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4的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甲午戰争續集?》

圖片
歷史,有輪迴嗎?美國詩人George Santayana (1863年12月16日 ~ 1952年9月26日)有過警語:"不能記取歷史教訓者,歷史必將重演! "。當然,記取歷史教訓的能力,是會隨著時間遞減的;只是,時間的幅距有多長?

若以「碎形幾何學」(Fractal Geometry)的「非線性現象」來觀察「碎形」現象;時間的尺度可以無限地微分,年、月、日、時、分、秒,... ;再微分,如同物質長度的「奈米」之於「微米」,到極小的尺度;呈現於超高倍顯微鏡下,或以電腦程式運算生成,在座標圖上的意象,竟然是相似的和對稱的。因此,規模的客觀尺度大小或長短、遠近,是由主觀的視角而决定的。

宇宙的基礎構成是「時間」與「空間」,互為辯證存在;速度愈快,時間愈短,空間愈大。東亞文明的「天干地支」記序,和「甲子輪廻」將六十年視為一個週期;以表述現象重複的極大可能。以哲學的理解,這是「唯心主義」的觀點,世道現象是否合理存在,仍需要與「唯物主義」的觀點互為辯證。

對於發生於兩個「甲子輪廻」前的1894年「甲午戰爭」,日薄西山的「大清帝國」不敵「明治維新」起新興的「日本帝國」,而以戰敗投降和割地賠款收場,顏面盡失。當然,「大清帝國」的命運,也許如野史所傳說的:三歲即帝位的末代皇帝「溥儀」在即位時,年幼不耐冗長儀式而內急哭閙;隨侍的太監哄言:"皇上,快完了!就快完了!",果然,一語成讖。

2014年,又逢「甲午年」;「資本主義」的美國遂行全球戰略大調整,積極為「重返亞洲」的政策,進行政略和戰略的佈局;究竟所為何來?地跨亞歐大陸的「俄羅斯」,也宣告自身為亞洲大國,似乎難忘1905年「日俄戰爭」的失敗。

難道,「甲午戰爭」將先再演續集?中國,想敗部復活,恢復帝國霸權?日本國,也想從「泡沫經濟」的殘影中重登「日本第一」的虛幻榮景?大國各為己利,夾在其中的小國不免為難。

在東北亞區域內的各「甲午戰爭」相關當事國中,我東尋西覓,想找出有那些被為難,必須靠邊的小國;意然發現各國不敢自稱「小國」;輸人不輸陣,無論如何,就是氣勢不能輸;先自我膨脹嚇人再說。

1894年「甲午戰爭」的導火線,是「大清帝國」為了在「朝鮮半島」的宗主國顏面和「日本帝國」的殖民利益衝突而發生的。如今,半島上的「北韓」已經是擁有核武的恐怖國家,「南韓」已是「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 (OECD) 的成員…

園藝生活筆記 -《更迭》

圖片
在《大寒》節氣之後,屬於春季的節氣在即了。《春節》的氣氛,已在市井街上辦年貨的熱鬧人潮中感受到了。歲月川流的現象是中立的,無所謂好壞,四季更迭,就是天律。

對世道興衰起伏的感受,不免讓人有「急景凋年」或「歹年冬,多瘋人」的感受。其實,客觀世界是主觀意志的反映;如果不急於一時一刻下定論,而將時間拉長,則世間現象無不在流轉。

前兩天,低温陰霾的天氣肆虐之後,在大地殘景中,當下又是風和日麗近似「小陽春」的氣氛。清晨,我探訪離樹林,「黃楓樹」的樹葉已成金黃色;也有些落葉早已歸根了。同時,「榨漿草」,又似「土撥鼠」探頭報春,已迫不及待地綻放粉紅紫色的小花了。

視角,就是人生的窗景;此時此刻,我看到的,就是歲月更迭中,生命各有風情。人生,不需要強加自己虛幻的「使命感」和「歸屬」;急事緩辦,時間到了,緣分來了,各就各位,萬物靜觀皆自得。

哲學人生筆記 -《加減的世界》

圖片
「加一」,是不甘寂寞的媚俗語言;源於社群聯結的焦慮感;客觀的世界,存在擴張的力量;相反地,必然主觀地存在逃避的自由。這個世界,在某些領域「加一」成為必然的趨勢,個人的自由空間愈來愈少;這何嘗不是逆向地「減一」的實證。

換言之,大者恆大,小者恆小;最後,世界的表象將是「寡頭統治」的局面。德國哲學家「叔本華」在讓他成名的著作「作為意志與表象的世界」書中,認為,世界是個人意志的表象;個人的行為是意志的呈現;意志其實是慾望的化身;除非得到滿足,否則將成為遺憾的懸念;所有的慾望,都是在完成生殖的目的。

因此,生命主體的意志,在於透過生殖以繁衍後代;表象出現在「發情」和尋求「交配」;生殖繁衍的慾望,或意志得到滿足,死了也無憾。從這個德國「唯心主義」的基礎去理解,這個世界,是呈現「加一」的趨勢。另一方面,客觀上,也有意志目的實現後的退出,而呈現「減一」。生命的生與死,更迭不息;如川流不止;花開花謝;無不是呈現「加減」的世界表象;本質上,是生命意志的作用。

再以人類的肢體作比喻,「雙腿」讓人站立,穩定度高於「金雞獨立」。桌椅,都不宜僅有雙脚,至少要「加一」,才能取得穩定平衡;「三脚櫈」、「四脚桌」才是常態。以上的比喻,是物理學的力與反作用力的平衡。

那麼,在個人的自由領域;人,與生俱來的權利,不存在「加一」的必要,而是焦慮「減一」;而禍源來自個人以外,客體的「加一」。客觀上,「加一」始終壓制「減一」的意志。現實的世界中,政治和經濟的勢力版圖,正是「加一」和「減一」的拉鋸戰;「時間」,才是最後的仲裁者。只是,最後「加一」的效用將遞減;又出現「減一」的力量。

以上,很難理解嗎?不,其實,只要以現實世界的各種現象觀察,就容易理解了。吾國的政商界寵兒,多年來在企業和市場上,不斷地「加一」後,竟然不尋常地說出:"不滿eTag的人,想退就退!";「加一」的慾望,已滿足了嗎?還是「加一」不如「減一」有利可圖?

政商界的過客,習慣於以不斷地「加一」的慾望,來理解和支配世界,以擴展權力版圖;却沒有能力以「加减」的視角來理解世界。也因此,國外的優良典範,來到吾國必然走味失真。高鐵、都更,小黄鴨,莫不是「加一」就出狀況!

怪不得,「古希臘」哲人「柏拉圖」會質疑:"以哲學家為王?或讓君王學哲學?何者較佳?"。問題是,哲學家不願「加一」,而君王不願「減一」;這就是理想與現實的矛…

哲學人生筆記 -《從「良禽擇木」說起!》

圖片
禽類,雖然在天上飛或地上跑;但是總要有落脚棲息的地方,最好要穩固隱密又安全。古人說:「良禽擇木而棲!」;換言之,有「劣禽」嗎?此外,以「雞腸鳥肚」成語,形容心胸狹窄的人;更是對禽類的重傷害。說來,人類對於禽類很有意見,已近乎偏見,可說是物種歧視!禽類何辜之有;平常躲著人類,竟招來歧視偏見。

「俄羅斯」哲學家「巴赫金」,解讀「基督」宗教「聖經」的「舊約創世紀」章裡,「神」說:"光,於是有了光。";由此,認為"語言等於神與萬物"。那麼,人類自語言的辨識中,除了認識萬物,也可以窺知「神意」了嗎?如果有「神」?恐怕「神」也會後悔「創世紀」。我未曾皈依任何宗教,所以對於「神」無從証實,更何況「神意」。

因此,我對於成語中的,價值定位;無不認為人類將自身標示為「萬物之靈」,然後擅於以主觀意思區別好惡,好人、壞人,男人、女人,大人、小人,狗熊、貓熊,內有「惡犬」,家有「笨貓」,... 等。顯然地,人類以附加的「定性形容詞」,描述萬物;甚至,對於神也予以冠上屬性,財神、女神、樂神、灶神、醫神、神豬、戰神、宅神、惡神,... 諸神等。

很有意思地,「物理學」理論的「核分裂」現象和「熱效應」,都可以在人類的語言世界中得到印證。宇宙萬象,從無到有,原來是分裂,再分裂,呈現膨脹現象,直到「大爆炸」,然後崩塌收縮,最後趨於沈寂黑暗。

語言,經由口部的運動,帶出了各種思想,引起了碰撞,出現火花,於是百花齊放,文明燦爛。從這個程序去觀察,樹上「鳥語花香」,或陸地上籠子裡的「雞同鴨講」,都是禽類的溝通;人類既不通禽語,却偏愛吃「燒雞」和「烤鴨」;這也算是物種滅絕?沒事,還有的、沒的,分化禽類為良禽或劣禽;這種「惡意」,莫說樹上的鳥兒不懂,我忝為「好人」,也真的「莫宰羊」!

哲學人生筆記 -《暗夜裡的白雪》

圖片
回想人生來到世上,總是被帶著期望和祝福而出生的;隨著歲月增長,除了自己的人格特質形成之外,還有自己內在的主觀期待:「世界為我而存在!」;但是,世界不屬於我個人;因此,人會失望或氣餒,必然來自內在的期待,與世界的現實是不一致的。

西方文學名著的「烏托邦」或「失樂園」,以及「基督宗教」信仰中的「天堂」,都在描述和嚮往超越現實的外在世界。找得到嗎?當然是否定的!近日天寒地凍,冬天的灰暗氣霾迷漫大地,又逢年關更迭,每個人的心情狀況,是決定這個世界光明與黑暗的關鍵。

美好的世界需要許多不同的世代,點點滴滴地逐漸進化;但是,世界却可能在短時間內向下沈淪。世間,永遠有善與惡的互動;善的願望需要啟蒙思想,惡的念頭想要征服人心。

世界所呈現的善或惡,事實上,不容易判斷;身處其中的個人,有可能因此激進,也有可能因此疏離;大多數人的感受是無力的或無奈的。以不同的視角遇見這個世界,前景就會不同;蔚藍色的天空,從窗內望去,顯得特別的浩瀚自由;這也是我喜愛安排自己的書桌臨窗的原因。

冬天時,我常感受到,又一年已去,世事總是拉扯,前進又退步;要信守美好的價值,必須不斷地自我說服;世間各式各樣的正信宗教,也有可能對無奈的人群提供現成的心靈寄託。

在德國修道院客居的歲月,有一年我曾經在冬天的清晨,仍然天昏地暗的時辰,聽到宗教彌撒時,從聖堂傳來祈禱文的吟誦;稍後又傳來聖樂;那種吟唱與虔敬的謙卑自持,讓我感到獻身志業的不可思議和可敬。

從世俗的角度看去,宗教以外的世界依然困惑人心;宗教信仰的意義,是找尋心靈的安頓和對世俗社會,成就善的燈塔嗎?作為未皈依者,在那天的當下却有了領悟的見證:即使天色未亮,夜空仍然可見稀疏而遙遠的星辰;但是大地上的積雪,在聖堂透出的燈火中,仍然可以反射皎白的本質。對於我,深具啟示的意義。

此情此景,讓我領悟到人生的視角很重要,只要人心有嚮往光明的希望存在,就如同暗夜裡的白雪;只要在意潔白,光明不必恐懼黑暗,也不會迷失在黑暗中;除非自已放棄對光明的期望,主動歸附於黑暗的支配。

從此之後,人生中,即使世事不盡如意,也有過許多意外;但是,我一向很少用「失望」或「氣餒」的關鍵詞。我相信,思想明辨的力量會讓自己渡過暗夜的誘惑和威脅!

園藝生活筆記 -《冬末旅情》

圖片
四季流轉如列車旅驛,行程中有人上車,也有人下車;有的孤單,有的感傷,有的愉悦,有的結伴同行。

這兩天的清晨,雖然回溫一些,天空的光景却有明顯的落差。白梅樹稀疏的花朵,像孤單的情婦,苦等戀人,來驛站相會;栗子樹金黃的樹葉,在等待近期的告别凋落,似乎有些依依不捨。印度棗碩果僅存,在冬天却又像有成就的歸鄉遊子。

冬天的最寒氣溫還未來到,等待春暖的繁花盛開,又早了些!目前的季節列車,尤其在新舊更迭的時候,總讓人的心情有些近鄉情怯地既期待又不知所措。

不過,雜樹林中的植物花草,總是順應季節的川流,各有風情;不是嗎?


哲學人生筆記 -《敗者知敗?》

圖片
日前,我有機會受邀出席一場大學EMBA學程「盈利設計競賽」的評選會;那是一些有現職的企業和政府部門的中高主管回大學,進修專業學程的學期科目之一。學員經由分組合作,完成自訂的創業盈利模式,然後各組派出代表作專題報告;以創意前瞻和盈利設計,提報擬定事業的可行性,包括市場競爭、人力資源、財務規劃,作評分標準。

事先,我已閱過各組所提交的PDF資料。各組學員不乏來自我國知名的公、民營和外商企業的高階主管和政府機關的官員。看到學員分工合作的成果,形式規範精美;各組代表上台報告,都打年輕的專業美女形象牌,深色系的套裝,亮麗光鮮的化妝;男人都好像跟在太后身旁失勢的太監,被晾在台下。頓時,我感到一陣警惕:"莫被廣告行銷迷惑!"。果然,各組報告的內容天馬行空,亂吹泡沫;實在很像政客的競選政見。

到了評審提問時,於是我問了各組的美女代表相同的精神層次的問題;既然學員都是邁向高階主管的儲備人選,那麼:"權力,必須與責任相符,「若」本盈利設計專案在貴企業,是由閤下擔任執行長(CEO);盈利設計未見成果,失敗了,讓貴企業的出資人的權益承受損失;員工自尊受挫,前途茫然;「則」閤下願意主動地負何種責任?"。

當然,我沒有聽到有人願意「辭職負責」,似乎最多的是「負該負的責任」;看來被政客教壞了!"責任制",似乎不是吾國的官場和企業文化。有些人回答,竟然是,盈利設計專案是大家集思廣益的結果,責任應該由大家共同承擔!看來是社會主義的信徒!台下有些男同學心虛地笑了。衆美女,可能未料到,被男人派任為「自殺炸彈的黑寡婦」。

看來,各組的美女,真的停留在「實境」中,未進入我的「虛擬」語境。也許,我自己所期望的壯烈切腹,太不切實際了;但是若能口是心非地說出;"我願意辭辭下台,以示負責!讓賢人來善後!"的淒美答案;竟然如空谷足音。我有些失望,連演戲一下,也不願意;「戀棧」是一種精神淪落的虛無;不僅自身茫然,也讓其他人受難又為難;但是又像「煙嘴兒」,多叼一陣子,也算賺到了。吾國似乎久無下台負責的勝者了!

承擔責任?!是太沈重的期望;但是,「風俗成痞,人奈其何!",却已成為吾國社會價值混淆不清的源頭。俟河清之日,已不可期了;大家同吃一鍋飯,自己何必充當烈士!?「勝者,金屋寵兒;敗者,荒野棄兒!」;在官場、商場和職場上,常見打混又耍權謀的…

旅人故事筆記 -《分享一餐,也許... ?》

圖片
以前,德國同學告訴我,雖然高等教育都是免費的,由國家負擔;德國大學生,即使有富裕的父母,成年離家求學後,大致上必須自謀生計,算是貧窮階級,能省則省。但是仍有許多學生,必須為生活費打工奔忙,以完成學業。

父母為鼓勵子女獨立,較殘酷的態度,是以法律義務已履行了,兒女必須離家,為自己負責;家庭關係,似乎只剩下出自於血緣、親情的鼓勵和宗教信仰的支持。生活拮据時,有些同學,就在超市買折價品;我有些同學,用餐時就是兩支細胡蘿蔔,三片德國黑麥麵包,一瓶礦泉水,就交待一餐了。

在大學食堂前,我經常遇到不認識的德國學生,或「龐克族」成員的學生,請我分享餐劵,以解決當下的飢餓。有時候,「龐克族」還向我拉關係,要求多分享幾張餐劵,給族人解餓。當時,我想到學生在人生的求學時期,先體會到饑饉困境,日後有發展的機會,一展所長時;還是否有同理心?記得自己曾經有過的困知勉行歲月。

「經濟倫理學」上有一項關懷,就是饑餓可能讓人自願放棄自由,說來是悲劇;所以,經濟發展的目的,在求富,也要求均。不久前,我到歐洲商旅,就近重遊「俾斯麥」的母校,也曾經是我修課的大學之一,創立於中世紀的「哥廷根大學」。當日,正逢午休時間;大學食堂坐無虛席;户外氣温極低;能夠和年輕學子擠在餐桌,也來一餐熱食,重温當年的貧窮階級的生活;心中頗感温馨。

「卡爾‧馬克思」的名言:"當有人在享受時,有更多的人,正在為享受被奴役!",也觸景生情地浮現在心頭。歐洲有些古老的大學,在主講堂建築的外牆上,以「拉丁文」鐫刻銘文:"真理使你們自由!"。看到同桌用餐的學生,吃得很滿足;看來「追求真理」是遙遠的理想,「填飽食慾」却是當下的現實!怪不得,哲學乏人問津!

園藝生活筆記 -《「臨老」入「花叢」?!》

圖片
年輕世代對「老」,大多不以為然;總覺得,「老」,是別人的事;也因此,年輕世代對「老」的態度是矛盾的;敬老有之,因為「老前輩」可以依靠;嫌老有之,因為「老傢伙」頑固又依老賣老;「老頑固」很難溝通!「老」,不只是「老」而已,還是「病」;每個人都有。

這麼說來,每個人「明天」都有「病」?當然,傅染源是公平無私的「時間之神」。「抗老」,就不應該出生;但是自己又無從選擇!年輕世代對「老」的態度,其時是無自知之明的;即使自認為還很年輕,但是後面就有後起之輩;後浪推前浪,就是老了。小貓熊「圓仔」就萌過老狗熊;「黄小鴨」就勝過「唐老鴨」!

說「老」是「病」,未免危言聳聽;「老」是「病」,却未必真的「有病」;有些老人活蹦亂跳,不輸後輩;有些年輕世代,却是少年老成;氣息奄奄。近年,世界上許多國家的年輕世代,對前景充滿了挫折感,人生的起步就不光明;似乎世界被「老傢伙」搞垮了;「老傢伙」又打死不退,佔盡優勢利益;最後又將「老包袱」,丟給後輩來承擔。

其實,這種「世代剝削」的說法對「不知老之將至」的人不公平;得怪咎制度的始作俑者;但是「老前輩」應該有大量,可以多聽取年輕世代的意見。否則,「老革命」終究勝不過「新潮革命」!光是資訊革命就打垮一片「老賊」。「時間之神」是站在年輕世代的這一邊的。「老」,為何惹人嫌?這得怪自己;人性普遍喜新厭舊的心態!

男人,就是如此,「老婆」不如「新娘」;女人,也是一樣,「新歡」總是取代「舊愛」。否則,天下何有「負心的人」?更何況,「大姐」總是不如「小姐」討喜;否則,「大姐」又何必與「小姐」計較。男人却又相反,「小弟」總是不如「大哥」有用;「大哥」有事,「小弟」出面。每個時代,都有特定的時代精神,也可以說時代的「精神病」,就是對「老」有抗拒,却又得不屈服。

冬天,一年四季之末或之首?得看時間輪迴的座標起點才知道。時序,有先來後到,春天和冬天,誰比較老?尋尋覓覓;春天就是繁花盛開,萬象更新;冬天就是凋寒蕭瑟,似乎如人之老;「冬天」不去,「春天」就進不來。

然而,冬天雖老,又如何?老而有風華,實不宜以「回春」看待;好像大哥變小弟,大不敬了。那麼,視冬天裡的火紅風彩為「老不休」,又太「殘忍」了!我... ?只能對冬天裡,不畏歲月摧老,而開花的艷紅「龍吐珠」說:「殘念」!辛苦了!

園藝生活筆記 -《鄉愁何去?》

圖片
[北国の春] いではく作詞・遠藤実作曲
白樺(しらかば) 青空 南風 こぶし咲くあの丘 北国の ああ 北国の春 季節が都会ではわからないだろうと  届いたおふくろの小さな包み  あの故郷(ふるさと)へ帰ろかな 帰ろかな 
雪どけ せせらぎ 丸木橋 落葉松(からまつ)の芽がふく 北国の ああ 北国の春 好きだとおたがいに言いだせないまま 別れてもう五年あの娘(こ)はどうしてる  あの故郷へ帰ろかな 帰ろかな 
山吹(やまぶき) 朝霧 水車小屋 わらべ唄聞こえる 北国の ああ 北国の春 兄貴も親父(おやじ)似で無口なふたりが  たまには酒でも飲んでるだろか  あの故郷へ帰ろかな 帰ろかな 

[赤い夕陽の故郷] 作詞:横井 弘、作曲:中野忠晴
  (おーい) 
呼んでいる 呼んでいる    赤い夕陽の故郷(ふるさと)が    うらぶれの旅をゆく    渡り鳥を呼んでいる    馬鹿な俺だが あの山川の  呼ぶ声だけは    おーい 聞こえるぜ 
呼んでいる 呼んでいる    赤い夕陽の故郷が    なつかしい面影の    ひとつ星もまたたくよ    小麦畠は二人の夢を    ひそめているか    おーい 今もなお 
呼んでいる 呼んでいる    赤い夕陽の故郷が    涙ぐみ 背のびする    渡り鳥を呼んでいる    雲よ行くなら おふくろさんに    思いをせめて     おーい 乗せて行け 
  (おーい)

「北国の春」和「赤い夕陽の故郷」,這兩首抒發思鄉情懷的日本演歌名曲,很能觸動異鄉人的心弦。人生中,我因為在外島服役、外地就職、外國求學和事業旅驛,多年來在異地生活;家園總是我的牽掛。在異鄉的孤獨、浪漫,是一種精神上的流浪;其實,人生的終極歸屬在於家園。

古今以來的各類文學作品中,作者對家園的抒情,多以詩歌的形式表現;鄉愁,是人對自身存在歸屬的感傷。青年時期,我對家園的理解,是人道的關懷;現在,是哲學的價值信仰。社會上,有世俗的見解,就是為了政府所宣稱的經濟開發和公共利益;以及已經得到多數人讚同,就可以發補償金強迫搬遷,若不同意,則毁人家園。其實這是典型的強權霸道,恃強凌弱的惡霸行為。

古代,國家的出現,正是集眾家之力,築外廓城牆,共禦外寇,以成一國;各地眾家也如此,而有「諸國林立」的現象。眾家既成國家,又為了資源不均,而交互攻伐兼併。國家之意義,本來在於對內保民養民;若國家不行公道,對外侵略,對內掠奪,必將失去正義,只是恃強凌弱的強盜國家和土匪政府…

哲學人生筆記 -《官場與市場》

圖片
多年來,我從幾位官場得意的友人身上得到一些感想;為官有道,官言官語,出自「官」字的上下兩個口:「開口」和「閉口」。開口,是用來為上位的「爺們」說些假話、大話、空話;閉口,當然是主子不悅了,只好「夾尾巴」當奴才,少說為妙。

說來可悲;當官的,有兩頭,當「多頭」或「空頭」;或是兩種畜生,「蠻牛」或「狗熊」。官位愈大,愈讓人藐視;「亞聖」,「孟老夫子」說,"見大人,則藐之!"?其來有自!

民,無信不立!為政之道,在言而有信;也就是,言必信,行必果!民選政府,就是以選票確立人民和政府的委任契約;法哲「盧梭」的「民約論」之旨意在此。政府的公權力基礎正是來自人民授以信任,才有權威效力的。

法治國家的原則,在於依法立法、依法行政和依法審判;因此,為政之言,盡在法律之中。權力在手之輩,其實不宜有許多的個人意見和政見交互混雜;而成為「口號施政」。最後,必然說盡假話、大話和空話,成為「謊話政府」,人民被放鴿子,失去對政府的信任和信心,乃是必然的。

歷史的客觀形勢發展,不以個人的主觀意志而改變;這幾年來,國內的客觀形勢發展,完全任由權力在手之輩,又是「蠻牛」,又是「狗熊」,喊多又喊空;有時是牛嗚熊嚎俱發。當下,最著名的實證,就是先有「六三三」,股市上兩萬點,喊多的信心口號;然後,就是「房市爆破」如「小黃鴨」,喊空的消風口號。

這項多空對比的介入市場,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政府給人民不符客觀理性的期待,而誤了蒼生,做出了非理性的相應決策;前者,已被多年來現實政經形勢的發展證明,是一場空。後者,「房市爆破」,讓「住者有其屋」的誇口,真能如願?是否真能如政府主觀的空頭意志而發展?「多頭」或「空頭」,「蠻牛」或「狗熊」,不是同一個政府?

政府,為何被人民不信任?歸咎於政府以市場的「多頭」和「空頭」自居;而市場正是訊息混混沌沌,資訊不對等的場域。參與者能倖存的原則,就是「反市場操作 」;這是理性的抉擇。

哲學人生筆記 -《直觀的境界》

圖片
影像,可以記錄世界的現實,却未必是完全真實的;捕捉的時空是限制;也是高度、態度和角度的差別。影像,是各種偏見的互動和交流;也是視覺和思想的交戰。

這是一個視覺支配的世界;思考被迫妥協而被動,世界因此浮面而激動,直到時間結束,動能耗竭;再由另外的影像事件來造勢和造論;思想,依然是被動消極的。這也是,為什麼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唯有現實的世界,才能創造歷史!

書寫,可以發抒內心的情感和思想,展現主動的「直觀」,將時間和空間交織,成為自己的世界,「故事」就在其中了。筆記,是我讀書以外的興趣;在求學和深造的時代,我的學習過程和重心,就是豐富而自由地閱讀、思考、討論和對話;各項報告和論文,則以攻讀的專業領域為主。

書寫,尤其是以筆記的形式出現,來自於專業的「責任感」;為國外總公司和各地的客户,提交各項專案報告,以及專業知識的補充註解,交待執行的細節和程序。更重要的意義,在於傳承自己的專業經驗。回憶與探索,以及記載,對我是愉悅的;也是讓我樂在其中的人生經驗。

散文、繪畫和詩詞的筆記,對於我,是對人生承諾的實踐!人生中的美好遭遇,甚至其中的得與失,都是值得珍惜和保留的資產。浮動的人生,激動的世界,都源於自己內心的「直觀」!我「想要」如何看世界?「應該」如何看世界?「能夠」如何看世界?究竟,「什麼」是世界;以及「世界」是什麼?我有許多答案,同時也有許多困惑。

哲學的教育,讓我重視「直觀」甚於「直覺」;專業的學術養成,讓我重視「理解」甚於「認知」;於是各類的筆記故事成為我的思想戰場和精神王國。其中,書寫都來自於我自己的思想和執筆;影像是身外的世界,書寫是內心的世界。二者之間,是「交戰」的「存在」;我堅持作為思想的戰士;"我思,故我在!"。
人生,自己才是存在的主人!

哲學人生筆記 -《新年祝願》

圖片
生活甜甜蜜蜜,
如糯米桂圓粥, 說話甜言蜜語, 待人唇歯留蜜,
互動甘之如飴,
身心圓滿幸福!
-煲粥心得-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