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7日 星期二

人生故事筆記 -《紅與刺》


曾經有一段荒謬的歲月,紅是禁忌;小心選擇顏色,是藝術創作的必要自我審查;當然,那是無奈,也是荒唐。

記得初中時,我在作畫時,用到紅色,以描繪天馬行空的想像;畫出我對西班牙鬥牛的場景;就是鬥牛士手中揮舞的那塊紅布,惹來了美術老師的痛責,對我的作品,下了不堪的評論,要我別想踏入藝術的領域。至今想來,不勝噓唏;否則,我的人生,應該有別的風景。

當時,其他同學的作品也都被痛批,無一倖免;老師也沒有給出正面的指教,只有不屑和不滿;不行,就是不行!。同學們,私下的莫名其妙;才知道,老師在上課前和女友鬧翻了,戀人說要了!理由是,老師是「窮畫師」,不能給女人安全感。原來是這樣!心情不好,班上同學的美學潛能都被做掉了。


所以,以後每當我聽到女人說要有「安全感」;我都請她們過馬路,不要闖「紅燈」。「蝴蝶效應」不可小噓!幾年後,我和同學又聽聞,老師和女友在一起了,還結婚了!我等,真有人生被誤的感慨!從那時之後,我只知道,紅很敏感,也會讓人刺眼;當年,老師在失戀的最前線,看到我的鬥牛場景,他應該是情不自禁地對號入座,成了我筆下的那頭蠻牛,怒從中來亂開槍;我就那樣地被「張成澤」了。

「希特勒」,也曾經想成為畫家而受挫;如果當年,他能如願以償,也可能歷史就走樣了。當我在德國看到空間的裝置藝術;遠看,以為是八隻紅色青蛙;近看像是赤色的「八家將」。其實,它是什麼象徵?並不重要;而是「紅色」貼近綠地;顏色的顯明對比,讓我想到成語「紅男綠女」,實在很刺眼!

「紅男」是什麼意思?女人會沒有安全感嗎?「綠女」,又是什麼意思?「北一女」的校服,為什麼非綠的不可;她們會闖「紅燈」嗎?上衣制服若改為紅色,不好嗎?祖先家法,不可變嗎?那以後,要如何改變世界?睹物思故,天馬行空地胡思亂想,原來是年少時誤闖紅區,而受到刺激!

罷了!往事不堪回首!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