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印象筆記 - 《女人,為何赤足?》


意大利的設計師,熱衷於為女人的「足下流行」設計名牌女鞋,源自於一個對「足下美」的信念:就是女人自出生後,就開始為自己的雙足,找尋美的搭配。女人,天生就愛鞋,永遠缺少一雙能滿足自我的鞋,應該是真實的。

女人,不喜愛公開地裸露雙足;至於其他身體的部份,反而都可以裸露入畫,而成為美的意象。因此,女人與鞋的從屬關係就有意思了:女人的雙足,是為鞋而存在的。

在西方的美女名畫中,以「赤足」入畫的名女人,應該是19世紀早期,活躍於法國社交界的貴婦【雷卡米埃夫人】(Mme de Récamier ) 。我曾經為她的故事,寫過另一篇美學印象筆記 -《紅顏戀曲終是夢!》。這幅名畫是法國《新古典主義》畫家【弗蘭索瓦‧帕思卡‧西蒙‧葛拉爾】(François Pascal Simon Gérard ;1770年3月12日~1837年1月11日) 所作。

其實,在此之前,他的老師「雅克‧路易‧大衛」(Jacques-Louis David,1748年8月30日 ~ 1825年12月9日),就已經為【雷卡米埃夫人】畫了一幅「個人像」;也是以「赤足」入畫;只是老師慢工作畫以求完美,而讓夫人不耐久等;還很不能接受:為何讓她赤足入畫?於是,畫家和夫人,發生不愉快而中斷了畫作。

後來,夫人找了「大衛」的弟子為她另外作畫。有了老師的前車之鑑,這幅【雷卡米埃夫人】,依然呈現赤足入畫。關鍵可能在於,女人赤足,是一種對天生自我的「叛逆」。那也正是畫家在審視美的對象時,發現:女人唯有反叛自己的天性,才能呈現美的意象。

這也是為何「裸女畫」被視為藝術,「裸男畫」卻普遍地被視為變態,難登大雅之堂。當然觀眾的性別是關鍵;當男人已經支配女人的審美觀念後,男人是以勝利者的目光來審視戰利品。男人除非自戀,否則審視「裸男畫」,不是自卑,就是嘲諷;不是很無聊嗎?

以上,是來自於「女人赤足」所引起的哲學問題;所以,女人愛鞋,男人不必意外;這代表,女人依然願意服從男人的支配意志。「雅克‧路易‧大衛」曾經告訴過他的弟子:"藝術,只是一種為理念的勝利而存在的工具!"。

女人穿鞋,從來不是為走路!更何況是逃跑!


附記:

另一篇關於【雷卡米埃夫人】(Mme de Récamier ) 的故事,發表於美學印象筆記 -《紅顏戀曲終是夢!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