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邪聚惡散」》

圖片
秋冬以來,風邪、寒邪活躍;之前的夏季有熱邪、濕邪逼人不舒服。邪者,以破壞為始而終於惡果。秋冬養身進補,目的在於「克邪」。基本功無他,「誠心正意」不屈服於作惡即可。 至於如何啟動「誠心正意」?起於善念!客觀的浮世諸現象,看似紛亂,而有孔子所惡者,「以紫亂朱」;屈原所痛者,「黃鐘毀棄,瓦斧雷鳴」。以易懂之語陳述,正是「以假亂真」;以哲學之語批判,正是集「歷史之反動與虛無主義於匯聚成流」。 折騰台灣已有時日的在野政治勢力,始於合流之念,終於亂流之怨;於本日正式進入時代的轉折。一個舊時代的結束,帶來新時代的期待。合流之不容易,出於戰略想定的自欺,近於神學式的造神造論:誰才是「王者」?殊不知者,在於膺品想以假亂真,却必被破於真實之前。這是現象學所指陳的檢定法則。 有些友人問俺,如何看待台灣的大選?因紛亂不明而有焦慮。俺笑看浮世,輕鬆莞爾一笑,即可辨明浮世誰將主宰;正如暗夜漫長待天明之曙光乍現,浮世大白。 認真於選舉者,必出於誠心正意,最美!出於自欺欺人而選舉者,必工於心計;所謂團結匯流之話,正是自證不團結才是本質,參與者各有私利之圖謀,唯恐吃暗虧,已無能力述說自己陣營的存在價值和參選的正當性。 孔子有言:"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自己無能而路上亂拉伕和砍柴,終有力窮而火熄之時。時代之諸現象看似騷亂激動,實則有邪窮之時。君子所至盼者,「始於兵而終於禮」;小人所亟求者,「始於狂愛而終於狂悲」。在野政治勢力之「邪聚惡散」正是一場可供哲學批判的浮世啟示錄。

人生故事筆記 -《執筆與持槍》

「大英帝國」,在全盛時期,被稱頌為「日不落國」;在世界各大洲佔有遼闊的土地,實施以強大武力作後盾的殖民統治。那個時代終究過去了。現在的英國空留往日情懷和王室貴族餘韻。有幾分滄桑和戲謔。

在到德國求學的最初歲月,我在大學的圖書館找書時,認識了白髮蒼蒼的退休「機械工程師」,英國人「安迪」;他年近七十歲,獨自到德國來學德文。秋天的黃昏,我倆走出圖書館,到附近的咖啡座交談。

「安迪」的德語能力在初階水準,他卻堅持說「德語」,因為在德國的土地上,我倆都是外國人;我會說「英語」,而他不會說「漢語」;如果我和他說「英語」;他認為,表面上是尊重他,卻對我不公平;而他也較具英語的主場優勢。「安迪」說:這是英國人的「紳士風度」和「運動家精神」。我卻預感:"全世界的男人,都只剩下「口語」能力了!"。

若要說「德語」,那時候,我早已經通過「高階德文」考試,和具備學術「專業德文」的能力了。但是當時,我不想再和「安迪」為這種工具「形式平等」的問題互相推辭。於是,我告訴「安迪」,「敬老」是傳統文化的美德;我尊重「安迪」的選擇;會「耐心地」和他交談。安迪苦笑說:"您的「耐心」,是「英國式幽默」!終究,對您不公平"。

跨文化的「對話」,就從「平等」,破題展開了。我說,「大英帝國」時代,英國在世界各地殖民,對被殖民的人民是不公平的!既然對「上帝」有信仰,何以英國人自認,可以無視於,「人類生而平等」的價值,而到處殖民呢?「帝國主義」是一種表面形式;本質上,還是不承認平等價值的「優越感」心態。

「安迪」的「德語」能力,其實還不足以充分而完整地,表達哲學和神學的價值辯證;但是,他盡力地想要表達他的信仰。「安迪」強調,「莎士比亞」和「民主制度」,是英國為世界提供的偉大文化成就。他再說到,「大英帝國」的領土擴張時期,「工業革命」、海軍的「船堅炮利」和陸軍的「機關槍」,所向披靡,無堅不摧。

果然是退休的「機械工程師」;說到了自己的專長,「德語」的能力不足,「安迪」也顧不得自己原來的堅持,也只好以自己母國的「英語」補充了;「英語」和「德語」交互地使用,有助於他的表達和我的理解。我問「安迪」,如果英國和「歐陸」沒有「英倫海峽」阻隔,而是「歐陸」的一部分;那麼「二戰」時,英國陸軍的「機關槍」,可以抵擋「納粹德國」的「機械化」陸軍的「閃電戰」嗎?

「安迪」笑著說:"感謝「上帝」,讓英國以「英倫海峽」,隔絕了「好戰」的「歐陸」;而且,英國有德國所缺乏的強大海軍,可以消滅德國陸軍的登陸企圖。"。一場交談,竟然由語言的「工具平等」,談到軍事的陸權、海權和空權的進化。

我有感而發:"「安迪」,戰爭,總是傷害無辜的人民!如果國家沒有軍隊,世界上也沒有戰爭,多好!"。只見「安迪」有些感傷地說:"Alfred,即使歐洲的戰爭早已結束了;我還是失去了唯一的兒子。他在英軍服役,派駐德國的「緬因玆」城,卻死於「北愛蘭共和軍」(IRA),對英軍海外駐軍的炸彈攻擊。

我兒子雖然是英國的陸軍軍官,但是,他喜愛「歌德」的詩歌和「貝多芬」的音樂。他在被派駐德國前,就已經在英國的大學,修習德文和德國文學課程了;到德國是他的優先志願,卻在德國失去了生命。因此,我退休後,學習德文,又到德國巡禮,只是想要為兒子,實現未了的心願。"。

聽了「安迪」的感傷告白;我安慰他;英國有「莎士比亞」、「牛頓」;德國有「萊布尼茲」、「康德」、「歌德」和「貝多芬」;他們「執筆」創作,豐富了這個世界的文化,這是那些「持槍」的手,包括想征服歐洲的「拿破崙」永遠做不到的!

夕陽不見了;臨別前,「安迪」擁抱著我說:" Alfred,您就像我的兒子!您說出了我兒子的理想。vielen Dank!"。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哲學人生筆記 -《極道の國家和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