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故事筆記 -《「老德軍」,…!》

 
權力在手,會讓「野心勢力」傲慢而腐敗;最要不得的錯誤心態是,以為自己,「為與不為」,都是關鍵。其實,那就是想要各方通吃的沽名釣譽和投機。共和民主的制度,必須以合法的正當程序來實踐和保護。

爭權奪利是人性,但是一定要排除任何暴力的介入。共和的最大敵人,來自制式武裝力量的覬覦;缺乏民主價值信仰的軍事領袖,在政體轉制為共和的過渡時期;有些自以為軍權在手的軍頭會自抬身價,以為爭權奪利的各方會拉攏軍權。

軍人有這種不正當的心態,就代表共和體制有極大的不穩定的風險。最近「北非」的文明古國「埃及」,正可能成為下一個「敘利亞」;有爆發內戰自相殘殺的危機。「埃及」的軍方已經選邊,下達最後通牒令;要求政爭的各方做出穩定政局的結論;否則…?

表面上,軍方憂時憂國,然而軍方表態,卻是一種要不得的介入政爭的立場;顯示:軍隊仍然未有民主價值的信仰,而是在找機會出手干政。

共和的偉大象徵之一,就是國家的制式武裝力量超越政治,服從於全體人民的總意志;對外保衛共和,對內保護人民。所有的軍人戰士,都是人民的子女。戰士只效忠共和所成就的價值,超越自己的價值偏好。

就以德國為鑑;歷史上,「德意志帝國」建立以來,軍隊成為國家的唯一制式武力,效忠國家民族,而非「帝王」;因此,軍人有極高的榮譽傳統。歷史上,許多有名的德軍名將,都出身自帝國時代的軍人家族。他們認為國家民族的榮辱,就是家族的榮辱。

「納粹黨」,經過民主選舉,取得政權後,被稱為帝國武力的「國防軍」(Wehrmacht),所效忠的是國家的意志;對於帝國元首「希特勒」的政策,只要是軍事專業領域的決定,就是效忠專業;卻因為缺乏對共和的信仰和堅持,而淪落為助紂為虐的幫兇。其實,「納粹黨」也不信任「國防軍」。

於是,「希特勒」決定,讓「希姆萊」(Heinrich Luitpold Himmler,1900年10月7日 ~ 1945年5月23日)成立第二武力,就是「武裝黨衛軍」(Die Waffen Schutzstaffel),暗中進行「納粹黨」的罪惡政策,與「秘密國家警察」( Geheime Staatspolizei ),也就是惡名昭彰的「蓋世太保」(Gestapo) ,交相掩護出動,四處搜補和消滅所有的「納粹黨」的政敵和種族敵人。戰爭爆發後,「武裝黨衛軍」,隨著正規德軍之後,在各東歐的占領地區實施種族滅絕政策。

我曾經有機會,在午後的「大學城」啤酒座,與兩位參加過二戰「東線戰場」的德國退伍「老德軍」談到歷史。老人家,說著清晰的「高地德語」口音,說到自己和家族的軍人武德傳統,和不介入政治的信念。他們擔心,我會將德國的戰爭罪行與軍人相提並論。於是一再強調,他們知道,對於戰爭罪行,德國必須承認歷史的錯誤,和無可推卸的戰爭罪責;他們也是政治決策的無奈的受害者。

那時候,我發現兩位「老德軍」的身體四肢都有中彈的傷痕。老先生異口同聲地說:"孩子,我們絕對不是可惡的「武裝黨衛軍」(Die Waffen Schutzstaffel)"。我說:"是啊!我相信您們,曾經是勇敢善戰的德軍;但是,戰爭就是罪惡;許多人死於無辜,後人只知道,說德語的軍人都是侵略者!"。

黃昏時分,夕陽下兩位白髮的老人家,滿臉無奈的表情!唉!怎麼說,都很難了;戰敗了,就是「敗寇」,任由旁人說三道四;真是一生苦難,晚景滄桑。不過,當時我說:"讓我向兩位承認自己的國家錯誤,而且宣誓擁護共和價值的「老德軍」致敬!您們也有時代的無奈和苦難!"。那一年是一九九五年六月底,距德國戰敗投降,已經五十年了。

人民對共和價值的信仰和維護意志,才是歷史發展的關鍵!當人民有足夠理智,珍惜自由,愛好和平,堅守民主程序,就不會讓有野心的武裝勢力得逞。我一直深信,人民才是主人;正當程序所呈現的國民總意志,不會有對內鎮壓,或對外侵略的選項。有民主價值信念的軍人,可以安心地深化軍事專業;不必擔憂人民之間的爭議。民主可以解決武力無法解決的問題。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