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花開花落》

    
記得我在外島金門服「預官役」時,有一位中校「作戰官」,外表相貌堂堂,又是「陸官正期班步兵科」出身。他因為有機會報考「戰爭學院」;於是藉著密集出巡的機會,在晚點名後,拿著通行證,通過嚴密的據點衛哨,到我這個少尉排長駐紮的碉堡,點上蠟燭,為他補習一小時左右的專業考科解題。

通常,我都先就知識背景講解,再切入個別的題目,效果很好。「作戰官」視我為亦師亦友,他告訴我,上課時,視他為學生就好,該指正就指正,不必客氣。當然,我是誨人不倦的小老師,從不責怪學生的;好學不倦就好!因此,上課前後,他都先主動向我致敬禮。在階級森嚴的前線軍中,他的「尊師重道」的觀念,讓我很感動和欣賞。

因此,人生緣分一場,我竭力而為,知無不言,助他一臂之力。後來,他真地如願以償過關了。在離開金門前,有一晚星空燦爛,他特地到據點找我,帶了一瓶「陳年大麴酒」,還向民家商店買了幾樣下酒菜,找我共飲,也算是謝師。

在靜寂的前線夜晚,我預祝他,軍旅生涯能步步高升;尤其他是「正八旗」出身的軍人,各方條件都極佳;掛上「將星」指日可期。孰知,「作戰官」有些感傷,告訴我,提拔他的長官,不受當年的「護國大將軍」的賞識,「摘星」之日恐怕要隨緣了。那時候,我才比較知道職業軍人系統的軍種和派系的矛盾內幕。

中校酒後吐真言:"張排長,你這死老百姓,快自由了吧?帶兵有心得了吧?我聽指揮官說,對你的印象也很好!"。我說:"長官賞識,算是幸運!我帶「充員兵」,就是要讓每一個民間來的弟兄,包括我自己,都能夠平安地退伍回到父母身邊!"。


我還祝福中校,有朝一日,若能有幸成為將軍,一定要自許允文允武,有儒將之風,別像那些「軍閥大帥」;要真正地視兵如手足,那才是國家和人民的福氣。那段歲月,外島的軍心浮動,叛逃、暴行犯上、意外傷亡,違紀頻傳。

幸運地,《浮草的心願》實現了,我熬到退伍了,平安地踏上歸鄉路。此後幾年,我一直關注那位外型挺拔,尊師重道的軍官,能出現在陸軍將官晉升的行列。很可惜啊!終究,陸軍「步兵」科,在海島國家,無用武之地,還是只能在「陸地」上花開花落。退伍後的那幾年,有時我望向夜空,總覺星辰黯淡,少了一顆我認識的「明星」。

附記:
相關故事,我另寫成一篇《浮草的心願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