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8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無身有影」記事》



天下不靖,世事乖張;坊間的死老百姓,無力改善現狀,多所抗爭;原因,乃是曾寄望皇上和朝廷能拿出治國之「辦法」來;無奈皇上和朝廷,竟然是一律「法辦」;就是照皇上的「王法辦人」。
殊不知,王法多為「惡法」,甚至,皇上和奴才,自個兒也不照王法行事;尤其「錦衣衛」在魔頭黃公公邀功心切下,動用「包打聽」的探子,對朝野的奴才和死老百姓「竊聽」,偷了許多黑材料,視需要和分階段餵養皇上,以鞏固皇權。

笨蛋皇上,以前就心術不當,在「先皇」大內行走時,知道統治的門道,就是掌控道德的「七寸」要地。因此,黃公公和其他「廠牙」,競相竊取各路奴才和死老百姓的心事和閒言閒語,供皇上暗夜裡分享,皇上悅悅然;殊不知,偷竊,乃王法也不容。竟然,白天裡,皇上道貌岸然訓示朝野,不容非法存在;真正的意思,乃是不容「威脅皇權」的異己存在。

其實,有些「廠牙」自覺心寒,為求自保,也順便對皇上偵蒐黑材料,用來套取坊間的軼聞軼事。如此,似乎「天下烏鴉一般黑」,在皇上心中,除了自個兒,是聖心和聖體的聖人外,在其腳下都是「真小人」;然而,坊間的死老百姓,日子難過,所見所聞,都是皇上和一票奴才在胡搞瞎搞,天下豈還有對「內聖外王」的寄望。

死老百姓眼中的朝廷和大內,皆是「偽君子」和奴才,天下之不治,乃必然矣!當皇上依然自我感覺良好時,發現曾被自個兒,以皇權之威整肅的「理髮院」的王公公,竟然在民間的聲望高漲,而自個兒貴為「九五之尊」,在死老百姓的心中,卻是「久趴不起」。皇上深感憤憤不平,認為世間沒有公道;尤其,竟然大內禁地,還風聞王公公的影子,無所不在;有些奴才,還暗中遙尊王公公的影子。

皇上,是可忍,孰不可忍;下令全面「捉影」;這下子,可難為奴才了!無身,那有影?王公公的法身不在大內,影子,卻已經成為皇上的心頭大患,終日惶惶然;疑神疑鬼。坊間的死老百姓,風聞,皇上著了王公公的心魔;不禁佩服王公公的道行高深,竟然能穿越時空,進駐「逆增菩薩」皇上的法身,渡那無可救藥的皇權龍體。

「大乘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偈示:”… 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此外,世道人心亦知,多行不義,以偽行世,必失民心;不得民心者,必失天下。是以,「心經」亦偈示:"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誠然,法輪常轉,身影相隨。為政之道,重在言行合一;天下,絕無身影可分離者。

癸巳年,中秋前夕;夜裡,大內傳來孤寂的宮妃,婉約又淒涼地吟唱:"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聽其歌聲;似乎在泣訴,浮生如在夢境,卻不知影子何在?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活著」》

鬥啊!爭啊!終於「到站」!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活著,該如何活著?為什麼活著?人生從「起站」出發,何時到站?當然,一定有「終站」! 近三年來,浮世多變;大致上,分為「鬥來鬥去」和「死去活來」兩類「活著」。 前者,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一犬吠影,眾犬吠聲,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逐漸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