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事筆記 –《那揮不去的陰影!》

近期,位在東北亞的「朝鮮國」(北韓,DPRK) ,不斷地透過媒體,對外界發出好戰的狂妄言論;以及播放軍事演習的記錄,以威脅其他民主國家和企圖破壞世界和平。這種獨裁專制政權,對內鎮壓異己,對外窮兵黷武的表現,在我的人生中,依然記憶猶新;台灣在戒嚴時期的「軍管總動員」;1996年台灣首次進行總統民選時期,中國對台灣的南北外海,發射「M族飛彈」的文攻威嚇,都是企圖以暴力,剝奪他人的自由意志,讓人屈服。

「法西斯」,是人類專橫邪惡的心態;「法西斯的幽靈」,也一直沒有從人類的現實生活中消失。從過去至今,「朝鮮國」(北韓)對外所呈現的國家意志和面貌,就是大規模的武裝閱兵和數萬人的群眾表演活動。這個國家,建國六十五年來(1948年9月9日 ~ ) ;迄今對外,只有「金氏祖孫」三人的名字,此外,沒有人民了。人民,都只是被動員的工具和鷹犬;這就是「權主義」的惡質特點。

就像歷史上其他的「法西斯政權」,那些存在過的國家和政權,對外永遠只有獨裁者個人的形像;「納粹德國」的「希時勒」、「意大利」的「墨索里尼」。有這樣的國家政權,是人民的不幸,也是文明歷史的無奈;更是世界和平的威脅。但是,獨裁者身邊,有一圈又一圈的權力幫庸和為惡集團;斂財、暗殺、造謠、抹黑、淫樂、宣傳和統戰,各司其責。「黨衛軍」、「蓋世太保」,只是惡名昭彰的行動組織。

距今八十年前,1933年的「納粹德國」,也是如同現在的「朝鮮國」(北韓,DPRK) ,經常向國民大眾和外界,展示閱兵的壯盛軍容,以凝聚國民精神和展現國家意志。其實,「法西斯」的邪惡,不會僅是存在於獨裁者個人身上;也不會只有「金氏祖孫」三人、和「希時勒」、「墨索里尼」等人而已。

現實上,必然是有一小群盲動的徒眾,先起了惡念,藉人多勢眾而集體為惡;再吸收更多附庸者,以壯大聲勢,形成一股更大的勢力後,經由造謠和欺騙的手段,對大多數人洗腦,喚起國族的危機意識,和繼續擁護專制政權,以遂行少數人奪權專政的目的。

然後,「法西斯政權」,以國家體制的制式暴力和語言暴力,威脅利誘和暴力脅迫裹脅其他人。「法西斯」幽靈的肆虐,必然是人的潛意識中存在著幽靈的幻影,也隱藏在人性的陰暗角落,和世界各地;自以為正義;其實,無時不在等待幽靈主謀的召喚。面對惡的客觀存在的事實,個人無所堅持超越,將會成為邪惡的幫兇。不可不謹慎面對自身為惡的可能,和反省警惕自我的淪落。

台灣內部,近期也有「法西斯幽靈」蠢蠢欲動的跡象。作為國家體制名器的公權力機關,「監察院」;公然在公文書上刊載,侮辱「政治異己」人物的出身,和污衊其人先父的惡行,極盡罪惡之能事了。如果此事有任何正當性的可能,則任何人是否都可以援引,以質疑當今權力在手的所有人物,有任何不堪的生身背景?那將是公義不存的悲劇!查人血緣,是「種族主義」的惡行;竟然由國家的機關為之,真是「國恥」。妄為之輩,就是「法西斯幽靈」附身。

「公權力」之濫用為惡,迫害人民,早有不堪的惡例在前:在1935年「納粹德國」的「紐倫堡法案」(Nürnberger Gesetze),為「反猶太人」的動員,給予合法的地位;也正式地開啟了,以國家名義和「公權力」,迫害政治異己和「猶太人」族群,以及弱勢族群的邪惡動員。

當時,也因為社會上有幫閒的無賴之輩,助紂為虐,在旁搧風點火,逞口舌之能,終於坐視「法西斯幽靈」的坐大,而造成慘痛的族群「大屠殺」的歷史悲劇。有些族群自認優越,而肆意遂行各種語言暴力和公器私用,是無知的罪惡行徑。善良正直的國民,在關注「朝鮮國」(北韓,DPRK) 的窮兵黷武鬧劇的同時,也要警戒「法西斯幽靈」又降臨自己的國家了!尤其當前的經濟低迷不振的時期,星火最容易燎原!

《圖片來源:Wikipedia;「納粹黨衛軍」指揮官Heinrich Luitpold Himmler (1900年10月7日-1945年5月23日) ,在閱兵時的宣誓效忠儀式。》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