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不打不相識!」》

圖片
「打」,一個哲學語境的動詞單字;近兩年來,這個詞所衍生的語境頻繁出現。再幾天就是「立春」節氣,現在日漸有陽春氣息又草木芳華;歷經寒冬後,陽光下到花園裡和櫻花樹「打」個招呼去唄! 手機裡的即時新聞傳來新任的行政院陳建仁院長,其引述所宗的聖經教義:"「…做眾人的僕人」,行政院要為人民服務,…要"「打」造溫暖堅韌台灣,…"。「行」!「行」政院「打」起來了! 漢字的「打」,就是「行動」;農曆新年的九天長假中,都「打」那兒去了?其實,已不堪回首矣!長假的時間多到可以浪費「打」發掉,奢侈矣!從今以後,復原到正常生活秩序,「打」工去唄! 外電,也不甘寂寞;迎春的禮炮傳來米國的將軍預感即將和中國「打一打」,單打、雙打、拉幫混著打,就在兩年後發生戰爭;原因之一可能是為台灣而「打」。 感動矣!不打不相識!養兵千日,軍人久練而不來打真的,畢竟只算是「少林武僧」,練好看的!諸法皆空才是真的,阿彌陀佛! 小時候,看米國「西部牛仔」電影,俺就很欣賞「老米」的牛仔作風;在酒吧裡情敵雙方互看不順眼,為爭奪美女「打」起大拳頭來還不過癮,就到外面單挑,拔快槍互射解決。帥矣!好強矣!說「打」就來唄!不拖泥帶水;難怪,米國稱霸世道! 有意思地,數十年來,與朝鮮國同一款,只派戰狼「打」口炮口誅筆伐,表演不放棄武「打」說唱戲的中國,聽到米國的將軍下戰帖來矣,說來打真的唄!時間、地點都指定好了;中國反而龜縮起來,竟說自己的準備不夠充分,應該「以和為貴」! 罷矣!早就知道,牆國的國粹語境是假、大、空、虛,雞賊說鳥話唄!世道上的觀衆,勿當真!中國式的武「打」,啥麼「鳥武統」,都是說、唱一起,僅供表演用的! 米國的前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 ),在其回憶錄「為米國而戰」一書中,引述其面見朝鮮國領導金正恩的故事:其中,金正恩面告:"中國人都是騙子!";還歡迎米軍繼續駐在韓國,有助於朝鮮國防著中國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擴張。 「打」,一個既「立志」又可以「打折」的概念。要打嗎?再說唄!

園藝生活筆記 -《鄉愁何去?》

[北国の春]
いではく作詞・遠藤実作曲

白樺(しらかば) 青空 南風
こぶし咲くあの丘 北国の
ああ 北国の春
季節が都会ではわからないだろうと 
届いたおふくろの小さな包み 
あの故郷(ふるさと)へ帰ろかな 帰ろかな 

雪どけ せせらぎ 丸木橋
落葉松(からまつ)の芽がふく 北国の
ああ 北国の春
好きだとおたがいに言いだせないまま
別れてもう五年あの娘(こ)はどうしてる 
あの故郷へ帰ろかな 帰ろかな 

山吹(やまぶき) 朝霧 水車小屋
わらべ唄聞こえる 北国の
ああ 北国の春
兄貴も親父(おやじ)似で無口なふたりが 
たまには酒でも飲んでるだろか 
あの故郷へ帰ろかな 帰ろかな 


[赤い夕陽の故郷]
作詞:横井 弘、作曲:中野忠晴

  (おーい) 

呼んでいる 呼んでいる 
  赤い夕陽の故郷(ふるさと)が 
  うらぶれの旅をゆく 
  渡り鳥を呼んでいる 
  馬鹿な俺だが あの山川の 
呼ぶ声だけは 
  おーい 聞こえるぜ 

呼んでいる 呼んでいる 
  赤い夕陽の故郷が 
  なつかしい面影の 
  ひとつ星もまたたくよ 
  小麦畠は二人の夢を 
  ひそめているか 
  おーい 今もなお 

呼んでいる 呼んでいる 
  赤い夕陽の故郷が 
  涙ぐみ 背のびする 
  渡り鳥を呼んでいる 
  雲よ行くなら おふくろさんに 
  思いをせめて  
  おーい 乗せて行け 

  (おーい)


「北国の春」和「赤い夕陽の故郷」,這兩首抒發思鄉情懷的日本演歌名曲,很能觸動異鄉人的心弦。人生中,我因為在外島服役、外地就職、外國求學和事業旅驛,多年來在異地生活;家園總是我的牽掛。在異鄉的孤獨、浪漫,是一種精神上的流浪;其實,人生的終極歸屬在於家園。

古今以來的各類文學作品中,作者對家園的抒情,多以詩歌的形式表現;鄉愁,是人對自身存在歸屬的感傷。青年時期,我對家園的理解,是人道的關懷;現在,是哲學的價值信仰。社會上,有世俗的見解,就是為了政府所宣稱的經濟開發和公共利益;以及已經得到多數人讚同,就可以發補償金強迫搬遷,若不同意,則毁人家園。其實這是典型的強權霸道,恃強凌弱的惡霸行為。

古代,國家的出現,正是集眾家之力,築外廓城牆,共禦外寇,以成一國;各地眾家也如此,而有「諸國林立」的現象。眾家既成國家,又為了資源不均,而交互攻伐兼併。國家之意義,本來在於對內保民養民;若國家不行公道,對外侵略,對內掠奪,必將失去正義,只是恃強凌弱的強盜國家和土匪政府而已。

國家的代表是政府;公職之人既食公糧,拿俸祿,在人性上就是爭功諉過和卸責奉承,以符上意。也因此,國家的公義不彰是普遍存在的罪惡;而讓人民無奈地期盼,願「邦國高舉公義」,期待人間世上,真的有「公義國」。其實,這是幻想!最後,必然走向神學的告解和嚮往天國。

西方歷史上,「古希臘」的「蘇格拉底」在法庭上,為個人安身立命的家園「雅典城邦」的理想,而在法庭上抗辯,最後為自己的信仰而身殉;「基督教」出自「猶太教」,為了在嚮往的「天國」建立家園而被驅走和迫害。歐洲「中世紀」的「馬丁‧路德」牧師,高擧人民自己可以「因信稱義」的旌旗,而與神職官僚的「羅馬教廷」對抗,而使基督教走向公開地分裂。

家園的意義,可以從個人處境的現實,到價值信仰的選擇。家園,對於生於斯、長於斯的個人,是情感的寄託,更是生態的共存;讓彼此互相交織,而成為記憶的,是成長愛戀家園的歷史和回憶。人民對家園的終極闢懷,那是價值信仰;很遺憾地,不在權力本質的國家和政府的治理藍圖中。

家園,被以國家之名的強盜政府摧毁的悲劇,仍然會重演。從「蘇格拉底」以來,「家園毀了!」的悲劇從未消失!鄉愁何去?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哲學人生筆記 -《「心情的哲學」》

園藝生活筆記 -《梅李爭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