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0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高潮或空虛?》




「斯拉夫人」的玩法,通常有偏鋒極端的嗜好;可能是民族的生存空間緯度偏高寒冷,民族的性格在沉穩冷感之外,予人有些荒寒的壓迫感。民族嗜好的代表名酒,酒精含量高達40%以上的「伏特加」(Водка);是如烈火入口,以驅寒解凍的烈酒;正如「俄羅斯輪盤」(Russian roulette)的賭法,以刺激的極高生命風險,比膽識高下,以一決勝負,從緊張到放鬆。

偏鋒極端的嗜好,不止在政治舞台和軍武戰場上;也在男人性慾實踐的床上。在德國求學期間,我曾往返瑞士名城「巴塞爾」;在這個「和平靜土」的富裕國度,我以為無奇聞;然而却見識過,遊民向我求酒買醉。

那時,我也意外讀過一篇文章,是刋在德文報紙上的報導;有關於瑞士的妓女,享有較高的「賣春」報酬;但是最怕接到「日本」客人和「斯拉夫」客人。

那個時期,「日本」的經濟實力正在泡沫時期,日本企業到海外投資;「會社人」被外派,寂寞和壓力在身;於是有些「會社人」在國外「買春」時,常施展「國技」,也就是來自日本「戰國時代」兵旅攻伐時,將敵對方的女人,施以「綑綁」,打包擄走的技巧。

至於,「斯拉夫」客人,不論是「北斯拉夫」或「南斯拉夫」的客人,在床上喜好酷虐妓女;歷史讓西方遇到東方時,妓女哭笑不得;也苦不堪言。

當時,妓女的權益組織,通告歐洲同業,小心遇到這兩類的「民族怪客」。其中,有案例通告,「斯拉夫」客人,為追求「性高潮」的剌激愉悅,要求和妓女玩「俄羅斯輪盤」(Russian roulette)式的作愛。

當然,客人給付高報酬,妓女在搏命交易的情況下,有可能以沒有下次,而得到置諸死地而後生的「性高潮」。也許,手槍根本是「空倉」;但是床上「使詐」,踐踏賣春女的生命尊嚴,實在是虐待狂的「奧客」。殺頭生意利潤高,不乏逐險者;實在不可思議。

嗜好權力者,視權力為「俄羅斯輪盤」;總想再搏勝負一次;每有斬獲,即更加上癮嗜權。在「俄羅斯」兼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事件中;「俄羅斯」的當權者,正是玩「俄羅斯輪盤」。在台灣的歷次政治抗爭事件中,掌控國家暴力機器的權力者,也是玩「俄羅斯輪盤」。

只是,歷史事實證明,嗜好權力者是性功能的病態狂;最後得到的歷史地位,是詐欺無品的「奧客」。這是多數人民的無知和悲哀。「奧客」,在「性高潮」後,是帶著空虛走出妓院的;政治,也是如此這般不堪的下場。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族法懲逆」與「公民公義」》

一件由資深媒體人「蔻姐」揭發的,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選舉利益算計」與「不倫性聞」的事件,引起在台灣的「中國遺民族群」的政客、媒體與「蔻姐」的恩怨情仇,喧騰多日。 在本事件之前,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曹董」,捐資培訓「黑熊勇士」,教練槍法以備「抗中保台」之需,也引...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