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0日 星期一

哲學人生筆記 -《「罰站!」,大學「站壁」!》



實在很洩氣!不是為自己;而是為在「大學之道」上的師生!看到吾國若干大學的師生相處之道,就可「勇敢地」下結論:"完了!"。

大學生,而且是「研究所」的研究生,有可能是未來的「碩士」;竟然被「研究所」的「所長」召集,「全班」被「罰站」。

這是何種心態?以致於出現如此不堪的情境?即使是幼稚園的孩子,大人以權威處罰;短期有矯正壓制的效果;長期有人格奴性的效果。這也正是,當今吾國「奴才」盤踞廟堂,「學痞」充斥學府;猶如妓男或妓女,等侯應召「入府」,「客製化」玩「花樣」。

「全班」研究生,面對人格上的被侵犯凌辱,竟然毫無捍衛自己尊嚴的勇氣,任由「異物他者」的羞辱上身。難道,「全班」研究生都是「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上的「俄裔」血統族群?揮「俄旗」迎「惡師」。

沒有自尊的人格和獨立的思想,學歷再高,也只是「奴才養成班」而已!日後,何以獨立研究學問;山寨盜版而已。有「奴性為尚」的人民,當然就會讓「大奴才」霸凌。有再多的訴求,「大奴才」怎會在意?印度聖雄「甘地」的「不合作主義」,總可以多少學一些吧!

「所長」召集,「全班」被「罰站」;難道沒有「勇士」一人,掉頭出門而去?「不玩鳥」總可以吧?這種「大學之道」,有何光榮?大學惡搞「站壁」;國家的未來必然「碰壁」!人民,只能去廟口「小吃」!自找的「話該」... 。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族法懲逆」與「公民公義」》

一件由資深媒體人「蔻姐」揭發的,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選舉利益算計」與「不倫性聞」的事件,引起在台灣的「中國遺民族群」的政客、媒體與「蔻姐」的恩怨情仇,喧騰多日。 在本事件之前,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曹董」,捐資培訓「黑熊勇士」,教練槍法以備「抗中保台」之需,也引...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