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情誼》


「士為知己者死」;「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當然,死生之地,各有許多不同的選擇。人的相遇與結合,始於緣分,而後有長、有短,有為情、有為利和有為義的區別;世間,普遍地稱許「志同道合」的情誼為美事;似乎,成為同志,就是偉大不凡的同道或同好。義,就是宜;也就是正當合理。

然而,現實的世界,同志情誼生變,見證世事無常,卻有必然:「狂愛之後,狂悲相繼!」;「恨之欲其死,除之而後快!」;人性難料,才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危險敵人。之前,同志表面上共飲「交杯酒」,心裡卻各懷鬼胎,以後找機會痛下殺手。何以使然?其實,就是缺少相互欣賞的人格特質使然。人性,若陷溺於自戀身影,則之前的同志情誼,只是權宜利用的工具價值。

世道行走經驗,提醒我,對於鏡頭前的同志歡顏,長官稱許,同事稱羨,都
須保持「紅色警戒」。誰知道,大晴天,沒地震?君子之交,淡如水;樂群而不黨,庶幾,可免於尚黑的沈淪。 

人在一生中,能有一生死相許的情誼,無論同性或異性,皆比登天還難!更何況,這個時代,流行「一夜情」!當自己感到世道人心的難測,我想到了「人心不古」的感嘆;古人,難道比較重情誼而傳為千古美談?

「清國」詩人,「顧(華文)貞觀」與「吳(兆騫)漢槎」,始於童稚歲月的情誼,表現在此生患難不棄,表現在關說奔走;表現在人性自然。「清國」開國初期,在「順治皇帝」時期,吳(兆騫)漢槎被科考弊案所株連,而被流放至「寧古塔」,現今「中國東北黑龍江省寧安縣」北國荒寒之地。

十八年後,摯友「顧(華文)貞觀」時為「清國」大學士「納蘭明珠」府中師傅;而向學生「大學士」之子,也是詩人「納蘭性德」關說,初未得允諾;至「納蘭性德」讀到「顧(華文)貞觀」以下這首詞「金縷曲(原名「賀新郎」) - 寄吳漢槎「寧古塔」以詞代書」,共二闕,至情感人,始得「納蘭」父子允救,回歸江南故里。

其中,第一闕:

"季子平安否。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記不起從前杯酒塞。魑魅搏人應見慣,總輸他,覆雨翻雲手。冰與雪,周旋久。

淚痕莫滴牛衣透。數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彀。比似紅顏多薄命。更不如今還有。只絕塞苦寒難受。廿載包胥承一諾,盼烏頭馬角終相救。置此札,兄懷袖。"

其中,第二闕:

"我亦飄零久!十年來深恩負盡,死生師友。宿昔齊名非忝竊,只看杜陵窮瘦,曾不減夜郎僝僽,薄命長辭知己別,問人生到此淒涼否。千萬恨,為兄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共些時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詞賦從今須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願得河清人壽。歸日急繙行戍稿,把空名料理傳身後。言不盡,觀頓首。"

此詞曲內容,富有歷史典故,叮嚀感人;在於友情風義,存於患難;問到人生之淒涼;放不下,亦無奈。想到,古往今來,「志同道合」,換來以權謀利,為權害義,兄弟鬩牆、夫妻成仇,骨肉相殘,形同陌路,多不勝數,究竟所為何來?大是大非在天地,不存在於權勢。我至此明白「君子不黨」的真義;作為人,本身就是目的,不是工具!大是大非,更不是強權之流可定奪。

《圖片來源:Cavalli》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活著」》

鬥啊!爭啊!終於「到站」!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活著,該如何活著?為什麼活著?人生從「起站」出發,何時到站?當然,一定有「終站」! 近三年來,浮世多變;大致上,分為「鬥來鬥去」和「死去活來」兩類「活著」。 前者,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一犬吠影,眾犬吠聲,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逐漸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