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患」的解構》

圖片
欲參選台灣的總統,只要法定條件符合,就多多出來參選,讓民意市場去決定。 台灣的大選年將至,決定總統、副總統,以及國會席次分佈的「喜事」,已經逐漸吸引有志者表態。近期,俺注意到,在野勢力的支持群中浮現日益焦慮的內鬥和分裂,相關的派別支持者患得患失,就怕白忙而一場空。 問題,在於不能自主,妾心想讓主子心悅滿意,却多有波折;誰才能成為決戰的主將?如此一來,大軍未定奪主將,糧草何以籌備先行。 運籌帷幄的戰略思考,貴在主動和能動;就怕如前述的,證成客觀形勢的發展不隨主觀意願而轉移;只能落於被動。在野勢力的「患」,可從此一漢字「患」找到隱喻的困境;也就是「患」由「兩個中心」而成;既內憂於不團結,又外患於另有強權正在潛越自主性和主體性。 在野勢力,對於台灣而言,一直去不盡出自中國的「外來性」即使中國極權專政和惡名昭彰,依然一廂情願地自居「臣妾」,巴望中國皇帝投來關愛的眼神和恩賞之惠。 自己的黨名,依然去不掉「中國」之名,就無從敘盡對本土台灣的真心;這也是「兩個中心」:「中國心」多於「台灣心」而形成自己的「心頭之患」。 另一個患,在於臨老入花叢的資深老雞賊,有大富商人、也有老媒體人、也有老學痞,更有「假聖人」悲呼"台灣完蛋!"而冒出來想「玩蛋」。台灣人常說的「老症頭」,就是「舊患」隨著歲月走,陸續冒出來。 等著看唄!中國有疾,正動員台灣這裡的各路老雞賊出來喊痛,而讓台灣在野勢力難以除患。照常理,在野勢力欲挑戰在朝者,平常就閒閒沒鳥事,應已準備完善急於求戰。 如今,在野的主將難尋,而求戰者已有多人;竟然仍一將難求。關鍵在於,遙奉的中國主子另有他意;台灣的在野勢力頭人豈敢自主定奪主將?

哲學人生筆記 -《男人的戰爭,女人的戰場?》



世界上,「性別平權」典範的北歐國家「挪威」,國會立法通過:"女人「必須」到軍隊服兵役!"。這件事,已超越女人從軍的「花木蘭」故事效果了;而是,在倫理學的辯證上,國家和男人,應該如何看待「母性」的價值?

其實,我很反對「國家」、「政府」和「軍隊」、「聯合國」;這些「前現代」的建制,因為,有礙於「世界永久和平」的實現。戰爭,都是無能的男人發動的!還讓女人必須上戰場,不是彰顯男人不負責任的無賴性格嗎?

徵召女人到軍隊服兵役,也不是一個好主意!保護女性,一切必須從「尊重母性」的價值做起!當戰爭成為人類實現國家意志,和民族尊嚴的罪惡手段時;就已經讓國家和民族也成為罪惡的象徵了。只要有戰爭,人類就有更持續難以化解的仇恨。

國家立法,通過法律,徵召女人服兵役,可能是「壞男人」的「壞點子」;以「性別平權」讓女人無從反對;卻又要說出違心之論:「愛國不分男女!」。女人,常會上男人的當,還要很高興;真是沒得救了!

徵召女人到軍隊服兵役,究竟是「社會進步」?還是「女權意識」走過頭了?恐怕,男人沒話說,女人高興就好!

「挪威」的社會福利很好,我相信,到軍隊服兵役和在監獄服刑的福利待遇也很好。一般人以為服兵役就是吃苦,這種事,男人來承受就好;而男人服兵役吃苦,又要自我安慰:「吃苦就是吃補!」。不過,在「挪威」,人民承擔社會義務,真的就是「吃補」;只有到了每年必須繳很多的稅給國家,才知道,「吃補就是吃苦!」。

女人,必須到軍隊服兵役,就去吧!只是,我希望「世界永遠和平」!女人服兵役,就當作去上班參加「專業進修」的活動吧!真的要戰爭,就別當真了!

《相片來源: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 World:http://img.ibtimes.com/www/data/images/full/2013/06/16/379844.jpg

相關索引:http://armenpress.am/eng/news/722738/women-to-serve-in-norwegian-army.html

附記:

美軍,在本世紀的兩場以「反恐」之名,所進行的區域戰爭中;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場上,有讓女兵參加戰場上的運補和醫護勤務。後遺症很多!

在某些自衛交戰的場合,有些美軍女兵開槍,對無辜可愛的幼童造成誤殺。退伍後,在哺育自己的子女時,竟然產生了心理和宗教信仰上的罪惡感,而必須接受心理治療;有些婦女,甚至從此流產或不育。

每一個孩子,無分男女,都是父母的心肝寶貝;誰無父母?對女人從軍而言,上戰場殺敵人的子女;事後,回家哺育自己的子女;我認為,這是對母性的大不敬和人性的錯亂。

對我而言,與生命所存在和延續的偉大母性相比,國家、民族都沒有意義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哲學人生筆記 -《「心情的哲學」》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哲學人生筆記 -《人與鳥,牢籠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