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大國‧小國‧人民》


「人民」,是無辜的!當然,這是相對於「國家」而言的。

我的哲學是,作為人,被迫去選擇作為國家的「人民」,是無奈的!我自認沒有「祖國」;所以,也沒有想要成為任何一類的實踐國家或民族理想的工具。

人生,自啟蒙之後,有了獨立的思想和信仰;我就認為,「作為人,本身就是目的;不是「他者」的工具!」。我只想,成為我「自己」!

世界的「真實圖像」和「理想想像」是變動的,也是不同的;這就是歷史!人間世上,所有的「喜劇」和「悲劇」,是「互為身影」的。歷史,就是「喜劇」和「悲劇」互相地上演;「人民」,理論上,是國家的主體,却只是想像的和自我催眠的,事實上,淪落為國家的工具。

歷史將再次顯示,國家的無所「善為」,只能「為惡」,即使超國家的「聯合國」,也無所適從。本來,「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道德經‧第五章);但是,以國家民族之名,「人民」,永遠是「大國」和「小國」的魚肉。

東歐的「烏克蘭」,領土面積是歐洲第二大國,境內民族多元複雜;農業資源豐富和重工業基礎雄厚。但是,相對於鄰國「俄羅斯」世界第一大國的領土面積而言;「烏克蘭」就像大象身旁,落單的獅子。

地緣相近的國家,往來密切,水乳交融,是「喜劇」;然而,如果以「小國」和「大國」對比,則是「小國」的悲劇。尤其,「小國」境內的人民,和「大國」境內的「少數民族」。「人民」,必然淪為悲劇的主角。

「國家」,不是神聖的;反而是披著聖袍的罪惡。尤其是「大國」;在自己國內歧視壓迫「少數民族」;對外却仗勢,以保護鄰國境內族裔之名,行鞏固大國自身的戰略利益,實為霸凌鄰近的「小國」,以顯霸氣。

「烏克蘭」的國家前途,其實是宿命式的「悲劇」!喜劇,是很像短暫的春天。歷史上,「烏克蘭」和「俄羅斯」境內,肥沃黑土地上,「哥薩克人」的祖國認同徘徊,正是當下「烏克蘭」的命運與困境。

「哥薩克人」,雖然被稱為《自由人》,却始終缺少選擇作自己的自由。「人民」,正是相對於國家的「全稱謂」的存在主體,也是如此!「個人」,更是如此!

相關的文章,我曾寫過「哥薩克人的祖國認同與命運」乙文,在此與本文聯結。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