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後宮和樂」記事》


真是不堪啊!皇上想壓制理髮院「王公公」飛影的「法事大戰」,竟然以「全盤皆輸」收場。法師和「仁波切」唸錯經,皇上和從旁作惡的奴才,輸到連內褲都被狂風吹走了。大內的嬪妃,聽到皇上戰敗的消息,以為大難臨頭了;公公疾風迅雷地通告:"撤退!撤退!迴避!生人迴避!"。

深宮後院的大內奴才和嬪妃,以為「起義軍」攻城,準備殺進大內了,驚惶失措,一時之間,不知何去何從?想到此生,賴在王朝大內,吃香喝辣,衣食不缺;奉祿俱為民脂民膏。完了!完了!等著被「起義軍」俘虜吧!想到大禍臨頭,不禁又哭又喊,世上只有「阿娘卡好」!

資深的白頭宮妃「羅嬤嬤」見狀,喝斥花容失色的「美眉」嬪妃:"爾等賤人,沒見過場面?當知,爾等賤身,非爾自有,乃侍奉皇上之用;今若為「逆賊」所獲,爾等賤身,尚非無可用,換個主子,交個身子罷了!何懼之有!倒是那些「閹貨奴才」,本已無用之輩,必為「逆賊」所戳!"。

頓時,鶯聲燕語四起,問起「羅嬤嬤」,日後,該當如何服侍新主子?「羅嬤嬤」剎時面紅耳赤,老身自況:"臣妾,已被皇上打入冷宮久矣!已為深宮怨婦,恐無可效勞自傲,不堪其用矣!還望諸位「妹子」,日後有了「新主子」恩寵,能為老身「關說」,以圖願告老還鄉!"。

有一「白目妹子」,竟然沒頭沒腦地,嗲聲嗲氣地答以:"「關說」?這可千萬使不得呀!恐踩了皇上的「紅線」啦!"。果然,後宮女人難與聞天下大事;一生只知仰望皇上。殊不知,皇上,就是給自個兒的「紅線」害到「全盤皆輸」,才連累大內後宮眾奴才和嬪妃。罷了!別給女人拿主意;未來的江山,誰當作主?女人,自有本事看圖說故事。

隔了三個時辰,好像啥事也未嘗發生;只見皇上的新寵「霏妃」大搖大擺地,後頭跟隨著一群趾高氣揚的宮女,走進「獨瀾宮」,正眼也不瞧在場的「羅嬤嬤」和「美眉」嬪妃:"爾等聽旨,皇上對付「王公公」的法事,已告結束。皇上「聖諭」:拿「王公公」沒輒了!爾後,忍他!讓他!由他去了!就是個影子罷了!皇上聖示:諸法皆空,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說完,「霏妃」頭也不回地,抱著皇上御賜的「北京哈巴狗」,走了!「羅嬤嬤」等老少後宮女人,面面相覷:"什麼又什麼嘛!嚇得奴家一身汗,還不知往那撤退?究竟,前宮發生何事?"。只見一旁,不久前,被「羅嬤嬤」奚落,日後必為「逆賊」所戳的閹貨奴才,哼!哼!嗯!嗯!個不停。

稍後,多虧和「羅嬤嬤」一直不對盤的元老奴才,「曾公公」透露口風:"皇上、江公公和黃公公,前不久的「法事大戰」,輸掉了內褲,要「遛鳥回宮」,大內「地道」年久失修,行不得也;所以,讓爾等暫時撤退迴避!別給皇上大員難堪!"。老少宮女驚呼:"「遛鳥回宮」?夭壽喔!有失皇儀祖制"。

好歹,沒事也是好事!嚇過方知君恩;眾嬪妃,於是輕鬆不少,心情大好,合聲吟唱「馮延巳」的古樂府「長命女」詞曲,宮外夕陽西下,城闕宮樓禁地傳來歌聲:"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陳三願,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長健,三願如同梁上燕,歲歲長相見。";王朝不靖,深宮難得琴瑟和鳴,難到是迴光返照?

附記:

「馮延巳」,一名延嗣,中國北宋開國初年,官至「太子太傅」;著有「陽春集」。

《圖片來源:Sauzet》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