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4的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夢遺」總在「春夢」中!》

圖片
困惑嗎?不!上次「夢遺」,就在去年二月春天的夜裡。

「權力」,「形而上學」的「政治」,「形而下學」的「春藥」。「權力」,在什麼情況下得到「愉悅」,以後就會成為「慣性」,也就是「上癮」。

果然,「一年容易又逢春」;深夜入眠時,「春夢」,此時不來,待何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當然是「春夢」,於是... ,「夢遺」如期而出。

「大乘金剛經」云:「...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在「權力」的世界,怎能不生其心?「夢遺」乃是自證,就是要在深夜報到,才能昭告世界:權力至上的「男人」,白天都在想什麼「鳥事」?

德國哲人「黑格爾」的名言,「存在就是合理的!」。政府的「內閣」中,新一代的「精子」在「甲午年」二月春天深夜的「夢遺」中問世了;去年的一些不爭氣的「精子」,被汰換了!真是「精子」愈新鮮愈好!

「黑格爾」的哲學「同業」德國哲人「叔本華」,對於世界的「表象」,另有解釋,"生命,是「生殖意志」的表現!"。世間的一切生命活力,都為了「生殖」。因此,「夢遺」中「丟出」新鮮的「精子」,在於次日向世界展現:自己的「精子」,就是自己的「生殖權力」!

只是,每年春天都有「夢遺」,好像「定期班車」;另外,「中醫」會說,這種現象是「精門不固」。「形而上學」的意思,就是「權力不穩,執行不力!」。

去年,權力至上的「男人」,寡人有疾「精門不固」的哲學家「診斷書」,隨附如下,以供參閱!

http://www.nousray.com/2013/02/blog-post.html

哲學人生筆記 -《「笨」?聽不懂笑話!?》

圖片
1935年「納粹德國」制定悪名昭彰的「紐倫堡法案」(Nürnberger Gesetze),企圖以立法手段建立一個防止「猶太人」血統混雜進入「亜利安人」血統的「種族淨化」法律。當時,「納粹黨國」的「國家社會主義」,企圖虛構一個「亜利安人」至上的「千年帝國」。

「紐倫堡法案」禁止「亜利安人」與「猶太人」的「通婚」或「性行為」;「猶太人」的職業範圍與工作地位,受到嚴重的限制。「納粹黨國」的「絕對主義」,企圖逆轉德國社會的歷史與文明開化所形成的多元價值與秩序,也為日後實施的「種族滅絕」罪行鋪路。

該項「種族淨化」法律,追溯每一個人民前三代的「內外祖父母」那一輩的血統,凡有四分之三以上的「猶太人」血統,即視為「猶太人」。若有二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血統混雜,則被視為有「猶太人」血統的「混血兒」。

文化的多元價值與進步,是歷史發展的動態結果;企圖以人為的扭曲手段,去追溯凍結到歷史上的特定時空,不止荒謬,更是粗暴狂妄。愚民的法案形成政策,而與此不符的婚姻與家庭以外的多元價值和族群,都被禁止或被排除在主流社會之外。很多血統不符官方標準的優秀人才,只好外逃或流亡。偉大的「猶太裔」科學家「愛因斯坦」是其中之一。

當時,那是一個「黨國專政」的「為所欲為」的時代;社會所流失的,是多元包容的進步價值;國家與社會的精神倒退,淪落至蒙昧黑暗。當然,時代的精神,必然是虛假而以為是真的。虛構和自以為是的幻想,必然要面對事實真相,終至無以為繼。那個時代破滅了!

現代的德國社會,已經是多元價值共存,包容各種不同的族群和文化,以及不同的宗教與價值的信仰,社會却又井然有序。不同的議題和公共政策,呈現在民主社會的各式公共論壇中;甚至於,新聞報導時段的「雙主播」,也分別由不同族群出身的「德國人」主播。

他們帶有不同口音的德語;聽起來,不同於以往自以為正統的「高地德語」口音,既有趣又優美。這種多元現象,呈現了歷史的「進步」取代了「反動」;其實是在經歷悲劇後,深刻地反省而形成的。現代的多元進步是彌足珍貴的!

國家之存在,高貴的目的之一,在於尊重客觀存在的歷史事實真相,鼓勵社會追求多元包容,進步開放的價值。這個時代,若以國家的政權意志,要求人民,說「字正腔圓」的「國語官話」和讀掩飾過往不堪歷史的「官版教科書」,人民反而不如去聽笑話!

哲學人生筆記 -《男人落跑!》

圖片
歐盟,必然是勝利者!向東擴張,是歐盟一體化的戰略目標;對西歐世界而言,東歐是文明未完全開化的野性殘餘地區。地貌上廣闊平坦,資源豐富;「俄罹斯」,更是其中令文明西歐緊張的根源。

歷史上的西歐世界;或者「基督教文明」的地區,恐懼北歐的「維京海盜」民族,以及東方的「韃靼鐵騎」。「維京海盜」民族,不適應南歐的温暖,向南遠征掠奪的意志,只到了「英倫三島」。但是,「韃靼鐵騎」不只掠奪還滯留。

這也是,為什麼「拿破崙」和「希特勒」想要征服東方的原因;為了自己民族的生存空間!歷史上,東歐和西歐一直存在文明的落差,表現在彼此的擴張戰略上。武力未能達成的戰略目標,以文明和繁榮來實現,正是「烏克蘭」「拒東迎西」的原因。

所謂:「故遠人不服,脩文德以來之!」(論語‧季氏);正是如此。文明的擴張力量,讓民族血緣的牽葛,禁不起考驗;訴諸民族情感和經濟制裁,都只能自以為是!歐盟的整合,形成文明和平的歐洲,此偉大的理想,早已存在千年了;更在歌德、貝多芬、席勒和雨果等偉大先賢的理念中。

力不足以服人!尤其迷信政治謀略、武力威脅和經濟封鎖的強權者;其實自證了,人心可收買恫嚇一時,却不可能長期得勢!

我對於「烏克蘭」,有些特殊的關注;緣於在德國求學時期,在大學圖書舘結緣,認識了一位來自「烏克蘭」的美女同學「娜塔莉」(Natalie) 。她在大學圖書舘抒工時,經常親切地為我找到預借的相關專書;幾年下來,從對話中,我對她的祖國有理解和同情;與台灣相似,都是置身在強權擴張的壓迫下生存;內部有不同的拉扯力量。

「娜塔莉」,為何未選擇到語言較順暢的「俄羅斯」求學深造而來到德國?她慧黠地眨著琥珀色的水汪汪亮眼,說:"「俄羅斯」的「彼得一世」大帝(1672年5月30日~1725年2月8日)不是到西方學習文明,追求現代化嗎?「俄羅斯」的「葉卡捷琳娜」二世女皇(1729年5月2日~1796年11月17日) 不是來自德國,而與法國的啟蒙思想家「伏爾泰」、「狄德羅」交往,熱衷地引進西方文化嗎?歷史的文明方向不是指向西方了嗎?"。

「烏克籣」的地理風土條件,讓這片位在東歐的廣大黑土地,成為糧倉,也出美女;因為國家命運的無奈,竟然都只能外流。「娜塔莉」的文明開化戰略觀點,讓我欣賞;如今,「烏克籣」人民,又在歷史方向的十字路口徘徊拉扯。

深夜看到,那位遭到政敵迫害而堅強不屈,遭受往牢折磨,以致必須坐在輪椅上復出的前總理「提莫…

園藝生活筆記 -《「元配」只有「名分」?》

圖片
「甲午年」的節氣「雨水」已過,正是「春耕」的時候了!各種氣候異常的說法都有,「地球暖化,北極融冰」;但是,冬天好像又濕又冷。其實,這只是因人而異的地域偏見吧!

德國友人正在泰國參加渡假會議,來電問候我,"台灣的天氣如何?";當然,泰國的熱帶陽光,是國家的珍貴天然資源,好過各種地底的礦產和能源。但是,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困境;「國家治理」是哲學問題;很多「笨蛋」都以為很簡單,而去試自己的身手。結果,都被看成笑話,不是被「唱衰」,就是「落跑」!

我回答友人:"台灣目前的季節是「元配」,但是,是「外遇」,不放手! "。「老德」友人是「天主教」徒;只聽到他傳來:"我的「天」啊!「外遇」很浪漫呢!"。

他問我,事情是怎麼發生的?我的答案,就是,"春天的「季節」已到了,但是冬天的「寒冷」,依然糾葛不放;「元配」春天,只有「名分」而已!"。這下子,他好像懂了!問我:"今年為何不去泰國参加「渡假會議」?"。我說:"去了?!就是「私奔!」"。

又聽到:"我的「老天」啊!"。說的也是,天氣歸「老天」管!其實,在自己的商旅行程中,我隨緣去追尋那種「季節外遇」的時空光景;真的很浪漫呢!

詩人之國筆記 -《貴族》

圖片
出身,無奈;如果不是貴族!
還好,看過去,沒有賤民!
出身,該算老幾?
一向老大!一定老大!
貴族,就是老大!

出身,幸運;如果不是賤民!
還好,看下去,沒有賤民!

不知民間疾苦,怎麼會呢?
說過了!只有貴族,那來民間?
疾苦,只在醫院吧!

再補充一句:
貴族有病?上貴族醫院!
找貴族醫生。

說過了!
那有民間?
那有賤民?
大家都是貴族!
幸福啊!錯覺吧?

大明王朝!
闖王領著賤民!
等你們加入,貴族!

- 《還好,我是精神貴族!精神上疾苦!》-

哲學人生筆記-《我是誰?》

圖片
有關於找尋「我」;是從"我是誰?"開始的!

還好!我不曾問自己,"誰是我?"。

健康而愛智,開心而幸福,一直是我的人生態度!樂於求知和專心工作,細心又負責,平等又温馨。人生就一日過一曰,不知老之將至!

黑白相片,其實是復古來看現在的自己。另一個角度的意義,就是,我已經從黑白的單調人生,進入彩色的人生了!

原來,記憶中的世界已經成為歷史了!

哲學人生筆記 -《「圍城」,不如「種樹」!》

圖片
「信任」,是可貴的價值!但是,末必高尚;通常是源於人性對「詐欺」的逆反。出自投機的算計,任何讓人稱讚的「合作」,終將禁不起時間的考驗。其實,「合作」的基礎在於「信任」,如同築起「圍城」;內部和外部將同時承受壓力。

從市場經濟的觀點去分析交換條件的計算;「合作」,能讓所有的「參與者」均獲益;那麼,現實上,為何依然遭到抵制或拒絕?當然,關鍵在於,人性之間「信任」不易取得。這是緣於人類進化的「掠食」本性的殘餘;以各種話語或姿態,包裝「欺敵」的本質,以實現「掠食」的終極目的;任何有關正義的「分配」,終將自證是天邊的彩虹。

「合作」的基礎在於「信任」;也就是"自己的利益不會減少!"。人性,都想規避不利於己的風險,同時追求自己的最大利益。在此過程中,「時間」是可怕的殺手,會折損任何「信任」。尤其,「信任」只是心理上所選擇的方位,也是世間最脆弱的聯結關係;很容易在風吹草動時讓「圍城」現出裂痕。

世上愚笨的爭議,通常始於自認聰明的算計,將彼此「合作」的可能形勢轉成「敵對」的關係。彼此失去了信任,取而代之的,是在實際上和心理上築起了「圍城」;接下來,必然是心理上和思想上的「攻城」、「破城」,「進城」和「佔城」的企圖,等而下之者,出現「毀城」的可能。

人性中的「信任」禁忌,也是始於「自欺欺人」的「掠食者」本性,然後是「逃避」與「躲藏」的「懦弱」。現實的生活中,「圍城」與「反圍城」已經成為文明的悲劇了!

在現實的生活經驗中,有許多相似的情境,戀愛、結婚、就職或投票、併購、政治...等各種形式的承諾,以取得「信任」,不勝枚舉。「廣結善緣,與人為善」是避免落入「圍城」的特效樂;長期來看,「得道多助」是必然的;與其說是「得天獨厚」,不如說是「人和」。

雖然英國的經濟學家「凱恩斯」男爵(John Maynard Keynes, 1883年6月5日 ~ 1946年4月21日)有獨到的見解:"就長期而言,我們都不在了!",但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好過「圍城」吧!既照顧生態,又有公共效益,不是嗎?

哲學人生筆記 -《數學,虛擬語態?》

圖片
「擁有」,是有關於人的「自我定位」的思考。「擁有」,是相對於「一無所有」嗎?其實,兩者的意義,還是落在對「有」的執著;二者,只是多與少的差別!

在「倫理學」上探討「幸福」的意義;「幸福」的基礎為何?仍然陷在「有」的泥沼裡難以抽離。換言之,「存在先於本質」;自身的「有」,才「有」可能去定義「有」的目的和效用。

記得以前,在初學「德文」時,來到「中階德文」的文法進度時,就是要強化和適應「虛擬語態」的「第一式」和「第二式」;因為,這項語文能力的建造 (Aufbau),有助於進階到後續的聽力和口語能力。

其實,對東方人而言,很容易理解「虛擬語態」;但是,在外語的口語和聽力的表述與理解上,經常不順利而對溝通,淪為一知半解,最後弱化了寫作的論述能力;以致常會錯意,表錯情。

簡單地規範「虛擬語態」的用法,「第一式」,主要是用在報導者和轉述者的立場,在語言表述中,忠實而客觀地陳述事件的過程,最常用在新聞報導和評論中的引述。「第二式」,主要是用在,個人表述與事實相異的主觀期待陳述。

從這項學習心得中,我曾經思考,成長和學習於「漢文」文化語境中的人,究竟在思維的程式中,何以有這項表述和理解的落差?後來,我得到的心得,乃是「漢文」規範不住「漢語」的無紀律,以致影響外語能力。當然,有可能源於「漢文」不是「拼音文字」。

但是,我更認為,「漢語」口述者,本身就沒有真誠與負責的意志;所以,語意和文意的不一致,必然讓「漢文」美則美矣!却不夠精確。尤其,「口號」和「標語」大量出現的時代,必然警示:衆人是話在「自欺欺人」的「自我麻醉」的虛構情境中。

當然,這也是另一式的「虛擬語態」;大家對於公開欺騙的話語用久了,就習慣了;「真實」也會成為「錯覺」!這也容易成為國民劣習,凡事打混,不求獨立思考!

德國友人,在學「漢文」時,問我:"633"代表什麼?大哉問!?國家機密的密碼嗎?當然不是!又是!不得已,我只好用「代數方程式」表述:"6 = 3 + 3 ";就是了!怎麼可以欺負「老德」友人?我又補充一句:"數學虛擬語態!";佛說:"不可說!";也一言難盡;恐怕真的會洩露國家機密。

不好意思呢!學久了,「錯覺」多了,就「習慣」了!"假如我是真的!",那又如何?我愈來愈愛數學了!簡潔精確又完美,怪不得世界上的美女都有「黄金比例」。…

園藝生活筆記 -《春寒雨水盼豐年!》

圖片
播種,代表生命的繁衍希望;植物以特有的「有性」或「無性」的方式延續生命。生殖的慾望,就在主觀意志的堅持和客觀條件的配合下,寂靜有序地,依照植物對季節川流的感應而進行。

寒冬已去,大地依然冰寒又激動;世界上不少地方正遭逢暴雪或水患。天地無情,又有情;否則,蒼生何以繁衍不息?!然而,又有許多不同的物種走向滅絕?!

多年來,我在農牧業的生技事業領域服務,不免感嘆,「以農為生」的艱苦與高貴;這是我的哲學情境語言,來自對土地與天時的呼應。有時候,我面對自然的多彩風情,不禁會有內在的吶喊:"看啊!生命多美好!却又孤獨!一切,都只為「無常」當下的「有為」意志! "。

依照節氣,「甲午年」的「雨水」在2月19日;前夕開始綿密地下雨了!有些常綠植物,已逐漸地從冬寒的休息中甦醒了,陸續地長出新芽了。為了在秋天能看到風中搖曳生姿的多彩風情,日前,我在短暫地回温時,播下了不同的「波斯菊」(Cosmos bipinnatus Cav.)和「大理花」(Dahlia pinnata Cav.)草本植物的種籽。

同時,我也為「愛玉」、「長桑果」、「樹莓」和「紅楓」等木本植物增加「扦插」苗或種苗。除了「剪枝」、「翻土」和「施肥」之外;這些繁衍植物的心願,未必能實現;但是,總是播下生命育化的希望,期待多彩與風情的季節。

「雨水」,下來了!就在「節氣」當日;大地回春,仍有寒意,但是,那又何妨?艱苦必然伴著高貴!不是嗎?望著新綠在枝頭,「以農為生」的經驗預示;「甲午年」除了「人禍」永遠難免之外,農作林牧的豐年可期!

哲學人生筆記 - 《為自由走向荒野!》

圖片
自由,總是在喧嘩中流失!自由,是人的本性;然而,人都不免懷念奴性。

自己,看著別人失去自由,有的想法是,"還好!不是自己! ";有的想法是,"太自由了,不好!總是要管一下,沒秩序?不行!"。有的想法,更強硬:"統統抓起來!"。

其實,自由從來不缺敵人!這個世界,有許多人,自己在享受自由時,却對自由不懷善意。我對自由的哲學觀點是,"自由是一切價值的基礎!自由,只會讓世界更美好!自由,成為許多罪惡的替罪羔羊!"。人類的歷史是爭自由的歷史。

2014年2月15日是偉大的義大利物理學家「伽利略」(Galileo Galilei,1564年2月15日~1642年1月8日)450週年的誕辰。他在世時,身為天主教徒,所提出的天文物理學觀點,否認「地球為宇宙的中心」;而不能見容於當時「羅馬天主教廷」神學的蒙昧禁忌觀點,因此被判決「有強烈異端的嫌疑」。

此後人類的歷史事實證明,物理學的進展,包括巨人「牛頓」和近世的「愛因斯坦」的觀點,都是在「伽利略」的天文物理學基礎上拓展出來的。自由,尤其是思想自由,包括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信仰自由,都是追求真理的基礎。

法國的"TV5 MONDE Info"在2014年,以不同的顏色作為世界各個國家新聞自由程度的標示;顏色愈淺,白色表示新聞自由的程度愈好,其他的顏色由黃色、棕色、紅色到黑色,表示新聞自由的程度愈惡化。

這張新聞自由程度的顏色地圖,有意思地,也呈現了西方世界的媒體所認知的:台灣政府所虛構的固有領土的版圖,是多麼地荒謬!依照政府所虛構固有領土的「大中國」版圖,早就已經不存在了,只有新聞自由向下沈淪的三種顏色;如今早就已經是三個以上的國家。

事實說明,虛構的國家只是另一個現代蒙昧的神學禁忌;載入國家教科書,只是意淫,政府在禍害年幼的心靈;最後必須面對事實真相;否則難以自圓其說;施政也必將窒礙難行,自欺欺人。

1992年10月31日,當時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代表「羅馬天主教廷」,承認自己在歷史上有關於天文物理學的觀點,是蒙昧無知的;同時也為「伽利略」平反。"真理,讓人自由!";這句話,在求學時代鼓勵我,走向哲學的荒野!我一直信仰,自由可以瓦解虛構,讓世界更美好!

人生故事筆記 -《國家的敵人!》

圖片
記得小學時代,音樂課上,老師教唱一首「天倫歌」,其中歌詞的部份:"人皆有父,翳我獨無,人皆有母,翳我獨無,白雲悠悠, 江水東流,小鳥歸去已無巢,兒欲歸去已無舟,何處覓源頭,何處覓源頭,莫道兒是被棄的羔羊,莫道兒已哭斷了肝腸,人世的慘痛豈僅是失了爹娘;... "。

老師先獨唱,然後唱到這一段歌詞後,就泣不成聲了。女老師停下來,拭乾淚水,喘了幾口氣,好像要再唱下去;彈了幾下風琴鍵,音符又止,老師嘆了口氣,說:"各位同學,回家要作好孩子!孝順父母,... "。當然,老師殷殷囑咐;随著下課的鐘聲響起,同學們,不!應該說是一群少不更事的毛頭娃兒,早就心不在焉了;這首歌也就自此絕唱了。

當年,我年幼不解,音樂老師為何如此哭泣?不過,在成長的階段,我陸續地理解這位有氣質的音樂老師的情感牽絆;也能同理心感受,在那個苦悶的時代,作為台灣人,我故去的父母那一代,歷經異族和外來政權統治下,曾經有過噤聲失語的痛苦。女老師會投身音樂的世界,必然有源自身教,對文明與高尚價值的嚮往。

那個時期,我自己沈浸於偉大哲人的思想探索和傳記故事,也廣泛地閱讀世界文學名著,熱愛古典音樂和繪畫;這些思想與心靈的探索,都不受升學主義和教學規範的歡迎。但是,在探索中,似乎有內在的呼聲,"向真善美的世界走去!不要放棄!"。

許多年以後,我在德國求學時,遇到一位赴德國學音樂,而隨緣歸屬,嫁為德國人妻子的台灣籍女士;我向她提到小學時女老師教唱「天倫歌」的典故。孰知,這位年屆花甲的女士在追索後;竟然說,在師範學校時期,與我的那位女音樂老師為同學。然後,她講述了老同學出身於熱愛音樂的家庭,父母結緣於留學日本學音樂的學生時期;戰後回到故土台灣,却在隨後的「二二八」浩刼中,父親無故失踪,母親在幾年後也殞去。

至此,我在人生已過中年後,在異國的土地上,從關心台灣的鄉親那裡,補上了小學時代,那一段氣質女老師心有餘而絕唱的背景故事。音樂、美學與文學,是向心靈和思想的內在世界追求寄託;那是對真善美的嚮往。很無奈!現實中,人生必須應付國家政權的強制暴力和洗腦。

我的德國指導教授,曾經讚賞我,在這個時代,依然願意信守對哲學的古典情懷與留在荒野戰場上;老教授像父親一樣地告訴我:"Alfred!哲學家必將成為國家的敵人!我們是光榮的思想戰士!"。在甲午年二月中旬,春天快來了…

哲學人生筆記 -《食物與啟蒙》

圖片
十九世紀的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Ludwig Feuerbach, 1802年7月28日 ~ 1872年9月13日) ,在有關於民族的食物營養理論中,有一句名言:"人就是,他所吃的食物。(Der Mensch ist, was er ißt. )" 。科學家「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1879年3月 14日~ 1955年4月18日)著名的「質能互換」方程式E = mc² (質能等價關係) ,正好是這句哲學名言的最佳註解。

最近,歐盟與美國在談判自由貿易協定(FTA) 。多年來,有一項爭執難以化解;歐盟堅持,反對基因改造的食物,開放進口至歐盟共同市場銷售;而美國的基因改造科技,應用在糧食作物的生產,已經很普遍了。美國地大,科技化的大規模農業生產,對解決第三世界多數人口的饑荒,帶有近似宗教的使命感。照理,同是基督教文明的歐盟,應該是共襄盛舉的;為何堅持拒絕進口美國的基因改造食物呢?

「對人的價值」,有意義認知上的差距,是這項爭議的關鍵。歐盟,事實上是由最具實力的強權德國在主導;有鑑於「納粹黨國」時代推行的「人種優生學」思想洗腦和迫害先天殘障的弱勢族群,以及在「納粹集中營」裡,對異民族的人體改造實驗,進而進行種族大滅絕的不堪歷史。因此,人為造作,以改造自然生命的工程,已成為「倫理學」和宗教的禁忌,更是對生命價值的可能扭曲。

相對地,美國先民的移民歷史和拓荒經驗,使得國家和人民富於冒險實驗的精神,而且不畏懼改革失敗。美國的立國精神顯示:開放接納新血,放棄出身血統,是成就美國成為偉大國家,或是多元社會「大熔爐」的基礎。

多年來,我在德國與奧地利農牧業領域的生物科技企業服務;我所認知的共同價值信仰,就是「與自然和諧」。在其中,有尊重自然規律,尊重生態秩序,保持為人的謙卑,不進行人為改造。因此,農、牧業的經營,取於自然,歸於自然。

人的成長,有來自物質和精神食糧的攝取與吸收。人的思想養成,必須經歷啟蒙時期;也就是,人生有朝一日,會發現自己曾經蒙昧無知,而如大夢初醒;有懊悔、自責和期許。這就是從童稚到理解的生命成長,終於圓融。

希臘哲人「蘇格拉底」的哲學信仰名言,就是"我只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可見,人能夠承認自己的無知和有限,是大智若愚,也才能不停地求知。人,想成為什麼人?在蒙昧時期是最容易誤入歧途的,也最容易被…

園藝生活筆記 -《枇杷,為何而生?》

圖片
每年立春後,寒意猶存;真是春寒料峭。此時,樹木的春芽已現蹤跡;蕭瑟的初春景色中,只有薔薇科的枇杷樹已經結果了,等待成熟以供採摘。

以時序推算,竟然開花結果歷經一年中的秋冬季節,而成熟於春末。梅花,歲寒而後凋;枇杷,歷冬天而育成果實,真是堅忍的果樹;有植物進化的原因吧?我想,該不會是冬季與春季的寒氣,人體易受風寒而有氣咳;枇杷的樹葉與果實,竟然有改善效果。

然而,古人何以知道,枇杷的樹葉與果實有滋潤肺部和止咳的功效?難道是歪打正著,巧合而已?古之「神農氏」嚐試百草,若其身壯無病,何以知道百草之功效;若百病纏身,又豈能亂服百草,豈不是拿生命試誤?又豈知百草的各種藥效。

顯然地,「神農氏」者,可能是許多不同病症的患者?!植物的藥效和營養,必然是歷史進化的成果,經驗代代相傳。

看到樹上的枇杷將熟,金黃色澤的果實閃爍於綠葉中;讓我想到了,一年中的「百果之首」,非枇杷莫屬,必然也有出現在這個季節的存在意義。

哲學,總是讓人思考生命的意義;「以農為生」的經濟思考,也讓我知道,最先登場上市的枇杷,若賣價上揚;接下來上市的「百果之宗」水梨,也必然可以賣到好價格。水梨,也是潤肺、止咳、降火的好水果;那麼,是否可以反證,人體患氣咳不適也好發於此時。

經驗中的季節現象,仔細地思考,其中有哲學的辯證規律;這也是生命的意義!

人生故事筆記 -《始於兵,終於禮!》

圖片
「甲午年」伊始,世道現象頗有趣味;遠在歐陸,瑞士的反對寬鬆移民政策的公投過關,對追求共同市場整合的歐盟,形同一體化進程的挫敗。

回頭看台灣,政府執意地要為未成年的中學生進行歷史思想的洗腦;鉅細靡遺地錙銖必較於稱謂用語;其中,最有意思的一項,乃是「中國」,應改稱「中國大陸」。

其實,「中國」是很中性客觀的存在;「中國」,在世界上也以「中國」自稱,也希望得到世人的尊重,以名實相符稱呼。

「中國」,此一稱謂,有政治意義,就是那個由「中國人民」所形成的「國家」。無論有多少國際承認,或喜愛與否?「中國」,就是存在那裡。我,長期以來,無論口語或文章,皆以「中國」,稱呼那個忽遠忽近的國家。

在德國求學的歲月,我與中國的學人或同學往返交流;他們讚賞我對他們的祖國,以禮相稱,名實相符;讓他們在異國有受到尊重的感受。

曾經有中國同學問我,除此之外,在台灣,還有那些對他們祖國的「稱謂」?我娓娓道來:有「匪區」、「鐵幕」、「紅區」、「淪陷區」、「共匪國家」、「水深火熱地區」、「共產中國」、「奴役地區」、「大陸中國」、「中國大陸」;在那裡,「共匪」迫害「苦難人民」;等待「國軍」去拯救。

我說:"閣下,喜歡那一個「稱呼」?";那些中國同學先是哈哈大笑,然後有人說:"老張同志,還是你最有禮,也最客觀!"。我說:"君子之交,終於禮;禮者,宜也!君子,必也正名乎!"。

多年之後,既然,政府想要親近中國,也希望為學生洗腦;那麼,何不自客觀中性地尊重「中國」開始?拒絕接受「中國」就在台灣的彼岸存在,而以地理名詞「中國大陸」稱呼,是對中國人民的國格視若無睹,也是不尊重;時光反而重回「仇匪」又「恨匪」;「漢賊不兩立」的「黨國時代」。

稱「大陸」者,乃指「地質學」上所形容,地球上存在生成龐大之陸地;也是「地理學」上所指的,海洋中所出現連續接壤的龐大面積的土地。

許多年來,我的經驗顯示,中國人民親切友善,渴望中國強大,更希望得到世人的尊稱,就是客觀中性存在的「中國」!正如同我的國家「台灣」;我認為也是客觀中性地存在。烏雲蔽天,無損日月的實在!不是如此嗎!?各國人民的相互理解,就從面對事實真相開始!

《圖片來源:Wikipedia》

哲學人生筆記 -《鐵鎚與鏡子?》

圖片
瑞士,給世人的印象是美麗而寧靜的湖光山色,富裕和平而與世無爭的國家。在德國求學時期,我有一年的時間,經常搭火車越過德瑞邊界,到萊茵河流經的中世紀名城,追隨指導教授在古老的「巴塞爾大學」修業。那是一段精神豐富的求知歲月。

瑞士,得天獨厚地位居中歐阿爾卑斯山脈中,自1815年在「維也納會議」中,得到歐陸各強權國家的妥協和承認,取得「永久中立國」的地位。此後,近兩百年來,倖免於涉入歐陸的戰禍爭端。內部多元民族的和平共存,多元包容,讓瑞士成為和平富裕的優質國家。在多元價值的國家,解決各種內部歧見的方法,就是公民投票以決定方向;也因此,讓社會有更多元的意見對話和交流,人民可以更自信地認為自己是多民族國家的主人。

除了求學時期;後來,多次到瑞士商旅,在不同的語言區,我學會了自我警惕:說德語的人,不會認為自己是「德意志民族」的一部份;說法語的人,也不會認為自己是「法蘭西民族」的一部份;同樣地,說意大利語的人,也不會認為自己是「意大利民族」的一部份。他們即使語言各不同,卻都自認是瑞士人,也不認為應該尋求和各個同語言的鄰國合併。

當然,瑞士自身優越和平的發展現況與多元價值共存,對比各個同語言的鄰國,戰爭與和平,起伏轉折多年;自然地強化了作為瑞士人的自我認同。瑞士,在歐盟的整合和歐元區的發展進程中,彼此存在似近又遠的矛盾。歐盟的成立基礎之一,在於自由流動的共同市場,尤其是人的自由通行遷徙居住,那是歐盟所揭示的人權之一。

自歐盟的角度看去,瑞士不是歐盟的成員國,卻是戰略的中樞,如同「釘子戶」鄰居,住在我家的「中庭」,還有永久中立的主權;歐盟卻是莫可奈何。自1999年以來,雙方已訂定七項雙邊協定以尋求互惠。

自瑞士的角度看去,歐盟的共同市場和單一貨幣歐元的成立,保障了瑞士的區位經貿利益,有百分之六十的貿易量是來自鄰居歐盟;自由流動的技術人才與勞動力,鞏固了瑞士的經濟發展優勢與競爭力。

但是,繁榮的代價是逐漸失去自我的認同。當我在瑞士「蘇黎世」喝一杯咖啡,不含小費,要付出相當於新台幣220元(€5);買一本德國出版的"Der Spiegel - Geschichte,德文雙月刊",要付出sfr.13.90 (約€11.58) ,比在德國的€7.50,貴了54%。

目前,瑞士國內有23.5%的人口,約190萬的外國人。歷史上,瑞士以「主人國家」自居,境內的外來人口,大多數是從事勞務工作…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