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2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伏冒抗儒」記事》


"皇上,龍體乃天下兆民所依,可壞不得啊!";「大內」資深的「狗腿公公」,奴才拍馬,將天下草民拖下水獻祭,替奄奄一息的皇上祈福。

甲午年,初春二月,「天朝中國」的京城受霾晦之苦,滿城暗不見天日;當地大官和草民咳個不停:"他奶奶的!那來烏煙瘴氣?"。

疑惑未解,霾晦竟然飄洋過海,讓左鄰的「高麗王朝」和「扶桑王朝」,也分享烏煙瘴氣;當地大官和草民也是咳個不停;"빌어 먹을! "和"あなたをファック!"等「三字經」駡個不停。

輸人不輸陣,「天龍王朝」的官民,也分享天朝恩澤,被迫吸了烏煙瘴氣。誠如皇上宣示:"「高麗」能,「扶桑」也能,「天龍」為何不能?"。

果然,寒春三月雨,「天龍王朝」出事了。「春分」節氣前夕,許多儒生都感冒了,得了急性呼吸炎;「清鼻湯」、「消風散」、「地膚子」和「荊芥」等藥草配方,奇貨可居。草民苦不堪言!心裡更感冒!

儒生有恙,不想讀書,有道理!春天氣候,時好時壞,清明將至雨紛紛,大地滋潤,樂了花兒,却苦了朝野衆民和娃兒;儒生以天下為己任,先天下之憂而憂。天下有難,儒生更不應該呆在「大學」,讀那些五四三的東東;嗯!說的也是;更是有道理。於是,儒生紛紛走上街頭,聚集在皇城大門;請皇上苦眾民之苦,給個交待。

皇上,自個兒也不好過!自從被「王公公」震掉魂之後,衰事接二連三;儒生傳來說法,若皇上既已無能,即應退位;還為「王公公」喊冤。

皇上,氣不過,正納悶執掌偵防的「東廠錦衣衛」頭頭「黄公公」,有好一陣子了,怎麼沒來密報?這些儒生小子的作亂,是那些「有心人」主使的?莫非,「黄公公」也受「天朝中國」的烏煙瘴氣之苦,有恙在身而不敢面朕?

皇上,想起了「天朝中國」的「父皇」,是服御醫的那些仙丹藥方?總該分享「兒皇」吧?!於是派「密使公公」上「天朝中國」的京城,密聖深居「中南海」養身的「父皇」求「特效藥」。中國皇帝賜給「密使」一封「密」件帶回,命密交「兒皇」。

"哈哈... 哈哈!朕有獨享仙丹藥方了!待朕服用後,看狗儒生往那兒逃?"。才說呢!這下子,皇上摸著腦袋;密方上,有八個誅批:"吞下包子伏冒抗儒"!

皇上,聽到大內寢宮外,有公公驚呼:"皇上!完了!全完了!儒生已攻佔朝廷議事大殿了!"。

皇上,倉皇不已:"小金金!快給朕拿個主意!朕不行了!"。汪汪!汪汪... 汪!「父皇」御賜的「北京哈巴狗」,只剩這一隻了;給它吞包子?朕自個兒吞伏冒吧!?「父皇」惜字如金;實在讓「兒皇」霧剎剎!完了!全完了!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族法懲逆」與「公民公義」》

一件由資深媒體人「蔻姐」揭發的,涉及親子血緣真偽與改姓歸宗的「選舉利益算計」與「不倫性聞」的事件,引起在台灣的「中國遺民族群」的政客、媒體與「蔻姐」的恩怨情仇,喧騰多日。 在本事件之前,另有電子晶片代工業的資深大老「曹董」,捐資培訓「黑熊勇士」,教練槍法以備「抗中保台」之需,也引...

返回