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保育龍蛋」記事》


自從「天龍王朝」的「皇上」被「蕃邦」認証為「斑剝了」後;朝野反應兩極;朝廷大內的眾奴才,認為此後,好混了!因為,「皇上」不知「蕃邦認証」的真正用意何在?有奴才以為是「金氏世界紀錄」新增列的項目,能被認証,可說前無古人。反正,除了「皇上」,誰敢為天下之先?「蕃邦認証」的「斑剝了」,「笨蛋」非「皇上」莫屬!

「皇上」聽了,龍心末見喜悅;總以為,那麼,「蕃邦」何不認証為「智蛋」?在野的「死老百姓」草民,想狂笑,卻百思而不得其解;「蕃邦」不是未開化的「蠻夷之邦」嗎?被「蕃邦認証」為「笨蛋」或「智蛋」,總是「蛋」;「恐龍」也「下蛋」,還來不及孵出來,就遭逢天地不容,成了化石。況且,「文明人」被「野蠻人」嘲笑,「天龍王朝」子民的顏面何在?難不成「天龍王朝」是「恐龍王朝」的突變?

「皇上」,自此耿耿於懷;問道於被譽為「詩人」的文人「國師」;得到「斑剝了」是「大智若愚」的強解;「詩人國師」所言,含有「詩意」;也有「詩性」和「詩境」;「死老百姓」草民,聽了一頭霧水;其實,「詩人」是語言世界的遊民醉人,經常真誠地「胡言亂語」,而稱作「詩」。

古代「蕃邦希臘」的哲學家「柏拉圖」,就痛恨「詩人」,認為「詩人」破壞虛假的秩序,應該統統抓起來,驅逐出「理想國」。因為「詩人」顛倒是非,嘲諷虛偽的「認真笨蛋」;讓「笨蛋」信以為真,以為「笨」是「美德」,堅持「無知」,而拒絕「智慧」。事實上,「詩」,可「賦」,可「比」,亦可「興」;「品詩者」明白,「詩人國師」藉著身分侈談「詩語」,以抒情明志,向皇上獻媚,討個「御用國師」的「恩賞」;算是亂世裡的「無良文人」。

世間,「風俗之厚薄奚自乎?自一二人心之所嚮而已!」;在位的「皇上」弱智,而不甘居下,偏執好媚,「好倖之輩」必然踵之;以圖倖進利己;天下風俗必濁,澄清未有時日。果不其然,有一必有二,無事不成雙;「皇上」的御用「大法師」,豈甘「國師」頭銜被「他奪」而旁落;也對「蕃邦認証」的「斑剝了」,順勢加碼,強解和吹捧「皇上」之笨,為「萬中選一,笨中之笨」。

這下可好,「天龍王朝」奉「笨」為「顯學」;朝廷大內的眾奴才,拼命「自虐」,「學笨」和「裝笨」;「死老百姓」草民,有民生食物的安全疑問,朝廷的奴才給不了答案,只會「裝笨」,有「公公」家的「拙荊」,早已備妥來自「蕃邦」的食物,長期餵養「公公」了。

「死老百姓」草民,抗議被竊聽,朝廷的奴才也「裝笨」,答以「東廠」和「西廠」,正在競爭「御用笨廠」的御賜榮術,所以故意用笨手段洩底,以偵察天下,可有比「皇上」更笨之草民而必除之,以符「皇上」被「萬中選一,笨中之笨」之名。

生逢亂世,求智不可,求笨,更不許;「查埔人」又不能說「不行」!真是苦悶的時代啊!朝廷大內的眾奴才,笨而無用,坊間的「奸商」當道,賺盡天下的黑心錢財;「奸商」善於觀形勢風向,既然「天龍王朝」祟尚「笨道」;如何讓天下眾人,「笨中而不最笨,萬中而不齊一」,就成了「商道」;於是在食品中摻入毒料;讓朝野官民吃下後,盡是「笨+ing」,利在其中矣!

再問「風俗之厚薄奚自乎?自一二人心之所嚮而已!」;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皇上」不尚智,而好「笨の道」,如此偏好「受虐」,舉世罕見,天下之民從之!有「蕃邦」的「性學」「蛋頭」學者,觀察此一天下現象,竟然得出結論:「天龍王朝」的君民,有「M傾向」;而「皇上」終極所愛的「天朝中國」的君民,有「S傾向」。難怪乎!歷史悠悠;海峽黑水;恩怨不止,原來是「SM」的關係!

《圖片來源:Wikipedia》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