒蕪 /  傷心嘆息 /  望著故土淪陷 /  痛心失望/  何以無能 /  成為浮萍雜草 /  寸土難得,一字難寫 /  沒有用心經營 /  成為在家漂泊的無用書生 /  賣字為生,無處寫字 /  天下之大 /  何地可容我片刻 /  文章千古,需要桌面 /  終於奮起 /  驅走佔用土地的外來者 /  征服故土,重新經營 /  我,才是桌面的主人! / 
-《欣慰!終於征服桌面了!》-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