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邪聚惡散」》

圖片
秋冬以來,風邪、寒邪活躍;之前的夏季有熱邪、濕邪逼人不舒服。邪者,以破壞為始而終於惡果。秋冬養身進補,目的在於「克邪」。基本功無他,「誠心正意」不屈服於作惡即可。 至於如何啟動「誠心正意」?起於善念!客觀的浮世諸現象,看似紛亂,而有孔子所惡者,「以紫亂朱」;屈原所痛者,「黃鐘毀棄,瓦斧雷鳴」。以易懂之語陳述,正是「以假亂真」;以哲學之語批判,正是集「歷史之反動與虛無主義於匯聚成流」。 折騰台灣已有時日的在野政治勢力,始於合流之念,終於亂流之怨;於本日正式進入時代的轉折。一個舊時代的結束,帶來新時代的期待。合流之不容易,出於戰略想定的自欺,近於神學式的造神造論:誰才是「王者」?殊不知者,在於膺品想以假亂真,却必被破於真實之前。這是現象學所指陳的檢定法則。 有些友人問俺,如何看待台灣的大選?因紛亂不明而有焦慮。俺笑看浮世,輕鬆莞爾一笑,即可辨明浮世誰將主宰;正如暗夜漫長待天明之曙光乍現,浮世大白。 認真於選舉者,必出於誠心正意,最美!出於自欺欺人而選舉者,必工於心計;所謂團結匯流之話,正是自證不團結才是本質,參與者各有私利之圖謀,唯恐吃暗虧,已無能力述說自己陣營的存在價值和參選的正當性。 孔子有言:"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自己無能而路上亂拉伕和砍柴,終有力窮而火熄之時。時代之諸現象看似騷亂激動,實則有邪窮之時。君子所至盼者,「始於兵而終於禮」;小人所亟求者,「始於狂愛而終於狂悲」。在野政治勢力之「邪聚惡散」正是一場可供哲學批判的浮世啟示錄。

哲學人生筆記 -《讀書的人生與啟蒙》

日本近代與現代作家中,讓我有知性共存的,是「島崎藤村」(1872 ~ 1943)和「大江健三郎」(1935 ~ )的作品。

「 島崎」先生是「明治」、「大正」、「昭和」三個時期的知識人,生逢日本近代史上的啟蒙、開化和軍國的激動歲月。「島崎」先生的作品流露著,想要作為「人」的渴望和掙扎。

至於「大江」先生,是「昭和」與「平成」兩個時期的知識人;尤其,他生於軍國日本的末期,成長於日本「原爆」戰敗之後的經濟起飛、邁向經濟大國,享有「諾貝爾文學獎」盛名於泡沫經濟的失落時代。

這兩位讓我有知性共存的先生,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追求知性的啟蒙過程中,都和西歐的文學思想,發生時代精神的聯結;尤其是歐陸的「自然主義」思潮。 


在「島崎」先生的作品中,《千曲川のスケツチ》(千曲川風情) 〔岩波文庫〕堪稱經典之作。在通過閱讀「島崎」先生一系列的「千曲川」畔的短篇故事;我找到了曾經存在於不同時空場域的「自然主義」者;原來,人是「自然之子」;我不孤獨!

「大江」先生是一位自少年時代,不甘受困於出生的「四國愛媛縣」的鄉野,而困知勉行,專心於知識的追尋。 在年輕歲月與歐洲古典文學和近代西方文學的邂逅;尤其是在《フランス‧ルネサスの人タ》(法國 文藝復興的人們) 、《Iliad》(伊利亞圍城記)和「馬克‧吐溫」(Mark Twain) 的《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哈克貝利‧費恩歷險記) ,都有年少時期的一見傾心;而多年以後,再度相逢的知性喜悅,而讓大江先生自己有感而發;因為讀過那些書,受到了影響,而生活過來的。

「島崎藤村」和「大江健三郎」的作品,讓我有閱讀的喜悅和親切;而兩位知識人讀書求知的人生,多年來也鼓勵著我,在語言能力的精進過程中,要「聽說讀寫」;而在思想能力的表達過程中,要「讀寫聽說」。

因為典型在前,我用一句「大江」先生的說法:讀書,是「全身運動」;"人生中邂逅的第一本書,吸引著你;就要在一生中「重新解讀」和「再度閱讀」"。 讀書的人生,是一種情感的追尋,和精神的寄託。在文明開化的進程中,讀書扮演著啟蒙的角色;讀書也是精神的呼吸!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哲學人生筆記 -《極道の國家和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