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8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未交習題》記事》


癸巳年,農大八月,南方大水,九月宮廷內亂;皇上與白目的奴才幹架;又被犬疫在身的「北京哈巴狗」咬了幾口,身心俱傷,日子難過啊!是嗎?難過,是草民「死老百姓」的事;干皇上何事?誰理你們!皇上,可不是來苦民所苦的,又不是頭殼壞去!?

皇上?就是皇上,為惡行善,都還是皇上;對內有事,一票大小奴才看著辦,能吃又能撈,替皇上多記幾筆就是了!對外有事?怎麼辦?藩邦,誰理皇上?看來,藩邦,比王朝的草民「死老百姓」有架勢;不拿「天龍王朝」的皇上當回事。

遠在西天,愛財如命的「老朋友」,「甘茶鴨」藩邦的酋長,也對皇上沒有期待了,認為帳單有問題,請皇上埋單,都被裝呆;火大了,想找中國「天朝」的皇帝交「習」題,聽說,除了提供解答,還發給獎金。如此難堪地被拒絕往來,讓自以為萬人迷、眾人寵的皇上,自尊很受傷。

皇上,身心俱傷,讓大內御醫診脈,代誌真大條:"驚心動魄,氣急敗壞、五蘊攻心,犬疫發伏"。御醫詢問大內資深的太監李公公:"皇上,可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乎?"。

李公公,欲言又止,仰天長嘆:"御醫大人,您這豈非明知故問,為難奴才了,…罷了;御醫大人進宮,難道未察覺,曲巷彎延,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忽上又下,陰氣鬱重,氣息奄奄;豈有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乎?一路走來,鬼影幢幢。

自從與王公公鬥法那事,法事重挫敗下陣來後,皇上的中氣,更加一蹶不振矣,裝聲作啞,大事不敢理。「錦衣衛」黃公公,以前常來面駕密奏,如今自知,也來日無多矣;大內卡到陰矣!衰人走衰運,不敢再來了;相見不如懷念。唉…,唉…,嗚呼哀哉!我朝…,何以致此,「先皇」,地下有知,必將再起!"。


御醫,被李公公老奴才的一片忠心感動,不禁相對而泣。外場的小公公不知內情,且已多時未見皇上;聽聞泣聲,又聽到「先皇」;以為皇上…!?又不敢造次闖禍,只能互相使上眼神和彎食指,打「趴死」。一大群嬪妃和宮女、太監奴才,也以為來日無多,也只能唉聲嘆氣!草民「死老百姓」,多年來,被黑心奸商在食物中下毒,民怨難洩;一口鳥氣,氣息奄奄,也只能祈求來日尚可期。

癸巳年,農大十月,小雪後,中國「天朝」的皇帝,聞奏:"「天龍王朝」「兒皇」的習題,遲疑不決未交上;智能不足乎?或真如陰陽術士所言,卡到陰乎?"。隨即命天朝大內D咖的陳公公為欽差,前來「天龍王朝」視察巡撫,向「兒皇」催繳積欠的「習題」。

這下可好,皇上可更慌了,正如御醫診斷,犬疫發伏可期;皇上突發奇想,語無倫次:"有朝一日,朕被逼急了;危機失控時,可摧毀核電廠!"。天朝大內D咖的陳公公,大概也聽聞了;私下抱怨:"說:"該如何傳達欽命給「皇上」這一號「斑剝了」的「兒皇」催交習題?"

癸巳年將盡,「天龍王朝」,每況愈下;「王小二」過年;朝野不願為奴才者,生逢末世,只期望天地有情換時空。宮女「小春」平日略好文采,有感國運不濟;;竟吟唱「後主李煜」的「相見歡」詞曲:"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誠如「趙雲松」之言:「國家不幸詩人幸,話到滄桑句便工」;唯百姓無辜矣!

《圖片來源:Wikipedia》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