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邪聚惡散」》

圖片
秋冬以來,風邪、寒邪活躍;之前的夏季有熱邪、濕邪逼人不舒服。邪者,以破壞為始而終於惡果。秋冬養身進補,目的在於「克邪」。基本功無他,「誠心正意」不屈服於作惡即可。 至於如何啟動「誠心正意」?起於善念!客觀的浮世諸現象,看似紛亂,而有孔子所惡者,「以紫亂朱」;屈原所痛者,「黃鐘毀棄,瓦斧雷鳴」。以易懂之語陳述,正是「以假亂真」;以哲學之語批判,正是集「歷史之反動與虛無主義於匯聚成流」。 折騰台灣已有時日的在野政治勢力,始於合流之念,終於亂流之怨;於本日正式進入時代的轉折。一個舊時代的結束,帶來新時代的期待。合流之不容易,出於戰略想定的自欺,近於神學式的造神造論:誰才是「王者」?殊不知者,在於膺品想以假亂真,却必被破於真實之前。這是現象學所指陳的檢定法則。 有些友人問俺,如何看待台灣的大選?因紛亂不明而有焦慮。俺笑看浮世,輕鬆莞爾一笑,即可辨明浮世誰將主宰;正如暗夜漫長待天明之曙光乍現,浮世大白。 認真於選舉者,必出於誠心正意,最美!出於自欺欺人而選舉者,必工於心計;所謂團結匯流之話,正是自證不團結才是本質,參與者各有私利之圖謀,唯恐吃暗虧,已無能力述說自己陣營的存在價值和參選的正當性。 孔子有言:"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自己無能而路上亂拉伕和砍柴,終有力窮而火熄之時。時代之諸現象看似騷亂激動,實則有邪窮之時。君子所至盼者,「始於兵而終於禮」;小人所亟求者,「始於狂愛而終於狂悲」。在野政治勢力之「邪聚惡散」正是一場可供哲學批判的浮世啟示錄。

哲學人生筆記 -《「燈塔下的失樂園」》

「烏賊」,一定感到憤憤不平;難道,大海廣闊,卻無容身之處?名字,早就被冠上污濁了,連人間美食「烤烏賊」,都要先去除「墨汁」,才能被料理成下酒的佳餚!

其實,「烏賊」還是有用途的;只是去除墨汁後,被稱為「白烏賊」;還是有「烏」字,音同「污」。那麼,被稱為「白賊」,反而更不堪了!然而,「賊」字和「賊」性才是真正的關鍵;無論白天或黑夜;「賊」都想要「哈」一下!

認清事實的本質吧!「烏賊」的價值,在於它們會「嘖墨汁」;尤其對著冒犯或得罪它們族群的外敵,大量噴墨汁後,就躲回它們的「失樂園」禁區,偽裝成「軟肢動物」,好溫馴又憂時憂國的樣子。

當然,「烏賊」作案後,就躲到燈塔附近,讓漁夫看到燈炬,就以為前景平順,光明在望。殊不知,經常讓漁船撞到暗礁;以致船破人亡。

歷史上的「偽君子」,為了奪權,都會圈養一群《烏賊》;納粹德國「希特勒」的「黨衛軍」和「蓋世太保」;中國「毛澤東」的「四人幫」和「紅衛兵」;都是歷史上的黑暗組合。

然而,在當時,這種陰險的組合,卻被無知而瘋狂的多數人民讚為「偉大的太陽」、「英明的舵手」或「元首」(Der Führer);就是人民在黑暗中的燈塔;非他們不可。

只是,「烏賊」何以能存在?必然是靠著燈塔所營造的「失樂園」。問題的本質,在於燈塔的光,不是真正的光明,而只是虛晃一下的眩光表象;在掃過海面後,時空的本質仍是一遍漆黑可怕!

附記:

在2012年7月3日,曾寫了以下的文章《「燈塔附近有烏賊群!?」》。前後兩篇論述,是題材相近的文章;可以互相參閱。



魚群啊!往又深又廣的海洋游去吧!/
避開誘餌和魚網!/


鳥群啊!飛向廣闊的蒼穹!/
森林留給狐群和猿猴吧!/


鹿群啊!追逐那水澤芳草!/
離開屬於獅群和鬚狗的莽原吧!/

人類建造的燈塔,不是為我們/
就讓他們;留給迷航的船,和鳥賊群吧!/

- 《詩人之國筆記 -《新世界》》


我喜愛看到燈塔,孤獨地矗立在海角一隅,尤其是那種忘世的境界,我會激動。我在台灣國境南疆的墾丁國家公園附近的核能電廠,工作和生活的多年歲月裡,我經常獨自跑步或騎車來到鵝鑾鼻燈塔,在附近眺望廣闊的太平洋和巴士海峽;蔚藍色的蒼穹下潔白色的燈塔,特別的顯目滄茫。

那時候,我會找一處地點,面向太平洋坐下來,感受天上白雲偶然飄浮而過的時空意象;或閱讀隨身帶來的德國哲學家「尼采」的「語錄」,別有一番超然清新的意境。


有時候,我會在夜晚到此地觀看星空;也望向燈塔的頂端,看著那燈炬在夜裡照向海洋的放射角度。我想到幼年時,母親曾經告訴過我的日本諺語:"燈塔無法照到底座附近的船!";那是她小時候在公學校求學時,日本老師教她的。她記下來了;作了母親後,她又傳給我記在心裡。

這句諺語提醒世人,尤其是作為領導者的人,以身作則很重要;就像燈塔一樣,為跟隨者指引方向,讓大家有所依循。但是,那還不夠!在領導者的近身區域,是一處光明照不到的禁地。


倖進之人必然會想要躲進此地;他們通常自恃誇大,迷惑外界。這些人,通常是領導者的近衛、親族、愛將、情婦和親信。他們包覆在領導者的外圍底座,像洋蔥的構造一樣,製造模糊的空間,以循私為惡,和謀權藏利。古人的經驗:"嚴官府易成賊窩!";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領導者要不定時地清理門戶,以正門風。

不幸地,歷史案例顯示:領導者常會迷失於自以為是火炬,或燈塔的自我想像之中而不自覺;只想要為遠方他處的船隻標點領航,或追求虛無的歷史地位,而忘了燈塔附近的水域有烏賊群。


它們是逐光而靠近的軟體動物;烏賊"Sepien "(Sepiida);或" Echten Tintenfische"的持色是會向天敵噴出有毒性的墨汁以求脫身。海洋中較高級的魚類,像智慧魚種鯨魚或海豚,喜愛清澈的海水,而不喜與烏賊為伍;反而敵視烏賊污染水域;見到烏賊群必先吞食飽腹,以除後患。

君子惡居下流和良禽擇木而棲,足為各行各界的領導者戒。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哲學人生筆記 -《極道の國家和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