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流浪的羔羊》

「因信稱義」,一位「神父」如此地勸我受洗,成為上帝的子民;我說:"不,我不想「偏執」!"。那是多年前,在德國求學時,探討「神學」課題時的一場對話的遭遇;我放下了對宗教的投靠和許諾,走向了哲學的荒野。「神父」提醒我:"荒野,無可依靠,會孤獨的!回來吧!上帝會等你的!迷途的羔羊!"。至今,我還是迷途的羔羊!

在宗教史上,有「殉教」而被「封聖」的記載。信仰宗教,而讓人以死相許不畏,若不是「教義」感人,就是教徒發現,世間仍然有比生命的存在更重要的「意義」。同樣地,有人為國犧牲,有人為愛殉情,有人為債輕生,…,走了!從世俗的角度而言,似乎有些人是「想不開,放不下!」。

因此,生死問題涉及了「意義」;每個人,如何看待生命的存在意義?世間,有可歌可泣的生死相許的故事,而成為文學藝術的創作來源;同時,也有讓人搖頭嘆息的貪生怕死的故事,而成為街頭巷議的笑談。「偏執」是一項時代的精神症狀,以不可思議的言行出現,當事者,卻又表現出大義凜然,捨我其誰的不可不為態度。社會的不可思議現象,必然有精神病理的脈絡可尋。

現實的社會,是人言可畏的;能不畏清議,相信自己永遠是對的,確實需要勇氣,也近乎宗教信仰,到達「因信稱義」的超凡境界。很可惜地,在各自堅持己見,缺乏對話和溝通的社會,必然形成不同立場的「基本教義派」;「對立」和「分裂」,也就不可避免了。

這種現象,正是我多年前親炙宗教的修道院生活,見證了信仰虔誠的現象後,內心有一股理性的呼喚,提醒我:"真誠之後,會是什麼後果?";以世俗的觀點來描述,就是"成為聖人後,會不會偽善,而無惡不作?"。當時,我想到了「護教」和為「真理而戰」的虛無感,和成為「聖戰士」的偏執!宗教是生活,生活卻不全是宗教;我嚮往多元包容而自由的世俗社會。

許多年過去了,我在自己出生成長的土地上見證了自由、民主和多元社會的可能,卻也見識了人心的蒙昧偏執。作為未皈依宗教的國民,也是公民,我期望,國家會保障世俗的自由;而且相信,追求真理可以讓我自由。

然而,真實的情況是,國家的當權者,以公權力竊取人民的話語空間,而且堅持所作所為是正當的統治,也是為了大是大非。如此,任何個人免於被監控的自由,受到了侵犯和威脅;終於又讓我再次確認長期以來的認知:「多少罪惡,以國家之名行之!」;正如同,「多少仇恨,以宗教之名行之!」。

國家和宗教,都有偏執的危險;當下,我更相信人的存在意義,是在哲學的荒野流浪。

《圖片來源:Jequel》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