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3的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不是氣死,就是笑死?》

圖片
作為人,卻說:"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實在是對人類很不友善。其實,我這是向人類表達善意!只是,喜歡湊熱鬧,往人多的地方聚集,是一種人性的心理疾病,無藥可救!人多會闖禍,例子不勝枚舉。

       「宜蘭」,好山好水,地方的風情,溫馨又本土;適合「有良心」地去探訪!根據以往的經驗,通常,善事美意都會被無能愚昧,不食人間煙火,又不知民間疾苦的沒良心官僚給破壞了。「國五雪隧免費試乘」,「服務貿易協議」,都是相似地「玩弄人」和「被人玩弄」的「愚民政策」。關鍵都是:「往人多的地方去!」。然後,氣死人了!

        人口,是一個靜態的統計數字;但是在現實的生活中,人口,卻以被動員而經由流動速率,而創造出驚人的動態流量;例如中國的「春運」,巴西的街頭暴動,百貨公司的「週年慶」活動。恐慌踩踏和群眾暴動,都是由此而起。

        中國和印度,是全世界人口數量最多的前兩大國家。人口流量,如同洪水流量,要妥善地治理,很不容易啊!「高壓管制」或「任由他去」,都是方法,卻都有降低人民福利的負面效果。

        有人嚮往和幻想「大國」的驕傲,希望有「強人」出來整合,以維持人多勢眾的「大一統」的光榮局面。所以,人的「潛意識」,常會在一些人多而情緒高度膨脹的場合,很自然地脫口而出,卻造成了「反效果」。

        我是反對國家存在的個人自由主義者;非不得已,「小國寡民」的人民福利可以多一些;就算不得已去服兵役,也比較有同舟共濟的成就感。

        人多的場合,會造成幻影;尤其,那些曾經,或現在權力在手的政客和富商,都會忘了自己是誰,而在群眾面前「以言賈禍」。「言論失當」的嚴重後果,其實不下於「酒駕肇事」或「私人擁槍」的危險。關鍵都是:權力的傲慢!

        名人,雖然有名,許多人都知道他或她,而本人卻經常忘了自己是誰。名人的病態,就是不甘寂寞,害怕孤獨,所以常喜歡到人多的地方去取暖。其實,「去人多的地方」是一個「存在主義」的題目:"人,只有和同類在一起,才相信自己是人;卻不相信,自己也會死去;似乎,死亡,一向是別人的事!"。

        為何如此呢?當然,人,會喜歡去人多的地方,表示仍有生命繁衍的生殖慾望,生存的意志還很強烈。不相信,自己也會真的死去,也算正常。所以,人生常用另類幽默的方式死去,就是因為去人多的…

商戰故事筆記 -《不是黑心,只是更…?》

圖片
商人的戰場,就是市場!商人逐利,更要智慧,利通四海!近期,政府派出代表,私下與中國簽署「服務貿易協定」,引起國內許多非議。內行人看門道;這件事牽涉到台灣的「政商文化」,缺乏價值關懷和戰略高度。

         最後失掉的,是受害人民對國家的信心和向心。適逢我讀到「歷史上的市場與強權」這本書,想到了一個自己的商戰故事:

         近期,受一位客戶私人請託,為他與房仲業的代表談一棟優質豪宅的出售。因為不是小額買賣,議價空間的拉距,是以百萬元為單位。友人知道,我有國際市場法權談判的專業,於是在公事之外,邀請我,作為他的委託人去談判,爭取較好的售價。

         房仲業的經紀人代表買方,派出經理作為一位美女代表的後盾。顯然地,來者不善,竟然想對我,施展「美人計」。我的道行,能否承受美人的風情?一生的專業修行究竟值多少?似乎會受到考驗。

         平日,我與人為善,廣結善緣;但是,早就看透,這個時代的人心,崇尚商戰權謀,無論男女都好色不已;這是一個情慾高漲的社會。數風流,不少才子,敗在「美人計」的風情下,而輸了了。

         事實上,年輕貌美身材佳,就是時下美女的專業。房仲經理,首先開口,場面話恭維了一番;然後介紹美女的「專業」績效讓我知道。果然,外型亮眼,穿著專業,打扮頗有名模的風情。我若不是「怪叔叔」,枉為「好男人」!

         問題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美女當前,人不可貌相,她的內在如何?要過招,才知道。兵法以攻心為上;世間美女,凡欲得之,必先給之;口頭蜜糖,「大哥」不離口;豈知,這位美女竟然稱我為「小哥」;好怪的出招!讓我一下青春不少;誤以為自己是「玉清」。

         美女交給我一份買方的報價「意向書」;並且拿出一封「台支鐵票訂金」;語帶甜蜜的威脅;意思是,很難再往上加碼了;如果我接受了,簽字後,擇日再正式簽約。盛情難卻,反正,不是我自己的「毫宅」,六千三百萬元到六千八百萬元,是我的精算的心裡價位區間。一番交手後,以六千五百萬元成交;雙方約定次日下午三時簽約。

         孰知,隔日簽約前兩小時,美女來電請我諒解;她的買方委託人反悔了,因為擔心銀行貸款的成數不足。只是,我認為,這個理由,太不專業了。「小哥」於是提醒美女:「在商言商,不是慈善!」;買方的財務能力,和條件的不確定,在買賣時,不能轉嫁給賣方分攤。

  …

哲學人生筆記 -《戀如浪花》

圖片
波瀾壯闊,深不可測的海洋,總是讓人有想像,也有畏懼!

         這種心情,正如人生對戀曲的想像一樣,有起伏、撞擊、拍打,也有看不到的暗潮洶湧。不過,人生在世,既想獨立,又不想孤獨;於是盼望、等待、追尋、失望、無奈和回憶的心情轉折,就成為戀曲的旋律。

         這麼說,好像我對所有人性感情的發展,有悲觀的傾向?不!我寧願世事美好!每個人,都能在人生一場的過程中,有過戀的喜悅,也平復戀的傷痕。自己獨自一人時,只能自我定義;但是,人生有戀的對像,就會有相互定義的無限可能。

         正如同海洋依戀陸地;陸地依偎海洋;相互的撞擊,而激出波瀾壯闊的浪花。對戀曲之美的想像就在其中了。人生,也許不如意的情況,總是比較多;但是,依然嚮往未來的美好而活下去!

         海洋對於我,曾經是人生的偶然和無奈的際遇;青年時代,我在「金門」外島第一線服役,有時隔著海,望著對岸的陸地;那時候,心中反而很思念戀人所在的台灣故鄉,以此懸念退伍返鄉的日子。

         退伍後,我因為工作的派遣,又有親近海洋的際遇,在國境南疆的「墾丁國家公園」山海之濱,度過了六年的看山看海的歲月;然而,一段曾經苦澀的戀,也逐漸走入曲終人散,不無遺憾!

         依山傍海的日子,我有時會來到面向「太平洋」的「風吹砂」附近看日出。那時候,人跡罕至的原始海景風情,站在岸礁上,望向浪花撞擊,而起波瀾壯闊的海岸線;失戀的惆悵也逐漸淡化。

         從那時起,我對於戀的起伏,和緣起緣滅,已經能坦然面對,戀如浪花;那是一種曾經有過的美好!

-《畫本故事:深情似海》-

哲學人生筆記 -《林中歲月的意義》

圖片
「生命的價值,不在於歲月長短,而在於如何度過!人,生活是否有意義?取決於自己的意願,不是歲數的多少。」,法國哲人「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1533年2月28日 ~ 1592年9月13日 》,如此地說出了他對生命歲月的看法。

「意義」,就是生命的核心;卻很不容易被人說明白,而有茫然。世人,普遍地以「幸福」來代替。

「幸福」的「德文」字義,就是「幸運」與「福氣」(Das Glück) ;「拉丁文」以「Fortuna」表示;在德國南部「巴伐利亞邦」(Freistaat Bayern ) 的高原地區,人們見面時的互相問候口語,以「幸運之神」(Glücksgott) ,來問候和祝福彼此;在說話時,聲音還要故意地低沈,好像神秘地來自神的眷顧。

「意義」與「幸福」二者,我一直是重視「意義」的;因為「幸福」,有「時來運轉」(Das Zufallsglück)的隨機性質;「好運」,不屬於哲學的辯證理性範圍。「意義」,來自三方面:身體察覺、心靈感受和精神思考;而「幸福」,正是有可能出現在其中的任何一項。

當我們有安排旅行的活動,或戀人情感的互動,或探索美食的品嚐,有時會喜悅歡欣或憂愁傷心,而有「幸福」和「難過」的可能;這正說明了,當下人生的過度,仍然未觸及生命的「本質」,就是「意義」的問題;而仍然徘徊或停留在隨機性質的「表象」。

人生的「意義」,和人生的「幸福」,對我而言,是不同的思考對象;我以「畫本故事」 - 《林中獨居》的意象,表達我對人生的理解。我熱愛自然,關心世界;卻徘徊在有時幸福,有時困惑的境界;顯然地,我仍然在追尋「意義」。

詩人之國筆記 -《追尋夏之美》

圖片
當我,追尋美,
幾乎,忘了身旁的戀!

美,如夏之華,
戀,如秋之風。

等我,過了陽光的夏季;
落葉,伴著秋風,
靜靜,飄下。

古屋,又過了一季!
戀,等到了愛。

-《畫本故事:夏之古屋》-

附記:
生命,應該是自由的;世界,應該是美的;所以,自然的四季伴著人生到老。美是純潔自在的;戀是迷失的,甚至是虛幻的。
我認為,追尋唯美的意境,可以超越戀的迷障,找到那不可以話語的愛。這是詩與畫給我的感受。感謝哲學陪伴我終生!

美學印象筆記 -《女人的命運》

圖片
在看到這兩張世界名畫的對照時,我想到不同的時代精神,和女人的命運。女人的一生,榮辱與苦難,都與「自我抉擇」有關。在德國多年的求學歲月中,我欣賞「萊茵河」彼岸法國的女人;她們在說「法語」時,所呈現的美學意象;讓聽慣理性又嚴謹的「德語」的我,有一種柔美女人的韻味感受。

上圖的世界名畫《自由引導人民》(La Liberté guidant le people , 1830),是十九世紀法國「浪漫主義」畫家「尤金‧德拉克羅瓦」(Eugène Delacroix) 的傑作。他在1830年的「七月革命」的一場戰役現場附近,目睹了勇敢起義的人民為了捍衛共和,前進王宮而與「波旁王朝」的「保皇黨」激戰的現況。

為了紀念一位勇敢的女人「克拉拉‧萊辛 」,當時她高舉象徵自由、平等和博愛的「三色旗」,在身旁的少年「阿萊爾」的追隨下,正準備將「三色旗」插在巴黎「聖母院」附近的橋頭堡上,少年「阿萊爾」隨後倒下去了。

這幅名畫的主角是女人「克拉拉‧萊辛 」,畫家以女人的意象,突顯女性在危急情況下;並不是一般男人所認知的弱者。當然,這幅畫在1831年於巴黎的「沙龍展」 (Salon de Paris,1831)上展出,自此傳頌於後世。女人的勇敢也激勵了人心。

目前,這幅名畫被收藏在法國北部的「羅孚宮,朗斯分館」 (la ville de Lens et le musée du Louvre )。女人「克拉拉‧萊辛 」的勇敢意象,也轉化成為世界著名的「自由女神」(Marianne)的象徵;除了代表「自由」,也代表「理性」。

至於右圖的世界名畫,是「瑪麗-吉安娜,杜巴利伯爵夫人」(Marie-Jeanne, Comtesse du Barry; *1743年8月19日 ~ +1793年12月8日) 。社交界名女人的出身,她作為法國國王「路易十五」(Louis XV;*1710年2月15 日~ +1774年5月10日)的「情婦團」成員之一,喜愛收藏男人饋贈的珠寶。

最終,在法國「大革命」的歲月,不明不白地絕命在「協和廣場」的「斷頭臺」上,簡直就是一位苦難時代的悲劇女人。她那如同「存在主義」的命運句點,我曾為她寫過另一篇「美學印象筆記」《“等一下,先生…!” 》;其中,有較詳細的描述。

女人,在法國的文化中,具有極端對比的印象;正如法語的聲調,出自女人和男人,就有相反的性感意象。「法蘭西」民族的文化和時…

詩人之國筆記 -《僕人作主》

圖片
聽候、等候,侍候; 究竟到什麼時候?
世事有深淺,靜待差遣, 實在很膚淺!
主人,僕人,誰聰明? 英明,不英明? 僕人,有自知之明。 僕人眼中無偉人; 主人,就是植物人!
酒矸倘賣否? 破銅古舍,加減賣! 僕人,等候大賤賣; 主人阿舍,作夥賣!
-《背叛,自僕人開始!》-
附記:

「民主」,是一個皆大歡喜的制度。作主人,誰不願意?只是,誰是誰的主人?當人民沒有為自己作主人的覺醒,只是「植物人」。

我曾經任過「公職」;但是,理想破滅後,精神上一直寧願流亡;也絕對不信任政府;甚至,認為:國家和政府,就是世間罪惡的源頭;以正義之名,專行不公不義之惡。

黑道可怕!白道更可惡!自己親身經歷過;國家黑心,政府作賤人民的欺騙惡行。精神上的自由最可貴;異議者,在故土上被迫流亡;卻是心靈的自我救贖!

哲學人生筆記 -《熟年的精神貴族》

圖片
人生能走到熟年,很高興啊!作為人民的義務,該盡的兵役,也盡了;該繳的稅,也繳了。作為國家的主人之一,我對於公共事務,早已不關心,也不存指望了;帝力於我奈何?人生,現在能夠如閒雲野鶴般,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摯愛自己的家人;與好友分享人生的樂趣和知識。這就是幸福吧!

回首,想到自己以前走過的足跡;想到我的德國指導教授;曾經鼓勵我,人生,就是要讓自己在回首那一刻,有不論「得與失」,都是幸福的感受,才能成就作為人的意義。老學者之言,已是智慧了。

我也想到了,中國佛教大德高僧「玄奘」的十九年的孤獨地漫長西行,赴「天竺」求法,回歸故國後,開啟了宏場佛法的人生;他掌握了「梵文」和「漢文」,而能為佛法智慧到「中土」造橋開路。人生有志業,就不會孤獨了!

「孤獨」,作為一種身心的無奈感受,一直是生命旅程中的終極關懷對象;也是對「存在意義」的疏離。人間世上,有不少人到了熟年,也許社會和經濟地位、交往能力都有了;然而,在午夜夢醒時分,卻有孤獨的感受;有的是精神上的,也有的是情感上的。於是,苦惱困惑縈繞不已。

人生的熟年,需要精神伴侶;能在人生有困惑,或在身體不適,事業不順,或遭逢重大變故、親人遠去時;依然願意陪伴在身旁,相互鼓勵打氣。問題是,人生的邂逅,總是,遠望夕陽西沈,依然照見無所依靠的孤獨。

當年,我與指導教授,在他的研究室中,杯酒對談,坐看窗外的黃昏美景;夕陽照見歲月的滄桑。當時,靜寂的蒼茫時空,彷彿只剩師徒二人孤獨的身影;金黃色的陽光照在業師的銀白頭髮上;我自己也有斑白髮絲了。

我聆聽,如慈父般的老學者;以他自己追求學問的經驗,鼓勵我:"…,要讓自己成為精神貴族;…,要豐富而自由地閱讀!就能走進不同的知識世界!智慧在等您!"。

許多年過去了,我自己的人生,也來到哀樂的熟年了;「老後」已在等我,還不見,智慧在那裡?也許,未來,一定要讓自己的幸福多於苦惱;作為精神貴族,就是智慧吧!

哲學人生筆記 -《保姆與養父》

圖片
成年人,應該已經遺忘「母乳」的滋味了!不過,只要還有話語的能力;「母語」就是語言的「母乳」。人格的發展,還需要有父親的影響;無論是「身影」或是「話語」;同樣地,知識的增長,轉化成為思想,也需要「母語」以外的語言,也就是「附加語」;當下的理解,就是「外語」。

       「父系社會」的傳統觀念,是「男主外,女主內」;這種家庭分工條件,讓人生的初次學習話語,來自哺乳的母親,而被稱為「母語」;除了是母親教的口語外;更有可能,「母語」是幼兒在「斷奶」後,與母親的再次精神上的聯結。

        現實的情況是,有的母親產後奶水不足,因此。過去有找「乳母」供給奶水的情形。現代的女性,普遍地仍有就業的意願;產後,幼兒的養育,大多數人也就交給「保姆」代勞了。

       「保姆」有很多類,供給奶水的是「乳母」;只是,「乳牛」、「乳羊」,也都有可能供給奶水。所以,「母語」的學習源頭對象,不僅限於生身母親了。難怪,現代很少再耳聞,小孩三歲就能作詩的奇事。平常,卻常聽到小男生和小女生,「呣~」或「咩~」。

        現代社會,為何普遍地有「母語」能力退化衰敗的現象?強勢語言的競爭取代、國家語言政策的偏頗不當,都是原因。「母語」能力的退化衰敗,會讓人日後的溝通能力不足。即使幼兒、兒童、少年、青年,到成年人的成長學習過程中,再去學習許多不同的「附加語」,其實只是找了許多「養父」而已;對話溝通的營養,仍然是不足的。

         社會上,常浮現一種似是而非的現象,以為說「母語」,是教養不足的;而能說「外語」,就是有「國際觀」的高尚品味;連使用外語罵人和吵架也算在內。很遺憾地,這種現象的隱喻就是:成長,會讓人疏離和嫌棄自己的母親,包括土地和文化。

         現實上,學「外語」就如同得到「養父」;而他不是為了「養子」而想成為「養父」的;通常是為了「養子」的美麗的母親。這個問題,大明星「布萊德‧彼特」(Brad Pitt,1963年12月18日~)最有心得。

         生命的進化史顯示,雄性動物只想多生殖,卻不願多負責。男人,無特殊的理由,豈會願意成為「養父」?「養父」不常留,也容易生疏;就像許多人學會的「外語」,不久就生疏了。最後也留不住了。

         兒女再不堪,或功成名就,母親永遠是自己的來源。鮭魚,尚且要回到原生的山河大地生育後代;何況是人類呢?人,若失去了母語,其…

哲學人生筆記 -《「博斯普魯斯」的困惑!》

圖片
「伊斯蘭」與「基督教」,已有千年以上的對立;在本世紀開始,進入了一個激化的歷史週期;雙方曾經互有期待,卻也有更多難以超越的誤解禁區。
在東方世界,媒體充斥著許多西方世界,主要是「基督教」文明的價值觀點!英文作為強權的世界語文;隱喻,有一套優越的文明價值,伴隨著「經濟全球化」的浪潮,以為應該支配這個世界。這是傲慢的偏見。

世界變化發展的動力,來自於「有壓迫必有反抗」的辯證規律。世界各地的許多權力者,總是迷信和想貫徹「權力意志」的無所不能,妄圖壓抑別人,終極改變世界,以成就自己的歷史地位。來自哲學的辯證理性;我知道,「傲慢」是「權力意志」的本質;權力者,必將一無所獲,終究枉然。 近期,位在西亞歐陸前緣的「土耳其共和國」的輝煌古都「伊斯坦堡」,發生了反政府的抗爭,持續不止。表面上,抗爭,源於政府為了經濟發展的理由,而想要強行拆除一處對許多人有重要歷史意義的公園,終於導致官民對立。

這場發生在「伊斯蘭」世界,以「世俗主義」和想「融入歐洲」自許的「土耳其共和國」的抗爭,其實隱喻文明價值的衝突;如同「伊斯蘭」的女性,在「基督教」文明的社會,是否仍要包覆「頭巾」的爭議,是世俗自由與精神信仰之間的辯證。

我一直很欣賞「土耳其」,這個跨越歐亞兩洲的文明古國;來到亞洲此岸的海岸邊,望向「博斯普魯斯海峽」彼岸的歐洲;心中浮現的是,歷史上的「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三大帝國的文明遺跡匯聚在此。有歷史的現實存在意識,心頭自然也浮現了「好幸福!」的驚嘆。

源自於我在德國求學的漫長歲月裡,認識一些身為「土耳其」移民後代的同學;他們的先祖,都是在戰後德國經濟復興時期,被引入到德國的大量「土耳其」勞工;然後在德國落地生根。我曾經問一位祖父來自跨越歐亞兩洲的古都「伊斯坦堡」的同學:"您自認是亞洲人,還是歐洲人的後代?"。

只見,這位「伊斯蘭」的子民,眼神中有些茫然!想了一下,然後,他說:"以後,我要回到祖父的故鄉,「博斯普魯斯海峽」兩岸,也許住家和工作,各在彼岸;屆時「真主」會告訴我;到時再告訴你答案。"。

上世紀末期,「德國統一」前後,僅在「西德」,就有大約六百萬的「土耳其」裔族群;他們的「伊斯蘭教」信仰和生活習慣,讓德國人的心情猶豫而坐立難安。當時,很多「土耳其」移民的後代,都在德國出生成長和受教育,思想行為,幾乎與德國年輕的一代,…

詩人之國筆記 -《岳父不能選擇?》

圖片
岳父!不能罵騜上啦!
小婿,真的坐立難安!
河山不保;志在山河。

令嬡,有些左右為難!
伊人,終生所愛!
希望,不是錯誤的選擇!

老爸,最近的祖先;
祖先,不能選擇!
您是秦檜?
小婿,也認了!
只是,別害我!

愛上令嬡,小婿別無選擇!
岳父,可以選擇岳母!
我不想是岳飛!
真的,不行嗎?

-《滿江紅;寫給志在山河的「岳飛」!》-

《相片來源:Wikipedia》

附記:

「岳父」,在關鍵時刻,總會踢出臨門一腳!

通常是酒後或失意而不甘寂寞的時候;有時成事,有時敗事。若是後者,害了岳飛,岳父就是秦檜了。

世間沒骨氣的小婿,總是小生怕怕,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夠力的岳父,小婿被承認為「乘龍快婿」,可以少奮鬥許多年,只是以後,恐怕在岳父的女兒面前,只能低聲下氣了。

男兒有志氣,既然愛上岳父的女兒,就要不靠岳飛的父親,以後讓「岳父」直誇女兒,有眼光也有遠見。世間有女兒的男人,還有一門必修課「岳父學」要修。

近期有了「美人門恩怨」;我認為,世間的男人,還要加修一門「岳母學」,研究岳飛的母親,是如何教岳飛的姐妹,如何當媳婦的?應該不是也在女兒的「玉背」上刺字吧?

對了,岳飛有姐妹嗎?岳母,若想在女兒的「玉背」上刺字:建議刺上「婆家是我家」。

哲學人生筆記 -《夢,總是虛幻的!》

圖片
夢的意義,總是眾說紛紜;有預告、示警、啟示或轉世的不同意義。但是,夢是不真實的。近代的「精神醫學」研究的主流見解:「夢,是未被滿足的意識,在睡眠中的釋放!」。有夢的睡眠,如何醒來?「驚醒」或被「叫醒」,二者必有其一。

         許多年前,我因為對「法哲學」的研究,而開始注意到,人類的話語和現實之間的可靠度相關;這是必須被延伸到法律的思想領域,和解決實務上的問題,以實現權利和義務的均衡。人間世上有許多不公不義的法律和公共政策、乃至於制度;都是出自虛實不明的設計,而成為日後的爭議。夢,會造成現實裡的幻想;也會因幻想而踏空。

         夢,不可當真!卻經常被有權力的人,用來行使權力的詐欺,遂行個人的權力意志;最後卻是一場空。夢,只能用於對被壓迫的人群,以鼓勵弱勢者,莫悲觀失志。歷史上,最有名的勵志演說,莫過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金恩牧師」(Martin Luther King, Jr.,1929年1月15日 ~ 1968年4月4日)的偉大演說:「我有一個夢」( I have a dream ),氣勢偉大,理想感人。

         此後,世界上許多名人和權力者,卻經常口出夢囈之言;東施效顰,自曝其短。尤其,中國新上任的領導人,想要學美國人的先民,移民新大陸追求「美國夢」的理想,也說出了「中國夢」的囈語。然而,美國人的「美國夢」,是開國先賢為後代子孫的幸福,而開展了自由和民主的新世界,意境高遠;豈是專制的權力者所能攀附?

         囈語既出,駟馬難追;只能背道而馳了,「圖窮匕見」是必然。所謂「中國夢」,竟然是「七不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和司法獨立,都是不許講的言論忌諱。在現實的生活中,言論有禁區,是人民的不幸;所有嚮往美好境界的意識,只能留待人民在睡眠中來釋放。「思想是語言的囚犯!」,「莫言」,等於判思想為死囚。

        問題是,「夢,總是虛幻的!」;終有醒來之時。我想到,2012年的「諾貝爾文學獎」被頒給了中國的作家「莫言」,難道是「黑色啟示錄」?在「文學,是每一個時代的精神,都在呈現作為人的苦悶和困惑,也是要呼應:"文學,是人性與人自己的真實呈現!"」的理想情景;那麼在一個只容權力者自己編織強國夢囈;人民卻只能「莫言七不」的國境;恐怕,…

哲學人生筆記 -《男人的戰爭,女人的戰場?》

圖片
世界上,「性別平權」典範的北歐國家「挪威」,國會立法通過:"女人「必須」到軍隊服兵役!"。這件事,已超越女人從軍的「花木蘭」故事效果了;而是,在倫理學的辯證上,國家和男人,應該如何看待「母性」的價值?

其實,我很反對「國家」、「政府」和「軍隊」、「聯合國」;這些「前現代」的建制,因為,有礙於「世界永久和平」的實現。戰爭,都是無能的男人發動的!還讓女人必須上戰場,不是彰顯男人不負責任的無賴性格嗎?

徵召女人到軍隊服兵役,也不是一個好主意!保護女性,一切必須從「尊重母性」的價值做起!當戰爭成為人類實現國家意志,和民族尊嚴的罪惡手段時;就已經讓國家和民族也成為罪惡的象徵了。只要有戰爭,人類就有更持續難以化解的仇恨。

國家立法,通過法律,徵召女人服兵役,可能是「壞男人」的「壞點子」;以「性別平權」讓女人無從反對;卻又要說出違心之論:「愛國不分男女!」。女人,常會上男人的當,還要很高興;真是沒得救了!

徵召女人到軍隊服兵役,究竟是「社會進步」?還是「女權意識」走過頭了?恐怕,男人沒話說,女人高興就好!

「挪威」的社會福利很好,我相信,到軍隊服兵役和在監獄服刑的福利待遇也很好。一般人以為服兵役就是吃苦,這種事,男人來承受就好;而男人服兵役吃苦,又要自我安慰:「吃苦就是吃補!」。不過,在「挪威」,人民承擔社會義務,真的就是「吃補」;只有到了每年必須繳很多的稅給國家,才知道,「吃補就是吃苦!」。

女人,必須到軍隊服兵役,就去吧!只是,我希望「世界永遠和平」!女人服兵役,就當作去上班參加「專業進修」的活動吧!真的要戰爭,就別當真了!

《相片來源: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 World:http://img.ibtimes.com/www/data/images/full/2013/06/16/379844.jpg

相關索引:http://armenpress.am/eng/news/722738/women-to-serve-in-norwegian-army.html

附記:

美軍,在本世紀的兩場以「反恐」之名,所進行的區域戰爭中;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場上,有讓女兵參加戰場上的運補和醫護勤務。後遺症很多!

在某些自衛交戰…

園藝生活筆記 -《"有生否?";絆の黑珍珠!》

圖片
時間過得好快!「雜樹林」中的這一株「黑珍珠」蓮霧樹,已經植栽十五年了!當年送我果苗的南部客戶農友「隆伯」和「隆嬸」,也先後作古多年了。

其實,當年我自「隆伯」的粗獷手中,接下這一株蓮霧樹時,完全只是因為對果樹園藝的興趣,而想在自己的家園植栽採果;一句隨口的心願,今年夏天,竟然在眼前就要實現了。實在既高興,又感傷!

記得當年,我陪德國總公司的專家,到「隆伯」的「畜產養殖場」參觀和作專業諮詢時;「隆伯」很高興地接待我們;並且拿出自家栽種的「黑珍珠」蓮霧招待客人。最初咬下一口,哇!好輕脆爽口,那股甜蜜又微酸的口感滋味;幾位訪客,實在忍不住了,就紛紛地繼續順口咬下去了。

記得「隆伯」說,自家栽種的蔬果,都利用畜產養殖場保留製作的有機肥,才會長得肥美香甜。當然,我知道,其中還要老農的愛心和宅心仁厚;食客才能放心地食用。於是,我自己又多吃了兩顆「黑珍珠」;有點欲罷不能呢!「隆伯」看在心裡了。

「隆伯」很尊敬讀書人;他對德國的生物農技產品有信心,是因為我將專業的營養解決方案,以「本土化」的口語表述,讓他簡單明瞭;配合實證的效果,他對我有信心!「隆伯」的畜產養殖場,在多年的專業輔導後,取得極佳的市場效益;完全符合德國的總公司,在世界各重要市場,對客戶的實證統計分析和效益期望值。從此,「隆伯」對於德語系國家的產品和解決方案,有近乎崇拜的忠誠。

那次客服拜訪結束時;「隆伯」帶我和外賓到一株蓮霧樹旁,摘了一大袋「黑珍珠」蓮霧讓我帶回台北分享;更體貼的是,他竟然自附近的苗圃,取了一株分株的蓮霧樹小果苗送給我;還說"讀書人有想法,就有辦法;種下去就有希望!"。好感動啊!台灣人的古意善良,在這一趟的「有吃,又有抓」的行程中,我們完全地感受到了。

許多年過去了,風土條件的差異,這一株蓮霧樹的成長過程,讓我有些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理負擔。每年「黑珍珠」蓮霧的產季,「隆伯」和「隆嬸」總會問我:"有生否?";讓我有點像過門最初幾年的媳婦,害怕被左鄰右舍盯著肚子打量。

這十餘年來,我為了壓低樹勢,每三到四年週期,分別對蓮霧樹進行了三次無情的「強剪枝」;再施以養殖動物用的有機物資,和土壤改良專用的「有機腐植酸」。終於,在進入第四次成長週期時,「蓮霧樹」以不及人身肩膀的高度,開花又結果滿枝頭了。只是,「隆伯」和「隆嬸」在多年前都先後走了,再也沒人問我:"…

詩人之國筆記 -《時空始末》

圖片
無始!無末! 渾沌,是始?是末? 非關秩序,只是過程! 各自表現於混亂; 爭出本色!
時之始,空何在? 空既末,時何有? 有始末,就是極限! 時空互換,也是渾沌!
極限何在? 顏色,是始?是末? 渾沌,不是本色; 抽象,必是理性!
《畫本故事:色不異空》


附記:
「色」與「空」,除了佛教的啟示意義外,也具有時間和空間的標示意義。我想到「古印度」的「釋迦族」王子「悉達多

哲學人生筆記 -《童乩與童年》

圖片
近日,我閱讀法籍荷蘭裔的漢學家「施舟人」(Kristofer Schipper ) 的敘述書「童年」(L’ENFANCE ) 。這本人生故事書,讓我的印象深刻和引發內心的共鳴。

「施舟人」的童年歲月,正逢「納粹德國」攻佔他的祖國荷蘭;迫使他的父母投入「反抗侵略」,本於信仰「社會主義」的人道關懷,而出手援救和掩護被迫害的猶太人;家中的密室中,經常隱藏被「蓋世太保」和「納粹黨衛軍」追捕的猶太人。

這個歷史場景,與一本多年前問世的少女敘述書「安妮的日記」(Het Achterhuis: Dagboekbrieven van 12 Juni 1942 ~ 1 Augustus 1944)很相似。可見,人性有高貴之處,有人願意擁抱弱者;另一方面,人性也有卑劣之處,有人圖謀私利而通敵,通風報信出賣弱者。

漢學家「施舟人」的童年歲月,遭逢歐洲的戰亂和飢餓疾病,而倖存下來;他的養父和生母都是基督教「門諾教會」的牧師,因為「抗德」而分別多次受到「蓋世太保」和「納粹黨衛軍」的逮捕和追捕;父母在苦難中,身體受到摧殘,雖然活下來看到「納粹德國」投降,和祖國荷蘭被盟軍解放;但是戰後沒有活多久也離開人世了。

「施舟人」的童年出身顛沛流離,以致有「自我認同」的苦惱,在自己的祖國荷蘭,始終感到疏離,緣於母親未婚生下他,未被當時的社會接納。此後,他一直想知道「自己是誰?」;甚至於在童年時,雖然母親投身「抗德」,救助沒有血緣關係的猶太人而身陷險境;母親卻認為,那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歲月,因為敵我分明;但是,他卻感覺生身母親也曾經對他說謊;可是母親愛他和期望他,卻讓他更加困惑,自己與母親的關係。

直到他到法國巴黎後,才感到被包容的氣氛,而生活得自在;也不再信仰童年時代曾三次受洗的基督教。自此之後,「施舟人」接觸法國和英國的偉大思想家的洗禮,更親近非西方文化,學習漢文,以研究東方藝術和中國的老子和莊子的思想,和道教文化。他想讓世人更加理解:道教思想具有強大的辯證力量,足以對抗人類的空想教條主義。

「施舟人」自敘,曾經來過台灣,在「西港大王」的建醮儀式場合,見識「童乩」,也就是「年輕的先知」。在遊行中,「童乩」通過犧牲自己的身體,讓傷口流血,來完成對人世的救贖。在「童乩」的喃喃自語和茫然中,「施舟人」從「童乩」的眼睛中,終於看到獻祭羔羊的無辜。

我認為,故事至此,終於回到了「人類學」所探究的宗教信仰的本源,以及偉大的精神…

園藝生活筆記 -《世事,總是相見恨晚!》

圖片
「端午節」是「芒種」節氣裡重要的民俗節日。「芒種」的意思,是稻子已經結實成「種」了;雖然天氣悶熱多雨,但是「梅雨季」即將結束;也預告了炎熱的夏天,和午後的「雷陣雨」在「端午節」後,將正式地登場了。「冬衣」,可以收了!


        又好些日子,我未曾探訪心愛的「雜樹林」天地了;人生往來如星雨;有時候,總覺得心中牽絆的對像,反正還在,也跑不掉了;也因此疏於探訪和親近。這種想法和態度,其實是冷落了所愛;怪不得,古人有「田園將蕪,不如歸去!」的感慨。


       世事變化,人生如浮草;有一首日語「演歌」名曲《浮草ぐらし》,由我最欣賞的演歌名星「北村春美」(きたむら はるみ)小姐,也就是「唄優」藝名「都はるみ」主唱。我欣賞這首歌的美學意境。
         詞曲說出了女人滄桑的人生心事:"本來是對幸福有嚮往的,和對青春不再回頭的無奈;如今,為了珍惜當下所戀的男人,甚至於對未來,是否幸福?也不在意了;只要能跟著所戀的男人,即使,以後過著辛苦飄泊不定的生活,也滿足了;只要能為愛而活!";聽來,真是讓人感到不捨;男人啊!如何才能明白和珍惜女人的心意呢?
        這首歌,詞曲的原文,讓人的心情有感傷的意境;這種人生美學的表現,如同「櫻樹」的「花見」和「楓樹」的「楓狩」,可能與日本多災多難的自然地理,而帶來生命「無常」的體驗有關。人生的「絆」和「一期一會」的哲學,都是源自於「人與自然」的互動。人,是大自然的子民;人生苦短,能「珍惜」心中所信仰的價值和,所戀的人最可貴。

《浮草ぐらし》
「吉岡治」填詞;「市川昭介」作曲;「都はるみ」唄
明日のことさえ わかりはしない 他にいいやつ 見つけなと言う しあわせに ああ なれなくたって ついてゆきます ねえあなた 明日の苦労が 見えたって ついてゆく
無駄にするなよ 二度ない青春を 浮草ぐらしと ふと目が笑う しあわせに ああ なれなくたって
そっと咲きます ねえあなた そばにあなたが いればいい いればいい
肩にすがれば よせよと照れる そんなあなたの 横顔が好き しあわせに ああ なれなくたって ついてゆきます ねえあなた あなたのために 生きたいの 生きてゆく

         以前,母親在世時,我為了讓老人家不再感到辛苦地到日本去「賞櫻」和「楓狩」;也為了讓母親能重溫童年時代的美學意境;我在自家的「雜樹林」裡,種植了一株「大島櫻樹」和…

哲學人生筆記 -《牽絆,總在孤獨時!》

圖片
隨著年歲增長,心頭不時出現一些浮光掠影;似乎,對往事的記憶,與對前景的想像,總是互換時空,各有虛實。

男人,在人間世上,被期待有所承諾,也曾被託付過責任;是幸或不幸?究竟自我期許的「我」,有多少是實現了?恐怕,這項困惑,到人生的最後一刻為止,也沒有答案。正因為這一切的牽絆,來自於「緣在」與「真誠」;這是我多年來在哲學人生的思索之後,得到的感想。

其實,人生苦短;任誰都是身後兩手一攤,「諸法皆空!」;又何必不時自尋煩惱呢?然而,「牽絆未解總是苦,留待歷史由人說!」;所謂,智慧不起煩惱;但是「慧根」不足時,煩惱就代替自己「作主」了。我熱愛哲學的人生,希望在生活的實踐中得到智慧,化解人間世上的各種牽絆,讓對我有所託付和期望的摯愛親人,感到踏實和心安。

宗教,在我的過往人生歲月中,曾經多次與我擦身而過;但是每一次的「機緣」,都被我以哲學人生的高度破壞了!不是「機緣」未到;而是思想的方位,不在同一場時空。宗教要求信者「絕對輸誠」,以成就信仰;而我重視「相對辯證」,以實踐理性的真誠。

迄今,因為沒有「皈依」宗教,所以就沒有背叛的內咎;然而,在人生的其他時空場合,我就沒有這麼自信了;有太多人間世上無所逃遁的牽絆,讓我必須信守,要如同信仰一般地堅定。我的真誠想像是,「人生有牽絆」,應該被視為,宿命意義上的幸福!現實的人生,雖然有苦惱,但是追求幸福,就是人的命運!


在這種情境中,對哲學的沈浸,讓我將牽絆,昇華為美學的體驗,而在心靈的土壤中,開出了自信的幸福花朵;那是一種「普世關懷」的同理心。哲學,是學院領域的專業思想,有時候讓人畏懼;那麼,哲學家應如何面對自己內心的牽絆?其實,回歸到人的本質問題上,思想愈深刻;牽絆愈繁複;似乎只有「美學」才是「哲學家」的「後花園」了。在這裡,讓一切世俗的牽絆,得以找到自圓其說,也就是精神上的昇華了。

多年來,在情感上,我對自己的牽手之戀,都在向美學的「後花園」遷居。人生有牽絆,應該是幸福的!尤其,在孤獨的時候。

近日,我再次閱讀德國偉大,卻有爭議的「存在主義」哲人「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1889年 9月26日 ~1976年5月6日) ,和愛慕他的猶太裔女學生「阿倫特」 (Johanna Hannah Arendt, 1906年10月4日 ~ 1975年12月4日) 的思想傳記。對於「情緣同在」的牽絆,世俗上,大多以生死相許…

哲學人生筆記 -《背叛,是信任的影子!?》

圖片
動物的生存本能,是建立在對環境的不信任!畢竟,「弱肉強食」,是叢林世界的現實。人類,自許為文明世界的「靈性動物」;在進化的過程中,為了消除「不安全感」和「不確定感」的風險,於是生出「信任」的意識。

歷史上有「徙木立信」和「無信不立」的成語典故,都是進化的結果,和為了統治上的現實需要。不過,關於「信任」,此一價值的實踐,在現實上仍然有「敵我之分」。對自己人的「信任」,和對敵人的「不信任」,是生存的「必要條件」;卻不是「充分條件」。

現實的情況,往住是自己人的背叛,最讓人痛心和痛苦不堪。戀侶、朋友、同事、夫妻、親人、婚姻、醫護、軍警、法官、企業、公職、政府和國家,這些曾經讓自己預設為安全可靠和值得託付的自己人,為何會有背叛的言行舉止,而成為不被信任的背叛者?

背叛,就是傷害,是在暗中進行的,也是賤視自己的承諾和踐踏人的價值。為了防止和揭發背叛,就產生了安全查核的機制,捉劈腿、緝小三、抓間諜和公開宣誓、法院公證,神明見證,都是人群對自己人有信任危機下的必然現象;這也是真實的「隱喻」,就是,人會「變」,而不可靠;變心、變情、變故,世事人心一切都在變!

人間世上,可以生氣的事情太多了,但是,我的哲學信仰和人格發展,讓我不值得為所面對的各種形式背叛而生氣,而是一笑置之。黑心政治、黑心國會、黑心商品、黑心夫妻、黑心戀人、黑心教育、黑心官員、黑心政府、黑心國家;這些現象都是時代的社會產物,大家都可能已經身受其害了;其實,有市場需求,就有市場供給。有的黑心食品早已吃進身體了;以後會如何!誰知道?一切回到叢林,可能比較安全;卻是「返祖」的退化!

其實,眾人不要生氣,因為大家都是黑心時代的產物;也曾經是「共犯」,而選擇「失憶」了;有那一項罪惡,不是在大家參與的時代和關係裡被縱容的。世人期待光明,詛咒黑暗;但是光明來自黑暗,終將回歸黑暗;黑暗也在嘲笑光明。人類唯有堅持,對自身文明的不能滿足,才是一切進步的動力!

現實上,人心,依然蒙昧!視人如己,尤其是對無辜和善良無知的弱者,和那麼多願意懷抱信任的人群,實踐尊重人的尊嚴和價值的理想,卻仍然遙不可及;這也是許多年來,我在自己的故土上,依然有精神上還在流亡的原因!

近日,我閱讀歐洲「啟蒙時代」的兩位偉大的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

詩人之國筆記 - 《仲夏之水》

圖片
曠野,誰是主人?/
四季,依序流轉;/

來客,自遙遠的山澗出發;/
春末的融雪,/
涓涓滴水;/
細流,自高而低,/
化作,仲夏之水;/
流向,渴望的平野!/
草木,欣欣向榮。/

《畫本故事:仲夏之瀨》

附記:
生命的本質,其實就是動與靜的互換;「你等我」;不然,就是「我等你」;世界的現象,永遠是「相見恨晚」。似乎,依照秩序,就是「等待」;也就是「靜」的現象。
然而,在遙遠的地方,一種起心動念的現象,在不同的位置之間形成「位能」,造成趨勢;直到時間和動能耗竭,趨勢才會結束。動與靜,就是世界。
大自然的氣候生成、地震海嘯,金融風暴、時尚流行、革命風潮;莫不是如此!「世界為我而存在!」;這是「直觀」;也就是「理解」。

詩人之國筆記 -《感激涕零!?》

圖片
大恩,無以言謝?
我理解!

只不過,請你喝杯「星巴克」,而已!

感謝?可有可無!分享幸福,最好!

「感激涕零」!又太言重了!
竟然,激情難忍!
還要,演出激情!

這一切,我都認了。

你的情感,
果然很豐富!
只對自己,
表現情緒!
請勿「激動不已」!

下次,我不敢了!有必要,
「限制級」嗎?

-《「表錯情,會錯意!」》-附記:

       「喝咖啡」,會讓人激動不已嗎?其實,不是「咖啡因」作怪;而是「表錯情,會錯意!」。

        時下,說「漢語」的人,表達謝意,總想要學英語的「最高級」,才夠勉強;「非常感謝」,仍然不足;卻要轉借「古漢語」的「表意」,感到「激動不已」。於是,「感激」一詞的表意,會讓再世的「古人」聽了,也不知所云!

        今人,以「感激」一詞,表達謝意;其實,古人對「感激」的表述,是用於自我激勵意志;不在表達謝意。有史為證:

      《三國志‧魏書‧裴潛傳注》:"昔長安市儈有「劉仲始」者,一為「市吏」所辱,乃「感激」,蹋其尺折之。遂行學問,經明行修,流名海內"。

        顯然地,既然受辱於「市吏」在前,豈有稱謝之意?除非是「受虐狂」之輩。因此,對照前後文,可知「感激」是用於奮發勵志,以有所作為!

      「河洛語」的語境中,多有「古漢語」的餘韻;受人之惠,「多謝」就很有古意了。「感激」很嚇人的!

《圖片來源:www.freesoft-board.de

詩人之國筆記 -《時間已沈澱》

圖片
以前,悄悄徘徊/  寂靜,就是足跡/  古老,來自時間的沈澱/ 
青絲泛白,已非當年/  小城,寂靜依然/  多了滄桑/ 
石橋,還在/  記憶,猶存/  故人已老/ 
當年,相伴走過/  不想留下足音/  空間,留給哲學/ 
今日,把酒敘舊/  往昔,來日/  是醉?是惑? / 都是人生/ 
《畫本故事:小城山村》 
附記: 
我喜愛依山傍水的小城山村,總覺得有靈性和知性。以前,我住過外島的「金門」和國境之南的「墾丁」,度過軍旅和工作的歲月;有無奈,卻也隨遇而安。當年,我喜愛閱讀德國哲學家「尼采」的著作,深受啟示和影響。 
後來,我到德國求學,在西南部靠近法國和瑞士邊界「黑森林」地區的大學城;住在「修道院」裡。那時期,大地的鐘聲,和宗教的聖樂;秋天的楓葉、冬天的白雪,伴我經歷了漫長的求學歲月。 
在那些年裡,小城山村的許多寂靜地點,都有我漫步思考的影子;當然,那時候的我,彷彿進入了「哲學和詩」的王國;這些美好的記憶,日後都成為我的「小城意象」和「畫本故事」。

園藝生活筆記 -《等我回來!》

圖片
人生,有讓自己牽絆掛心的情人,應該是「千金不換」的幸福!

不是有句話說:"愛,直教人以生死相許嗎?";當然,不在其境的當事人,不容易明白的;可能還會誤解:"有這麼嚴重嗎?"。確實很嚴重!當自己陷溺其境,難以自拔時,就知道了:"愛上了,比死還慘!"。

哲學的人生期許,讓我以理性認識這個世界;也願意為情執著於戀。然而,戀的本質是迷失的和不理性的!因此,在情感的實踐上,我有掙扎。直到我涉入園藝的生活後;找到了自圓其說的安慰;那就是,「眾生有情!」。

這句話,大概只有以佛教的「博愛觀」,才能理解:何謂「十方殊勝」的意義?因為有了這樣的情懷,我珍惜一切的善緣和自己的許諾。「善願必有善果!」;一切等待機緣的出現!

五月初,我知道下旬將有商旅遠行,於是先為「雜樹林」的花草樹木,施給來自天然的「腐植酸」物質,提煉的「微生物」養分。本來,這是用於動物營養領域的昂貴產品;但是,我信仰「眾生平等」的價值,世間不宜有「差別心」的對待。我自言自語地告訴植物眾生:"等我回來!"。

其實,這句話是許多到「外島」充軍的男人,「心中永遠的痛」;許多癡心男人,唯一等到的是不明不白的「兵變」。只知道,女人以大局為重,懇請男人繼續在前線為國珍重;還善意地提醒男人:"你是好人!但是,我的青春好短!",…。唉!人間的喜劇,常以悲劇收場;德國詩人「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1749年8月28日 ~ 1832年3月22日)早就如此地提醒世人了。

說來幸運,我遠行回來,有些近鄉情怯,終於難忍思念之情,走入半個月不見的「雜樹林」;初夏陽光下的繽紛色彩,真的是一片有情世界;草木眾生以豐富的情感,「等我回來!」。我知道,自己一直是好人!

人生故事筆記 -《「流浪犬」的始末?!》

圖片
在商務旅途中,接到一位多年不見的大學同學的來電,敘舊問安和相約會面。老同學在電話彼端,告訴我,他已自企業退休了,每天的時間變多了,好像地球自轉變慢了。

「地球偷懶?」;我恭賀老友心細敏感,而能夠察覺驚天動地的變化。其實,我平常沒有感覺,地球自轉的快慢;只是感覺到,近年有不少老友,像「雨後老筍」般地陸續冒出來,邀約敘舊或共餐。實在很高興啊!老友仍然記得我!只是,頭髮斑白、老眼花糊的歲月,竟然是以老友敘舊作為開場儀式的;多少有些感傷。

記得,父親在世時,有些「義結金蘭」的老友,每次的聚會後,總是感嘆多於喜悅;年輕歲月時,一夥人被徵召去當「台灣人日本兵」,海外戰爭餘生倖存回來,彼此心懷患難之交的感恩和共勉,而成了「一生一世」兄弟般的故舊世交。只是,人生晚年,老友陸續凋零作古,每見一次面就多了感傷。

承受自父母的人生幸福故事,我曾自勉,永遠不要有自人生「退和休」的想法,要讓自己戰到躺下閉目為止。否則,「退和休」會讓自己的人生出現斷裂;也會讓自己,對生命的意義發生「時空失格」的現象。還好!我的人生有自己的志趣、事業和豐富的選擇;不必受制於人。

當然,我也知道,一般人對於「退和休」的認知,就是從奉獻或無奈的職場位置上退下來和休息。接下來,有些人是面對人生的茫然,和加緊補修玩樂的課業,想要捕捉滑走的歲月;似乎在職歲月裡,有過多的隱忍克制和壓抑自我。殊不知,有不少人「退和休」之後,有普遍的「意義迷失症候群」,沒事去健檢;接下來就是定期地去「門診」報到、手術和「咳藥」。然後,沒多久就掛了!

最明顯的,就是對人生的位置或定位的焦慮感與日俱增,進而對過去的作為,包括婚姻和家庭、親情,普遍地有價值錯亂,和自我否定的現象。另外,有些人會出現自我膨脹的怪象,意圖讓人以為,他們或她們,以前是開天闢地的「時之聖者」。我認為,人都要面對老之「將至」和「必至」;「與老共處」,不僅是自己,也是親人的「人生倫理學」。

即使身體勇健或尚可;但是,「老」,是一種「精神醫學」上的症狀;有一種「面向死亡」的莫可奈何。我在父母皆已作古後,有時候去探訪問候一些父母的故舊老友;普遍感受到,「垂垂耆老」不希望接受長命百歲的祝福;反而認為,那是另一種形式的咀咒和折磨。我只能無言以對!

曾經有一位長者高壽近百;我祝他長命百歲!老…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