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雞蛋與博愛座」》

圖片
看似不相關的兩件鳥事,在無奈的浮世,竟是有相關的想像。 雞蛋,個人少吃幾粒,應該不至於餓到,非必需食品也!多吃無益!何況,蛋白質的來源多樣化矣。然而,群聚犬吠的效應,會擴大成為經濟的供需失衡現象。 在自由的市場,「看不見的手」,價格,會發揮調節功能,使供需失衡回到均衡;除非市場已失靈,被獨佔或寡佔的勢力挾持操控。 台灣的公共交通載具上,普遍設有「博愛座」;表象上看似立意良善,本質上,却是製造「特權」,鼓動自認有特權者,聲索「獨佔」或「寡佔」,引起讓人嘆氣的「爭議」。出發於善意,却流於「特權」的惡劣。 「博愛座」的英文標示為「Priority Seat」,就是「優先座」;給予一些自認有需求者,自認可以優先「求讓」或「迫讓」,却不免流於情緒上、道德上的公然勒索。 「讓」或「分享」,之所以是珍貴的價值,是在於「主動」和「出讓」,而且「讓之以禮」,而不流於表現出丟棄式的「施捨」。被「禮讓」的一方,本來就應有認知,「受讓」、「承讓」是幸福或福氣而不是權利上的「求讓」。 回到「雞蛋」的:「蛋頭問題」!春、夏的供蛋不足的群吠現象,俺注意到,那是出在供需訊息不流暢和時差;若消費者稍降低需求強度,可免於被哄檯所害。有訊息和得蛋來源者,主動分讓、分享來源給鄰友圈,不需去群聚搶購,以共渡緊需時段。 看吧!本來可以正面調節的心理緊迫和解除惡意操作的「蛋頭問題」,現在又如何了?蛋的供應多出全台灣人口每日一蛋的兩天需求量,還迫使勇於任事和做到流汗被人嫌的「尋蛋者」,農業部長陳吉仲辭去官職。 至於,那位求讓「博愛座」未遂的「女作家」,簡直自取其辱有餘,其公審「拒讓者」的「勒索文」中挾帶著提醒台灣社會,她將有「新書」在法國出版,急於去面會法國的出版商,出版給法國人閲讀。其他不知情的無辜乘客應該讓出「博愛座」。罷矣!想出門就享有特權的心態在作崇!

旅人故事筆記 -《莊嚴的夜市》


夜,很浪漫,也是不安全的,容易出事端;為非作歹,夫妻恩愛或失和,讓人亢奮,也容易失眠。德國歷史上有名的「水晶之夜」(Reichskristallnacht) ,1938年11月9日到10日的夜裡,許多德國猶太人的商店,被「納粹黨衛隊」成員突擊,櫥窗玻璃碎落滿地,在月色下如水晶反射,也開啟了猶太人的歷史悲劇。

夜,應該是寧靜祥和的,因為我想要睡眠,養精蓄銳,迎接白天的光明,做些好事和大事。明人不做暗事,君子不欺暗室;所以,夜,應該是莊嚴的。古代羅馬人議定合約,必須在陽光下進行,以示坦蕩公平。

至今,我為客户談判商務合約,依然信守形式和實質的坦然正義;唯有堅持古典的風範,日後才有圓滿的合作。「黑心」或「暗管」的「小人文化」於今尤盛;在歐洲「中世紀」所形成的「市民文化」中,早巳被視為有愧聖教的罪惡。商人,若偷斤減兩,或販賣名實不符的害人商品,必然被「公會」或「商會」驅逐;業主或工匠,也要在「主教堂」前的大廣場上,被公審受到刑罰羞辱。

因此,市場的本質,是公平的和公開的!在夜裡出現公開的市場,必然被期許是莊嚴的!歐洲,從「感恩節」後的一個月起,年節的氣氛就更濃了,採買年節貨品的人潮和心情也熱絡了;那種温馨的氣氛,很讓人期待。我在這種宗教氣氛中,經歷了在德國漫長的求學歲月;那是異教文化的親身體驗。

大地的寒冷氣候,有時白雪紛飛;聽到宗教聖樂和教堂的鐘聲,我想到「聖誕夜」的意義,德文稱之為"Weihnachten",源自「聖嬰」出生在夜裡,而讓「那一夜」是莊嚴的、神聖的。

在歐陸旅行,正好看到「聖誕夜市」(Weihnachtsmarkt) ;作為未皈依宗教,而保持客觀中立的我,說文解字地想到「市場」是莊嚴的,尤其是「夜市」;「入市者」都應該期許光明正大地作買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哲學人生筆記 -《極道の國家和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