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邪聚惡散」》

圖片
秋冬以來,風邪、寒邪活躍;之前的夏季有熱邪、濕邪逼人不舒服。邪者,以破壞為始而終於惡果。秋冬養身進補,目的在於「克邪」。基本功無他,「誠心正意」不屈服於作惡即可。 至於如何啟動「誠心正意」?起於善念!客觀的浮世諸現象,看似紛亂,而有孔子所惡者,「以紫亂朱」;屈原所痛者,「黃鐘毀棄,瓦斧雷鳴」。以易懂之語陳述,正是「以假亂真」;以哲學之語批判,正是集「歷史之反動與虛無主義於匯聚成流」。 折騰台灣已有時日的在野政治勢力,始於合流之念,終於亂流之怨;於本日正式進入時代的轉折。一個舊時代的結束,帶來新時代的期待。合流之不容易,出於戰略想定的自欺,近於神學式的造神造論:誰才是「王者」?殊不知者,在於膺品想以假亂真,却必被破於真實之前。這是現象學所指陳的檢定法則。 有些友人問俺,如何看待台灣的大選?因紛亂不明而有焦慮。俺笑看浮世,輕鬆莞爾一笑,即可辨明浮世誰將主宰;正如暗夜漫長待天明之曙光乍現,浮世大白。 認真於選舉者,必出於誠心正意,最美!出於自欺欺人而選舉者,必工於心計;所謂團結匯流之話,正是自證不團結才是本質,參與者各有私利之圖謀,唯恐吃暗虧,已無能力述說自己陣營的存在價值和參選的正當性。 孔子有言:"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自己無能而路上亂拉伕和砍柴,終有力窮而火熄之時。時代之諸現象看似騷亂激動,實則有邪窮之時。君子所至盼者,「始於兵而終於禮」;小人所亟求者,「始於狂愛而終於狂悲」。在野政治勢力之「邪聚惡散」正是一場可供哲學批判的浮世啟示錄。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皇上出事」記事》


"皇…皇上,出…「出世」了!";清晨風雨交加,好像天地同悲,又似苦中作樂;大老遠,宮內要員,還睡成像豬一樣,老「公公」三步併成兩步,上氣不接下氣地,往皇上的寢宮快走去!就在跨過門檻時,因為地滑,而失了穩心,往後摔個四腳朝天,而不省人事了;看樣子,又掛了一個老太監。

皇上,被攬在胸前入睡的「愛妃」叫醒:"皇上,醒醒!出…「出事」了!"。皇上睡眼矇矓,冒出了回應:"Z..ZZZ…!事…事…事?睡覺,不就沒事了;不上朝了";於是,好一對男女又入睡了。老「公公」,真的白死了!有道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監!"。

世事,有緩急輕重,無能的笨蛋皇上心中,天下那裡有事?沒的事!坊間感嘆,皇上只在意自己,是不是「皇上」!因此,無論什麼事,都要上報給皇上知道。只是,奏報之後,天下就沒事了。就是如此這般地無奈,皇上登基五年了,朝廷一直沒事;民間,卻一直出事;只是,一切都不干皇上的事。反正老百姓太多了,死不完!死一個,少一個,永遠不干朝廷的事。

問題是,皇上管事,又不做事,人民自己要負很大的責任;因為本朝的人民,有很大的部份,是「保皇黨」;皇上,透過黑道幫派和禁衛軍、錦衣衛、刑部護法侍郎,還有皇室御用文痞,以及嗜錢如命的奸商,出來鎮壓和否定,有損朝廷和皇上的坊間傳言。不少的人民,像死老百姓一樣,有吃又有拿就好,腦袋和皇上同一掛的,早已不堪而停用了。

有意思地,皇上曾說:"朕自幼,即有「九五之心」,想做的唯一大事,就是即帝位後,作一個皇帝!"。這是典型的IQ零蛋的廢話;坐帝位,難道還不是皇上?難道會有一個以上的皇帝?宮中白頭宮女說:"皇上,生於深宮,自幼長於女人之手;有不需斷奶之虞,所以對奶嘴依戀不放;也不斷地有許多奶母,等待哺乳!"。

據說,「先皇」,曾取笑自己的LP,就是當今的皇上,日後,何堪大任?命其閉門「作筆記」,寫出日後的治國之道。孰知,當今皇上回「先皇」:"天地有陰陽,人間有男女,女人會哺乳,男人可無能!"。「先皇」聽後,搖頭如搧風,嘆氣:"完了!完了!";當今皇上,當時卻聽成"玩了!玩了!"。如今,皇上的治國之道,如同玩世不恭,想必,其來有自!

究竟,老「公公」,何以大清晨急報:"皇…皇上,出…出世了!"?原來,皇上擔心宮中養的一群「北京哈巴狗」缺奶水,於是責成老太監「王公公」多擔待些,在深宮的「監X院」蓋牛棚,餵養「乳牛」。為了刺激母牛,能多分泌乳汁,且不可被蚊子叮,於是「王公公」的責任重大,是「養犬」和「捉蚊子」。

清晨時分,風雨交加,皇上的一頭乳牛,生了一隻小乳牛。近年,末代朝廷惡事做絕了,運勢不濟,衰人走衰運;如今,稍有天大的皇室喜慶,莫不大做特報,好像皇上幹了什麼天大的好事,故急報皇上取悅龍心,討個恩賞。不想,「王公公」自己也非善類,天,也有絕人之路,先讓以虛偽聞世的「王公公」的「出世」變成了「出事」;賣了一條老命啊!老天啊!這是怎麼一回事?老百姓無語問蒼天?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哲學人生筆記 -《極道の國家和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