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相信」的反作用力》

圖片
取信於人,不容易!尤其,對於那些有過惡劣紀錄的背信者而言;基本上,自己「無信不立」,就沒有資格再向社會開立「信用支票」。 話術是信用的天敵,也是最廉價的欺騙工具。位高權重的人、有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教誨學生的老師,和學術研究工作者,法官等人必須自律,自肅而謹言慎行。 當一個人經常濫言:"一定要相信我,•••!";或者,"要相信習近平!",此類「祈使句」宣之於口,代表對自己的所言已經沒有自信,又如何能取信於人?簡言之,有詐欺和背信紀錄者又出來以話術自欺欺人了。 還是那句經典:「無信不立」!中國皇帝習近平已進入「成、住、壞、空」的「壞」期;衰象、敗象相繼浮現;偏偏新年開始,流年不利,竟然跑出一個崇拜者,台灣的馬英九,代為宣傳,要台灣人"相信習近平",真是被天上掉下「黑天鵝」砸到頭。 馬英九,在台灣最有名的背信紀錄,就是曾要支持者相信他的政治承諾:"「總統任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當然,言而無信矣! 背信者,竟敢空口話術去為習近平的信用背書;難道,馬英九也相信中國權力黑洞文化下的「君無戲言」?習近平,正在由「壞期」轉「空期」,已有一症候群浮現,就是「精神危疑」,嚴重地不相信自己所提用的人,包括故舊或官場上的恩人;目前正在大整肅那些他認為「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的近臣奴才。 輕言則無信:"要相信習近平!";台灣人何其不幸,有為敵人作信用背書者;應該可適用撥打「165反詐騙專線」!

法哲學筆記 –《正反與反正》

       
「虛心」是為自己留下反省,和追求進步的空間;「心虛」是犯了難以公諸於眾的錯,而遮遮掩掩,言不及「義」。「義」就是「宜」,也就是「適當」的意思。

記得,幾年前我曾經在國外讀過一則新聞報導:一架在高空飛行中的客機;機長突然向全體機組乘員與乘客廣播;大意是,在起飛後,機長和副機長,因為發現兩人都和同機的一位空姐有「不倫」的男女關係,而成了情敵,兩人互相敵視;彼此心情很激動;還發生了爭吵,很想打鬥決出勝負。

因此,兩人為了找一處「平坦的」地方,公平地決鬥。機長請大家諒解;同時,請「座艙長」進行機上全體乘員的公投表決,要「續飛」還是「停飛」?當然,想也知道,乘客被兩個惡棍飛行員挾持了;大家都要求停飛,也就是不要「續飛」了,只想平安著陸再說。

這則飛航安全的「啟示錄」,有「專業倫理」和「社會倫理」的意義。機長和副機長為了個人,而且是男人的「動情激素」和「睪丸激素」的火山作用,無視乘客的安危,硬是將危機帶到高空上演。再飛下去,誰也不知道命運如何?

更離譜地是,機長和副機長竟然主動發動「當事人不適格」的全機公投;而且是為自己的利益,而脅迫全體乘客順從他們兩人的意志。機長和副機長既然承擔飛航任務,就不應該犯下違背職責的惡行;這就違背專業倫理了。

倫理的規範,是界定人與人,和人與事的適當關係;也就是「作為」和「不作為」的明確意義。公務員的「作為」和「不作為」涉及公眾利益福祉;公務員是提供公共服務的當事人,有為自己的利益而迴避的義務,和面對不法,而不作為的法律和道德的義務。這就是法律上的「適格」的基本規範。

想像一下,如果我國的兩大公務員巨頭,竟然向人民提出公投建議:「你是否同意公務員加薪?」;當然,公務員終於還是加薪了!很高興!人民即使不同意,也莫可奈何!因為公投的制度已經保證政府可以遂行意志,卻違背了「當事人不適格」的倫理和法律的規範。

政府不得為自己、或委託他人提出政策「作為」或「不作為」的公投案。民主國家,政府的各項施政必須接受各級議會的監督;否則,政府必須下台;如同「文人領軍」,是鐵的原則。

古人說:「惡僕欺主」就是這種現象。多年前的那一則讓人背部發冷的外電消息,如今,改編後正以「你是否同意停建核四?」的公投案,將在台灣上演。政府已經有非建核四不可的預設立場,卻要欺騙人民,裝出「虛心」地傾聽民意;原來是已備好暗器機關了,實在是「心虛」極了!

《相片來源:Wikimedia;「公平之泉」》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