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9日 星期日

旅人故事筆記 -《美樹》


以前,我有一位來自日本的女同學;她的名字是「小澤美樹」;我迄今難忘這位動靜皆有和風韻律的美人同學;尤其她的名字「美樹」。當時,我曾問她,名字的來源;她反而問我,這個名字,好聽嗎?喜歡嗎?當然喜歡,好美的人和名字!

據她說:出生時,家裡的庭園中有一株櫻樹,正綻放燦爛的櫻花;父親認為整株櫻樹開花,不宜只賞櫻花,而是要讚美整株櫻樹之美;如此,才能超越櫻花短促而悲壯的命運;因此為她命名「美樹」作為美的寄託。我也
愛欣賞大自然中的美樹;欣賞季節的動感。

動感,是美學中的一種韻律體驗;舞蹈配上音樂,或是隨樂起舞,都是心靈的美好韻律感受。動感之美,存在於客觀世界裡的各種生命現象中。世俗的體驗中,在名車展覽中,靜止的名車,配上輕挪倩影的美麗佳人,「香車美人」的組合,自然會吸引眾人的目光;男人羨慕,女人不解。

其實,這不是男女的偏好不同,而是對客觀呈現的性感體驗的慾望落差;歸於進化的結果。男人是以目光來捕捉動感之美,當然也包括性感,一種引起雄性動物獸性的動感。

女人是以氣氛來偵測動感之美,而產生比美的意識。這種況,也就說明了,何以女人對於自己的男人,將目光投射到別的美女身上,自己會有被怠慢的悅和挫折的原因。

男人,身為雄性動物,若要將賞美的體驗,從別的美女身上昇華,以取悅自己的女人;最好的戰略移轉,就是向大自然的植物致敬。一年四季中,山野或路旁,都有隨季節變換顏色的樹木,可以提供賞美。

尤其,温帶氣候區或中海拔高度的山野,在深秋初冬季節,因為氣温突降,而使樹葉展現亮麗的姿色。那是一種時間川流所呈現的動感,表現出樹葉的鮮艷色彩。我稱這類樹為「美樹」;秋冬愈來愈冷的季節,我在旅途中,就更有機會找到動感之美。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