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3的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愚人國,最幸福!?》

圖片
「幸福指數」與「庶民經濟」一樣,都是「白馬非馬」的愚民指涉;更是一種政治上的「大躍進」口號催眠。更悲哀地,這是在民主時代,由政府自導自演,又自拉自唱的「阿Q式」精神勝利法;好像口號喊出來之後,客觀上就會出現想要的目標。世界上愚笨而傲慢的公雞,總以為,太陽是被牠叫起來的。

任何政治的作為,都必須從現實的基礎出發;民主政府存在的正當性,是人民日益提昇的福址和尊嚴。幸福與否?只有人民個人的主觀感受;集體的「幸福指數」是沒有意義的。富人難解乞丐的幸福;乞丐難解富人的苦悶;以「幸福指數」作為施政參考,只會落到「盲人騎瞎馬」的自我感覺良好。

法哲「伏爾泰」曾說,寧取「無知的幸福!」;顯然地,人,知道愈多,苦惱就愈多!人心不知足,有差別和比較,就有自嘆不如的遺憾;這也是為什麼,世界上的政府,總要暗藏秘密和封閉人民知的管道。

「北韓」政府,也曾經公佈一份民心調查報告:「北韓」人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民;因為迄今,他們每天都有「三個太陽」照耀在頭上,指的是「金氏家族」祖孫三代的統治者;別的國家和人民,比起來,就太不幸了。

失明的人,如果能重見光明,看到多彩多姿的世界,是莫大的幸福?!卻也可能,必須接受現實上的悲慘世界和不堪的殘酷事實。想像一下,名媛淑女,光鮮亮麗,卻需要不停地蒐購「名牌包」和「名牌鞋」;富有的男人必須包養「小X」,…;。滿足慾望,才是幸福?其實,這是不知足和自信不足。

不久前,我專程去探望一位住院的長者;也許是感傷來日無多,見到我的出現,一生蕭灑自在的長者,欲言而不能,潸然淚下;我知道,那是最後一面了。回程的列車上,我一路想著,年華老去和生與死的問題。記得,我告別時,為長者鼓勵打氣,"能健康地出院,是幸福的!"。只是,不久之後,我去參加長者的「告別式」了。

人活著,就是自己去追求幸福;那是人生的義務!即使,人生的本質是苦!。

哲學人生筆記 -《水世界的啟示》

圖片
世事難料,短期的變化是隨機現象,最不容易掌握;然而,長期的變化是循環現象。每年在「立秋」之後,尤其在八月份,台灣多颳風,也多暴雨。童年時代,「八七水災」曾經重創台灣的穀倉中南部地區,成為地理和歷史教科書上的重要事件。

秋天的颳風和水災,與地震一樣,是台灣土地上人民的共同命運;土地上的子民,都是倖存者。逆來順受,樂天知命,學習與自然和諧共存,概括承受這塊土地上的幸福與苦難,這是哲學意志的自我超越,才能實踐同舟共濟的價值。

在苦難中,追尋比自己還高遠的典範,深信未來,會有更美好的新世界出現;這是近乎宗教的「彌賽亞」信仰。以上的啟示,來自我的哲學理性,伴著我走過人生的不同階段。

台灣中南部地區的嚴重水災,讓許多同胞遭逢苦難,我有不少農業客戶也身陷災區;在聯繫後,聽到無奈的感嘆:"都去了!",好心酸。我的哲學信仰,其實,無法改變客戶友人財產損失的事實;但是,我能感同身受,鼓勵友人,彼此都不能失志和失意,這是命運對我們的試煉。

「多難興邦」的啟示,提醒我們,國家和人民,不能放棄自己;這也是我在2011年,日本發生「311海嘯」和「福島」核能電廠重大災變時,對遙遠的日本友人所致上的關懷和祝福。

不同的民族文化,卻都有相似的同理心;日文漢字的"絆"(きずな,在看不見中的牽掛思念),我們自己的"掛念",德文的"sich verbinden mit"(凝聚結合),都是人類的高貴價值信仰,值得我們堅持下去。

颱風會遠去,大水會退去,祝願我們的國家,多災多難的土地上受苦的人民,對追求美好的新世界,不要失去自信。最壞的情況,就是如此了!

哲學人生筆記 -《Power的得與失》

圖片
Power,是驅動的力量;欲貫徹主觀意志,必須先有Power!也可以說,Power就是意志!Power,代表征服,也是奴役;不論是對人或對機器的奴役, Power太好用了。

「盎格魯薩克森」民族的語文中,Power表示比較正面的意義,用於實踐社會正義。「台灣電力公司」的英文名稱,是"Taiwan Power Company,簡寫為TPC";不明大義的人,也許會誤會是從事台灣政治權力交易的公司。

我離開這家公司很多年了,記憶中,曾經認為,這家國營企業很優異,任職期間,每年都達成法定盈餘目標,甚至超越;而且電價很穩定;是台灣經濟迅速發展的關鍵力量;那些年,Power真的威力不小。曾幾何時,這家國營企業淪落到必須靠一再地調漲電價,來彌補虧損。顯然,政府的能源政策和公司的經營,陷入了傲慢與偏執的困境。

其實,國營企業肩負作為政策工具的經濟發展和社會服務的任務,所以國家才會立「電業法」,賦予獨占的地位。近年,我經常感受到層峰操持國政,「對外稱小,對內誇大」的「齊人」心態;尤其將關注的民生重心,放在米酒和電價上;似乎成了「煙酒公司」和「電力公司」的「老董」;太可惜了,做小了,也太虛擲Power歲月了。

尤其,層峰對於電價政策的論述,涉及獨占、產業、生態和分配的價值選擇,非其所長,卻和同樣是法政出身,對於財經問題一知半解的閣揆,唱錯劇本,盲人騎瞎馬,走入險境。

自從「能源匱乏」成為全球性的安全議題後,歐盟,曾經就此議題,讓內部成員國進行廣泛地討論,然後作成指令,要求成員國,應該展開「國家行動計劃」;尤其能源的公平利用,涉及貧富和地區發展的機會;因此,價格不是政策的主要考量,而是放在對弱勢消費者和地區的保護。

其中,歐陸的領導強權,德國和法國的能源供給和費率政策,更是足為能源政策的典範。法國是核能大國,而德國是廢核大國;但是,內部在面對「燃料匱乏」問題時,有日增的覺醒和政策行動者的動員,而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門議題。

這兩大歐陸強權,傳統上,都堅持社會分配的正義和正當性,視能源費率的調漲為禁忌;因為公用事業若只想以漲價解決虧損的問題,只是飲鴆止渴,負責任的政府不為;而是尋求能源轉型和多樣化。否則,短期內為電力公司止血和輸血,換來的是總體經濟的長期貧血。電價調漲,是得不償失的自殺行為。

哲學人生筆記 -《雜染與未染》

圖片
《問君何事輕離別。一年能幾團欒月。楊柳乍如絲。故園春盡時。春歸歸不得。兩槳松花隔。舊事逐寒潮。啼鵑恨未銷。》

〔菩薩蠻〕 - 納蘭性德(容若)

這是一個現象相互交織的時代,用浪漫的文句來表示,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換言之,彼此是共同體,不再有自我了。其實,這是很可惜的生物和社會的演化;「唯適者生存!」,是殘酷的,卻是真實的。

在此,我想到了清末民初的「王國維」,他在「人間詞話」中,極為推崇「清國」開國初期的詞人「納蘭性德」的詞風和詞品。「王國維」認為,「滿洲人」正黃旗出身,大學士「明珠」之子的「納蘭性德」,由於滿人初入中原,「未染」漢人的風氣,所以,以自然之眼和自然之舌,觀物言情。在中國歷代詞家中,南唐後主「李煜」之後的第一人。

有意思地,「李煜」為亡國之君;「納蘭性德」是開國時期重臣之子,昇平貴冑。詞風,可見時代起落轉折的精神,「李煜」的詞風,有風華不再的依戀不捨,似已嚐盡世間的美味,有太多由風華宮闕轉成空的感傷,是精神意識經過「雜染」之後的無能為力了。

相對於後主「李煜」的時代氛圍;「納蘭性德」,曾如此看待自己之前的詞風:"花間之詞,如古玉器,貴重而不適用,…。";字裡行間隱喻自然「未染」,若能不食人間滋味,最為可貴。

世間現象,呈現的,是一種變異的過程,由「未染」到「雜染」;本質為何?才是關鍵。生命初起到隕落,是一種成、住、壞、空的過程。

之前,我曾經參加友人之子的彌月喜宴在前,有賓客頻誇「金孫」純真可愛,五官很像「阿公」,我總覺得「拍馬」之詞,怪怪的?也對,也不對。不到一年,我又去參加那位「阿公」的「告別式」;又是眾人歌功頌德不已的場合,好像「仙人」已嚐盡人間滋味。生與死,人生,就是如此吧!

「未染」到「雜染」,除了黑色和白色,還有彩色和褪色,若說,有「始終如一」的顏色,則太不真實,也太矯情了。

哲學人生筆記 -《自給自足,幸福新解!》

圖片
古人,有苟全性命於亂世的無奈感慨;今人,生活在物質豐富,而分配不平均的時代。其實,這種現象,是「政治經濟學」和「倫理學」的問題。現代,還有一個攸關「生存安全」的重大問題,就是「信任」;這是一個人與人之間的「牽絆結盟」的核心價值。

「信任」什麼?「信任」誰?應該「信任」?如何「信任」?作官的人,感嘆「為官不易」,人民要造反,沒有尊嚴;同時,也有不少人民,感嘆好大的官威!更何況,社會上,詐騙事件,騙財、騙色、騙情的「壞事」,層出不窮。關鍵在於,彼此沒有信任了。人民,「無信不立」;確實,這種現象,豈是一個「悲哀」,可以形容。人性?大哉問!

「信任」的流失,通常來自於缺乏「禁忌」;總以為胡搞瞎整,混過去就可以了,人性,缺乏對「罪」的「禁忌」,必然蹈常襲故。在物質豐富的時代,口腹之慾,不難滿足,卻難以保障自己的食品安全;吃下口腹的,其實是「信任」。

週末假日,我想到,成為麵包達人,究竟需要什麼條件?經驗技巧?還是「EMBA」學位?於是,拿出一貫作業的麵包機器,依照配料說明和操作程序,交給「麵包機器」去處理後;我到書房去聽音樂了。

麵包機器,關上門後,好像在裡面,胡搞瞎整一番,幾個小時候,麵包烘焙出爐了。真有一套,聞香切片,外在飽實,內部鬆軟;沾上新鮮果醬,配上香氣四溢的咖啡;好另類的自給自足的幸福。其實,這個時代,真正的自給自足不可能,只能做到減少依賴;但是必須面對百業蕭瑟的後果,回到「石器時代」。

內心有信任,機器也行;只是,也都要信任所有的食材原料。「苟全性命」的條件,其實,還是在信任自己應該信任的對象;否則,生命太辛苦了!"DIY",僅能作為樂趣樂活。

法哲學筆記 -《軍隊,價值信仰與法治》

圖片
「公權力」為惡,誰來辦?真地很難!比登天還難!一般的情況是,只有「公權力」在辦人;或者說,「公權力」不會辦自己的人。那些濫用「公權力」的人,必要時,可以假藉各種公共利益、國家機密和機關形像等,似是而非的理由,最先,否認又否認,再來左閃右躲;然後大事化小,最後,小事化無,船過水無痕,誤會一場。

人民,除非你有很硬的後台,否則個人的權利、生命和尊嚴,平白地受損,被犧牲了,不值得啊!社會上有許多爭議的事件,普遍有一個特點,就是「公權力」涉案,必然會擴大爭議,惡化問題。

其中的關鍵,在於國家和政府,是不被信任的當事人兼裁判;任何的不幸受害人,都不可能得到「公權力」喚回失去的公平正義。千呼萬喚能要回寶貴的生命嗎?換言之,權利受損的人,就像被狗咬一樣,再也咬不回公平正義了。

最近,台灣的「士官被害案」受到社會的矚目;表象上是軍隊「管教」的階級迫害問題;本質上,應該是「公權力」為惡,仗勢欺人,軍隊缺乏法治信仰,既不珍惜同袍的生命,也不尊重人的尊嚴。

生命,可以犧牲,但是要有重要的意義;被自己的國家「做掉」,太可惜也太不值了。「公權力」的本質,在於缺乏「罪」的自省,所以,外界只能見到「惡」的可怕現象,若尚未深入地去理解,罪,對人性的意義?類似的問題,必然會再度發生。

因此,「士官被害案」的證據逐漸明顯;「公權力」為惡,就是以國家之名的組織犯罪。然後「公權力」在手的各方勢力,千方百計地交相掩護,以化解責任。先前,「軍事法院」和軍檢,不是法學低能,就是背棄法學倫理,背離正義向下沈淪,想掩護罪行;否則,換成「普通法院」審理,為何有不同的法律評議?

軍隊的士氣,值得人民鼓勵;但是,不能不問是非地怨嘆!那只是另一種意義的自閉。此時,軍方,要承認自身的法治貫徹不足,和缺乏提供同袍抗拒「非法指示」的保障;並且應該探討,何以貫徹階級服從的軍隊成員,都是人民的手足同胞,卻出現階級迫害,讓許多正直可敬的軍人蒙羞?也讓人民失去信任?

問題,出在人性嗎?還是環境?還是任務的特性?應該都是!但是,軍隊的領導抗拒與時俱進的守舊心態,才是主要的原因。

社會,同樣地,也是有更多的階級迫害;有人群的地方,都需要人性和同理心;更需要民主和法治。現代化的軍隊,需要優秀的領導軍官,和開放的心胸,以國家化、專業化、人性化的價值堅持,來建軍備戰。

否則,派系化的軍隊,只會向平庸與黑暗沈淪。「納粹德國」時代的德軍,就是沒有全面地捍衛德軍「國家…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哭棄江山」記事》

圖片
皇上,雖然被民間和國際認證,是笨蛋無能的昏君;但是,皇上,仍然有擅長的手段,擅用胡搞擺爛的「精神凌虐」,來治理末代王朝。皇上,總覺得自己很好,也不忘記自誇英明;懷疑那些說他壞話的人,反對他的人,都是別有居心,想要奪權造反。

一位「白頭宮女」私下透露:"皇上是先皇的LP時,長於女人圈,就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要奶,就有奶。";老臣,曾說皇上是「小霸王」,有好康的事,生人迴避;否則,必討眾女人的斥罵。有道是:「孟姜女哭倒長城,癡狂女罵垮大山」。說的也是,讓老弱是美德,讓霸王是保命。

皇上,嘗自豪誇口:"朕登基,乃本朝人民之福氣! "。說的也是,如果,皇上聰明能幹,的確有可能造福人民。只是,皇上登基以來,管事又礙事,還做了不少壞事,想請他到旁邊涼快去,卻被說成想要奪權造反;這可不得了;「保皇黨」已經放聲:"統統抓起來!"。

尤其,「埃及」的野心軍頭,最近為「法老王」的復出,先展示「勤王鎮反」的大動作,讓末代朝廷頗受啟發;原來:"民可殺之,不可愛之!"。看來,人民盼來福氣了,比「埃及」人民,多了一些「晚殺之福」。不被逼到狗急跳牆;人民可氣死,就氣死吧!既可省「子彈」,又可省了「健保」。

「昏君多庸臣」,什麼樣的「鳥人」,就玩「X鳥」;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末代朝廷的人民,確實有福氣!除了「保皇黨」,大多數的人民,暫無「殺頭之禍」,而有「氣死之福」。「精神醫學」上,有一項研究,「氣死」沒有外傷,又不必負責,確實是「造孽者」的「福氣」。

皇上,每當午夜夢醒,難再回眠,百思難解;何以人民誤解自己的能力和決心?於是,潸然淚下:"朕,何笨之有?人民不識朕之智,而且好騙,才是奇笨無比!否則,朕,何以能安穩登基和在位?"。此事,經隨侍在側的一位「小公公」傳出,朝中嘩然;許多「保皇黨」的女人更不甘心,也不捨,心中的氣,「怨死」坊間那些不識貨的「死男人」了。人民,總算「笑死」一堆。

的確,又是「福氣」臨門,「笑死」,總比「氣死」善終,「福氣」啦!只是朝中庸臣和地方諸侯,有樣學樣,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坊間笑談,在本朝為官之道,見笨而思不濟,只要比皇上無能,比皇上笨,就及格了!自皇上以下,凡事,君臣庸官酷吏,惡搞又胡搞之後,再當眾表演哭功;責怪人民很笨,而不知其苦心;卻想要奪權造反。有道是:"破敗江山…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皇上出事」記事》

圖片
"皇…皇上,出…「出世」了!";清晨風雨交加,好像天地同悲,又似苦中作樂;大老遠,宮內要員,還睡成像豬一樣,老「公公」三步併成兩步,上氣不接下氣地,往皇上的寢宮快走去!就在跨過門檻時,因為地滑,而失了穩心,往後摔個四腳朝天,而不省人事了;看樣子,又掛了一個老太監。

皇上,被攬在胸前入睡的「愛妃」叫醒:"皇上,醒醒!出…「出事」了!"。皇上睡眼矇矓,冒出了回應:"Z..ZZZ…!事…事…事?睡覺,不就沒事了;不上朝了";於是,好一對男女又入睡了。老「公公」,真的白死了!有道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監!"。

世事,有緩急輕重,無能的笨蛋皇上心中,天下那裡有事?沒的事!坊間感嘆,皇上只在意自己,是不是「皇上」!因此,無論什麼事,都要上報給皇上知道。只是,奏報之後,天下就沒事了。就是如此這般地無奈,皇上登基五年了,朝廷一直沒事;民間,卻一直出事;只是,一切都不干皇上的事。反正老百姓太多了,死不完!死一個,少一個,永遠不干朝廷的事。

問題是,皇上管事,又不做事,人民自己要負很大的責任;因為本朝的人民,有很大的部份,是「保皇黨」;皇上,透過黑道幫派和禁衛軍、錦衣衛、刑部護法侍郎,還有皇室御用文痞,以及嗜錢如命的奸商,出來鎮壓和否定,有損朝廷和皇上的坊間傳言。不少的人民,像死老百姓一樣,有吃又有拿就好,腦袋和皇上同一掛的,早已不堪而停用了。

有意思地,皇上曾說:"朕自幼,即有「九五之心」,想做的唯一大事,就是即帝位後,作一個皇帝!"。這是典型的IQ零蛋的廢話;坐帝位,難道還不是皇上?難道會有一個以上的皇帝?宮中白頭宮女說:"皇上,生於深宮,自幼長於女人之手;有不需斷奶之虞,所以對奶嘴依戀不放;也不斷地有許多奶母,等待哺乳!"。

據說,「先皇」,曾取笑自己的LP,就是當今的皇上,日後,何堪大任?命其閉門「作筆記」,寫出日後的治國之道。孰知,當今皇上回「先皇」:"天地有陰陽,人間有男女,女人會哺乳,男人可無能!"。「先皇」聽後,搖頭如搧風,嘆氣:"完了!完了!";當今皇上,當時卻聽成"玩了!玩了!"。如今,皇上的治國之道,如同玩世不恭,想必,其來有自!

究竟,老「公公」,何以大清晨急報:"皇…皇上,出…出世了…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拜好兄弟」記事》

圖片
自從,「米粒尖帝國」之「總督」公開地和末代朝廷的命脈「小王子」稱兄道弟後,皇上終於失眠了;不是思念投井而去的皇后,更不是為國事煩心;而是想為「小王子」驗DNA,擔心皇后的貞操不可靠,曾讓自己載了「綠帽」。事涉江山「法統」的基礎;血緣的純正,重於國事。

皇上,本來就疑神疑鬼,尤其聽到「米粒尖帝國」「總督」對自己的LP說:"Good Boy! You look like my brother!" ;好像是對末代朝廷公開地嗆聲:"嘿!嘿!…?底牌在握了!"。「老美」最擅長搞「基因內建」的「超限戰」。

記得,皇上當年位列儲君,在「米粒尖帝國」「哈佛」時,對先皇的政敵作情蒐,卻對末代朝廷的前景不看好,擔心末代朝廷來曰不多。本來想要滯留美國不歸。只是先皇要求,若滯留海外,將派「大內殺手」前往「米粒尖帝國」,以「祖宗家法」處置。原來,那時候,「老美」早就洞悉一切,而對末代朝廷暗中地進行細胞內建的佈局計劃。

這麼說來,…該不會?後來,朕的LP,也…被內建了「米粒尖帝國」「總督」的基因?這件事,隨著皇后投井後,已成了坊間的飯後傳言,…。想到這件事,朕的LP,是「米粒尖帝國」的「好兄弟」,朕何以天下為?

不過,坊間,早已不對皇上有期望了;民心終日只是傳言,皇上愚笨又無能的趣事。終於,笨蛋不敵鳥啄;皇上的精神狀況更惡化了;更不再關心人民的死活了,反正,人民都是該死的老百姓,能整死一個,就少了一個敢取笑朕的敵人。

末代朝廷,不公不義的壞事做絕了;正逢,在農曆七月中,「公公」前來奏報皇上,說:"癸巳年七月十五日中元節,啟奏請皇上下詔,祭拜「好兄弟」,以安群臣惶惶不安之心!可否?請賜批!"。

皇上,竟然在奏折上,胡言亂語地誅批:"知道了!唯應先查明朕的LP,是吾為「米粒尖帝國」藩人的好兄弟,再定奪,未遲!"。

很巧,當夜三更,皇上作夢了;不是皇后來託夢;而是夢中,有一群儒生,突然前來拆皇宮大院的牛棚,放出乳牛。同時,自己正追著一群「爆乳」的宮女。一陣追逐後,皇上跌進「肉莆團」裡;現場附近,還有一位「仁波切」,在為皇上加持;當時,皇上含著「奶嘴」。

人生,春夢不耐久;來了「公公」喚著:"皇上,颳風來了,朝廷宮闕漏水了,要上朝嗎?"。皇上喊著:"給朕奶嘴,…,沒有啦!"。

末代朝廷,江山殘破,人…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藩人摸蛋」記事》

圖片
朝廷末年,夏天,「小王子」腸胃消化不良;皇上也不當回事,繼續自個兒跑去玩。自從皇后投井後,「小王子」,就由皇上的「妃」,以及宮女和太監照顧,和四處亂打野食。多吃無益;朝中無善類,教壞小孩,果然出事。還好是肚子出事!

據說,當時,美國來的「總督」,也知道,本朝,有逢迎拍馬的風氣,見到「小王子」在旁,就用半生不熟的「官話」,富眾賣弄一番,說:"小丸子,卡哇衣!";皇上,一時沒聽懂,就用英文對「總督」說:"English, please! Can you?" ;「總督」,反而一頭霧水;這個皇上,竟然如此質疑美國人的「英語」能力。

不過,也難怪,「英語」是英國人的語言;還好,皇上不是質疑美國人的「美語」能力。總督,內心有些感嘆;美國獨立多年了,卻沒有以美國為名的「美語」,世界強國,卻關在英文的牢籠裡受「鳥氣」。私下,只能「一個英語,各自表述」;難怪,「英國女王」,在會見「美國總統」時,總覺得「總統」的「英語」欠一味「英倫風味」。

「女王」私下問「總統」,"說話前,請閣下吐出口中的「膠糖」,我會更幸福,好嗎?"。當然,這是題外話了。「總督」,稍為失神之後,立即回過神,不愧是「上國大員」,立即微笑地說:" Oh! Your Excellency, can speak American English? Can you? "。皇上,有點被反諷的感覺,隨即,改用本朝官話回嗆:"朕,是貴國「哈佛」的Ph.D." 。

「總督」,又想賣弄自己的語文能力;於是對皇上說;"「大王」是「佛法」高僧!國事繁忙,仍然每日上「佛堂」嗎?您是「達賴喇嘛」的弟子嗎?"。真是雞同鴨講;原來,「總督」,以為本朝官民,都陷溺在「哈外」,很像美國人「哈大麻」或「哈草」;所以,對「哈佛」的誤會大了!

看到皇上一臉不悅,心想:"這個「阿逗啊,真是秀逗!事前,不做功課;以前,朕,早就公開地說過,是信仰「羅馬天主教」的教徒了!竟然,如此張冠李戴!」。美國來的「總督」,眼看氣氛不對,此時「小王子」徑自走到身旁,身高僅及自己的LP位置,很好奇地動手亂觸摸;礙於外交禮儀,強忍笑顏,於是伸手摸小王子的頭說:"Good Boy! You look like my Brother!?";然後…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假面夫妻」記事》

圖片
末代朝廷,一群太監,眼看皇上無能,皇后無心;皇帝夫妻有名無實,每天各玩各的。太監,也因此各有所好,各自打混摸魚去了。侍候皇帝和皇后的太監,分成了不同的派系;聚在一起時,就分享皇上和皇后的一些「有的、沒的」的故事,打發無望的宮中歲月。

皇上的太監群,被稱為「上監」;皇后的太監群,被稱為「下監」;這是他們以此互稱,作為群體的認同標誌。其實,「上監」仗勢欺人,看輕「下監」。

起初,彼此沒計較,反正都是太監,只有大小之分;上下之稱,就是區別而已。那知,有一天晚上,皇上和皇后突然決定,想玩在一起,共渡「今宵多珍重」。值班的大太監,分別是來自「上監」和「下監」的領頭太監。

皇上,當晚的表現…;皇后,非常…;怎麼說呢?於是,脾氣出到「下監」身上。皇上,怎麼會和你這奴才學來著?「下監」很委屈,就怪「上監」沒有「管」好皇上。「上監」要「下監」,你就認命了吧!說著,…,雙方就在寢宮外吵起來了。皇上,當晚還自我感覺良好;不知,皇后和「上監」和「下監」,都為他罵人和吵架了。

聽到太監的吵聲,驚擾聖寢;皇上也生氣了,於是呼來人啊!沒人?又呼皇后去制止;只是,皇后早跑到別處生悶氣了。大寢宮內叫無人,讓皇上氣急了;也慌了。赤腳跑到寢宮外,痛斥「上監」和「下監」。

皇上罵太監:"皇后,那兒去?";「上監」指「下監」:"皇上問你,那去了?";「下監」說,"請上監回報皇上;皇后說:沒有幸福的皇后,就像朝廷沒有明天了!她跑去投井了!沒了!"。

「上監」向皇上報告完後;皇上,打個哈欠;淡淡地對太監說:"時辰不早了!沒事,別分「上監」和「下監」;也別再爭有的,沒的。你們都是沒的!這是,朕,用你們這些奴才的原因;回「監x院」去歇息待命吧!明早,替朕捉蚊子!"。

哲學人生筆記 -《聖人與人渣!》

圖片
有祟尚「聖人」傳統的地方,必然多虛偽;正如眾神的國度,多邪魔怪道。人的奴性表現在拜神不足,還要崇尚「聖人」,以表現自身的卑微。聖人,怎麼來的?從眾人之中擠出來的,擠剩下的,不再是人了;而是「人渣」了。
台灣山明水秀,地靈人傑,因此多「聖人」,到處有「山頭」和「角頭」。盤據「山頭」,供信眾膜拜的「人優」,大致上,被稱為「聖人」;盤據「角頭」,供小弟跟班畏懼和搖旗吶喊的「大哥」,被稱為「地痞」。
「聖人」和「地痞」,混了幾年,被尊為「大老」和「老大」。世間,其實無所謂「黑白道」;只有「大道」和「小道」。黑白一家,如同陰陽晝夜,互換天地時空。
這幾年,社會感嘆:人心不古,「聖人」不出,天下蒼生奈何!同樣地,「聖人」既出,流亡的「大哥」也一定要載譽歸來了。社會對「聖人」和「大哥」的需求愈多,必然供不應求;所以「人渣」也多,角頭小弟的搏拼也加劇了。
古人說:「聖人不死,大盜不上!」;說得也是!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句話,也對,是「聖人」和「大哥」的最好的時代;也不對,「人渣」,何去何從?有那個時代需要「人渣」?
最壞的時代,需要的是「哲學家」,是無法自「人渣」回收再生的!

法哲學筆記 -《銀子與正義》

圖片
一般的看法,以為窮人常被嫌棄和歧視。俗語說:"少見多怪,多見習慣!"。所以,窮人的義務是認命。至於,什麼事才算是被歧視?被誰歧視?

國外,曾有過法律訴訟的控告歧視案例,有一位連一分銀子都討不到的白人「乞丐」,被一位要到兩分銀子的黑人「乞丐」同行,分給一半,夠大方了吧!人家,什麼都沒說,只因為控方自認,作乞丐的專業,白人「乞丐」不如黑人「乞丐」,而自尊心受損,而覺得被乞丐同行歧視,要求國家主持公道,還他平等正義。

這個時代,凡事講求不被歧視,就是平等;現實上,可以歧視他人的歧視者,是如何看這個世界的?前述乞丐的苦惱,也會發生在名人,包括權貴富人的身上;通常,彼等若感覺,自身受到冷淡對待,或被人懷疑自己的財力和學識能力,就會有受到歧視的苦悶。

奇怪耶!竟然別人「有眼不識泰山」;世間,有錢就等於擁有「購買力」和「影響力」,等於擁有「權力」,怎麼可以被質疑?那不是歧視嗎?而且,是被條件不如自己的人歧視,是可忍,孰不可忍?

美國的媒體名女人,黑人「歐普拉」(Oprah Gail Winfrey),習慣了自己大方贈送觀眾意外禮物的「貴姐」虛榮地位;近期,她自述,在「瑞士」的名牌女用包「名店」,受到白人「櫃姐」的歧視;因為,「彼姐」懷疑「此姐」的購買能力。

「歐姐」,在意的是,她的「黑人膚色」和白人「櫃姐」不識她的「知名度」,以致歧視她的購買能力。一場不歡而散後,「歐姐」比「乞丐」還節省;不花銀子告官,而是就地方便,公器私用,在自己的節目時間,向觀眾訴說自己被歧視的委屈。當下,這個世界多了一場「姐姐戰爭」。

有夠節省了吧!「貴姐」「歐普拉」與以往大方送禮的器度,不可同日而語了。現在,世人應該明白了吧?「名人」和「乞丐」,就是需求不同;雖然,表面上都需要別人的「同情」,但是,本質上對於「銀子」和「正義」的價值認知,就是不同。

這也是為什麼「乞丐是乞丐」,「名人是名人」的原因。乞丐,要的是「正義的銀子」,名人要的是「銀子的正義」。下次,若有「大亨名人」在抱怨,或控訴社會的不公不義,肯定是為自己的銀子和身分地位叫屈。正義,值幾兩銀子?

哲學人生筆記 -《「黑暗」,是「光明」的「關鍵字」!》

圖片
有意思的人間,正、反力量游離其中,宇宙先是「空無」。然而,何以「實有」?先有「物質」?後有「精神」?「存在」,先於「本質」;一切,就是「要有」,「先有黑暗,才有光明。」!

這,應該不是重點!既然,「空無」是本質,因此,沒有「光明」之前,只有「黑暗」。「黑暗」,是「空無」之後的第一存在。

政府,在「黑暗」之後,有了「光明」的腦袋,也想讓人民知道,「光明」的重要;於是絞盡腦汁,排出遮光的「嫌物」,就是那些被自認「光明」又「英明」的一方,嫌棄的「人與物」;天羅地網地買下了網路世界,搜尋引擎用得到的「反核關鍵字」;就是想要予以全部封殺「反核力量」,然後像「做掉」軍中白目的「小兵」一樣,先「禁閉」,再操到人間蒸發;一切不明不白。最後證明,「黑暗」才是歸宿。

原來,想要「光明」,必須先有「黑暗」。正反力量,歸於「統一」;「光明」不再有用了,「世間」又回到「黑暗」,什麼「惡事」,都可以做了。「黑暗」,才是政府最需要買下來的「關鍵字」!「黑暗」的存在,讓人知道,「光明」的可貴!

只是,政府想要「核電」的「光明」,卻不敢追究「核電致策」的「黑暗」,當然,未來更沒有「光明」可言。人間又回到「黑暗」。這就是國家和政府的本質,慣用欺騙的障眼法。

附記:

先前,我有「詩人之國筆記」 - 《代你保管!》,如下;在此聯結,作為前後呼應。

「大道之行,天下為公」;「民,無信不立!」;政府存在的基礎,是為民所用;而不是取之於民,用於欺民。我離開公職多年了,內心的感想,就是有「棄暗投明」後的自由自在;想要「書生執筆」,解釋這個世界的本質和表象;揭發權力所在的「惡」的本質和「偽裝」。

先前,我有「詩人之國筆記」 - 《代你保管!》,和「人生故事筆記」 -《黑暗,總是有原因的!》兩篇詩文,如下;在此聯結,作為前後呼應。

法哲學筆記 -《七月半的鴨子,被「管定」了!!》

圖片
出門在外,天倫夢碎,最苦,總在「佳節思鄉」;尤其,人生有不得已的歲月,流落異國他鄉。若旅居的國家社會不容易融入,則能告慰鄉情,以解心中苦悶的人,只有自己的祖國鄉親同胞了。只是,外國人,尤其是前來幫忙的「外勞」,有「蔽國」官爺看不得,「外勞」聚在一起;呼籲:"要處理,…;以免會出亂子!"。

以前,德國「納粹政權」處理國內和各占領地區的「猶太人」、「羅曼」、身心殘障、遺傳疾病的弱勢者,和政治異議者、反抗者;有捕捉、遣送集中營(KZ),先強迫勞動剝削剩餘價值,然後撲殺的「最終解決」(Die Endlösung) 方案;滅絕生命和尊嚴的心態,就是如此起源於「管定」了的心態。權力是亂源!更是「平庸者」的「邪惡之斧」。

在台灣社會,人民的熱情和正義,其實,是有選擇的;不是「四海之內,皆兄弟姐妹」的「博愛」。很遺憾地,某中,涉及階級、種族、膚色、性別、疾病、地域、語言、宗教和文化、社經地位不同的「差別心」待遇。「歧視」,是人類的集體瘟疫,存在於每一個文化和社會之中。

「同理心」,有助於公民社會的實現;現實上,消除社會上的「差別心」待遇,是不可能的;但是在實踐上,尤其,是有執法公權力的政府官員,必須戒慎恐懼;不宜存在預防管理和處理的心態。政府,想管理和處理,自以為「亂象」的預設立場,本身就是「歧視」。本質上是「平等的事情,就不能以「不平等的」方法去處理!

政府,自己有「優越感」、不會出錯嗎?人民,為國服役,被政府「做掉」,政府,沒出亂子嗎?預設,若「再不處理「…」,會出亂子!」的權力心態,若是合理必然的;那麼,政府,現在若「再不停建「核四」,會出「核災」;同理,也可以成立了!

政府,自己忘記了,是為了「服務人民」而存在的;人民,難道供養官員,是為了讓官員,胡思亂想地逞「官威」,先「管理」再說;「管理」的下一步,就是「禁止」;再來就是「逮捕」;一切作為,都是「人治」。有權力的政府,憑感覺施政,才是一切亂的根源。

現代「法治國家」的三大原則,依法立法、依法行政和依法審判,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否則,平庸無能者,以自我感覺執政,將會變成邪惡的統治。

長期以來,我認為「國家是強盜,政府是土匪!」;這個世界,國家和政府都是「奴隸社會」的殘餘,建立在「欺騙」的基礎上;「欺騙」的本質,就是自我的「虛幻」和「管理」;也就是,預設人民有相信「謊言」和「虛幻」的奴性。最後的結果,必然是出亂和虛…

法哲學筆記 -《民主實踐的「身分」?!》

圖片
民主,作為價值信仰,在上世紀九十年代起,成為「全球海嘯」現象,「蘇聯」解體和「東歐」的民主轉制,已經成為人類文明進程的重大里程碑。權力的分配和得失,是民主過程的重要觀察指標。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民主」和「反民主」的實踐中,軍隊的部門,成為關鍵的角色和價值。

在民主實踐的「新興國家」,軍隊對民主認知和實踐,就如同一般人民,也是不成熟的和不穩定的。因此,當民主實踐的效率低落和共識難得時,就會讓包括人民在內的威權勢力,有復辟捲土重來的機會。「第三世界」的經驗顯示:尤其軍隊的指揮系統,馴化不足,而威權的心態依然濃厚;對民主與法治的認識不足;本質上,迷信自己熟悉的威權習性。

因此,若對民主和法治的實踐,信心不足時,必然會表現不稱職的角色,影響人民對軍隊專業能力的信心。民主,是建立在對人性的「不信任」的基礎上,不能善意地認為,自我宣告的好人,必然會是好的權力者。因此,人民必須警惕和監督任何權力者;尤其,在制度上和文化上,形成良好的價值傳統。

美國的許多對外政策,常表現「霸權」心態,在世界各地,強勢地保障美國的國家利益。固然,對於國家意志的實踐,美國是以外交談判為主;但是,擁有強大的專業軍事力量,是總統不可缺少的意志工具。

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的專業軍事將領,在總統每年蒞臨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發表「國情諮文」演說時,與應邀參加的幾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相同,只是靜坐而不鼓掌,也不起立喝彩。雖然,他們曾經是被總統提名,經國會同意後就任;如此超黨派的姿式,藉以向人民展現,自己的身分,是獨立於政黨立場和現場激情的中立。

民主實踐的時代進程,必然要經歷,至少三次的不同價值的更迭實踐,才有可能形成「公民社會」的相對穩定多數,而成為不可逆反的價值信念。近期,受美國支持的「埃及」軍隊將領,向全世界做了極壞的示範,扮演「法老王」,廢掉「民選總統」,製造社會的對立仇恨,而自己在幕後操控江山。這種威權復辟的野心勢力,難道沒有其他國家的同好嚮往者?

民主國家的軍隊,表現在專業化和國家化,捍衛人民意志所形成的國家。「第三世界」國家的軍隊不良傳承,表現在黨派傾向和輩分約束;以致成為「軍系門戶」和「地域山寨」的「軍閥政治」。軍事將領退役後,不忘情權力的美好;仍然熱衷於政治表態,指點江山;除了「揚政治,抑專業」之外,豈不是,讓人民對軍隊和現役的軍事將領心存疑慮。

記得,我服「預官役」時,一位現在仍健康活躍於「政壇」的…

世界小事筆記 -《問題,在自己有兒子!?》

圖片
「老狗生子,還有底子!」,不是動物奇談。只是,「老掉牙」的詐騙劇本,"你「兒子」《欠》我們,現在,《人》,在我們這裡!",竟然,還能騙倒「部落客」高官,算是亂世多怪事。平常,寫「部落格」的「格主」,都知道,自己的劇本,也要經常更新。現在,竟然「子彈」跑輸「刀子」!「蔽國」多怪事。

大官爺的「爾俸爾祿」,都由人民供養,政策錯誤,「欠」天下蒼生可多了;可不曾看到,諸官爺自慚而減俸;平常,還要「暗槓」公家的資源;破銅、爛鐵、砂石、廢土,都可以吞下去。在蔽國為官,銀子多到不可勝數,藏海外,丟池塘,養小妾;高興時,拿去燒;著急時,送騙子。

平常做慣了大生意,竟然,「小聯盟」騙子的三言兩語,就可以倒掛諸官爺大人,倒出銀子;若嫌少,「出個數」再加上去,就有。現實的情況,人民的民意,不如「小聯盟」騙子的語言,在此可證。「蔽國」的民意,好賤!

走過「戒嚴時期」的「洗腦歲月」;我一直認為,必要時,「國家是強盜,政府是土匪」;平常時,就是「騙子」。只是「官爺被騙」,我那些在官府和學界內「食"閒"缺」的「騙子侍郎」友人,向我這位「在野"嫌"人」,透露內幕「趣談」:

"很多「閒人」想笑,是因為,自己也曾經,如此這般地也「有過」;怨自己孤單時,回首,但見夕陽映照廟堂,「影子」坐在那個「位子」;自己已經成為受騙的「古人」了。"官府衙門和學界,這般「受騙小事」很多,只是礙於「面子」,只能自認,流年「不智」。銀子「再槓」,就「有」;至於兒子,終身所仰望,防老傳宗的保本工具,萬不可有閃失。

「內子」,被奉為「官夫人大內」後,寧可招搖,也不願意,也不能「老蚌生珠」,再生「養子」,因為大官人要養「精」蓄銳,殫「精」竭慮,為國徂勞;至於在外頭公事胡搞,私事交給「小三、小四」。還是「外室」高招,若沒先給「銀子」,先摸出「底子」,可不急著讓「精子」變「外子」。"古月照今人,究竟誰騙誰?「精子」就留給「蔽國」大事吧!自古,女人大多深明大義,以天下蒼生為念;不爭天長地久,只爭朝思暮想。

我告訴「騙子侍郎」友人,閣下,人在「公門」,專行「私利」,別說修行不到位,早晚會碰到「好兄弟」;「府上大院」的「官爺被騙」,只是「騙子遇到騙子」;江湖險惡,高手低手,一出手,就知道,誰「有沒有」?

「騙子侍郎」友人,問我:"那麼,究竟誰有?&qu…

詩人之國筆記 -《「風華夜景,伴我漫遊! 」》

圖片
這張「360度全景動態」相片,是我在2013年7月29日的夜晚20時前後,路過「台北信義誠品」前的偶然拾景。

夜,對於我,是一種精神上的孤獨。

從以前,服「預官役」時,在金門前線的深夜巡守據點查哨,到平常夜深人靜時刻,流連書房內的閱讀寫作,或不知多少次的商旅暗夜歸程,摯愛的家人,總會為我留一盞燈,盼我又等我。

夜,讓我感到自己和現實的世界,是疏離的!
夜,一直在等待光明的來到;這是我的哲學語言和詩意。
街道上的繁華夜景,是白天以外的另一個時空。
對於我,路過而偶然拾景,是詩情畫意的想像。
那一夜,我寫下了自己的直觀詩意:

"夜,是白天的疲累,
也是大地的放鬆! 星光閃爍,奔向生命的熱情世界。
似乎,夜晚是人們的另一個探險時光;  燈光伴著高厦和靜寂的街道,創造浪漫的氣氛。 這裡是台北信義誠品前的風華夜景。
夜晚,何不前來漫遊?"。
這般情境是誘惑,也是夜的本質!隨後,我以「風華夜景,伴我漫遊!」為作品主題和描述,向「LG - 分享你的Pro級作品」活動投稿。
很幸運地,作品承蒙評審不捨,而獲入選得獎,真是幸福!。

「360度全景動態」 ,有身歷其境的臨場感受,初體驗而能得獎,真是很棒的經驗。

哲學人生筆記 -《那時候,…我走向荒野!》

圖片
一切,留待歷史去說;其實,這是現世的無奈!到了我這個年紀,說老不老;說年輕,自認,還勉強可以;這時候,看這個時代的各種現象;總認為,浮面激動的表象,少了本質的思考。其原因,在於社會人心的被動式反應,少了主動的思想出發。

群眾的被動激情表象,必然是經歷過一段時間的原因累積;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其中,有「物理現象」的解釋,也有「進化過程」的必然。

觀察社會現象,「三十年」作為一個「世代」;因此,十八歲「成年」,到四十八歲「完熟」的人生歲月,容易「浮面激動」;戀愛、服役、就業、失戀、深造、轉業、創業、結婚、生育、外遇、失業、離婚,「被做掉」等,各種人生的經驗和遭遇,大部份發生在這個階段。

我自己,已經走過這個世代了。但是,我能理解,和同情這個世代的各種遭遇。理解,是因為我走過「反動」和「欺騙」的不堪時代;現在回顧來時路,總有浮生虛幻的荒謬;同情,是因為與我同時代的一些人,用前世代的「反動」和「欺騙」,在面對新世代;和不幸地被委以治理新世代的各種問題。現實的各種問題,當然無能也無解。

從哲學辯證的理性來看,就是「反動」牽制「進步」;一切枉然;「保守」壓倒一切,違逆人性。人生的黃金歲月,都是在這樣的荒謬情境中,被消磨了。人性,渴望自由,卻難忘枷鎖;法哲「盧梭」在「社會契約論」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卻是困在枷鎖之中。(L'homme est né libre, et partout il est dans les fers.)";人生,在自由與反動之間徘徊。人,自己才是「那時候」與「這時候」的主人,以後,一直要如此地堅持。

新世代,在前世代的造化下出生成長,少了物資匱乏和科技不足的人生經驗;卻感受更多的迅速變化和相對的被剝削。當自己以為,一切為理所當然時,卻也是,危機降臨的時候。社會的「不公不義」現象,一直是人類的「集體瘟疫」。唯有,新世代能感受到,自己是下一個受難者,才會激發求生的本能。「三十年」,歷史哲學的解釋,是改革無望後的革命發生週期。

我熱愛哲學人生,常自勉要鼓勵新世代,追求人性的自由和解放,要反對一切加在自己身上的,有形或無形的枷鎖。新世代對現實有憤怒和痛苦,是我這個世代的無能。那時候,…我的反抗,是不足的!但是,那時候,我選擇另一條路,走向哲學的荒野,想要「執筆」,「解釋」這個世界;至於未來,能否「改變」…

哲學人生筆記 -《極道の國家和女人》

圖片
日文的「極道」(ごくどう),是從事暴力和組織犯罪活動的集團。漢文的「黨」字,是「尚黑」。「國家」意指:「國」,是在城內「以戈制口」;「家」,是在屋內養「豕」。農業社會,生民養豬,服役獻祭,受制於「戈」。戈下的「活口」,只是「倖存」;不知將死於何時、何地。生民,如草芥浮萍。

一群人,有志「暴力尚黑」,日文稱為「極道」(ごくどう)或漢文稱為「黨」。「以黨治國,以黨領政」,是「黨國不分」,「國家」是「我家」的極權心態。「個人利益」,大於「黨的利益」;而「黨的利益」,又大於「國的利益」,而「國的利益」,又大於「民的利益」;必然「國政尚黑」。人民役於一個集團的暴力。「極道」(ごくどう)、「黨」和「國」,實非祥符。

若是,屋內有「女」而不是養「豕」,則是「安」;可見,「女人」是安定的力量。現實的意義,有「國」,就無「安」可言;所以統治者,「國安」不離口,是「一手殺人,一手救人」的自欺欺人的悖論。「男」人之力,不用於耕作「田」,而用於「以戈制口」的殺伐,表面上是「保國」;其實是自誇;就像「黨」員,尚黑而自誇有何其偉大的志向,其實都是昧心之論。

日本的「極道の妻」,通稱「極妻(ごくつま)」;也是暴力集團的「第一夫人」;她有黑道的「潛地位」,自己的男人,死於殺伐;「極妻(ごくつま)」,若要避兔被敵方羞辱,必須安定集團內的餘眾;必要時,也會「老娘出手,四平八穩」;也算是「安內攘外」。

歷史上,國家的統治者和「保皇黨」的信徒,治國不力,被人民推翻後,那些「第x夫人」,多數以悲劇收場;另一方面,這也是「保皇黨」,極力抗拒改革的原因。

「法國大革命」時期,女人是讓人安心的庇護性別,卻也是下場悲劇的性別。惡的起源,在於男人的「暴力」和「無能」;許多女人,成為男人的受害人;卻也有不少女人,成為男人為惡的共犯。

附記:《相片來源:gokutsuma-neo.com 》

我的另一篇相關文章,是《等一下,先生…!》 ,在此聯結。

人生故事筆記 -《幸福的義務?》

圖片
在德國求學時,我和一位來自「義大利那不勒斯」(Naples)的同學,「拉丁美女」「羅莎」(Rosa),因為同修「法哲學的文明起源」研討課,而成為了好友。她,有「拉丁文」的底子,成為我解惑的請益夥伴。

兩人同在異國,又是異性,總是有些「你不說,我知道!」的殷切相惜。作為男人,漫長的異國求學生涯,有情感寄託和問學相伴的紅顏知己,真是人生的甜蜜回憶。

「羅莎」帶著「地中海」的陽光笑顏;說話的速度,無論是「義大利語」或「德語」,總是連串又迅速,甚至將不同的語言夾雜表述。她經常自己烘焙母親教她的「披薩」,帶著祖國來的紅酒,前來與我分享。傍晚在小城「修道院」的會客室,我倆點上燭光,啜飲葡萄美酒;無所不談;那種浪漫溫馨的氣氛,人生難得幾回有。

於是,我注意到「義大利」,這個國家和人民的國家品格,和國民性格的現象。表面上,「義大利人」和「西班牙人」,都有「拉丁民族」的浪漫性格,總是花樣很多,不甘寂寞,熱情洋溢;在文化和藝術的表現,多彩多姿。相對地,說「德語」的「日耳曼」民族,深思實在;在文化和藝術的表現,有「形上哲學」的冷靜理性。

就在那段歲月裡,「羅莎」的祖國「義大利」,有媒體記者和「司法官」,因為報導和偵辦、審理高階「政治人物」,與「黑手黨」(mafiusu)勾結的不法案件,而被黑暗勢力「做掉」了,引起國內嘩然,歐洲矚目。

有一次,我倆一同收看電視,德國的資深新聞評論人,不忘嘲諷:"誰?在那裡?統治義大利這個國家和人民?「西西里」?「那不勒斯」?還是「羅馬」?"。德國人,似乎忘記了,自己也曾經有過一段「納粹德國」的黑暗歷史。

關上電視,「羅莎」嘆了口氣;又回復陽光笑顏,轉移焦點地,問我:"Alfred,我來自「黑手黨」的國家;你也這樣看嗎?";然後,她作出持手槍的手勢,對著我的腹部,發出碰!碰!兩聲。我就跟著假的「槍聲」,抱著腹部倒下去了;還不忘學歷史上,「凱撒」遇刺的口吻說:"喔!「羅莎」,你加入「黑手黨」了嗎?「黑手黨」,已經沒有男人了嗎?竟然,派出美女做掉我!"。

看著「羅莎」水汪汪的眼神中,帶有期望和捉弄,對我哈哈大笑,上前扶我坐起來。我說:"「羅莎」,我們同修「法哲學」;理性提醒我?每個人,認同的理想祖國,其實是不存在的!在現實的世界,國家和政府,都是「黑手黨」的代名詞!他們是惡的勢力;只是名稱不同而已。在我的…

人生故事筆記 -《執筆與持槍》

圖片
「大英帝國」,在全盛時期,被稱頌為「日不落國」;在世界各大洲佔有遼闊的土地,實施以強大武力作後盾的殖民統治。那個時代終究過去了。現在的英國空留往日情懷和王室貴族餘韻。有幾分滄桑和戲謔。

在到德國求學的最初歲月,我在大學的圖書館找書時,認識了白髮蒼蒼的退休「機械工程師」,英國人「安迪」;他年近七十歲,獨自到德國來學德文。秋天的黃昏,我倆走出圖書館,到附近的咖啡座交談。

「安迪」的德語能力在初階水準,他卻堅持說「德語」,因為在德國的土地上,我倆都是外國人;我會說「英語」,而他不會說「漢語」;如果我和他說「英語」;他認為,表面上是尊重他,卻對我不公平;而他也較具英語的主場優勢。「安迪」說:這是英國人的「紳士風度」和「運動家精神」。我卻預感:"全世界的男人,都只剩下「口語」能力了!"。

若要說「德語」,那時候,我早已經通過「高階德文」考試,和具備學術「專業德文」的能力了。但是當時,我不想再和「安迪」為這種工具「形式平等」的問題互相推辭。於是,我告訴「安迪」,「敬老」是傳統文化的美德;我尊重「安迪」的選擇;會「耐心地」和他交談。安迪苦笑說:"您的「耐心」,是「英國式幽默」!終究,對您不公平"。

跨文化的「對話」,就從「平等」,破題展開了。我說,「大英帝國」時代,英國在世界各地殖民,對被殖民的人民是不公平的!既然對「上帝」有信仰,何以英國人自認,可以無視於,「人類生而平等」的價值,而到處殖民呢?「帝國主義」是一種表面形式;本質上,還是不承認平等價值的「優越感」心態。

「安迪」的「德語」能力,其實還不足以充分而完整地,表達哲學和神學的價值辯證;但是,他盡力地想要表達他的信仰。「安迪」強調,「莎士比亞」和「民主制度」,是英國為世界提供的偉大文化成就。他再說到,「大英帝國」的領土擴張時期,「工業革命」、海軍的「船堅炮利」和陸軍的「機關槍」,所向披靡,無堅不摧。

果然是退休的「機械工程師」;說到了自己的專長,「德語」的能力不足,「安迪」也顧不得自己原來的堅持,也只好以自己母國的「英語」補充了;「英語」和「德語」交互地使用,有助於他的表達和我的理解。我問「安迪」,如果英國和「歐陸」沒有「英倫海峽」阻隔,而是「歐陸」的一部分;那麼「二戰」時,英國陸軍的「機關槍」,可以抵擋「納粹德國」的「機械化」陸軍的「閃電戰」嗎?

「安迪」笑著說:"感謝…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