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故事筆記 -《「鳥人」賞「鳥」?》



記得,我在初中的時代,歷史和地理的老師,因為身逢「白色恐怖」;台灣的歷史和地理,不能教學生正確和完整的知識。至於中國的歷史和地理,老師更是有自知之明,不能讓學生自己去研究;否則會自討苦吃。老師們,總是「神州大地、錦繡河山、物產豐富、歷史悠久」的十六字口訣交待過去。

中國,究竟是什麼?其實,這是一個「瞎子摸象」的問題;甚至,歷代中國的統治者,也莫衷一是。正如同;「神父」,「上帝」不離口;「出家人」,「我佛」善哉!或「戀人」互相保證,彼此的「愛情」不渝。但是,誰都不曾見過「上帝」「我佛」和「愛情」;所有的「意象」只存在於自己的心中,是不可證明的;也說不清楚的!中國如此,世界更是如此!看著窗外的天空,算不算有「宇宙觀」?

我對中國的初次地理印象,是服「預官役」時期,在金門「烈嶼」的第一線,看到地理中國的軍事對峙的前線;夜裡查哨時,聽到來自對岸的「心戰喊話」,是對中國的初次歷史印象。

但是,這些人生經歷,對於我認識中國,其實沒有助益!只覺得,那是人生的一種無奈經驗。不過,那段時期,台灣的流行民歌「龍的傳人」;和「林毅夫」自「金門馬山」前線據點,叛逃到中國投降;我心裡了然;洗腦過頭了,必然引發有些人的「自卑感」和「虛無感」的症候群。

在1989年,中國發生「民主運動」,引來中國極權政府,動用軍隊對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人民,進行血腥的「六四屠殺」。隨後,不少曾參加過「民主運動」的學生和學者四散奔逃;有不少學界的菁英分子,經由「西伯利亞鐵路」,逃到了歐洲。同一時期,發生在東歐的民主化運動,和後續「德國統一」、「蘇聯解體」,卻是和平地改變歷史。

我當時在德國求學;隨緣相識,而對流亡的中國學界的菁英伸出了人道和友誼之手,為若干淪落天涯的遊子,暫時地紓解了顛沛流離的困厄。日後,我們彼此各在海角天涯,那份人生的相遇共渡際遇,也可堪回憶了!我們相互鼓勵,在「哲學家」與「革命家」之間,應以哲學為志業;歷史現象必然有客觀的規律法則。我以結束日本戰國時代的「幕府」大將軍「德川家康」的名言:「靜待杜鵑啼叫!」鼓勵他們!「哲學家」的世界在未來。

有意思地,那個時代,我們固然「相逢不必曾相識,身在異國為異客」;但是,「君自中國來,應知中國事!」;結果,這些「老中」反而問我:「老張,還得你告訴我們!只緣身在中國,雲深不知處!」。

怪哉!這些曾經懷抱理想,而想要改變中國的落難菁英,竟然認為,我比他們理解中國。其實,這只是善良的誤解;中國對於我,只是異國;而我是旁觀者清,好似夜晚觀星而已。中國,自有中國人主觀的歷史意志投射;我也有自己的歷史哲學見解。

當然,許多年前,我自己第一次真實地踏上中國的土地了;那種真實的感受,是「壓抑而苦悶的」;看著茫茫人海,似曾相識卻又陌生;和我第一次進入「東德」時的感受很像。社會的表象之下,有一股力量在掌控;也非常像解除戒嚴前的台灣。進入一個高壓極權的社會在冷靜地分析後,會自嘲,原來在極權的國家,「只有騙子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極權者,不斷地對人民施以宣傳和洗腦;最後,人民會出現「假如我是真的!」病態。

但是,旅驛道中,我也接觸到不同背景的中國人民,他們都是善良友好地對我微笑和熱情相待;完全不像以前,台灣的政府所描述的「萬惡共匪」和「苦難同胞」;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等待台灣人民去拯救他們。在這種初次印象浮現後,我對照自己旅行世界上的許多國家;我一直認為,各地方的人民都是善良友好的;是國家和政府在為惡!企業為了私利,在助紂為虐。

回到台灣後,我與認識的一位「黨國權貴」的第二代,他持有「美國護照」,曾到中國找尋機會。他說,自己的父親那夥人,曾以「反共」為業,在台灣對人民實施高壓統治,專行欺騙和洗腦;若依照「中國共產黨」的「出身血統論」:他自嘲身為「權貴二代」必然是「老子反動,兒子混蛋!」。

只是,沒想到,真的兒子是混蛋,專程去中國拆他老子的台;跑去表白,自述:「老子有錯在前,兒子悔改在後!」;期盼能「相逢一笑泯恩仇!」;兒子代父贖罪,總是盼望能撿食一些殘渣。只是,「伴禮交心」而去的人,已經太多了;這位混蛋的「權貴二代」,已經慢了人家好幾步;只能自討沒趣地夾尾而歸!

說到最後,這位「權貴二代」,向我們這些友人,分享了他的「中國之旅」;竟然是,「感謝老子英明!」,讓他出生在台灣,在中國探尋門路期間;「悶死了!」;說話不自由,得自我約束,害怕「以言賈禍」,招惹「主子」不悅。說著又演著呢!還真的好一副「低等奴才」的死樣子!我和其他友人,共同的看法是,「想當奴才,沒救了!」。

他的經驗是:每天,「中國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的各地方台的電視節目,千遍一律地,左一句「黨的英明」,右一句「領導關心」;然後,剩下的時間,就是自古代演到現代的愛國的歷史劇。

「權貴二代」的結論是:"「中國好悶!」;還好,自己是「美國人」;怎麼說,「還是台灣好玩!」。便宜的健康保險,還想趁著人在台灣,健診治療一下,在中國悶壞的身心!"。果然是效忠「美帝」的「死洋鬼子」,想到處吃得開!奴才,這門學問,應該也和洗腦有關;也是患了「假如我是真的!」病態。

近年來,作為導遊,我常想,「台灣好玩!?」,好玩在那裡?後來,我認為「八卦新聞」多,正是特色;也是「台灣之光」;「八卦新聞」拆穿許多偽善,這是「報應果償」,和「以人性為本」的民主社會的必然現象。「八卦傳言」有真有假;正如同自己是否相信「上帝」「我佛」和「愛情」;由自己決定!正面的「啟蒙人生觀」,始於「八卦傳言」;就像光明,來自黑暗!

台灣有一些「黨國權貴」,到中國拿人的手短,想回報「主子」恩賜,竟然建議政府,要讓台灣引進中國的「鳥新聞」,才能培養「國際觀」,以擺脫「八卦新聞」的黑暗。真是「鳥人鳥語」。

據「CCTV」報導說:「世界衛生組織」(WHO) 已將「鳥人鳥語」列為HxNy,…,待觀察的侵襲「腦部」的變種流感病毒。過去,在「白色恐怖」時代曾染上「自卑感」和「虛無感」症候群的人類,必須保重。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